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三十一章 客卿资格

  作者:手枪

  一大清早,太阳都还没升起,亚芠却早已盥洗完,而且已经练了一会天心真气了。

  环顾四周,亚芠不由暗赞环境之清幽,他目前正身处在一处独立的院子中,蓝白相间的一间二楼小屋,同时还自有一座占地约三十多坪的小院子,凉亭、假山、小侨、流水,一应具全,布置的真的没话说,看来十分古典而优雅,令人身处其中十分的舒适而松弛,而且,这里更是没有人来打扰,除了亚芠需要时,拉洞房内一条叫人绳,会有人来服务外,根本没人来此,叫亚芠获得了一个难得的宁静之夜。

  刚练完天心真气,亚芠只觉浑身暖呼呼的,十分舒服,精神也很好。

  突然,一个人影走进了院子中,亚芠一瞧,原来是盖赤,亚芠立即从凉亭中起来,问候道:“伯父,您早。”

  盖赤呵呵一笑道:“亚芠,你也早呀,昨天晚上睡的还好吗?”

  亚芠环视四周,微笑道:“这地方环境既好,又十分安静,小侄好久没睡的这么舒服了。”

  盖赤呵呵笑着,亚芠问道:“伯父,您这么早过来,有什么事吗?”

  盖赤点点头,道:“亚芠你这么早起来,你刚刚是在练气吧!”

  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亚芠点点头,道:“小侄的确是在练气,不过刚刚已经练完了,伯父,有什么问题吗?”

  盖赤问道:“亚芠你练的是什么气,是不是破魔真气?”

  亚芠答道:“小侄练的是天心真气。”

  盖赤一楞道:“天心真气?不是你家传的破魔真气?”

  亚芠一听,反倒一楞,反问道:“伯父怎知我家的破魔真气?”

  盖赤呵呵笑道:“身为华那邦公国的支柱栋梁,我们这些人又怎能不去调查你们斯达克家的底细?”

  亚芠一听到也释然,只是忽然感到有点情绪低落,曾几何时,风光的斯达克家现在却落到这样的地步?

  看到亚芠突然变的有点阴沉的脸色,盖赤知道自己在不小心中,挑起了亚芠的家仇之恨,连忙转移话题:“亚芠,我问你,你现在的天心真气已经有几年的功力了?”

  亚芠一楞,“几年的功力?什么是几年的功力?”他疑道。

  盖赤一听到亚芠反问,倒也是一呆:“你不知道?亚芠你不知道练气计算功力的单位?”

  亚芠苦笑摇摇头,他的天心真气几乎是自己摸索出来的,但是对于一般练气的常识,他可能比一个学徒还要不如。

  盖赤不可思议道:“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学的,竟然连真气基本的计算单位都不知道,算了算了,你仔细听着,所谓的真气是我们练气人利用特殊的方法,将能量储存在体内,依照修练的方式不同,所储存的真气也有不同的形式,依据其形式的不同,各种的真气也有不同的特色,依照其特色,真气就有了各种的不同的名称,就像我的烈日真气,及你家的破魔真气,都是具有极刚至烈的特性,是属于极刚的真气,而所谓的真气年度,就是练气的基本计算单位,以练气一年所练出的量,来判别出功力高低,相信你应该是知道真气是随着练气时间越久越深厚吧?”

  亚芠点点头,但是他又有一个新的问题:“伯父,如果照你这样说的确是一个很客观的比较,但是我却有一个疑问,在我想来,每个人练气的勤奋程度不一样,每个人练气一年的所得当然也会不同,这样不是会不公平吗?”

  盖赤含笑道:“很好的问题,诚你所言,这样光凭练气的时间来计算当然是会有所不公,于是,我们的前辈就想出了一个既客观又公平计算方法,你瞧,利用这个能量珠,练气者将真气注入其中,藉由能量珠的亮度反应,测出到底身含多少的真气,再对照前辈们花了无数心力测出的基本一真气年的份量,就能客观的计算出来了。”

  边说,盖赤边从怀中拿出一颗约五公分的透明小珠来,递给亚芠.

  亚芠好奇的接过来把玩看看。

  盖赤含笑道:“亚芠你试试看,瞬间运用全力将体内的真气注入其中看看。”

  亚芠一笑,也不见他作势,手中的能量珠就发出了强烈的金光,刺眼的光芒让亚芠的手都隐在金光中,幸好金光一闪即敛,又恢复原状了。

  但是盖赤已经惊讶的合不拢嘴,讶异道:“亚芠,刚刚你已经用全力了吗?”

  亚芠也被这能量珠的激烈反应吓了一跳,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我好像一时出力过猛了。”他不敢说他才用了八成的力量而已。

  盖赤渍渍称奇道:“亚芠,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练的,你的功力可一点都不亚于我了,照我看来,你最少已有五十年的真气功力了,你说你才十八岁,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练的?”

  若盖赤知道亚芠实际上的天心真气早已超过六十年,想必会更惊讶,若再知道亚芠的天心真气还比不上他身具的另一种能量-精神异力,盖赤恐怕会当场昏倒。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亚芠从开始练习天心真气时就迥异常人的以三十六次循环修练,加上亚芠在未正式修练之前,就奠下了极深厚的基础,后来又经历了一年逃亡时,死亡威胁的逼迫下,使他使出浑身解数增强自己的天心真气,最重要的是,亚芠又获得了只在传闻中存在的神之钻,藉由神之钻的帮助,亚芠在吸纳了神之钻庞大的能源,将这些能量转化成他的天心真气,更使的他的天心真气已成倍数的速度暴增,因而才造就了他与年龄不符的真气深厚程度。

  当然,这些是连亚芠自己也不甚清楚的,但是,他总算是知道自己的天心真气修练到什么程度了,知道自己能与盖赤相比拟,不管怎样,亚芠总是十分高兴的。

  盖赤彷佛在看什么似的般瞧着亚芠,忽而微笑道:“亚芠你真不愧是银月恶魔,连你的真气修练都是一般人作梦都想不到的深厚呀,这下我总算是放心了。”

  亚芠一楞,他的功力深厚跟盖赤放心有什么关系?亚文忙追问到底是什么缘故?

  经过盖赤一番的解释亚芠才知道,原来,盖赤这一次预定要客卿总共有三个人,除了亚芠外,另外两个人,都是奇兰楼联盟中的成名人物,一个是火魔导-尉騠.斐济,传闻是大陆十大高手之一的冰炎魔龙使的关门弟子,专长于火焰魔法,曾一度将横行于联盟北部的一批盗贼-自济盟八百多人在一夜之间化为灰烬;另一个是大地骑士-瑟洛。喀吉沙,以手中的一把紫晶光剑将功力威震奇兰楼联盟东部的天蓝门打的无还手之力,而且他还是一个魔武双修的天才剑士,专长于地系魔法。

  这两人是奇兰楼联盟这十年来最杰出的两个高手,打遍奇兰楼联盟境内无敌手,盖赤的铁血盟早在三年前就在注意他们了,已经预定要招揽他们,只是,在五天前,盖赤已经接到消息,这两人已经分别拒绝了铁血团的邀约,尉騠.斐济投身圣魔导佣兵团的怀抱中,瑟洛。喀吉沙则目前与冰雪楼佣兵团详细密谈中,看来加入冰雪楼也是迟早的事,如今,变成三个客卿人选只有亚芠是真正的加入,偏偏亚芠在三人之中,是名气最小,功力也被认为是最低的一个,因此当盖赤在昨晚宣布亚芠加盟时,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其中反对最激烈的要算是留守在团部七大团的统领了。

  他们严重的质疑亚芠是否趁机大占便宜,毕竟,客卿的权责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了,不过碍于提议亚芠任客卿的毕竟是他们的团长,所以他们也有一个折衷的办法,就是希望亚芠能通过铁血三难的考验。

  但是,所谓的铁血三难,那是在新任团长将接任之际,所必须接受并通过,以示他有这一个能力来领导铁血团的考验。

  铁血三难之一:空手斗狂豹,新任团长必须在不依靠任何外力之下,在规定的三个小时中,将十只野生豹击毙,条件是,不能依靠幻兽的力量,不准使用武器,而且这些豹子都会被注入能使其陷入疯狂的药物,在如此不利的条件之下,可谓是非生即死的局面,而这还是三项关卡中的第一项,也是最简单的一项。

  第二难:奈何之室,专门考验新任团长的耐力,受测者必须进一个石室之中,这间石室是以厚重的大理石筑成,而且是身在二十公尺的水中,受测者不能携带任何的食物、饮水,而且连衣服都不能穿,就这样赤裸的进到石室中,当然,石室中当然也不会有任何的东西存在,受测者就在这空无一物,无比沉静的环境下,渡过十五天,十五天后,再由人从外开启大门,如能自动走出的话,那就表示过关,乍看之下好似没什么,但是历年来,有太多的人往往坚持不到三天就放弃了,只因在万籁俱寂的环境下,寂静的精神压力,及来自身体饥饿干渴的考验是一个正常人所无法承受的。

  铁血第三难:军武之难,第三关同时也是最难的一关,因为在这一关是考验新任团长的领导能力,身为一个超大型佣兵团的领导人,对其领导能力的要求是无庸置疑的,而通过前面两关充其量只能说他个人的能力不错,但是要担任一个领导者还不够,所以再第三关中,就是要考验一下新任团长的领导能力,条件是,由新任团长在铁血团的见习兵队中,挑出五十个人,由新任团长施以训练,为期三个月,施训内容由新任团长自行规划,三个月后,不管是合力或独力,必须由这五十人击毙四十只巨蟒,而这类巨蟒是奇兰楼联盟特产的杀人巨蟒,最大能长到十多公尺,粗如水桶,力大无穷,且有剧毒,被它咬上一口可不是好玩的,而既称为见习兵队,必知其中成员都是些年幼体弱的少年为主,用三个月来训练,就要完成这么艰钜的任务,谈何容易?而且,除了要有独立训练的能力外,还牵扯到如何让所有人遵照指示训练及如何规划完成任务,那就更加的困难了,据盖赤自己说,当初他训练出来的五十个人也不过杀死了三十八条,而且还死了五个人,最后还是看在他是前任团长的儿子份上,加上他还蛮得人望的,所以才勉强通过上一代十七位统领的认同,接任团长之位。

  而今,在场的七位统领竟要亚芠参加这个三难之关,虽说盖赤心中极度不愿,但鉴于担任客卿需要有服众的能力,及盖赤他心中的某项考量,所以他也就不得不同意了。

  而他今天早上过来,就是想询问亚芠愿不愿意接受这考验?

  亚芠在听完盖赤的解说之后,心中也不由暗暗咋舌不已,铁血团的团长竟然要经过这样的考验才能担任,真是不简单,难怪,在通过这些考验后的团长领导之下,铁血团想不强也难了。

  如今一听到盖赤的询问,亚芠细思一下,点头道:“伯父,我愿意接受考验。”

  盖赤一听不由十分欣慰,但仍叮咛道:“亚芠,其实你不用勉强自己,就算你不是客卿,我也不会失望的,毕竟我们都认识了不是吗?”

  亚芠摇摇头道:“伯父你想错了,我并没有勉强自己,虽然我会同意接受考验一部份是因为我已答应你要担任客卿的缘故,但是我更想知道,我在这种考验之下,我能做到什么程度,算是对我自己本身能力的挑战吧!”

  盖赤一听,他也就无话可说了,于是,他便问道:“好吧!那…亚芠你什么时候能接受考验?”

  亚芠两手一摊,微笑道:“昨天我吃的饱睡的好,现在正精力充沛,随时能接受考验。”

  盖赤不由竖起大拇指赞声道:“好样的,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伯父我现在就通知下去,今天就开始举行铁血三难的考验,亚芠你先休息一下,养足精神,待会,伯父会叫人来通知你,就让他们看看伯父的眼光不是盖的,也叫他们瞧瞧你银月恶魔之名不是凭空掉下来的。”

  说完,在一阵豪气的笑声中,盖赤走出了亚芠居住的小院子。

  送走了盖赤,亚芠继续瞑目练气,将天心真气再好好修练一番,过了不久,有人送来了早餐,竟是夜月!

  夜月将早餐摆在院子里的凉亭中,招呼道:“隆先生,请用早餐了。”

  亚芠一笑,走进凉亭中,坐在桌子前,问道:“夜月,怎么是你送过来?你不是队长吗?怎么做这些侍从在做的事?”

  夜月不好意思的一笑道:“其实这是我从侍从那拿过来的,隆先生,我都知道了,听说你要参加铁血三难的考验?”

  亚芠淡淡一笑,不说话,拿起一块面包咬起来。

  边听到夜月兴奋道:“你知道吗?铁血三难自从二十七年前,团长在就任团长之前举行过一次外,这二十七年来,还没有人敢再挑战它,这可是二十七年来头一次举行的,如果是我要参加,我一定会紧张到站都站不住,哪像先生您,还能这么悠哉悠哉的,还在吃早餐。”夜月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瞧着亚芠.

  亚芠刚好解决手中的面包,闻言好笑道:“不然你叫我怎么办?跟你一样?一副快上吊的样子?参加的人是我不是你,你怎么比我这个当事人还紧张?冷静点,冷静点,记得我教你们的第一件事吗?要冷静。”

  夜月扭着双手,急道:“这叫人家怎么冷静的下来?铁血三难耶!不是什么三易耶!”

  亚芠摇摇头,对于夜月,他可真的把她当成他的小妹一样看待,见到她这紧张的样子,亚芠正想说些什么,眼角又看到两个人影如火烧屁股般的冲进院子里来。

  人未到,亚芠就先听到一阵大吼道:“隆先生,听说你要参加铁血三难?”

  亚芠定神一瞧,这不是凯特跟力奥是谁!而大叫的正是力奥。

  亚芠微微一笑:“真是的,怎么你们几个都一样,耳朵比兔子还长,这么快就听到消息了?”

  亚芠光看他们衣衫不整,睡眼惺忪的,就知道他们是在被窝中听到消息,还没来得及梳洗就冲冲忙忙的赶过来。

  力奥不耐道:“隆先生,刚刚听说你要参加铁血三难是真的假的?”

  一边的凯特这次没阻止力奥那在平时一定会被他纠正的无礼问话,可见他也是很心急事情是真是假。

  亚芠闲适一笑道:“你们别急,先进去盥洗一下,我待会在一并讲给你们听,记得吗?我一在跟你们讲的,冷静,冷静。”

  这时凯特及力奥才注意到自己衣衫不整,同时也才注意到夜月正站在一边,这时他们也忍不住老脸一红。

  力奥还楞楞道:“夜月,你是什么时候来得,我怎么没看见?”

  夜月皱着鼻子,不屑道:“人家才不像你们两个懒猪一样,光是会睡懒觉,人家我可是很早就来了,走吧,我带你们去盥洗,省的你们在这里丢人。”

  说着,夜月一边一个,拉着凯特及力奥就进屋里去了。

  看着三人的背影,亚芠只觉心中一股暖流流过,相处虽然才短短的十日,但是不知不觉中,亚芠也跟他们建立起友情来,从他们刚刚关心的表现来看,亚芠暗幸自己交到了三个好朋友了。

  不到三分钟,凯特三人就出来了,同时坐在他身边,亚芠才慢慢将刚刚,盖赤来时所说的,七位统领反对,但是提出如果他愿意接受铁血三难的考验,而且能通过的话,就承认他够资格担任客卿一事,说给凯特等人知道。

  听完之后,力奥幸幸道:“统领们也真的是老糊涂了,以往没通过的人听说都以残废或发疯做下场,尤其是第一场的空手斗狂豹,下场都是不死也残废,竟然还拿这种事出来,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凯特一皱眉,劝道:“隆先生,我也认为你还是不要参加的好,毕竟这不是儿戏,铁血三难太危险了。”

  亚芠看到他们三人一脸关心的表情,心中一阵感动,但是他毕竟不是那种习惯将心里的思绪表现在脸上的人,于是他便用另外一种方式来激起他们对他的信心。

  于是,只见亚芠脸色一沉,道:“你们认为我是谁?我可是被称为银月恶魔的人呀!那小小的难关会难的倒我?”

  一听到银月恶魔四个字,凯特三人不禁背脊一阵发寒,彷佛十天前那场大屠杀又在眼前重现,他们几乎是看到十只风豹血肉模糊倒在地上的样子了。

  就在这时,一名侍从已在院子外叫道:“隆先生,团长请您去参加铁血三难的考验,请您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