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三十二章 铁血三难

  作者:手枪

  随着侍从,亚芠慢慢的走到铁血团团部的练武场上,那是一座约近两百公尺见方的石质大广场,广场四周摆满了为数众多的兵器架,上头摆满了刀、枪、剑、斧、锤、炼、戈、戟、刺,林林总总的一大堆,有些亚芠见都没见过,可见铁血团中尚武风之兴盛,不过这也难怪了,谁叫它是一个佣兵团。

  亚芠到达时,广场上已经站满了人,大概有上千人,简直是人山人海,大概现在在宅子中的人全来了。

  侍从辛苦的排开人群,终于带着亚芠及凯特等人走到广场中央,沿路上,亚芠总算是尝到身为注目焦点的苦处,一路上,他实在是听够了别人的指指点点,多是一些“长的好年轻呀!”,“怎么有一头白发?”,“长的还不错。”,以及更多的“他就是那个一举屠杀上百人的银月恶魔?真不敢相信!”,“他以为他是谁,想担任客卿?门都没有!”,“自找死路!”,“自大的家伙!”等等,而且清一色都是由男人发出的。

  亚芠暗暗苦笑,看来他在这的人缘非但不好,而且是遭透了。

  不过这时亚芠也无暇细想,因为他已走到广场的中央,在广场正中央处,早已搭起了一座由手腕粗的铁条组成,约三公尺高,直径十公尺的大型铁龙,铁龙里,正有十只不断咆啸着的凶猛花斑豹被粗铁炼锁在龙边,而盖赤正站在铁龙外,他的旁边还有站了十多个人。

  盖赤一见到亚芠来到,马上由脸上浮出笑容,招呼道:“快过来,我为你介绍一下,这些人都是我们铁血团的重要干部,重要的支柱。”

  亚芠马上走到盖赤面前,听到盖赤一一介绍着。

  站在盖赤最左边的一个,身高约一百七左右,有着一张的圆圆的笑脸,是第一大团统领-比勒。炼逊,专长一套追风棍法,他的幻兽是一只灰色中级六阶地属格力欧(羊)系幻兽,现就站在他身边。

  第二位,第二大团统领-兹格。奈,身材瘦瘦高高的,约一百九,看来约六十岁左右,专长一套无影剑,幻兽是一只青色中级六阶风属莫奇(猴)系幻兽,一样站在他的右边。

  第三位,第三大团统领-麦克。匹卫,他是所有人中最矮的,约一百五,长的活像一只大老鼠,幻兽也是一只黑色中级六阶地属茂失(鼠)系幻兽,一样站在他身边,专善一套灵巧的灭灵手。

  第四位及第五位,第四及第五大团统领-密施。威廉,密克。威廉,是一对脔生兄弟,长的一模一样,约一百七左右,微壮,连幻兽都一样,是两只红色中级六阶火属谛尔(鹿)系幻兽,就站在两兄弟中间,专长一套两人合击的双龙刀法。

  第六位,也是最靠近盖赤的,是副团长-水夜刀-特格。阿洱其,是在场中最瘦也最老的一个,幻兽是一只白色上级八阶水属施奈克(蛇)系幻兽,不过没看到,大概是拟态依附在身上吧!专长一套威力强大的水月刀,是结合武术及魔法的招式。

  再来是盖赤右手边第一位,盖赤的贴身右卫-耐得。司徒,是一个哑巴,身材粗壮如牛,幻兽是一只黑色上级七阶水属赖尔(狮)系幻兽,使的一手大地之斧,加上力大无穷,不少想暗杀盖赤的人都先死在他手中,对盖赤忠心耿耿。

  右边第二位,左卫-历鉔.滨太,相貌英俊,同样对盖赤忠心耿耿,幻兽是一只红色上级七阶火属赫斯(马)系幻兽,只是跟耐得。司徒一样,幻兽都拟态依附在身上,专长一套追风掌及裂风腿。

  第三位,在场中最胖的一个,人士执行长-封巽。季楠,善使一套号称滴水不漏的绝招-石晶拳,幻兽是一只灰色上级七阶地属艾勒(象)系幻兽。

  第四位,第六大团统领,也是在场所有的重量级人物里唯一的一个女性-瑟琳。碧蒂,约四十出头,从其脸庞风韵犹存的风采,可以看出她年轻时必是一个美人,具有一只蓝色中级六阶水属格利欧(羊)系魔幻铠,擅用魔法,是一个魔法师,特别擅长水系魔法。

  第五位,第七大团的统领-赫绪。岱里,看起来普普通通,没什么特征,平凡的脸,平凡的身材,幻兽是一只黑色中级地属雷普(豹)系兽幻铠,使用武器为一对三爪勾,一套碎玉爪,碰到的人可没有一个完整的。

  最后,盖赤将在场中的人介绍完之后,他又道:“另外还有十位统领,及武器、情报、粮锱、刑事、见习兵队、武术教头、魔法教头等,将近二十多人因现在不在场,以后有机会再另行介绍。”

  介绍完了之后,盖赤开始朝着现场的众人讲话,大意是说,亚闻即将加入铁血团中,担任客卿一职,但因为客卿一职事关重大,所以举行了这一次的铁血三难的考验,亚芠以通过铁血三难的测验来表示他愿担任客卿一职,并且藉由此次的考验,用实力来表示他绝对有实力担任客卿一职。

  说完之后,当场众人立即议论纷纷,褒贬不一,盖赤再一举手,止住了众人的议论,然后对亚芠问道:“亚芠.隆,我以当代铁血团团长之身分再问你一次,你是否愿意接受铁血三难的考验?并且至死不怨?在这我要告诉你,这是你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如果不愿意,你尽管说出来没关系,虽然当不成客卿,但你仍是我们的朋友。”

  亚芠环顾四周,见到所有人都屏息以待,等着他的回答,亚芠最后眼光到盖赤脸上,宇盖赤的目光相接触,只觉盖赤的眼光中充满了鼓励的意味。

  亚芠吸足了气,大声而肯定的说:“我愿意接受铁血三难的考验,并在通过考验之后,担任客卿,为铁血团尽心尽力。”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静下来,紧接着,马上爆发出一阵轰天欢呼,不管对亚芠的观感如何,至少在此刻,面对着十只凶猛无比的花班豹,亚芠能说出他愿意接受考验,他的勇气受到了所有人的赞赏。

  当亚芠说出他愿意接受考验之后,盖赤微微一笑,待众人欢呼的声音慢慢静下来之后,他才又道:“那好,亚芠,现在请你将身上所有的武器都拿下来。”

  亚芠一笑,道:“小星,出来吧!”

  随着亚芠的招唤声一落,亚芠的声上立即飞出一片金色的部分,金色的部分完全脱离亚芠本体之后落在地上,形成一只金光闪闪的凶猛巨狼,正是贪狼星。

  在阳光的照射之下,贪狼星金色的身影显的是如此的威猛而震摄人心,只是,难免又引起了其他人的纷纷议论,众所皆知,银月恶魔著名的就在于他那只银色有如恶魔般的凶残魔狼,但是,怎么会是…。金色的?

  而且,沐浴在阳光之下,闪耀金光的金色巨狼,在众人眼中,那威风凛凛的神态,竟让人感觉到一丝的…。敬畏?一丝的…。神圣而不可亵渎?

  这会是银色魔狼?

  不,这是传说中的圣兽才会散发出来的,金色的神圣光辉,所有人几乎都同时有了这样的一个共同心声。

  就在所有人都被贪狼星的金色光辉迷惑住眼光之时,又有数声的抽气声传来,吸引了其他人的眼光,然后所有人的目光又全部聚集在一个焦点之上-亚芠,不知何时,脱下身上的斗篷及上衣,身上仅存一件灰褐色长裤,赤裸着上半身的亚芠.

  赤裸着上身的亚芠充分的展现出他那充满力与美的体态,但是最叫人惊讶的是,在亚芠那完美的体态上,充斥着无数大大小小,纵横交错,数也数不清的伤痕,乍看之下极为可怕,但再看仔细一点,却有一种奇异的威势,一种奇妙的吸引力,吸引所有人的眼光,没有办法移开。

  脱掉衣服后的亚芠,在众人眼中反而变的高大了许多,盖赤以着几乎旁人不可闻的声音,喃喃道:“那是要经过什么样惨烈的修罗场才能造就出那一身的勋章?要在生与死得夹缝中,度过了多少的时间才有那非人式的,属于传说中战神才会有的绝对的吸引力?”

  最后,还是亚芠自行打开铁笼的门,走进去,反手又锁上了铁门,哗啦哗啦的铁炼声响起,这才唤回众人的心神,盖赤见亚芠已经自行走进铁笼中,他才惊觉自己的失态,马上补救的喊道:“铁血三难第一难-空手斗狂豹,现在开始实施。”

  如梦初醒的众人才在盖赤的吆喝声中,各就各位。

  当亚芠进到铁笼之后,马上有十个人在盖赤一声令下,来到十只花班豹处外围,将花班豹颈上的铁炼勒紧,然后各自拿出一管注射针筒状的东西,将注射针筒尖端细长铁针的部分刺入花班豹的颈部,随即往底部一按,将针筒中的东西完全都注入花班豹的体内。

  盖赤见所有人都将针筒中的东西注入花斑豹体内之后,他才道:“亚芠,你记住了,注入花斑豹体内刺激疯狂的药物,会在三分钟之后完全发作,注意了,放!”最后一个自是对勒紧花斑豹颈部铁炼的十个人发令。

  在听到盖赤的命令之后,十个人同时松动手中的铁炼,将铁炼由花斑豹颈部拉出,释放这十只花斑豹。

  在花斑豹被释放的瞬间,所有的人,心全都快跳到口腔,他们以为亚芠会立即扑上前,趁这些花斑豹尚未陷入疯狂之前,先展开一阵屠杀,以求能杀几只算几只的如意算盘,毕竟,银月恶魔嗜杀之名言由在耳,毕竟,盖赤提醒他要利用这有限的三分钟多杀几只,以求在花斑豹陷入疯狂之际能多一点胜算,这样的提点所有人都听的出来,而这也是历年来所有参加者相同的策略。

  但是,失望,失望的情绪萦绕在众人的心头。

  双目低垂,微微望着地面,双手自然而无力的下垂身体的两侧,亚芠就这么静静地站着,站在铁笼的正中央,站在十只气势凶凶的花斑豹的包围中,动也不动。

  而那些刚被人从野外抓来,颈部被生硬铁炼锁的死死的,现在又被强行注进了令它们感到浑身不对劲的冰冷东西,然后又被关在这一个限制住它们自由的花斑豹们,发怒了,心中油然而生的怒气化为一声声的咆啸,由森森利牙之间吼了出来,他们需要一个目标,一个能令它们发泄心中狂怒的目标。

  慕然,豹子们终于发现了它们需要的目标,一个好大好醒目的目标,一个能让它们发泄出所有怒火的大而醒目的目标。

  那还等什么呢?几乎是同时,所有的花斑豹全都怒吼一声,同时往它们的目标飞扑而去,但是,那粗硬的铁条却挡住了它们与目标的接触,只因,它们的目标是-贪狼星,蹲坐在笼外,浑身散发出金色光辉的贪狼星。

  端坐的贪狼星,眼中流露出只有同为幻兽才能理解的轻蔑光芒,十只花斑豹在它眼中也只不过数目多了点,但是对它根本造不成威胁。

  虽然艳阳高照,虽然人群拥挤之下,场中央只有微微,若有似无的微风吹过,但是,贪狼星身上的长毛依旧是激烈的飘动着,掀起了一层层的金色波涛。

  看到这样的景象,众人再度议论纷纷,因为这实在是太奇怪了,一个诺大的人站在铁龙中央,而成群的凶猛花斑豹却视如未见,十只花斑豹全都争先恐后地往铁笼外的那只沃夫幻兽猛扑。

  不管外面的的人怎么想,亚芠只是静静地站在那,他在感觉,感觉着风。

  当他进到笼子中时,他的确是想一开始就狠下杀手,一举屠杀个几只,以增胜算,但是,就在他运起全身的功力,身上五感提升至最高时,他忽然感觉到了一个东西-风。

  风在隐隐约约之间,慢慢的流过他的身体,轻的好似不存在一样,如果亚芠他不是现在的五感提高到最高点,如果他不曾将二哥亚旭风的招式-流风抚云的招意提升再提升,突破再突破,那么,他对是不会去注意到这轻柔到几乎感觉不出来的轻风的,但是,他偏偏就是注意到了,注意到这轻轻柔柔的风。

  几乎是在那一瞬间,这抹轻柔的风触动了亚芠心底的那一根弦,毫无道理的,亚芠几乎是一头栽进了风的流动之中。

  跟十天前的风之型态不同,亚芠几乎,几乎是在这轻轻柔柔的微风中,感觉到了一点点的不同,没有狂风的狂,没有龙卷风的霸,甚至,让人几乎是感觉不到,几乎不存在的风,但是,这风却有着在其他风的外表表像下,令人难以察觉的东西存在,一种近乎本质的东西,那就是最原始的存在,最纯粹的存在,近乎到人心的存在,那是……风的心。

  “原来,风也是有心的呀!”亚芠心中暗暗的感受着风给他的风之心,吹抚在身上的风虽轻虽柔,但是,亚芠却依旧感觉到那轻柔中,带着热热,就像艳阳般的热一样的,又向人心热热的温度,热风之心,这是……夏风之心。

  夏天中,吹抚过炽热大地,热情的夏风的风之心。

  原来,原来是这样子的,原来我的风就是缺少了心呀!难怪!难怪!难怪十天之前,藉由流云抚风的招意,我明明已将自己化身为风,但是,总觉得我的招是风,但又不是风?已经穷尽了风的型态的招,明明已经是变化到了极端,但我总觉得好像能再提升,好像还能再更加地进入风的境界,原来我就是缺少了心,缺少了风之心呀!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亚芠的身周,一股看不见,摸不着的风吹起,流风抚云已不再是流风抚云了,而是风!纯正的风,这是属于他的招,他的风,森罗万象之“风”终于完成。

  当亚芠沉醉于风心存在的同时,十只花斑豹已经慢慢的陷入了疯狂的境界了,对贪狼星那进在咫尺,却怎么样都触摸不到怒气,史的十只花斑豹都疯狂的咆啸起来,然后,终于有一只豹子发现了亚芠的存在,疯狂的怒气马上转移到亚芠的身上。

  怒吼一声,往亚芠扑来。

  眼见花斑豹的利爪就快要落在亚芠的头上了,但亚芠能像一个木头人般,呆呆地站在那,动也不动,胆小的人已经惊叫出声,转过头去,不敢看那即将发生的血腥画面了。

  但是,就在花斑豹锐利的爪子要落在亚芠头上的那一瞬间,亚芠忽然动了,又慢又轻的动了,轻轻慢慢的动作却就那么刚好地让利爪落空。

  看见的人心中都同样的感觉到,看到亚芠躲过利爪的动作,就像是看到了流动的风在触碰到物体时,回流而过般的自然,丝毫不带起一分的火气,就像是本该如此一样。

  但是,其他的花斑豹同样的在那一只花斑豹的刺激之下,也开始把目标集中在亚芠身上,开始向亚芠扑杀,这样的情况立即引起了旁人的惊呼。

  但是,他们是白叫了,因为,亚芠已经是一阵风,一阵摸不着的风。

  就算花斑豹的长爪再有力,也不能捕捉流动不息风,就算花斑豹的獠牙再尖,也不能撕裂没有型态的风。

  就这么轻轻飘飘,亚芠在花斑豹群凶猛的扑击中,逐一的闪过它们的利爪獠牙,避过它们疯狂的攻击。

  屡扑不中的花斑豹们开始烦躁,开始怒吼,开始更加的疯狂。

  怒火加药物的刺激之下,它们疯狂的脑子不再能分辨敌我,充血的双眼眼看不清眼前的景象,晃动的身影成了攻击的目标,于是焉,一场疯狂的,凄惨的,同类互残的戏码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展开。

  而化身成风的亚芠早已在花斑豹陷入疯狂而胡乱攻击之时,已退到铁笼边,静观这一场的惨剧。

  鲜血飞溅,哀嚎冲天,十条疯狂的身影开始慢慢的,能动的越来越少。

  由十只、九只、八只、七……………两只,到其中一只也倒下了,只有最后一只还能站着,不过,那也是一只浑身鲜血,伤口密布,双目尽瞎,牙断爪折,摇摇欲坠,离死不远的花斑豹了。

  失去了其他的对手,疯狂的杀意慢慢的消退,花斑豹开始寻找同伴,但是,双眼已在战斗中失去的花斑豹只能扬起了头,拼命的嗅着。

  但是,血呀!浓厚的腥膻血腥味遮盖了同伴们那能令它安心的熟悉气味,鼻中嗅到的只有血呀!

  在它黑暗的世界中,花斑豹开始发出了轻柔的低吼声,彷如招唤远方游子的低声,这是它招呼同伴的声音呀!

  可是,它的同伴再也不能回应它的呼唤,得不到回应的花斑豹呼唤的声音开始变的尖锐起来,配合此情此景,所有人都为花斑豹的吼声闻之心酸。

  一种天下何其大,惟吾独存的辛酸。

  就在此时,一直站在旁边静观其变的亚芠动了。

  慢慢地走到失去双眼,扬首长吼的花斑豹前,亚芠的手慢慢的,轻轻的,触碰到花斑豹的额际,金光一闪,天心真气藉着亚芠的手印在花斑豹的头上。

  慢慢的,花斑豹血眼合了起来,凄厉长吼停了下来,也停下了它的心跳,摇摇欲坠的身体终于慢慢的倒在亚芠的面前。

  亚芠完成这一动作之后,转身走到铁笼前,伸出右手,天心真气一贯,闪耀金芒的右手将铁笼硬是破个大洞。

  然后,亚芠转头在望向那只花斑豹一眼,这才头也不回的走出铁笼,只是,亚芠留下了一个只有贪狼星才能感受到的,轻轻淡淡的叹息。

  面对此情此景,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只能呆呆的,看着亚芠走到盖赤面前,问道:“我,过关了吗?”

  这时,所有人才忽然如梦出醒般,喧哗起来,不知何人起的头,有人开始怒骂起来,怒骂着亚芠,骂他为何如此的冷血,为何他竟这么残忍,那一只花斑豹已经够可怜了,为何亚芠还要置它于死地?而且一点表示是都没有,只是关心他是否已经过关了?

  人呀!实在是一种极为奇怪而矛盾的生物,想要考验亚芠,而提出这一个办法,造成这样的情况的不就是他们吗?那为何身为元凶的他们不曾怪过自己的主意,却是责怪自始至终,也不过动了一次手,解决一只重伤花斑豹的亚芠?

  也许,只因亚芠是那一个手上沾满血腥,实际动手的人吧!

  人,果然是一种奇怪而矛盾的生物!

  对于这些怒骂,亚芠听若未闻,只等着盖赤给他答案。

  盖赤想了一下,然后道:“全部的花斑豹死亡,你又全身而退,没有理由说你没通过,我在此宣布,亚芠.隆通过铁血三难第一难,空手搏狂豹的考验。”

  说完,没有人欢呼,也没有人恭喜,所有人都只是议论纷纷,毕竟,从以前传下来的记载中,从来没有这样的通过方式,只出一招,不!只有连一招都称不上的一掌?这样也算是通过?实在是令人难以信服。

  亚芠不管众人说什么,他一听盖赤宣布他通过之后,立即招呼贪狼星,排开人群,走向自己住宿的地方。

  怒骂的人群见亚文离开后,骂的更难听,一边的盖赤也是没想到亚芠竟然用这种方法通过,他根本不相信,一个身具至少五十年真气修为的人需要用到这种偷机取巧的方式来通过这次的考验。

  可是,亚芠此举毕竟是有偷机之嫌疑,所以,现在他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说服这些统领们,于是,他招集所有重要的干部们道会议室去,希望可以说服他们认同亚芠通过第一次考验。

  看到所有重要人物全都离开后,聚集的众人也深感没趣,不到招呼,便也自行离开,今天这件事足够他们讨论个十天半个月的了。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除了善后人员外,还上有三个人留在广场中,正是凯特、力奥、夜月三人。

  三人在众人离去许久之后,仍是一直沉默着,三个人心中同样想着一件事。

  他们是真正见识过亚文屠杀手段的人之一,今天亚芠只出一掌,毁灭一条即将死亡的生命,在他们的心目中,亚芠今天真的不但一点都不残忍,而且可以说亚芠今天是过分的慈悲了,

  只是,他们又见到了亚芠走出笼子时,眼中的那一抹掩藏不住的悲色,这是他们第二次见到亚芠与表现在外的残忍、冷血、酷厉完全截然不同的另一面。

  同时也给他们另一种深深的体会,彷佛他们更加的了解亚芠的真面目了。

  夜月说道:“也许死亡有时候是一种的慈悲。”

  力奥也说道:“也许,在某些场合,死亡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凯特沉默一下子,开始念出了一首,不之是何时,在何地,由何人所做出来的一首非诗非歌的句子:

  “杀所当杀者,

  赦理当赦者。

  毒手悲心。

  残人命,

  断己肠。

  杀!

  吾愿无悔之。

  赦!

  吾亦无悔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