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二十七章 银月恶魔

  作者:手枪

  亚芠不理凯特等人,自顾的走了,身后的凯特及夜月互望一眼,同时拉起心不甘情不愿的力奥,跟上去。

  力奥心中十分不甘,边走,边自言自语道:“神气什么?不想当客卿就不要当嘛!你们两个也真是的,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人家都说的那么明了,说他不想干,你们还跟他作什么?”

  “其实我看他也没什么了不起嘛,白金角蟒我听过,它头上的独角号称无坚不催,能杀死那苹怪物还不是靠那苹白金角蟒的角做成的剑,如过我有那把剑的话,我一样能杀掉那苹怪物。”

  “团长也真是好笑,青衣帮那群杂碎帮我提鞋我都嫌不够格,只不过是心狠手辣些,杀光他们而已,这样就要邀他担任客卿,真不知道团长他在想什么?”

  虽是自言自语,但是声音可是大到连走在前面的亚芠都听的一清二处,更别说拉着他走的凯特及夜月了。

  夜月气他口不择言,恨恨道:“力奥你再嘴巴不干不净的,我就对你不客气。”

  凯特也附和道:“力奥你很厉害嘛,这些话你怎么不去对团长说?”

  见到两个同伴真的生气了,力奥不禁闭上嘴巴,不敢再胡言乱语,但是仍嘟囔着一些听不清楚的话,凯特及夜月又好气又好笑,也不再去管他。

  他们不理会力奥,亚芠当然更不会去理他,仍是自顾的赶路,于是,四个人就这样分成两拨,前一后三,默默的走着。

  眼见公国的边境在望,亚芠却一点都不觉得高兴,因为,凯特三人在他身后已经跟了近三个多小时了。

  被这样三个人亦步亦趋的连续跟了三个小时,圣人都会发火的,更何况亚芠压根跟圣人沾不边。

  尤其他此行回到公国主要是秘密察访,如果他们跟在身后,有这么显眼的三人跟随之下,他还讲什么秘密察访?

  越想越气,亚芠终于停下脚步,回过头怒道:“你们到底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见亚芠回过身来喝问,凯特轻推一下夜月,夜月故做委屈道:“没有呀!我们只是想看隆先生您要落脚到哪里,我们好回报我们团长,请我们团长自己来见先生您,也许到时候,先生您会改变主意也不一定。”

  亚芠听了为之气结,一个娇美少女委屈的对你说出这些话来,实在是令人发不出脾气来,这招美女牌用的还真是时候。

  “算了!算了!我就不信你们真能跟我到公国境内?”亚芠心中暗暗咬牙道。

  亚芠不管他们,沿着道路走去,凯特三人在互望一眼,又不即不离跟了上去。

  走了快半个小时,亚芠见到前面出现一个小山丘,心中百味杂陈,根据伊夜铭的说法,过了这一个山丘,就能看到公国驻守在此的一队边境军营,通过军营就到达公国境内了。

  摸摸背后的包袱,里面是伊夜铭送他的几样小雕刻品,一路上他早已想好了,就拿这个贩卖雕刻品为借口,通过边防。

  可怜亚芠身为一个贵族,这辈子从来不知道真正的商人可不像他这样只拿几个小东西就横越国境,到他国做买卖,如果真的让他用这一个理由就轻易的通过国境边防军的检查的话,那可真的是一个大笑话了。

  而上天似乎也不想让亚芠闹这么一个大笑话,因此,当亚芠及凯特三个人越过小山丘后,他们所看到的是,在距他们所在地约三公里之外,公国的边防营区中,正冒出了浓浓的黑烟,营区前,一大堆人乱哄哄的,亚芠双目并出神魔眼特有的光芒,查看一下,半响,亚芠突一语不发,身形以着极快的动作,往边防营区飞掠而去。

  凯特三人也同时看见边防营区的浓烟,三个人也如亚芠般凝神看了一下,一会,三个人用眼神互相交换意见,决定了,三人同展身形,跟随在亚芠身后,飞掠而去。

  亚芠很快的就来到营区,看到营区前的状况似乎是稳定下来了。

  站在营区大门前,亚芠环目四顾,满地死尸遍布营区四周,鲜红色的血迹突满营区周围,一大群衣盔不整的公国边防军站在营门前,黑压压的一片,估计大约有五六百人,另一边,一望即知是一群平民老百姓,手持各种的武器,男女老少衣服杂杂,约近三百多人,而亚芠见地上的死尸大多是衣服不一的老百姓,胜负之分早已很明白。

  相互对峙的双方人马一见亚芠来到,不约而同的望向亚芠。

  由边防军中,一个约四十来岁,满脸需的魁武大汉走出来,熟知公国军阶的亚芠一看那大汉的肩膀,绣有一朵蓝底金边云朵,以这一个营区来说,他必是这营区的最高指挥官,公国边防军的千骑长-边防军大队长。

  这一个千骑长排开部队,走出人群,来到亚芠前约三十步之处,大喊道:“你是哪来的冒险者,到这有什么事?这里有本边防军在办事,你如果没有很紧急的事的话,我劝你还是快离开这里,免的到时候刀枪不长眼,被砍伤了算你倒楣。”

  亚芠一皱眉,问道:“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们这些公国边防军会跟这些平民起冲突?”

  声音淡淡冷冷的,不是很大声,但是却令现场每一个人听的一清二楚。

  在场两边之中不乏有识之士,知道亚芠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充分的显示出他的实力来,立即引起了两边的窃窃私语。

  千骑长也不是笨蛋,亚芠显示出来的实力立即造成效果,千骑长立即回答道:“没什么,只是几个奇兰楼商人不服管教,不想缴税,聚众意图偷袭本营,冒险者,如果你是奇兰楼的人,我奉劝你别多管闲事,他们已经犯了我国的叛乱罪,依我国法律一律死刑,现在我正要执行,如果你愿意帮助我们,我会记上你一笔功劳的,如何,要不要帮忙?能让你以后都能顺利通关,不用在缴税!”

  千骑长不笨,另一边的平民们也不是白痴,一个站在平民最前面,约六十来岁,有着一嘴白子的老人,嘶声厉吼道:“说谎!你在说谎!你的良心到底在哪里,竟敢在这抹灰黑白,颠倒是非?我们哪一次不是规规矩矩的缴税通关,但是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除了要我们缴多出一倍税金的金额外,携带的货物你们见到喜欢的随手就拿走,而且,对我们要打就打,要骂就骂,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最后,甚至还把魔手伸到我们的家眷来,我可怜的孙女,竟然被你们这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先奸后杀,她才十五岁呀!”

  说到最后,老人声泪俱下,嘶声力竭,怨毒无比。

  千骑长面目抽蓄吼道:“你这糟老头在胡说些什么!谁奸杀你的孙女了?不就告诉过你,你孙女跌落溪流,早已不见尸首了。”

  老人伸出颤抖的右手,紧握的双手慢慢打开,手中一条蓝色项链及一枚黑色云状金属饰品。

  怨毒道:“你想不到吧!我孙女的尸体在下游被我的朋友找到了,好惨呀!我这爷爷都几乎认不出她的样子了,赤裸的身体上布满被施暴的伤痕,全身下就剩下握在手中的着个金属东西及颈上的项链,还我孙女的命来!”

  极其怨毒的叫声令千骑长为之色变。

  亚芠眼中瞳孔一凝,公国军人专有的云状金饰?

  至此,谁是谁非不言可知。

  不知何时,凯特三人也来到亚芠身后,老人的怨述叫他们三人为之色变,冲动的力奥已经忍不住手搭在腰际的剑炳上,就要冲上去给这群丧尽天良的家伙好看,但是,他却被眼明手快的凯特拉住,力奥脸色一变,就要跟凯特翻脸,但是,凯特一只亚芠后,力奥也不由按奈住他冲动的脾气,只因,亚芠现在身上冒出了无穷无尽,深沉无比,寒气逼人的恍若实质的杀气。

  “够了!够了!”心中疯狂的呐喊着,面对这等穷凶恶极之事,无尽的怒火在心中燃烧!

  “天呀!为何公国境内会发生种事?天!你既然认由它发生,那我就算要杀尽在场每一个人我也要为此讨回公道!”亚芠心中由此刻起,开始燃起了熊熊的烈焰。

  这时,似乎连太阳也不忍见到即将发生的惨剧,悄悄的消失在森林的那一头,而散发出蒙蒙亮光的圆月取代了太阳的位置,慢慢的,由地平线的那一头缓缓的升起。

  当月亮那皎洁的月光照耀到亚芠的身上时,不论是公国边防军、商人这一边,甚或是站在亚芠身后的凯特三人,不约而同的,皆倒抽一口气。

  只因此时,映着月光之下,亚芠身上开始冒出了点点的银光,点点银光逐渐聚集再一起,汇聚成一团人型的光辉,将亚芠全身包裹住,耀眼的光芒使的每一个人都不由自主的眯起眼睛。

  “铠化”,亚芠及贪狼星在首次在彼此配合下,第一次展现出铠化后的姿态,一样是全身化铠,一样是面目隐藏于面甲中,只是,原本该是黑色的眼部晶体,如今却彷佛回应亚芠心中的怒气、杀意般,化成了两粒火红色的晶体,并出了长长的红芒,只是,又有谁能在那耀眼的银光中察觉到这些呢?也许,面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对于此刻亚芠心中怒火的无知是一种的幸福吧!

  但,也许是出自于武人敏锐的感官,凯特等人再银光到达最高点时,似乎察觉出银光有点不一样了,好似在耀眼的银光中搀入了一层薄薄的白光,令他们觉得眼睛舒服些,即使如此,那耀眼的银光还是叫他们看不清楚银光中的亚芠现状,也同样还是令其他人睁不开眼。

  慢慢的,银光中心出现了一把映着金光的长剑,千骑长对于亚芠着铠时发出的银光虽然心中暗暗滴咕,不知亚芠在搞什么鬼,但是,当那泛着金光的长剑一出现,对于那长型的物体,他实在是太熟悉了,脸色大变,怒吼道:“小心敌方不善。”

  敌方不善?那自然就是有恶了!

  一听这话,所有边防军立即警戒起来。

  可惜为时已晚,身在银光中的亚芠如吐冰渣般寒声道:“人渣该死”。

  身上银芒突然逐渐的消失,直到不见为止,不,不是身为银光中心的亚芠消失不见,而是亚芠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快道当他冲进边防军队伍中时,人们眼光还被他银色光影的残像深深的吸住。

  当第一声的惨叫发生在队伍中时,千骑长立即发现了他犯了一个错误,一个足以叫他死一百次的错误。

  这个人,这个正毫不留情屠杀他部署的人,从来没说过他是个冒险者,从头自尾,都是他一相情愿的因为他身上穿着冒险者穿的斗袍,而认为他是一个冒险者,当然,更不要奢求这个人会依照冒险者决斗的规矩,“问战”、“布规”、“立架”,“决战”的程序来做。

  “他┅他┅.他┅.他是一个杀人者。”耳中听到因为他下意识的判断错误,没来的及下令叫部下们戒备,而导致措手不及而被亚芠杀的落花流水的部下惨叫声,千骑长发出了一声近似于哀嚎的叫声。

  当亚芠铠化后,那也就注定了边防军即将遇到一个恶梦了。

  手持白金剑,将全身所有的天心真气完完全全的动员起来,面对这些训练有素,每一个都身具兽幻铠或魔幻铠的边防军,即使人数无比众多,亚芠依旧是无畏无惧的一头冲进其中,也许是心中的怒火掩盖对人数相差悬殊的现实,也许是对贪狼星及自我实力的信心的缘故,总之,当亚芠冲进站的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时,亚芠毫不犹豫的急挥手中白金剑,将周围为的边防军一一了结,他根本不管这样一作,会激起边防军们的怒火。

  当亚芠的白金剑由第十五个人的的胸前抽出,一道鲜血随之喷出,不用说,哪人眼看是回不成了。

  但是,当亚芠界结束这一个人的性命的同时,所有的边防军也由初时亚芠铠化时的异像中清醒过来,

  毕竟他们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很快的,五百多人就结成了一个圆阵,密密麻麻的将亚芠包围在其中。

  千骑长进到阵式中后,对着被包围的亚芠狞笑道:“多管闲事的家伙,自不量力,竟敢杀害我的部下,我要你偿命。”

  “弟兄们,将这家伙给我分尸。”千骑长手一挥,大吼道,随即,五百多人同时大喝一声,往亚芠攻去。

  亚芠冷冷一笑,以五百多人围攻他一个人?这个千骑长未免也太笨了,这等于是给他一个混水摸鱼的机会。

  手中长剑一改初攻的猛烈威势,亚芠的动作突然变的慢了起来,慢而且轻,宛如微风般。

  流风抚云,亚旭的绝招,也是亚芠藉由伊夜铭所说的话第一个澈悟的绝招。

  借由其招意,亚芠彷若化身为风,而有形的武器又怎能斩断无形的风呢?

  无数件的刀、枪、剑、斧与亚芠擦身而过,往往看到武器好像要伤到亚芠之时,不知怎么搞的,却都是落空,而亚芠那又轻又慢的长剑,反到总是那样刚好的在敌人武器落空之时,轻轻慢慢的插入他的要害,但是,动作虽轻虽慢,又有哪一具“铠”能抵挡亚芠那灌注了天心真气,由号称无坚不摧白金角构成的白金剑?

  一次一个,不知不觉间,在亚芠身旁开始累积了数也数不轻的尸首,没有惨烈的景象,没有惊骇的杀气,有的只是亚芠那宛如微风的抚过的动作,当然,也就没有人会去注意到亚芠那隐藏在平静微风下的骇人杀机。

  所有人只是一而再,再而三,前仆后继的将生命投入亚芠那醉人的微风之中,直到,在外旁观的千骑长终于发现不对了。

  不知多少的部下投进攻击之中,但是,在亚芠经过之后,留下来的只是无尽的尸体。

  “再这样下去可不行。”千骑长心中暗暗惊骇,他从未见过亚芠这种人,独自一人面对五百多人,不但无所畏惧,反而不断的屠杀。

  千骑长突然大喝一声:“所有人听我号令,后撤结阵,组成圆阵、菱阵再进攻。”

  原来,亚芠在不知不觉间,让千骑长心生威胁,他已不把亚芠当成一个人来看待,而是把亚芠当成一支军队来看,所以他要以对付军队的方式来对付亚芠了。

  一听到千骑长的命令,所有人马上后退,停下攻势,开始组成战阵,但是,亚芠哪有可能让他们组成战阵?

  即使是他,也不敢自信在正规军的战阵冲击下,他还能完好如初?

  于是乎,亚芠的双眼再度发出血红锐芒,身上的银光再盛,银色的光辉化成一道银色的旋风,袭往那些还没组成战阵,站稳阵脚的士兵们。

  一样的流风抚云,只是,亚芠将招意再提升,威力再增加,刚刚若是微风,那么,现在的亚芠就是化身成一道旋风了,

  快而疾的旋风吹过每一个人,旋风所到之处,伴随着无数的鲜血,这时所有的人才察觉出亚芠绝招的威力,也才注意到,不知何时起,地上堆满了无数同袍的尸体,而这将这些刚才还活生生的同伴变成尸体的正是眼前还在挥动手中屠刀的敌人,甚至,眼尖的人还发现,付出无数同伴的生命之后,竟然在亚芠身上没有造成任何一到伤口。

  聪明的人开始知道眼前的敌人不是好吃的果子了,杀了无数人之后,身上除了银光依旧闪耀外,在无任何的伤痕,自觉聪明的人开始向后退了,退到亚芠银色旋风吹不到的地方。

  战再场外指挥的千骑长马上察觉到这种的情形,看到某些部属退却,气的他大吼道:“妈的!你们这些家伙,平常有吃有喝的时候,个个跑第一,现在要你们杀敌,每一个却都像个龟孙似的,躲的远远的,还不快上前向这家伙攻击!”

  遭了!千骑长不喊还好,这一叫可遭了,所有人都知道已经有人躲到后面去了,本来与亚芠正面对决的人都被亚芠一剑进出即鲜血狂喷到下后在也起不来了,如此强敌以叫他们胆颤心惊,如今一听到有人躲到后面去,人家聪明他也不笨,马上效法,也跟着躲到后面去。

  这一躲可躲出个死神来。

  原本被亚芠扰乱而无法组成战阵的队伍已经够混乱了,如今再加上每一个人都想躲到后面去,队伍更是乱到根本再无队形存在的情形。

  看到眼前这等状况,亚芠心中暗暗叹气,曾几何时,公国的军队竟然变成了这样子?为何与父兄口中那训练精良,军纪严整的印象差那么多?

  虽然心中如此之想,但是,亚芠依旧是毫不留情,面对极力想躲开他的士兵们,亚芠身形再度一展,旋风之风势增强。

  亚芠的流风抚云由旋风再度增强为狂风、暴风、甚至龙卷风,银色龙卷风所到之处,夹带无数的腥风血雨,以及那些真正见识到亚芠下手狠绝的手段的士兵,所发出的刺耳惨叫的悲号声。

  连在外的千骑长再也忍不住,狂吼一声加入了战局。

  场外,所有的人都同一表情,亚芠所造成的腥风血雨压的他们的心中沉甸甸的,包括了凯特等人。

  几乎是惨白着脸,凯特声如呐蚊,抽气道:“已经是第几个了?一百?两百?还是三百?”

  力奥也是好不到哪去,近乎喃喃自语的声调:“恶魔!恶魔!原来这就是恶魔的真面目?”

  低沉的声调只有他旁边的凯特及夜月听的清楚,夜月早已忍不住的转头过去,不敢再看下去了。

  如今,一听到力奥的话,她再也受不了了,倒退几步,转身跑开,同时语带哭音大叫道:“够了!够了!不要再杀下去了!难道你真是一个恶魔?”

  一边的平民们比夜月要早转头,虽然仇恨不共戴天,但眼前的血腥也足以叫他们不忍目睹。

  夜月的大叫声传来,不知是谁最先叫出来的,一句:“银月下的恶魔。”诉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可不是吗?站在残肢断体,血迹斑斑的杀戮战场中,挥动手中血迹斑斑的武器,皎洁月光照耀下银色光辉的恶魔,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形容?

  慢慢的,“银月恶魔”之名坐实众人的心中,开始不断的有人呼出这一句名字,一人喊,两人叫,三人呼,汇聚成一声声充斥整个杀戮战场的空间的声音,令与亚芠对战的士兵们更是心神若丧,再也战不下去了。

  血腥的场面,没有一丝手软的屠夫,加上旁观者恶魔的呼声,那是过惯了安逸的边防检查任务日子的士兵们所能忍受的?

  不知是谁起头的,哗的一声,所有人,包括那千骑长,全都有志一同的,往四面八方逃窜而去。

  亚芠一愣,眼见尚有近百名的敌人突然一哄而散,亚芠再快也无法将他们一网打尽,只能眼睁睁的看他们跑掉。

  没有了敌人,亚芠当然不再杀戮,手中白金剑一挥,白金剑立即没入铠中消失不见。

  收回剑后,亚芠缓缓的走向那群平民,但是,在众人眼中,背对月亮走来的亚芠,身上闪闪的银光,将上血红的双眼及布满身上的斑斑血迹,令所有的人全都不由自主的由心底深处冒出了深深的寒气。

  此时亚芠的身影在他们眼中,就真的是如一个银月恶魔般骇人。

  亚芠走到刚刚那老人的面前,微微一点头,手向前一伸,想在他肩上拍拍,以示安慰之意,谁知,当亚芠的手一接触到老人的肩膀时,老人竟然向后猛然一缩,同时发出一声惊叫。

  亚芠大愣,随即看到老人及其他人眼中那掩饰不住的惊恐、畏惧神色,他明白了。

  血腥的杀戮已经深深的镇摄这群人了,即使亚芠是为他们报仇,即使是仇人的鲜血,但他的手段依旧足以叫他们无比惊骇。

  血红的双眼恢复成黑色,银光灿烂的铠也消失,亚芠轻轻的叹了一声,转身到早已呆若木鸡的凯特三人面前,轻轻道:“你们不是要我去见你们的团长吗?走吧!”

  说完,亚芠已不回头的走向来时路。

  这时,老人才彷佛记起亚芠是为他孙女报仇的人,挣扎的越众而出,大叫道:“恩人!恩人!您别走!是小老儿的错,是小老儿不知感恩,恩人请您别走呀!”

  听到这句话后,亚芠的脚步微微一顿,转过头来,露出了一个无比深沉,无比悲哀,一个不算是笑的笑容,然后又转头继续的走下去。

  看到亚芠那一个笑容的人,每一个都不由心神大震,那种深沉,那种悲哀,那是他们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笑容。

  而见到亚芠不停步,老人反身像凯特等人跪求道:“恩人的同伴们,请你们叫恩人停下来好吗?刚刚那是我一时鬼迷心窍,不知感恩,所以才会这样,拜托你们请恩人留下来好吗?”

  凯特扶起老人,轻叹一口气:“老人家你错了,我们不是他的同伴。”

  站起来后的老人疑道:“那请问你们是?”

  凯特叹气道:“我们只是三个不小心看到了一场名为悲哀的杀戮的人,也许,今后也将继续的看下去。”

  留下了一句谜样的话后,凯特招呼力奥及夜月,跟着远去的亚芠的身影,跑了过去,留下了满心愧疚及满头雾水的老人。

  时间为正值-太元历三七七八年七月初四晚,即将震惊全大陆、全世界的“银月恶魔”终于诞生。

  注:冒险者决斗规矩:

  冒险者是一种相当自由的职业,风行整个大陆,几乎是每一个想要出名的年轻人都会第一个选择担任冒险者,要加入冒险者无须特别的条件,只需将每一家商店都有的冒险者徽买一个别上,再找三个冒险者为之见证,就能成为一个冒险者,不想成为冒险者时,同样找三个冒险者见证,在他们面前拔下冒险者徽,就能脱下冒险者的外衣,因此,一个强盗也能成为一个冒险者,一个出名的探险家也可能是一个冒险者,但是,就因为冒险者多数为年轻气盛的年轻人所组成,有时,为了一点的意气之争或是争夺宝物之时,都有可能会已发一场冒险者之战,为此,冒险者还一度被认为纷乱根源,因此,在千年以前,被誉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冒险者-杰迪拉刺.威尔泰勒-为了加入冒险者的那些年轻人的生命及冒险者知名声着想,他制定了一条规矩,一条在以及其自由著称的冒险者世界中,由所有冒险者以生命共同遵守的规定,也是唯一的一条规定-冒险者决斗规矩。

  在冒险者世界中,不管是因为任何事起冲突,如有一方意欲以武力来解决事端,那他就必须沿用冒险者决斗规矩来做,不管双方都是冒险者或是只有一方是冒险者而已都一样。

  如果有任何一方违背这规矩,除非无人知晓,不然,知晓的冒险者都会将消息传出,而违反之人将会受到所有的冒险者通缉,不死不休,即使被通缉之人并非冒险者也一样,只因另一方为冒险者,如你违背,一样视同违反冒险者决斗规矩。

  冒险者决斗规矩区分四个部分:

  一、“问战”:询问对方是否愿意接受挑战?不过通常不会有不愿意的情况出现,因为若回答不愿意则会被视为懦夫,永远受人取笑,因此这一条形同虚设,只是一个程序上确认。

  二、“布规”:由第三者充任公证者宣布决斗条件,保括决斗武器,时间,程度等等,如使用幻兽,致死方休;如临时未有第三者出现,也可双方同时立下证书,亲笔签名,以示公正,但这机会很少,因为公证人并未规定一定要同为冒险者才行,有时连一普通人也能充当冒险者决斗公证人。

  三、“立架”:决定决斗场地位置、范围后,双方摆开架式,静待公证人下令决斗。

  四、“决战”:完成上面事项后,在公证人一声令下,双方便能进入真正的决斗了。

  这一条冒险者决斗规矩出世后,的确大大的提升冒险者的名声,并且保存了许多的宝贵生命,至少不用担心同伴临时起意,在背后给自己一刀,而且不少人为了出名,甚至自动加入冒险者行列中,四处找人决斗,使的冒险者决斗规矩变成了一种变相快速成名的工具。

  附带一提,这两年来,冒险者世界之中,首位通缉便是斯达克一家人,一切只因他们在逃亡期间,为保生命,通常管不了那么多,往往一拥而上,根本不管什么冒险者决斗规矩,所以成为冒险者最大的通缉犯,甚至有人说,如有人能解决斯达克一家,一定会获得杰迪拉刺徽章,一种冒险者中至高无上的荣誉徽章,以最伟大的冒险者杰迪拉刺.威尔泰勒之名为名的徽章,因此,时到今日,斯达克一家的搜索行动能在某个角落进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