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二章 传说的圣幻兽

  作者:手枪

  在华那邦公国,提起当今首相是谁可能会有人不知道,现今公国的公国议会会长是第几任,叫什么名字,也可能有人不晓得,但若提起斯达克家族,每一个公国人民都会对你提起大拇指赞叹道:真是一门英雄好汉。

  从49年前的陕西关之役,以一支千人部队抵抗泰龙帝国一支万人部队达十七天,直到公国南部大半的土地,而领队的正是当时只是一个先锋小将,临危受命的翰罗.斯达克。当时的他年仅20岁。

  28年前碧波大草原之役,当时战况陷入胶着状况,在当时担任役军指挥的翰罗.斯达克竟违背指挥军官原地驻守的命令,以自己的儿子当年才21岁的御莱.斯达克,为敢死队队长,冲进敌军泰龙帝国的后军本营,斩下泰龙帝国指挥军总指挥官名将-环隆的首级。

  这一场战役使得翰罗升为公国陆军副指挥官,御莱则成为公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万骑长。

  10年前宫廷之乱,当时空战队指挥官李伯特.凯顿帝国叛乱,结果被当时同晋见国王的翰罗父子,御莱,及长孙亚华,次孙亚旭,联合消灭反抗核心一百三十余人,而这反叛核心的每一个人都是能以一抵百的好手,没想到竟然被四个人给完全击杀,尤其其中还有两个人才15、16岁而已。

  这一役使得公国在三大指挥之上又设了一个总指挥长的职位,而理所当然由翰罗担任,空下来的陆军军团指挥官则由御莱担任,而御莱的两个儿子则分别担任正副千骑长的职位。

  5年前阿伯克商港遭到五百名拥有兽幻铠的海盗集团的攻击,当时守军一夜之间被全数消灭,但却碰上了休假中的亚华,亚旭及三弟亚若,结果三个平均年龄20的青年以三比五百,再经过一夜的激战后五百人全数消灭于港际,当然三兄弟立即被推为英雄,亚若也凭此平步青云,担任起五百骑长来。

  但相较于才华洋溢的父兄。身为么子的亚芠.斯达克可显得那么渺小,他其实并不是那么差劲,他只是像一个平凡的十五岁少年,没有惊人的才能,出色的外表,武术修为平常,魔导修练普通。

  总而言之,他就是一个在大街上随便一抓也有一把的平凡少年。

  相形之下,若和他那耀眼的父兄比较起来,真的令人大失所望,若是只有如此也就算了,偏偏在他10岁那年,公国国王德野王想知道这斯达克家最小的儿子有何特别的才能,所以特别破例,在10岁之龄就对亚芠进行一番测验,以为会有惊人的发现,谁知,竟然大失所望,亚芠在各方面都很普通,唯一令人吃惊的是他的精神稳定指数,竟然是常人最低指数的一半不到。这表示,他连最基本的,属于生活辅助的兽灵具都不能持有,那可比一般的平民更低下了,是属于奴隶的低下人种。

  满门豪杰的斯达克家竟出现了亚芠这么个人,怎能不令人大失所望。

  即使如此,其父仍运用他的影响力,使得亚芠能进入云柳学院就读基础班,但三年来亚芠的情况一点也没改变,反而每年一度的精神能力测验每况愈下,现在已不到常人的五分之一了。斯达克家没出息的亚芠之名也不胫而走,传遍了整个原曙城。

  注1:精神指数越低的人代表精神波的稳定性越差,自我控制能力越差,容易成了别人眼中的怪胎,疯子之流,而控制幻兽最重要的便是精神波的稳定性了,公国法律规定,精神指数于200以上者才能拥有武斗铠甲或魔导装甲型的幻兽,120-200之间只能具有兽灵具型的幻兽。不过这只是大概,现在只要有钱有势,就算能力不足也能成为高级幻兽的主人。

  注2:一般正常人精神指数在180-290之间,越高级幻兽所需指数越高。

  看着斯达克公爵府冷硬的大门,有时候,亚芠不禁羡慕起平凡的人家来,一家数口,守着一间小屋子,即使生活困顿,也还是充满了温馨。

  反观他,并非父兄对他不好,相反的,父兄对他可是好的没话讲,只是长年因公驻守在外,相处时间太少了,对他而言,这豪美的公爵府看来太过生冷而巨大了。

  推开门走进大厅,老管家布兰.席瓦迎面而来,一见到他,立即道:少爷,我听纳肯说你今天有点事,可能会晚点回来,但也要注意一下时间,我想你一定还没吃饭吧!我立刻叫人把晚餐送上你的房间。说完不容亚芠拒绝,便自顾的走开。

  看着管家的背影,亚芠不由得笑了,老好人一个,对这个家中的每一个人都同样关心及...捞叨,回到自己的房间,桌上已摆了满桌的饭菜,亚芠大略的吃了一些便叫人收了下去。

  所有人都离开了房间后,亚芠从自己衣柜的一处暗柜中,拿出一个约30公分的木盒子来,打开盒子上的秘锁,把盒盖取下,里面用绒布填满整个盒子,中间有一颗奇特的幻兽卵,约巴掌大,整颗幻兽卵呈现出一种象牙白的颜色,还会泛出一种珍珠般的色泽,拿到月光下一照还隐隐间的浮出银色的奇异花纹,这是他偶然发现的,这幻兽卵在月光下会浮现银色花纹,日光下则是金色花纹,这颗幻兽卵来到他手中可是十分曲折,是他的舅舅送他的。

  10岁那年,公国皇帝检查出他的精神指数过低后,家中一片不可置信。

  虽然当时他年纪还小,但也知道自己这一辈子算是被判出局了,曾经陷入一阵低潮期,当时正好父亲口中的怪人,他的舅舅来看他,一听到这件事不由十分生气,至今他还记得他气的对他大吼:“没有幻兽就活不下去了吗?你看,我不也一样活的好好的样子。”

  注:幻兽是有钱或有势或有特别需要的人才会花时间去培养,一般平民除了国家免费提供的低阶幻兽会去培养外,若幻兽因年限到了而死亡的话,是不会在具寻找另一只幻兽的,甚至有人特别讨厌幻兽而远离。

  不过即使如此,隔天,舅舅还是拿了这一颗幻兽卵送他,然后对他道:“这是一颗圣幻兽的卵,如果我能让这颗幻兽卵孵出来,那谁也不敢轻视我了。”当时的他着实为拥有这颗美丽幻兽卵高兴了好久,一心一意的想赶快把他孵出来。

  不过现在当然知道,舅舅只是在安慰他,不让他伤心罢了,因为一年前,他找到了舅舅口中那间又大又神秘的幻兽商协会,其实只是在2条街外一处不起眼的小角落的一家破烂幻兽卵的小商店。

  当他拿着这颗幻兽卵去找老板时,很显然的,老板对这幻兽卵印象深刻,因为老板一看到他手中的幻兽卵时,即笑咪咪的对他道:“这颗卵是他祖父有一次,和八个伙伴一块到一处远古遗迹去探险,在一无所获之下,伙伴们全都失望的走了,只有他祖父不死心,又找了一次,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地上捡到这颗幻兽卵,大概是某只幻兽跑进去产下的吧!就顺手带了回来,摆在店里,结果从祖父那一代卖到他这一代,先先后后因为这兽卵的样子奇特美观而卖了出去,但都被退回来,因为他根本不会孵化,后来他曾拿去找人来检查一下,发现里面根本没有活动迹象,这卵根本就“死”了,但因为看来十分漂亮,所以就摆在店里做装饰,反正每家幻兽店都有几颗号称传说中的幻兽卵的,结果在五年前,有个看来怪怪的中年人跑了进来,说要买传说中的幻兽卵,他也就顺理成章的把这颗卵卖给了他了。”

  老板问出那人是亚芠的舅舅后,笑嘻嘻的出示一张帐单给亚芠看说道:那正好,你舅舅这欠我的尾款50公国金币,要亚芠付出来。

  亚芠不禁吓一跳,大叫道:“50金币,你吃人呀!那有那么贵的,那够一家4口吃半年呀!你到底把这颗卵卖多少?”老板笑道:“不贵!不贵!才200金币而已。传说中的圣兽卵总是有点身价的!”

  亚芠不由啼笑皆非,正想张口问老板可不可以退货?老板已抢先一步,指着右手边墙上一块板子,上面写著“货物既出,恕不退货”。

  一咬牙,掏出他两年份的零用钱,付了出去。

  看着手中幻兽卵,想起了一年前的事,虽然所谓传说中幻兽卵的希望破灭,但亚芠还是习惯性每天抱着它入睡,利用体温去孵化它,跟它说说话。

  但今天,心中的不甘无限的扩大,想要力量的心情无限的高涨,几乎令他发疯,正想依平时的方法,消去心中的激动,手中的幻兽卵却传来一阵异样,合在掌中的幻兽卵温度异常的升高,升到几乎烫手的高温,而且里面隐隐有东西活动的感觉,五年来,这颗被判定已死的幻兽卵发生异样,另亚文心中惊喜交加。

  在亚芠满心期待中,原本光华的外壳开是出现裂痕,然后裂痕加大,一股奇特,说不上香或臭的味道开始散出,充斥整间屋子,有点像铁的锈味,只是很淡。

  接着,一颗龙眼大小的头伸了出来,看起来有点像长了棕毛的狼头,接着整个身子全露了出来,看来只有巴掌不到的大小,亚芠第一个直觉是,“好小!好可爱。”

  短短肥肥的四肢,一身应该是银色的,但因为沾满了湿滑黏液而泛出珍珠色泽,好似是四足有毛兽型的小幻兽看了亚芠一眼,伸出小舌头在他拇指上舔了几下,发出一声如蚊声的叫声,随即开始吃起卵壳,亚芠发现这小东西吃起东西来动作可真快,一下子,和它等体积的卵壳一下子就被吃光了,亚芠见它可爱的打了个饱嗝,身个懒腰,舒服的窝在他的掌心中,忍不住笑了。

  刚才的怒气怨气早不知飞到哪去了,这时才发现刚才的气味已变成腐败的酸臭味,亚芠不由急忙托着这新生的小幻兽保到浴间痛快的替自己及小幻兽洗了个澡,这才发现小幻兽有一身以它的身体来说很密很长的毛,而且,在月光下呈现银色,在烛光下却是白色的,就和卵时一样,不禁想到在日光下是不是也会呈现出金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