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三十章 圣兽秘闻

  作者:手枪

  铁血楼的楼门终于在力奥的敲门声中缓缓的打了开来,开门的是夜月,夜月朝亚芠一点头后,立即示意亚芠跟她走。

  亚芠立即随着夜月走进一个宽大的会议室,穿过会议室后,再经过一个短短,约不到五公尺的小走廊,亚芠立即看到凯特站在一扇门旁边。

  走到门前,凯特道:“隆先生,团长正在书房里等你,请你自行进去吧!”说完,凯特帮亚芠敲敲门,道:“团长,隆先生已经到了。”

  门后立即传出一声浑厚的话声道:“快请!”

  凯特立即把门打开,亚芠一笑,跨步走进书房中,凯特立即将门合上,与力奥及夜月相视一笑,相偕走出走廊,到会议厅中等候着,他们有信心,等亚芠见过团长后,一定会答应担任客卿的。

  当亚芠走进书房中之后,他立即见到一个人站在一张大理石书桌前,正微微笑的看着他。

  一看到那人,亚芠立即脑门一轰,一种说不出的怀念滋味盈斥心头,一句“爸爸”差点冲口而出。

  实在是太像了,即使面貌完全不同,即使亚芠明知道他就是铁血团团长,但是,亚芠仍不由的任由一股熟悉的温馨在他心中慢慢的流动着,仿佛就回到他跟父亲盈盈笑语时的旧日时光一般,一样的一股标准军人气息,一样的刚硬中带着一丝盈盈温柔,一样的冷硬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充满温情的心,一样的一样,太多太多的一样,令亚芠不由自主的深深沉溺其中,仿佛,他又看到了昔日,父亲严肃中带着对他无比的溺爱的神情,仿佛又见到,父亲隐藏在冷肃外表下对他掩藏不住的关怀…呀!好怀念的景象,仿佛在昨日,又仿佛是在遥远的上辈子的事呀!真的…真的好怀念呀!

  实在太叫他吃惊了,即使事先预想过无数次,盖赤却从来没想过,他和亚芠的第一次见面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

  有着银月恶魔之名的青年呀,为何你会有着这样的一种表情,这样的眼光呀?

  仿佛是远游的游子乍见到了他多年未见的亲人,那种极喜下反而平静的表情是令人如此的感动,心中激动之情由那双眼中毫不遮掩地赤裸裸的透出,是如此的令人感觉到如此的真挚而深刻,几乎的几乎,我真愿是你那多年不见的亲人,迎接你这远游的游子。

  难掩心中的情绪,盖赤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对着亚芠表现了只有亲人才有的情感流露。

  一时之间,书房里盈斥着难以言语的温馨亲情,而两位主角却是只有过一次不算见面的见面之缘的陌生人,但是,他们却仿佛是相处了一辈子的亲人,一瞬间,他们都了解了彼此,因为,在彼此心灵中,他们早就是最亲的亲人了。

  几乎是同时的,亚芠及盖赤在恍惚中回过了神来,亚芠毕竟是修练过精神力,心智远比常人来的坚毅,他虽说一时失态,但回过神后立即一躬身,恭敬道:“团长您好,我是亚芠.斯达克,亚芠.隆是我的化名。”

  不知怎么回事,亚芠竟不忍心欺骗这个令他感到气质与父亲无比相似的铁血团团长,而且几乎是第一眼就无比的相信他,所以毫不犹豫地说出他的真实姓名。

  而在亚芠施礼时,盖赤毕竟也是一个非凡人物,也很快的恢复常态,听到亚芠说出真名时,他着实一楞,随即一笑释然,微笑道:“你姓什么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就是你,来,坐吧,亚芠,相信你一定有无数的疑问,让我们好好的谈谈吧!”

  叫亚芠坐时,盖赤的表情语气是如此的自然,就好像在叫自己的子侄坐时一样,语气中透出无比的亲切。

  亚芠在盖赤一叫之下,立即在盖赤前面坐下,毫不犹豫地,不见一点拘束,因为,刚刚的接触,他们都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家人了。

  盖赤及亚芠分别坐下后,盖赤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最想知道的就是为何我要请你担任我们团的客卿吧?”

  亚芠点点头:“团长,您说的没错,我的确最想知道为什么你一定要我担任我们团的客卿?”

  亚芠及盖赤都没察觉,在不知不觉中,他们都把我改为我们了,语气中自然而然的透着亲密。

  盖赤再度微笑道:“说来好笑,你可能不相信,我是在第一次看到你之后,我就想将你留在身边,非关你的名声如何,只是纯粹就这样想而已。”

  “你一定不敢相信吧!可是这是真的,不然,抛开其他功力比你高强的,名声比你鼎盛的人,我却独议将你与另外两人同列为本团的客卿人选,甚至,在我私心里,你比另外两位还要让我迫切希望你能加入我团,担任客卿。”盖赤苦笑道。

  亚芠点点头,微笑道:“我相信,我相信团长您所说的,就如我敢在初次见面的您面前说出我的真名般,就因我相信您,您该知道,斯达克家的处境是怎样,但我就是相信您,所以我才说出来的。”

  盖赤听完点点头,和亚芠互望一下,两个人忽而相视大笑起来,一切尽在心语中。

  半响,盖赤才问道:“亚芠那你的答案呢?”

  亚芠毫不犹豫地道:“只要团长不嫌将来我可能会为你带来麻烦,小侄愿为团长尽力。”

  盖赤大笑道:“你以为我是谁?我可是铁血团团长呀!谁敢找我的麻烦?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不过,你既自称为小侄,那叫我做团长不嫌见外吗?”盖赤似笑非笑道。

  亚芠立即会意,一躬身道:“那我就称您一声伯父了。”

  盖赤不由一阵哈哈大笑,亚芠也跟着笑起来。

  由始至终,亚芠及盖赤都在一种莫名的和谐温馨气氛中,因此原本该是很严肃的话题在他们谈来却像是家人平常的闲话家常般。

  亚芠也就这样的确定了在铁血团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决定加入铁血团之后,亚芠又问道:“伯父,小侄想问一下,为何您一定要再找客卿,我听凯特他们说,上一位客卿已是七十多年前的事了,为何现在还要再找?据我所知,团对客卿的需求几乎是无止境的供应,而客卿却不必对团负任何的责任,那不是自己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吗?这样不是自找麻烦?”

  盖赤苦笑一声,不答,反问亚芠道:“亚芠,你曾听说过传说中的圣幻兽吗?”

  亚芠点点头,答道:“听过,是不是传说中,所谓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方圣幻兽?”

  盖赤点头道:“没错,虽说传说中的圣幻兽其实并不只这四只,但还是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方圣幻兽最为出名。”

  亚芠疑道:“那跟团延请客卿又有什么关系?”

  盖赤没有正面回答,反而绕着圣幻兽的话题道:“这四方圣幻兽虽说流传最广,最为人们所知,但是,真的见过的人却也没有听说过,可以说根本没人见过,于是,又有人说,其实圣幻兽是一种神话中的生物,而且根本是不存在的,证据就在于,连流传最广的,最为人们所知的四方圣幻兽,在数千年来都没有人看过,更遑论其他不知名的圣幻兽了。”

  “其实这个论点是错误的,就我所知,四方圣幻兽其实是真的存在的,至少…至少我就知道西方圣幻兽-白虎真的是存在这世上的某处。”

  一听到这个消息,即使亚芠再怎么喜怒不形于色,再怎么冷静自持,他还是忍不住“呀!”的一声叫了出来。

  怎么能叫亚芠不吃惊呢?幼时起到现在的经历,深深的告知他,在这世上,力量就是一切,而幻兽在这世上就是力量的代表,如今,他竟然听到一个看来绝对不会开玩笑的人告诉他,超越一切,以绝对力量存在的圣幻兽竟是真有其事?

  大吃一惊的亚芠不由结结巴巴的问道:“伯父,您说白虎圣兽是真的存在?是真的?”

  盖赤点点头,体谅亚芠不信他所说的话的失态,如果是别人对他的话有此质疑的话,他恐不马上翻脸。

  但此事毕竟十分匪夷所思,质疑的人又是给他相当好感的亚芠,因此,盖赤也不以为意道:“的确是很难令人相信,当初我初次听到时我也跟你一样,不敢相信,不过,亚芠,伯父还是要告诉你,伯父所说的,关于西方白虎幻兽存在一事,是真真正正千真万确的。”

  过了好半响,亚芠总算是消化了盖赤所说的白虎圣兽一事,恢复了常态,再度冷静的面对着盖赤。

  盖赤点点头道:“亚芠你真的不错,想当初,伯父我初次听到这个消息时,我还花了近半天才接受,那还是我父亲,前任团长告诉我的,我才能这么快接受,而当初我已经是三十出头的人了,你应该还不到三十岁吧?你真的比我强多了。”

  亚芠答道:“小侄今年刚满十八,伯父,您还没说完呢!”

  盖赤一听亚芠才十八,不由暗暗吃惊,人生阅历丰富的盖赤马上联想到,要经过什么样的经历才会让一个十八岁,还称不上青年的少年有这样的表现?

  暗暗叹口气,盖赤续道:“根据我团中第一代团长-默德.滨-的秘闻录中记载道,在五百年前,默德.滨还未创力铁血团时,当时他是一个年轻的冒险者,正四处向人挑战,以增加自己的名气及实力,依他自述,当时的他是大陆上赫赫有名的高手之一,在当时,他来到奇兰楼联盟的领地,约战了当时排行第四的-烈火佣兵团-团长,在奇兰楼联盟西侧的东靼仑山决战,见证人就是四大城-奇特、丰原、迦阗汐、尔峊擎烈的城主,以及另外三大佣兵团-冰雪楼、逆十字、圣魔导三大佣兵团的团长,当时那一战可谓是直战到天昏地暗,最后,默德.滨终于以一记险招将烈火佣兵团的团长击毙在地,但他也身受重伤,就在那时,在场所有人,包括重伤在地的默德.滨等的八个人都看到一副奇景,有一只身长近二十公尺,高约十公尺,背生一对展开长达五十公尺的纯白巨大羽翅,浑身雪白晶亮的巨大飞虎,夹带着闪闪白光,威风凛凛的从天而降。”

  “那只飞虎落在众人面前,由口中朝众人喷出一道白光,所有人立觉全身充满了力量,连重伤在地的默德.滨身上所有的伤也在那一瞬间都痊愈了,身体的状况甚至比未受伤前还好。”

  “接着,所有人在脑中同时听到一个声音,默德.滨将它纪录如下:“人类们,我是西方白虎,我来此是要找一个分身成长之地,这地方是我发现,地底下隐藏有庞大能源之地,最适合我分裂的分身成长之地,在此,我愿跟你们立下约定,如果你们愿意,愿意每隔以你们人类时间计算一百年的时间,都来此地,提供你们的精神力量于我的分身之卵,待我的分身孵出时,我愿让我的分身在你们其中之一,择一在你们有生之年提供你们力量,你们是否愿意?”,“不过,我的分身孵化时间连我也不知道,唯一所知的,要孵化是需要吸收足相当程度的能量,而其时间是远远超过你们人类所知道的久远,在你们有生之年,是决对无法等到我分身的孵化的,汝此你们是否愿意?””。

  “在当时,所有人都摄于西方圣幻兽-白虎的真正存在而兴奋不已,一听到还有机会能获得白虎的卵,即使自己已不可能了,但是为了后世着想,所有人还是都同意了白虎的提议,但是,白虎又提出一个条件,它似乎深知它的分身如果真的孵化时,其强大的力量会造成其他人的觊觎,所以他要求,为了分身的顺利成长,每百年的一会,不准带其他人来,众人也答应,每百年一会之时,决对不会带其他部属来,并且还当天立誓。”

  说到这,盖赤讽刺一笑:“不过白虎太小看人类奸诈的本性了,哼哼。”

  亚芠略有所悟,又听到盖赤道:“总之,在众人同意白虎的条件之后,众人只见,白虎站立之地突然慢慢垄起,形成一个小山丘,白虎跃下山丘之后,原本收在背后的羽翅突然一展,由羽翅翅尖处射出一道白光,一瞬间,就在小山丘上开了一个足以容纳它庞大体型通行无阻,往下延伸,深不可测的大洞,造出这个大洞之后,白虎又在众人脑中叫他们跟着它走,众人走进大洞中,直走了约半个小时,才到达地洞的尽头,众人见到白虎光是由翅尖射出瞬间的一道光就造就了这样一个地洞,对其不可思议的力量更是十分艳羡,走到尽头后,白虎浑身突发强烈的白光,一瞬间,以白虎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发出的白光再造出一个约五十公尺大的半圆形,完整的大洞,然后,白虎的声音又在众人脑中说道:“注意了,我要吸收你们的精神力了。”说着,只见白虎身上突然冲出一颗小小的白光,接着,众人又都见到白光一分为八,分别罩在众人头上,当时默德只觉一阵头昏脑胀,接着他就不醒人事了。”

  “再醒来时,默德发现他又回到决战的地方,那小土丘及大地洞全都消失不见了,要不是巨大的白虎还站在他面前,他几乎以为刚刚是在作梦。”

  “白虎在等到所有人都醒来之后,它才道:“我的分身之处在经过我的魔法力量保护之下,每一百年才会出现刚刚那个直达分身存放之处的地道,平常都是在地底之处,任谁也找不到,只有每年的今日会开启,如错过了这一日,就须再等百年,希望你们能遵守你们对我许下的诺言。”说完,白虎再度一展羽翅,一飞冲天,直上青冥。”

  听完之后,亚芠不由暗暗的虚了口大气,光是听到盖赤转述默德.滨的记载,它能想像当那白虎如果展现出真正力量时,开天辟地想必是一点都不夸张。

  盖赤一口气讲到这里,停下来休息一下,才又道:“经过了白虎的事件后,八个人果然守口如瓶的下了东靼仑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地方,并且约定好了百年后之时,必叫自己的后人到此会合,而当时,只有默德居无定所,于是乎,理所当然的,失去团长的烈火佣兵团当然就成了默德之物,当时虽有人反抗、不服,但是,连功力最高的团长都死在默德的手下,反对又有何用,不过,当时也有人向其他佣兵团及城主求援,只是,在经过白虎之约后,可想而知,其他势力是乐观其成的,因此,也就默认让默德接收烈火佣兵团的地盘,并且顺利的将原属烈火团的人员重新编组,组成现在的铁血团。”

  说到这,盖赤再度讽刺一笑:“从此以后,铁血团在默德的领导之下,逐渐的兴盛而慢慢的爬上了奇兰楼联盟第二的位置,这大概是其他势力所想不到的吧?”

  亚芠对着一番话不予置评,但是倒对那百年之约十分兴趣,问道:“伯父,那百年之约到底情况如何?是不是客卿就是专门来参予那百年之约的?”

  盖赤一笑,点点头,道:“呵呵,亚芠你猜的一点都没错,客卿的确就是为了因应那百年之约才产生的职位。”

  “当初,因为在白虎面前,八个人都对天立誓,不会带其所属的部下前去,白虎的本意除了他们八人外,不会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可惜它太小看人类的贪念及狡诈的本性了,面对如此强大的力量,又有哪一个人不想据为己有的?”

  “于是,当第一次百年之约来到,八大势力的二代传人到达东靼仑山时,才发现,除了八人之后代本人外,每一个人都带了几个人,一见之下,哪有不互相指责对方不守约定的?但是,在彼此指责中,所有人也同时发现到,其实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样的,对于白虎卵,每个人都想要,但也每个人都怕万一在百年之约时,万一白虎卵突然孵化出来,而他又人单势孤,争不过人家,那就糟糕了,所以每个人都想到了,第一代所发的誓,所做的约定只有说不准带其下属来到,于是,每个人带来的,都是朋友或兄弟之类的。”

  亚芠抢道:“那我们铁血团就是客卿参加了?”

  盖赤点头道:“没错,就如我们的客卿一样,每个势力所带来的都是属于各大势力但又不是各大势力所属的人,就如我们的客卿一样,只是名目不一样而已。”

  亚芠暗暗嘘了口气,这实在是叫他太惊讶了,没想到铁团的客卿竟然隐有如此大的秘密在内,忽然,他又想到一点,问道:“伯父,那那些参加的客卿不会在看到白虎卵后一样会见利起异心吗?”

  盖赤回答道:“这一点你放心,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要争夺白虎卵的。”

  亚芠一楞:“这话怎么说?”

  盖赤微笑道:“首先,能被各大势力首脑挑为参加百年之约的人一定是各人最信任的人,再来,为了掩人耳目,各大势力都有一番说辞,外人只知,四大成及四大集团每百年一约,在东靼仑山上比武,以决定后面百年的利益如何分摊,连参加的客卿都也是这么认为,毕竟,根据历代以来的记载,每一个势力参加百年之约的人,除了首脑本人外,其他的帮手全都死于同归于尽,无一幸免,五百年来都是一样,谁叫能获选参加之人每一个都是功力高绝的人,因此一但打起来,就算是能将对杀死,自己也同样身受重伤无力自救,等到输送精神力的各大首脑醒来时,他们也早已死去多时了,无一例外,既然外人都死了,那怎么讲就都随他们那些生还者了,这些事情的真相,只有各势力的主脑知道,其他人都是知道假象而已。”

  亚芠这才恍然大悟,但是他更奇怪的是:“伯父,那您叫我来不是要我参加那百年之约,那您又告诉我事情的真相,您不怕…..?”

  盖赤大笑道:“呵呵,你能信任伯父,而不惜茂身分被揭穿之险将你的真正身分告诉伯父,难道伯父就不能信任你?更何况,伯父从想叫你来之时,压根究没想到要你参加那百年之约的,说句老实话,亚芠你可别介意呀,要参加百年之约,亚芠尼还不够格呢!”

  亚芠漠然,他当然知道,比起真正的高手,他还有一段差距呢,但是他还是想不通既要他担任客卿,又不要他参加百年之约,盖赤到底要他做什么?

  看到亚芠充满疑问的表情,盖赤大笑道:“亚芠,以后你就知道了,放心,伯父是绝对不会害你的。”

  “好了,我们就讲到这里了,我还要跟另一个客人谈谈,亚芠你就先去休息好了。”盖赤站了起来对亚芠说道,同时一摇桌子上的摇铃。

  摇铃发出了清脆的铃声,不到十秒钟,书房门外就传来凯特的声音:“团长,请问有什么指示?”

  “凯特,你快带隆客卿去休息。”盖赤边示意亚芠跟凯特去休息,边对凯特说道。

  亚芠只好带着满腹疑问,开门走出盖赤的书房,跟凯特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