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三十三章 初悟异力

  作者:手枪

  时间是在空手搏狂豹过后的第三天,亚芠再度经由人的引导,来到铁血楼。

  再这三天中,亚芠不动一招一式就通过了铁血三难第一难-空手搏狂豹的消息,藉由当日在场的观众群之口,透漏给了丰原城的人知道,现在几乎是所有丰原城的人都知道,在铁血团中来了一个人,接受铁血团中专门为考验新任团长而设的铁血三难。

  这可是二十几年来头一遭呀!

  刚刚听到这消息的人全都惊讶莫名,非分探听到底是何方人物,竟然这么大胆?

  一听是传闻在联盟边界处一口气屠杀了数百华那邦公国边防军的银月恶魔,所有人不由一阵心惊胆跳,直觉那些豹一定死的很难看。

  谁知,一问之下,才知这一个令人闻名心惊的银月恶魔竟然一开始就躲的那些豹子们远远的,等到豹子陷入疯狂自相残杀之后,他才将最后一只重伤几近不治的豹子杀死,一听到原来亚芠是这样通过考验的,所有听到的人全都不约而同的露出鄙夷的神色,认定亚芠根本是名不符实,搞不好,连那屠杀之名也是误传的。

  如果外面的人这样想也就吧了,但是,连铁血团中的人也是如此的想法,所以亚芠在这三天中根本是受尽人的白眼,所幸亚芠这沉浸于他新悟招式的的天地中,不然恐怕又会滋生出事端来。

  不过也因为亚芠通过第一关的方法有一点偷机之嫌,导致盖赤花了三天的时间才说服那些统领干部们,这也是为何亚芠在三天后才得以再参加铁血三难之第二难-奈何之室。

  走进铁血楼中,亚芠见到了第一层会议室中,有十多人,是盖赤及副团长、人士执行长、及左右护卫,七大统领等人,跟第一次不同,这一次在场的只有这些重要干部们,除此外,别无他人。

  盖赤见到亚芠后,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道:“亚芠,今天叫你过来,想必你已知道要干嘛吧!”

  亚芠点点头:“要继续第二关奈何之室的考验。”

  盖赤头一点道:“没错,但是因为出了小问题,所以要在这跟你说清楚一下。”

  亚芠疑道:“什么问题?”

  盖赤为难道:“因为在这的这些统领们认为你在通关时偷机,所以他们想要再一次对你挑战。”

  亚芠眉梢一挑:“现在?”

  盖赤忙道:“当然是等你通过第二次的考验之后了。”

  亚芠望向盖赤身后的七位统领,只见他们脸上各自浮出鄙夷不屑的神情,新中部由有气,道:“好,如果我能通过奈何之室的考验,我一定接受统领的挑战。”

  盖赤点点头,转过身去对七位统领道:“这样你们满意了吧!”

  说完他一拉亚芠来道会议室团长座位后面,一拍墙壁,墙上露出一个黑幽幽的门户,拉着亚芠就走进门户中。

  留在会议室中的人全都一脸尴尬,他们当然知道盖赤在生气了,因为他们先是对他提议的人选提出疑问,现在又对通过第一次考验的方式产生质疑,进而提出在一次确认亚芠资格的挑战,这是很严重藐视团长的行为,但是他们就算这么做也是不得已的事,谁叫客卿的地位是如此的重要,甚至关系到一些人的生死问题,所以当他们提出这些事时,连团长也不得不妥协。

  所有人互想看一眼,各自也跟在盖赤及亚芠后面,走进门户中。

  亚芠跟在盖赤身后,走进门户中后,立即发觉这一道门户是以着极陡的坡度,向下而去,盖赤身手拿起一颗亮着亮光的光明石,边走边道:“亚芠,接下来这奈何之室是位在铁血楼地底下三十公尺处,一个地下湖中的湖底,那地方是绝对安静而无任何人干扰的。”

  亚芠暗暗咋舌,又是地底,又是地下湖,又是湖水中的,为了这样的一个考验竟然找了一个如此隐密的地方,真是不简单。

  当然,此客亚芠完全不知道奈何之室为何会被称为奈何,那可是一处寂静的地狱呀!而他现在正往那地狱前去。

  亚芠估计大约走了十分钟左右,穿过深长黑暗的隧道之后,亚芠终于跟着盖赤来道一座底湖中。

  看着眼前的景象,亚芠不由深受震撼,真的是一座又大又深的地底湖,放眼望去,广大的湖面彷佛是无边无尽,由四面发出不知哪里来的淡淡青光,将整个湖水照的青萤萤的,另他有种彷佛回到清蓝之境的错觉。

  盖赤说道:“这座地底湖范围极为广泛,据估计,可能整个丰原城都在它的范围中,这是我团第一代团长发现的。”

  亚芠一听整个诺大的丰原城竟然都包含在其中,不由疑道:“那伯父你们不怕丰原城有一天会陷落吗?”

  盖赤一笑道:“大自然是很奇妙的,虽然丰原城底下有着地底湖,但是地底湖与地面之间,也有着一层极为坚硬的玄武岩,支撑着地面,更何况,离地面最近的地方就在此地,也有着三十公尺之厚,其他地方更是厚的多了,所以根本不用怕,就算是再过一千年,这地方也不会陷落。”

  但是,盖赤根本没想到,在数年后,亚芠就亲手将这座丰原城一举击陷,造就了东大陆最大的一座湖。

  这时,副团长特格等人也来道盖赤及亚芠身后,一见到他们来了,盖赤即道:“亚芠走吧!你赶快通过这场测试,这地方我实在是不想久待,二十几年前的经历,我是刻骨铭心,历历在目。”

  亚芠暗讶,连盖赤这样的人都对这场测验如此恐惧,亚芠不由收起了心中的那一份轻视,他再也不敢轻视这一场看来似乎宛如儿戏的测验,原本他心中想到,如果他一进入奈何之室时,立刻运起了天心真气,专心修练,如此一来,以他再绝对静止的状态之下,就算十五天不吃不喝,虽难过了点,但也不至于会过不了,但是如今听盖赤一讲,一定还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

  盖赤在讲完后,从怀中拿出一跟巴掌大,黄色的铜制钥匙,往出口旁边的一处插了进去,一扭,嘎嘎嘎的刺耳声响起,另一道门户出现在亚芠面前。

  盖赤道:“亚芠,待会你进去之后,将幻兽及身上的衣服完全脱下之后,令患受将你的所有东西带出来,然后你再进入奈何之室中,里面有一个机关,扳动它,奈何之室的门就会关上,待你的幻兽出来之后,我们会把这个门也关上,到时,就是你奈何之室测验真正开始的时候,如果你受不了时,只需扳动那一个机关,就能出来奈何之室,不过到时,外面这一层门会锁死,等我们在上面接到你开门的消息时,我们会来帮你开门,不过你也会失去测验的资格,如果你坚持到十五天之后,我们一样会帮你开门,到时你在里面才能将机关扳动,走出奈何之室,到时你就真正通过测验了。”

  亚芠点点头表示知道,便一头走进走道之中,黑幽幽的走道另亚芠走起来备感辛苦,不得已,亚芠运起了天心真气,藉着身上天心真气散出淡淡的金光,亚芠总算是走到尽头。

  来到尽头,亚芠见到了一间约十公尺见方的大房间,整间的屋子都是由光可鉴人的大理石所铸成,整间房间空荡荡的,亚芠一眼就瞧见了盖赤所说的机关,那是在对面的的墙上,一根黑色的钣手。

  亚芠马上在心中呼叫道:“小星,出来。”

  一个白色的身影马上由亚芠身上脱离,一落地,马上现出贪狼星的身形,亚闻将身上的衣物全部除下后,披挂在贪狼星身上,交代道:“小星,你将我的衣服送到上面去,记的,要好好的看好那些神之钻,不能让人拿走。”

  贪狼星朝亚芠点点头,送来一道要亚芠放心的精神感应,然后便走了出去。

  亚芠一笑,转身走进了奈何之室,来到另一道墙边,扳动那一个机关,看着奈何之室的们无声无息的关上了,他正式开始接受奈何之事的考验。

  而当贪狼星带着亚文的衣服回到盖赤的面前后,盖赤也知道亚芠已经关上了石门,封闭奈何之室了,便道:“走吧!我们回到上面去,十五天后再下来吧!”

  说完身手一转那钥匙,石门又合了上来。

  盖赤抽出钥匙,招呼道:“走吧!我们上去。”

  说完盖赤等人就上去了,但是,贪狼星却留在石门外,动也不动,任由盖赤等人如何的招呼都不肯,甚至,当盖赤要强拉时,贪狼星竟然发怒的在头上伸出了白金角来,见识过贪狼星的狠劲,盖赤不敢相强,只好将贪狼星留在地底湖边,自己和其他人上去。

  而此时的亚芠正在奈何之室中双腿盘坐,练起天心真气。

  不知过了多久,亚芠由深深的入定中醒来,由于现在的环境一片漆黑,亚芠也不之事什么时候了。

  依照平时的练功时间来计算,他大概是练了约三四个小时吧!也就是他进来里面已经有三四个小时了。

  顾虑到他现在在这密闭的空间,为了节省有限的空气及他的能量,于是,亚芠又再度入定练气。

  练了一遍又一遍,亚芠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练了多久,只知他已经感觉到丹田处一阵涨痛,浑身也是一阵的又热又酸又痛,知道自己是因为一下子练气过度,造成身体的不适,就算他在无知,也知道这是经脉过度劳累的后果,如果现在他还不停下来休息的话,恐怕会造成一辈子的伤害。

  因此,亚芠不得不停下来,但是又因怕室内的空气不够他用,而且更怕身体撑不了十五天,所以他也不敢起来活动,只好呆坐着,脑袋里东想西想的。

  想他的家人现在好不好,想贪狼星现在在哪?想白虎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幻兽,想他从小到现在的经历,想着一些有的没有的东西,想来想去,他不知想了多久,想到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亚芠由睡眠中醒来,突觉得室内的空气变的混浊了,亚芠心中暗叫不好,知道自己太掉以轻心了,刚刚睡着时消耗太多的空气了,急忙再度打坐练气,亚芠这时不禁暗暗后悔,当初要进来的前一天,盖赤曾拿了一套名为龟息大法的书要给他看,但是,当初他认为这第二关没什么,频他的能力一定能顺利过关,于是也没接受,虽说盖赤说这是当初他凭之通过奈何之室的法宝,但他实在太粗心了,也太有自信了,不当一回事,现在可好了。

  奈何之室内的空气变的混浊了,而他,现在只要一动真气,就觉得体内的真气火热异常,浑身经脉也是痛的要命,亚芠知道这都是因为他练功过度,加上身处一个密不通风的密室,导致体内废气无法顺利排出,才会造成这样的情况。

  “等等!火热?”亚芠心中突然灵机一动,天心真气是热的,那他还有一项冷的呀!

  精神异力,对!就是精神异力,打从一年前,他的精神异力停止急速暴增,头痛的问题不再困扰他了之后,他就不再练用天心诀练那精神异力了,只专注于天心真气的凝练,如今,他全身的经脉及丹田处有如火烧般,而他的的精神异力正好是运行路线和天心真气几乎一模一样,除了最初及最后回归地方在额心之外,别无他异,加上精神异力是冰寒的,配上现在的燥热,不正刚好,而且不用再动用到丹田处的真气。

  大喜之下,亚芠也不管自己的推论对不对,马上就凝神,聚起了一年没有练习的天心诀精神练法。

  果然,一下子,亚芠又觉得熟悉的精神异力冰冷的感觉由额心处起,慢慢的顺着熟悉的路线,循环全身,冰冷的精神力通过之后,亚芠只觉身上那些原本燥热无比的经脉变的十分舒服,冰冰凉凉的精神力彷佛降下了那令他痛苦的燥热一般。

  只是,当他的精神异力流过之后,经脉依旧是无比燥热,而且甚至有更激烈的迹象。

  亚芠心中暗暗叫苦,他知道他错了,精神异力虽然是冰凉无比,但是,那也是一种的能量,本质上,跟丹田处的天心真气没有两样,只是它是由脑部产生的而已。

  因此,就算它是冰冷的,运行在他现在全身热涨的经脉中一样是会照成了伤害,即使它会令他感到舒服一样。

  但是,亚芠又不敢停下来,现在奈何之室内,空气已经混浊,如果他停下运功,身体机能再度恢复平常的需求,室中的空气铁定会不够他用。

  亚芠只好一再的运行着精神异力,管它现在会对他造成如何的伤害,要他认输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当亚芠又持续运行精神异力的同时,经脉的热燥胀痛就越是激烈无比,受不了的亚芠干脆想道,既然精神异力会令他舒服,而他无论如何又要撑过这一段时间,干脆让精神异力完全充斥全身好了,于是,在他心念一动之下,原本在他体内以常人不敢想像速度运行循环的精神异力首次开始减慢速度,慢慢的减慢。

  在亚芠刻意作为之下,减慢的精神异力慢慢的,原本该是团状的能量,慢慢的拉出一条尾巴,尾巴越拉越长,速度也越来越慢,团状的精神异力的能量开始变成长条状,越来越长。

  不知何时起,精神异力的能量慢慢的散布在全身的经脉之中,这时,亚芠不知道何时起,他已停止了外呼吸,变成一具口息全无,恍如死人的一个人。

  剩下的,就只有亚芠几无法感觉到的微弱心跳,以及充斥全身的精神异力能量。

  亚芠不知道,他再不知何时,藉由精神异力的能量,万古以来最神秘的精神能量的力量,亚芠暂时性的进入先天胎息状态,但是又与一般人认知的先天胎息状况不一样。

  一般人练气的某一程度之下,藉由某些机缘,会断绝了一切外在的生机,光靠内在的自给自足,但是,在他身体的某一部分,大多是头顶泥丸穴处,还是会保留与外界能量的一息沟通交流,但是,亚芠此刻却真真正正的与外界断绝一切的沟通管道。

  恶劣的环境令他在入定中身体本能的断绝了呼吸,拒绝外界不干净的空气进到他的体内,改由充斥全身的精神异力提供他此刻所需的能量。

  依照亚芠现在的情况,就算是传说中的十大高手亲到,恐怕也无法探出他到底是处在什么状况。

  而身为当事人的亚芠当人更不知道他现在的状况如何,因为,他并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不对劲。

  他的神志在此刻是异常的清楚,完全没有传说中,晋入先天胎息之境时,神智会有种彷若与天地结合在一起,宛如梦中的恍惚感的奇异感觉。

  他只是专注的用内视之法,观察体内的状况,当然根本不知他晋入如此异类的先天胎息之境。

  刚开始,亚芠还能分辨出何处是他精神异力能量的头,何处是尾,但是,慢慢的,精神能量宛如结合一体,缓慢的在亚芠身体经脉之内绕行着,到此刻,亚芠只觉身体内的精神能量浑然一体,处处是头处处是尾,令他无法分辨。

  亚芠心中一想,反正他现在全身冷飕飕的,十分舒服,他到也不太计较了。

  慢着!亚芠感觉到不对了,他竟然还能“想”?现在他不是正在入定中吗?为何还能想?

  亚芠忙仔细的检查一下自己,没错呀!他一样是在凝神内观,以意运气,跟他平常入定时根本没两样,那为何他又能分心想东西?而且还感觉到很平常,一点都没有任何的勉强?这该不会是走火入魔产生的先兆吧?

  一想到走火入魔,亚芠益发不感大意,专心的专注精神力运行,但是过不了多久,亚芠的思绪又不由自主的飘移起来。

  随着精神异力的持续运行,亚芠就越是清楚的感觉到,他好像是一分为二,一个正专注的入定催动体内的精神异力运行,一个却是平常的自己,一样的思考,一样的感觉,他甚至可以感觉到,他赤裸外表皮肤上略带寒意的感觉,这实在是很难以形容,他知道明明都是他,但他的精神却一分为二,却又二合为一,一面专注全力运行精神能量,一面却天马行空胡思乱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百思不解的亚芠最后想到一件事,他以前强迫自己记下的那些密技不知当中有没有这样的情况?

  想到这,亚芠立即用力回想着他以前背过的东西,以他现在,在精神异力的运行之下,头脑异常的清晰,思绪更是前所未有的明快,加上他现在拥有了,他私底下命名为森罗万象的体悟,虽然尚未完成,但在这些条件之下,亚芠从新思考那些密技内容时,不知不觉有了更彻底的认识。

  这时他才知道,原来以前他背下来的这些东西中,内容无所不函,加上他本着森罗万象探讨万象本质的观点,来思考这些的东西,那还有不手到擒来的?

  不知不觉中,亚芠忘记了他原先的目的,专注的一头栽进心中库藏的世界中,时光在亚芠的思考中慢慢的流失。

  在这暗无天日中的世界中,亚芠不知过了多久,他总于醒了过来,说醒过来也许不太正确,因为他自始至终都很清醒,但是他的确有有一种醒了的感觉。

  亚芠知道这是自己身上的精神能量在不知何时,开始以着极快的速度增加,而且来源是来自于体外的一种能量,这种的能量将亚文体内的精神能量扩张的一倍有余,但是奇怪的是,亚芠又很清楚的把握到,这些能量跟他的精神能量有着截然不同的本质,这种本质上的差异,叫他能在跟精神能量混在一起中,却又清楚的分辨出这种外来能量,实在是一种怪异的感觉。

  亚芠仔细的查察这些外来能量,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由心中升起。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能量?亚芠实在是忍不住了,双眼突然一张,眼中银光一盛,亚芠在那一瞬间,由先天之境落回到后天之境,他忍不住重重的吸了口气。

  眼前的景象实在事太令他震惊了,他竟然在“水”中?

  不,不是水,但释他眼前的景象又该如做解释?

  一片蓝蓝的,恍如流水的东西在他的身周慢慢的流动着,就是像水一样的东西充斥在这一间奈何之室中,淡淡的蓝光,叫亚芠能看清着这间石室的任何一个角落,而且,这种蓝光有着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在蓝色像水的物体中时,亚芠似乎感觉到一种十分陌生而温柔的感觉,由心中自然而然的,亚芠轻轻的发出了一声叹息,一句“母亲”在心中萦绕。

  没错,亚芠在这一“水”样的物质中就好像是回到他母亲的怀抱中一样,蓝色的“水”轻轻柔的包围住他,似乎正再抚慰他的心灵般。

  “母亲”,一句母亲令亚芠心中一动,他记的,在云杨学院中,老师曾教过,在魔法中,风、火、水、土、光、暗六大元素中,水被喻为生命之母,是天下万物生成的母亲,难道这些就是水的本来元素能量?

  唯有这种解释才能解释他目前所在的情况。

  为何突然万无一物的奈何之室中会突然出现这些东西,为何他在这些水中,还能自由自在的呼吸着。

  因为只有元素能量,可以无拘无束的穿透任何有形的东西,因为只有元素能量平常就充斥在人的身周,有形而无实质,所以他现在应该是正再一个水原素能量异常聚集的房间中,所以才会如此。

  那是什么原因让元素能量聚集在此呢?

  亚芠看看自己正不断发出银光的身躯,心想试试也好,右手一伸,心中一动,依照平常的聚气方式,精神能量慢慢的聚在右手上,奇异的事发生了。

  原本游离在奈何知室中的水元素能量突然有如潮水般,像他的手中聚集,不到三秒钟,亚芠的手中立即出现了一个拳大,散发出莹莹蓝光的蓝色光球。

  亚芠可以感觉到,在这一颗光球中,隐藏着无穷的能量,具有莫大的威能。

  这下子亚芠可笑的合不拢嘴了,一阵得意的微笑出现在他的脸上,他确定长久以来,一直困扰他的精神异力的用途这下被他找到了。

  原来他身上的精神异力竟能操控外在的元素能量?那不表示他也有着成为魔法师的能力?

  而且亚芠更深知,凭他远超常人的强大精神异力,对于魔法他绝对是有着先天的优势在,现在就等他在进一步锻炼就成了。

  一想到这一点,亚芠就恨不得现在马上去找个魔法老师,好好的发挥自己天生的精神异力。

  就再亚芠陷入刚刚发觉自己精神异力真正用途时,奈何之室封闭的门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硬行突破,在烟雾弥漫中,十几道人影冲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