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二十八章 初为人师

  作者:手枪

  依旧是前一后三的队伍,亚芠及铠特三人一路走来默默无语,皎洁的月光只能为他们这四个旅人照耀前路及身影,但是对于他们之间那一种沉默到近似于诡异的气氛,月亮也只能默默的看着而已。

  亚芠不说话,位在他身后十步之遥的铠特等三人也不敢发出一滴声息。

  默默的走着路的亚芠此时根本没有发现道弥漫在他身周的诡异气息,他只是不断的想着,不停思考着,想着他到底是作对还是不对,思考他应该这么做还是不应该这么做?

  思考着,当他见到那老人的神情时,他为何会有一种极为悲哀的思绪浮上心头?

  为何在替他们报完仇之后,他会答应去见那铁血团团长?

  是老人的表情令他改变意志?改变他急于寻找出父亲的生死之谜的心情?

  是的,不能否认的,的确是老人的表情令他不由自主的兴起了一种急欲躲开的冲动,但是,他错了吗?

  “不,我并没有做错,我只是做出我应该做的事而已。”亚文心中暗暗的告诉自己。

  “那为何我又无法看那老人的表情?”另一个疑问又在亚文心中响起。

  “是我的意志不坚吗?”,“是我因我的作为无法见那老人吗?”,“是我无法忍受老人那种畏惧的神情吗?”接二连三的问题在亚文心中不停的响起。

  “没错,我的确是无法忍受老人那仿佛对上极为可怕的怪物般的神情面对着我。”无法欺骗自己的亚芠心中暗暗对自己承认着。

  承认这一点后亚芠反而感觉平静些了,对于刚刚的事,亚芠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如果在重来,他还是会这样做,既然自认没做错,那他又何必自寻烦恼?

  不管别人怎么想?只要他问心无愧,别人对他所作所为又有何干?

  想通这一点后,亚芠只觉心境豁然开朗,在无任何的纠葛。

  他也才注意到,不知何时,他已走错路了。

  “现在我在哪?”一个念头浮上心头,亚芠驻足四下观望,这地方他没有来过,很快的,亚芠立即判断出他迷路了。

  这时,他才想到刚刚他一时冲动之下,他答应要去见铁血团团长,而现在,凯特他们三人还跟在他身后。

  转过头一看,果然没错,凯特三人果然是跟在他后面约十步之遥。

  亚芠招呼道:“凯特,这是哪里?我们要往哪里走?”

  凯特等人见到亚芠突然驻足四下观望,现在又转头问他们,心中不由十分怪异,但又不敢不答,结结巴巴道:“这附近有一个叫艾俄知的小村,是在凯达斯勒城东北角,距凯达斯勒城有一天的路程。”

  不过那是当然的,在见识过那一场的大屠杀之后,又有那一个正常人能正常的面对一个亲手屠杀数百人的杀手而不结巴的?

  亚芠听到凯特的话声,心中暗暗一叹,他也是受到刚刚那件事的影响了,不过经由刚才的思考,亚芠已经不会在意了。

  他只是一挑眉道:“那我们要去见你们团长该如何走,需要多久的时间?”

  凯特苦笑道:“我们的团部设在丰原城,如果依照现在这种的速度,要走到丰原城需要约十天的路程,如果要到那去的话,我们今晚恐怕要到艾俄知村休息一晚,明天在出发了。”

  亚芠点点头:“那么你就带路吧!”

  凯特应了声,招呼力奥及夜月,越过亚芠,走在前头。

  在凯特的带路下,亚芠很快的就跟他们来到一座村落中。

  亚芠环顾这村落,称它为村落未免太委屈他了,繁荣的大街,来来往往的人潮,这几乎是一个小镇的规模了,怎么会被称为“村落”呢?

  看出了亚芠的疑问,凯特解释道:“艾俄知村是其兰楼联盟进入华那邦公国最后一个人群居住的村子,许多人不管是哪里来的,在错过宿头后,都会来此过夜,所以让它慢慢的发展起来,现在,这边规模已不小了,但是,因为习惯使然,我们还是都叫他做艾俄知村。”

  亚芠恍然的点点头,难怪这里十间店里有五间是旅店。

  凯特一马当先,找了一家看起来蛮高级的旅店,走了进去,向柜台要了四间房间,定完了房间后,凯特又要了一桌菜,招呼道:“隆先生,先用餐吧!待会在下去休息。”

  亚芠的确感到肚子有点俄了,也不客气,随着服侍人员,和凯特等人到一张空的桌子旁,坐了下来。

  不久,菜也上来了,亚芠一瞧,还真的是菜,清一色的蔬菜类,亚芠愣道:“你们都是不吃肉的吗?”

  只见凯特三人面有难色,尤其是夜月,一听到肉,脸色立即惨白起来,转过头去,欲欲作呕。

  亚芠一愣,随即恍然大悟,刚刚那阵的屠杀对他们的印象太深了,导致他们现在闻肉欲呕,叫他们吃,他们很可能会当场吐给他看。

  一想到这,亚芠不知打哪来的念头,道:“你们不吃肉,我可是想的很,老板,给我来一盘烤肉,要三分熟的,最好是端上来时,还会冒出血水的,这样子的肉我最喜欢吃了。”最后几句,亚芠是高声对柜台边的店老板说的。

  这时,虽说已是深夜了,但是,店堂中还有不少人在,一听到亚芠高声说出这些话了,有的已经觉得亚芠说得有点恶心了,更何况是刚刚见识过大屠杀的凯特三人。

  这下子,凯特及力奥已经是脸色白的吓人,强忍欲作呕的阵阵恶心,而夜月已经是受不了的往厕所去了。

  很快的,肉以端上来,果真如亚芠的要求,微微焦黑的肉块上渗出血水,烤肉的香味中更带点血腥味,这下子,连力奥都受不了了,捂着嘴,冲进厕所中了,只剩凯特还强撑着,不过,脸色也跟个死人差不多。

  这时,夜月总算回来的,不过,再看到那盘肉后,她又干呕一声,再度冲进厕所里。

  看到这样子,亚芠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哈的大笑声由他嘴中发了出来,凯特再白痴也知道,亚芠是故意捉弄他们的。

  瞪着正哈哈大笑的亚芠,凯特实在是弄迷糊了,一个人怎能有这样多的面貌?

  刚刚他能毫不留情的一举屠杀数百人,随后又流露出那么令他无比震撼的深沉悲哀,现在,又像个小孩子般,以捉弄到他们为乐,这….亚芠.隆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而且,刚刚他才完成一场大屠杀,连我们这些旁观者都受不了,他怎能如此轻易就拿起这盘血肉糢糊的肉来开玩笑?

  “咦?”看着这盘肉,凯特觉得似乎不像刚才那般的令他作呕了?

  笑完后的亚文件到凯特直盯着那盘肉,脸色似乎好看了点,语带双关道:“现在,好点了吗?”

  凯特一愣,亚芠所说的话似乎是别有用意?

  这时,力奥及夜月已经脸色惨白的回座,亚芠用叉子叉起一块肉,悠悠问道:“你们是佣兵吧?”

  力奥及夜月莫名其妙,凯特已经回答道:“没错,我们是铁血团的佣兵。”

  凯特他虽不知道亚芠这样问有何用意,但是他隐隐觉得亚芠是忽有他的用意在,所以他也就抢先回答了。

  亚芠再度道:“佣兵是生活在铁与血的日子中,随时都过着朝不保夕,以生命做赌注的生活,战斗是你们唯一的选择,消灭敌人是最大的宗旨,活下来是最终的目的,相信你们的创团人将佣兵团取名为铁血就是这个目的吧?是想要让你们每一个人都不要忘了佣兵生活就是铁与血交集而成的吧!”

  凯特三人不自觉的点点头,亚芠所说的的确没错,但是他们还是搞不懂亚芠说这干麻?

  又听亚芠续道:“捉弄你们的确是我的本意,但是,看到你们这样子,我忍不住想到,以你们这样的表现,在生与死的战场中,你们能活到现在实在是一种奇迹。”

  力奥忍不住开口想申辩,好歹他们在铁血团中小队长的排名至少排在三十名内,被亚芠说的如此不堪,他怎能心服?

  但是,当亚芠双眼一瞪,一股杀气直扑力奥而去,被这充满杀气的眼睛一瞪,力奥到嘴边的话又吞下去了。

  亚芠的杀气变化,不只力奥感受到,连凯特及夜月都感觉到了,夜月甚至还不自觉的伸手握在她的弓身上。

  亚芠的杀气一放即敛,又恢复平常,微微露出笑意道:“说你们差你们还不承认,你瞧,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身为一个佣兵,经常是处在于一个杀伐的世界中,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与人以命相搏,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该不会天真到以为碰到的敌人都比你们弱吧!万一碰到比你们强的呢?乖乖的站着等人家砍?”

  “不是,你们当然不会那么笨,就算是碰到强敌,你们还是会尽力去打倒对方的,对不对?”

  凯特三人立即对亚芠的问话点点头。

  亚芠又道:“在与强敌交手中,最重要的就是冷静这两个字,冷静能让你在对战中发挥出所有的实力,冷静能让你正确的判断出敌我之势,做出最有利于己的判断,而你们就是不够冷静,所以,当我这屠夫完成屠杀后,我还能冷静自如,而你们这三个旁观者却连一盘带血的肉都令你们食不下咽,因为令你们会联想到那场屠杀,而且被我的杀气一吓就连话都说不出口,你认为我会因为一句话就对你下杀手吗?”

  “不会,相信你们也是心知肚明,但是,基于你们不够冷静之下,你们绝对没办法想到这方面来,我说的没错吧!”说完后,亚芠含笑的将叉子上的肉吃下去。

  凯特三人听完亚芠所说的话之后,不禁陷入沉思,半响,凯特突然拿起手中的叉子,也叉块肉,吃下去,力奥及夜月马上如法泡制,各叉块肉,吃下去。

  当他们吃下肉之后,仿佛这块肉是仙丹妙药般,心中对亚芠那场杀戮好是不再那么惊骇了,当然,要说完全不在意那是骗人的,但至少不再那样的心神不定了。

  亚芠微微一笑,其实他对眼前这三个人蛮有好感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如此苦口婆心的说出这一番话来,冷静,说来容易,但这可是他在无数修罗场中用生命及鲜血换来的,如果没有这两个字,他可活不到现在了。

  亚芠见到他们都恢复正常后,便也和他们开始开怀用餐了。

  但是,吃到一半时,店老板突然来到他们的身边,搓搓手道:“客人打扰一下,真是抱歉,我有些是想跟客人打扰一下。”

  亚芠等人一愣,凯特开口道:“老板你说吧!有什么事?”

  老板干笑道:“是这样的,因为刚刚又来两个客人,因为小店刚刚被客人定下的房间是最后的四间,所以我想客人是否能让出一间来,让那两位客人住?”

  凯特一愣,随即豪爽道:“没问题,我们就让出一间。”

  老板大喜道:“多谢客人,给您添麻烦真对不起,这餐就算小店请的。”

  说完后,老板欢天喜地的走了,亚芠眼睛看到老板走到柜台边,跟两个一身劲装的高大汉子说话,又见那两个汉子摇摇头,半响,老板哭丧着脸又走过来。

  亚芠暗道:“麻烦来了!”

  果然,老板一来即道:“客人真对不起,那两位客人说要你们让出两个房间来让他们住。”

  凯特一听,不由大怒:“真是岂有此理,我是看在同是出外人的份上,所以才让出一间房间的,竟然得吋进呎,老板,你去告诉他们,就说我不想让房了,一间都不让。”

  老板一听,心中暗暗喊糟,但是他又不能说什么,只好又回到柜台边,半响,亚芠就看到那两个汉子气冲冲的走过来。

  亚芠不言不语,他到要看凯特怎么处理?

  两个汉子走到亚芠的桌子旁,当中一个较高大的,看来约二十八九岁,快一百九公分高,脸上有一条横过鼻梁的刀疤的汉子一掌击在桌面上,把亚芠等人的菜都打的跳起来,那汉子怒道:“你们是哪来的杂种,大爷要你们两间房间是你们的运气,你们在啰唆些什么?在敢说不的话,大爷我就打的你们满地找牙。”

  威吓完了,大汉立即转头叫道:“店老板,还不快带大爷到房间?”

  大汉的话骂的实在难听,亚芠双目怒张,就要起身,看到亚芠的动作,凯特等人实是吓了一大跳,凯特马上站起来,一手一个,将两个大汉打的飞了出去,倒在地上老半天爬不起来。

  凯特冷声道:“老板,把这两个不长眼的家伙丢出去。”

  随即阴森地对那两个大汉道:“你们两个不长眼的家伙,好好记住,打你们的是我,要报仇的话到铁血团的团部来,我是第七大团第一小队的小队长凯特.莱列,别找错人了,滚!”

  倒在地上哼哼哈哈呻吟的两个大汉一听,不由打个寒颤,知道自己惹到不能惹的人了,这下不用老板丢,自个连呻吟都不敢,马上跳起来狂奔出去。

  亚芠淡淡一笑,道:“凯特,你的动作还真快嗯!”

  凯特尴尬一笑,坐了下来,心中暗暗道:“开什么玩笑?让你动手还得了,我可不想让这里变成血海屠城。”

  当然,这些话他可不敢说出来。

  经过两大汉这么一闹,亚芠也没心情再吃了,招来服侍人员,要他带路去休息了。

  而凯特等人还是待在那,等亚芠走的不见人影后,凯特才余悸犹存道:“刚才好险,我看咱们这一路上,我们要辛苦些,遇到这种麻烦我们最好抢先出手,千万不要让他动手,不然可有的瞧了。”

  夜月同感道:“凯特说的没错,我刚刚看到他要站起来时,心中还重重的抽了几下,我实在是怕死了他那真如恶魔般的手段,力奥你呢?”

  力奥道:“我虽然也被他的手段吓到,不过,你们不觉得吗?刚刚他所说的,有关冷静的话,令我觉得获益良多的。”

  一听力奥这么说,凯特及夜月也不由的点头,心有同感,一时之间,三个人全都沉默下来,细细的咀嚼亚芠所说的有关于冷静一事。

  半响,凯特才道:“这够我们想很久的,现在还是专心于将他带回丰原城就够了,这段日子中,如果还遇到相同的状况时,就依刚才之议,由我们抢先动手,千万不要让他有机会展现恶魔手段,记住了吗?”

  力奥及夜月不约而同的点点头,三人才各自回房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