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二十九章 丰原之行

  作者:手枪

  丰原城高大的城门终于出现在亚芠及凯特等人面前,以巨大的石头一块块筑起,高及十公尺以上,厚厚的城墙给人一种气势磅礴的巨大压迫感,外层长满了一层厚厚的青苔,感觉到好像耸立亿万年之久的历史沧觞,高有五公尺,宽有十公尺,以厚实铁块做门的城门让亚芠有种无法摧毁的错觉,上面一块大大的黑底匾额,上书“丰原古城”四字。

  凯特骄傲道:“隆先生,这就是我们铁血团总部驻扎的丰原城,由于我们铁血团驻扎在此的原因,所以它的治安是全奇兰楼联盟最好的地方,这全都是我们铁血团的功劳。”

  看到凯特得意的样子,亚芠脸色一板,冷道:“看过才知道。”

  看到亚芠森冷的脸色,凯特及力奥和叶月部由一阵胆战心惊,这十天以来,他们怕定了亚芠的这个脸色了。

  看到凯特等人脸色发白,亚芠不由心中暗笑,这十天以来,他发现了一个奇妙的现象,每当遇见一些不长眼的东西,或是他看不顺眼的事,只要他摆起脸孔来,凯特三人就像是火烧屁股一样,抢在他面前动手。

  尤其是,他们好像很怕他闹事似的,一直尽力的让他避免与人接触,什么事都帮他弄得好好的,服侍他就像在服侍老太爷般,让他茶来伸手饭来张口,完全都不让他费心到,更甚,遇到不长眼的,都比他早一步动手,把对方教训个够,教训的程度还随他的脸色而定,只要他脸色没恢复正常,他们都不停手,有一次还差点将人打死。

  亚芠可不是笨蛋,一次两次之后,他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了。

  看来他们是怕如果让他出手的话,会造成另一次的大屠杀,所以以另一种方式,抢在他前面出手,且避免他跟人的直接接触以免造成风波,以这样的方式来阻止他的杀机。

  刚开始时,亚芠觉得啼笑皆非,这简直把他当成见人就杀的杀人狂了,但是,慢慢的,亚芠觉得这样的情况很好玩,当他一有什么动作时,就有人抢着帮他完成,根本不用他动手。

  最后亚芠干脆想,既然有人自愿为他做事,他何不好好的利用?

  于是乎,亚芠一路上,看到不顺眼的事时,他就板起脸孔来,凯特三人自然就火烧屁股般的替他处理完毕,根本不用他费心。

  因此,一路上下来,亚芠藉由凯特等人之手,道也着实做了不少行侠仗义的事。

  只是,累着了凯特三人,但是,亚芠也没让他们做白工,一路上,亚芠倒也指点了他们不少的东西。

  以亚芠经战近千场的经验,加上脑中存放百多种的各家绝技,说出来的东西哪会差的哪里去?

  虽非有系统的指导,所说的道理也是十分简单明了,但是用在战斗上却也是有着极大的作用在,令凯特三人获益良多。

  而且经由这十天的相处,亚芠对他们也有了相当的了解。

  凯特,今年二十五岁,身高约一百八十公分,长相骏逸,个性冷静果断,为人聪明机警,善于临机应变,拥有一具风属六阶雷普(豹)系的兽幻铠,武器是由兽幻铠拟化出来的一把一公尺长的长刀,平常则随身佩带一把同一样式的铁制长刀,以供不时之需,没有练气,专长是一套十八式的风云刀法,精于近身肉搏。

  力奥,今年二十三岁,身高约两百公分,极为魁武,相貌粗旷,个性豪爽冲动,脾气火爆,做事看似不用大脑,但其智慧不亚于凯特,只是平常懒的动脑,经常和凯特及夜月一组行动,身具火属六阶赖尔(狮)系的兽幻铠,武器同样是一把大刀,长足有一百五十公分以上,由兽幻铠拟出,随身并没有带武器,没有练气,专长一套九式的拔山斩,档者披敉。

  夜月,三人之中最年轻的一位,今年才十八岁,和亚芠同年,长的十分娇俏可爱,个性有点迷糊,被凯特及力奥当成小妹妹般照顾,不过比较特别的是,夜月拥有的是一件水属六阶伊格(鹰)系魔幻铠,专长于冰系魔法,随身携带长弓及一双短剑,善于暗袭。

  他们三人各有所长却又相互弥补,在铁血团中立下了不少的功劳。

  而且,再这十天之中,亚芠透过他们的介绍,终于了解到铁血团的规模,而那是远远超乎他想像的。

  在不包含非战斗人员下,就有一万八千多的专属战斗人员,分为十七大团,每一大团下辖一万人,其中七大团驻守于丰原城,另十大团分布于奇兰搂联盟各地,从事各种出售武力的任务,每大团下有十队,每队千人,每队之下又有十小队,每小队各有一百人,另外尚有专属于团长指挥,编制一万人的的铁血精兵队。

  再加上一路上凯特等人的解释,亚芠更是深刻的了解到所谓的客卿意义到底有多重大,所以他也更加的百思不解,为何铁血团的团长坚持要聘请他担任客卿?

  不过,现在一切的谜底都要揭晓了。

  走进丰原城,亚芠也不禁讶异它的繁荣程度,来来往往的人潮,遍布各处的各式商店,到处可见到忙做生意的人群,果然是奇兰楼联盟中第二大城,繁荣的程度甚至远远超越了华那邦公国的首都原曙城,如果第二大城是这样?那亚芠真的不敢想像第一大城奇特城会是怎样的一个光景?

  亚芠在凯特等人的带领下,慢慢的走到铁血团位于丰原城北角的总团部。

  看到如此的一间超大豪宅,亚芠部由一阵赞叹,真不愧是编制上万的佣兵团,光看那身黑色的厚重铁门几及那站在铁门外看来雄纠纠气昂昂的四个卫兵,的确一点都不辱铁血团的凛凛威风。

  走进大门,亚芠见到凯特上前,向守门的卫兵轻声道了几句,耳尖的他听到凯特说:“我是第七大团第一小队的队长凯特,现在有是要面见团长,请卫兵大哥通行一下,这是我的通行证。”

  说完就见到凯特从怀中拿出一个黑底红字,圆形,大约五公分大,上面有着铁血通行证字样的圆铁牌。

  卫兵接过铁牌之后,仔细的查看一下,辨正无误之后,又还给凯特,然后下个口令道:“敬礼!莱列队长请进,恕小的无礼。”

  凯特点点头,道:“后面是我的同伴,他们和我一起来的,他们是力奥及夜月队长,以及团长的朋友,他们也能跟我一起进来吧?”

  卫兵点点头,道:“请进。”

  凯特这才转头招呼道:“隆先生,请跟我们进去吧!”

  亚芠暗暗点点头,以小窥大,亚芠由这就能看的出,铁血团是个铁一样的劲旅,身为队长的凯特不以位阶压制卫兵,卫兵也不因凯特的位阶高于他而不敢盘问,一切依照规矩行事。

  如此依照规矩而行事,充分的表现出铁血团的纪律森严,而这正式一个武装组织最重要也是最需要的一件要求,不管是军队或是佣兵。

  走进大宅中,亚芠越看越是惊讶,小桥流水,翠树假山,雕梁画栋,美轮美奂的,加上来来往往笑容满面的人们,这….这就是铁血团本部的景象?怎么里面跟外面差那么多?

  饶是亚芠原本摆着一副阴冷的脸孔,现在也不由讶异的张大了嘴,这实在差太多了,跟他第一眼及心中的印象差太多了。

  夜月见到亚芠的样子,心中暗暗窃笑,解释道:“这是我们铁血团历来的惯例,因为第一代团长认为,佣兵平时就处在于战斗的生死之中,精神已经够紧张的了,如果连平时都要绷的紧紧的,那就太可怜了,而且长久下来,还会造成过于紧绷之下,不是精神耗弱,就是在真正需要的时候,反而因为绷的太紧而无法发真正的实力,基于这样的考虑之下,我们所有的团员在真正安全之处,就会放松自己,纾解紧绷的精神。”

  亚芠听完夜月的话之后,看到凯特及利奥在进来大宅之后,果然神态上轻松不少。

  略为寻思之下,他立刻完全同意这一个论点,暗赞这第一代团长果然是一代人杰,能从最基本的人性需求上来考量,难怪他能创下这么大的一个局面。

  凯特带着亚芠到一间布置的颇为精美的房间中,对亚芠道:“隆先生,请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先去通知一下我们团长。”

  亚芠点点头,看着凯特等人走出去之后,他才在一张高背木制,精美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静待凯特带来消息。

  不知过了多久,亚芠听到了脚步声,及一群人乱糟糟的说话声传来,呀ˇ芠部由一皱眉,他以厅出其中没有凯特或力奥或夜月的声音。

  果然,六个人走了进来,六个人全都是年轻气壮的青年,个个都不超过三十岁,但是其中没有凯特等人,他完全不认识其中任何人。

  见到亚芠在房间内,他们似乎也是一愣,当中一个看来约二十三四岁,有着一头金发的年轻人越众而出,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间贵宾室中?”

  亚芠一一打量他们一下,发觉他们气质非比寻常,尤其其中一人,更是令亚芠心生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是他再遇上强敌时的第六感。

  那人似乎也察觉到亚芠的异常,也对亚芠注视着,而亚芠对金发青年的问题回答道:“我是被人带来的。”边说,亚芠的眼光却对着那一个令他心生威胁的黑发年轻人。

  那人除了有着一头黑发外,亚芠对他的外貌也不由赞叹不已,修长硕高的身材,骏逸无方的面貌,那种隐隐透出的傲气令他彷佛像一个天生就该站在人人之上的贵公子。

  但这傲气却不会叫人心生厌恶,反到让人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就在亚芠打量那人的同时,那人何尝不是在观察亚芠,而亚芠也不知道的是,他同样造成了那人的震撼。

  真正拥有实力的人,在遇见另一个实力者时,同样会心生异样,不管是敌意或友善都一样,而,现再这一个年轻人就是产生了敌意,即使这敌意产生的毫无道理,即使这敌意轻微到他都不自觉的忽略过去了,但是,亚芠却感觉到了。

  完全没有道理的,当他眼光注视着亚芠时,亚芠的确从中察觉的一丝几乎是不可察辨的敌意。

  亚芠真的愣住了,导致当那金发青年追问他时,他根本没听到,直到他感到脸上一阵劲风袭来,亚芠这才回过神来。

  一回神就看到一个拳头迎面袭来,竟是金发青年握拳朝他打来,拳头距他的脸已不到五公分了,亚芠急急一偏头,显乎其险的躲过这一拳,亚芠几乎能感觉到拳头擦过他的脸颊了。

  看到亚芠躲的如此的狼狈,黑发青年几乎是暗暗哑然失笑,暗道自己是神经过敏了,竟然以为这一个白发小子是他的劲敌?

  一想到这,黑发青年不由的露出了一股轻蔑的笑容,连这种拳头都躲的如此的狼狈?

  亚芠暗暗责怪自己,刚刚真的太失神了,差点出个大糗。

  同时,亚芠也见到那黑发青年的轻蔑笑容,心中不由一阵火起,正想要发作,但是,丝毫没察觉到亚芠及黑发青年之间暗潮汹涌的金发青年这会又抡起另一拳,朝亚芠的脸打来,同时骂道:“好家伙,问你话你敢不答,还敢闪我的拳,找死!”

  亚芠正一肚子气没处发,又听到金发青年的话,更是气往上冲,正想要好好的教训他一顿,五指一伸,并指成掌,就要往金发青年的胸口一掌印下,就在这时,一声大吼传来:“住手!”

  亚芠一听即知是力奥的声音,伸出来的手又收回去,同时轻轻往右走一步,一个侧身,躲过金发青年的这一拳。

  力奥的声音又传来:“百列,你在干什么?”

  同时随着声音,力奥庞大的身影横插进亚芠及金发青年百列之间,瞪着一双大眼怒瞪百列。

  看到力奥怒气冲冲的样子,百列不由一阵气弱,辩解道:“力奥,我是在教训这一个不知哪来的,私自偷进贵宾室的小子,你干嘛阻止我?”

  力奥转头看一下亚芠阴冷的神色,余悸犹存得转回头对百列大吼道:“教训?你之不知道他是谁?还不知道是谁教训谁呢?”

  百列看到力奥紧张的样子,奇怪道:“那他到底是谁?”

  力奥没好气道:“他就是团长指定延聘的客卿,你说他是谁?”

  瞬间,百列的脸一下子惨白起来,微微颤抖道:“什么?他就是银月恶魔?不像呀!”百列不敢相信的问道。

  力奥一撇嘴道:“难不成你以为银月恶魔就该掌的一副三头六臂,青面獠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亚文件道当力奥讲出银月恶魔的同时,室中所有人都在那一瞬间变了脸色,连那一个黑发青年也以另一种眼光看他,暗暗苦笑数声,他还真的是恶名远播呀!

  力奥教训完百列后,转过身来,对亚芠恭敬道:“隆先生,请随我来,团长请您到铁血楼,有事相商。”

  亚芠点点头,而其他人则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他们什么时候见过,以脾气火爆闻名的力奥何时对人这么恭敬过?

  银月恶魔果然是名不虚传,果然是凶恶的紧,连力奥这种人都被镇住了。

  不过他们可不知道,亚芠能镇住力奥凭的不光是血腥恶名而已。

  随后,亚芠在立奥的带领下,走出了房间,连走之际,亚芠还给百列一个冷哼,下的百列立即脸色煞白,同时也给了那一个黑发青年一个只有他们自己才了解的眼光,一个挑衅的目光,然后才随着力奥出门。

  穿过了重重的庭院,亚芠及力奥终于来到了独立于一切庭院之外的铁血小楼,站在小楼的门外,亚芠轻轻的吸了一口气,他终于要见到这个一心想聘请他做客卿的团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