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二十六章 初会铁血

  作者:手枪

  离开伊夜铭的小屋后,亚芠在森林中,顺着伊夜铭指示的方向,亚芠安步当车的往华那邦公国的方向前往。

  看一下附近的景色,照伊夜铭所说的,以要再半天的路程,他就可以到达公国的边境。

  突然,亚芠耳尖的听到一声声的惊呼,好似是十多人同时发出的呼喊声,亚芠不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到再他前面一百多公尺处,一群,大约十来个人惊慌失措的朝他这方向奔来,亚芠也知道事情不简单了。

  亚芠不由立定下来,等待他们跑过来,不久,人群已经跑到他的面前,亚芠叫住了其中一个,问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们会逃命般的跑过来?”

  那是一个看来约四十来岁,国字脸,留有一脸落腮胡的中年男子惊慌道:“老弟快逃,面那边有魔兽作乱,我们的保镳已经五六个被那只魔兽杀死了。”

  说完不等亚芠回话,他又很快的跟上逃命的队伍,逃命去了。

  这下子可挑起亚芠的好奇心了,加快步伐,亚芠往众人来的方向快步而去。

  走了快三分钟的路程,来到一处路边的小空地,亚芠见到空地上的景象,饶是他见多视广,他也忍不住一阵阵的反胃,肚子里胃酸直冒。

  在空地上,那景象简直是个修罗场。

  一只看来约三公尺高,五公尺长得庞然大物,长的是牛身狮头,身上长满了鳞片,头上还有三根黑漆漆的弯曲锐角,充满着恐怖气息的怪物耸立其中。

  空地的四周散布着支离破碎的人体,原本土黄色的空地,如今已沾满了斑斑的血迹。

  最令亚芠不可原谅的是,这只怪物竟然在吃人的尸体?

  亚芠瞳孔不禁一凝,他从未听过有任何的魔兽会吃人的尸体,也从未看过、听过有这种的奇形怪状的怪物存在着,即是再以神秘的奇华森林中也一样。

  亚芠只觉一股莫名的怒气升起,不加思索的,亚芠怒叫一声:“小星”。

  以第二型态依附在他身上的贪狼星接到亚芠的命令之后,右臂部分,立即向突出,一大块的部分开始细长化,慢慢的一把1.5公尺长,白色的长剑在亚芠的右臂处形成,以白金角构成的白金剑形成,亚芠反手一握,白金剑脱离本体稳稳的握在亚芠手上。

  右脚用力一蹬地,亚芠身若离弦的长箭,飞快的往那怪物冲去。

  来到怪物面前,天心真气在体内快速的绕行一周,真气立即往手中的白金剑灌入,纯白的白金剑立即发出强烈的金光。

  来到怪物的面前,亚芠手中白金剑用力一挥,往怪物的腹部一击,从亚芠出现在怪物面前到贪狼星拟化白金剑,到亚芠冲到怪物面前,这一切说来甚迟,但实际上却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

  因此当亚芠一剑砍在在怪物的身上时,那怪物才回过神来,痛吼一声,亚芠的剑已经在他的肚子上开了一个大洞。

  怪物低头扭颈,用头上的弯角往贴身站立在他身边的亚芠身上顶去。

  亚芠冷笑一声:“小意思”,手中白金剑一竖,硬碰怪物头顶弯角。

  霎时,乒的一声巨响,火花四溅,亚芠虽因那股巨力而被震退,善怪物头上的三根利角也被亚芠硬是削断其中一根。

  亚芠冷笑在心,他就不信,以号称无坚不催的白金角构成的白金剑,加上他身具的天心真气,他就不信硬碰硬之下,怪物的角会有多硬?

  重新将手上的剑摆好架势,“疾速之剑”,亚芠大喝一声,身形块如疾箭,手中白金剑由下而上,一挥,怪物怒吼一声,对于亚芠这一招曾令九阶幻兽白金角蟒吃尽苦头的一招,怪物根本避无可避,在亚芠这一招之下,它的左腿立即被化成一道金芒的白金剑切下来。

  砰的一声,失去左腿,同时也失去平衡的怪物倒下了地。

  亚芠提剑上前,在怪物头上高高举起,白色长剑再度发出金芒,用力往下一挥,往怪物的头颈斩下。

  就在这同时,一声:“剑下留情”,传来,同时亚芠也听见他的被后传来一阵破风声。

  不及斩下,亚芠一挥手中剑,连剑带人顺势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身,手中长剑往那产生破风声的东西一剑两段,那是一根长箭。

  将长箭斩下后,亚芠抬头一看,不远处,距他约十五公尺外,有三个人站在那,两男一女。

  三个人全都是身穿同一样式的武士服,以黑色为底,金色滚边,右胸口处绣了一个鲜红色的“血”字。

  如果亚芠是奇兰楼联盟的人,他一定知道,这是奇兰楼联盟中,第二大佣兵团的制服,而且这三人的地位都不低,黑底金边,那是队长级的人才能穿的衣饰。

  只可惜,亚芠并不是奇兰楼中的人,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他只知道,对方阻止他杀掉这一个怪物,而且,右边的那一个女子手上有着一张长弓,是她用箭偷袭他的。

  一阵怒火中烧,亚芠身上开始发出森森寒意的杀气,他要给对方一个难忘的教训。

  而对方三人可也不是简单人物,为了某种的理由,他们不的不阻止亚芠杀掉这一只怪物,心中已是心生愧疚,一感觉到亚芠身上的阴寒杀气,当中那个人立即叫道:“这位大哥先息怒,听我们解释一下。”

  亚芠本欲发动攻势,一听到这话,不由一楞,身上的杀气一敛,那人见到亚芠身上的杀气有一点消退了,马上又道:“这位大哥,我们绝对是没有恶意的,您先听我说一下。”

  亚芠见他们两手大张,离开身上的武器,连那一个女子都抛开手中的长弓,三个人慢慢的走过来,用这种方式表达无恶意,亚芠也不由慢慢的收敛身上的杀气。

  突然,三个人脸色大变,齐声喊道:“小心”。

  亚芠冷哼一声,手中原本垂下的长剑发出金光,反身一剑,将那只被他砍断一腿,但没给于致命一击,现在反倒想偷袭亚芠他的怪物,将它的头一剑而断,斗大的头立即飞了出去,有如泉涌的鲜血从断掉颈部喷出,而那怪物连一声吼声都没来的及发出就一剑毙命了。

  三个人见亚芠如此轻而易举将这只怪物就解决了,讶异之情布满脸上。

  亚芠解决了这只怪物后,手一甩,手中的白金剑脱手,右臂上立即突出一块组织,包住白金剑,两秒不到,白金剑就消失在亚芠的右臂处。

  收回白金剑后,亚芠再一个转身,面对那三人,话语如冰道:“说吧!我给你们机会解释,为何阻止我杀这怪物?”

  话中森森的杀意,另三人心中不尽冒出丝丝寒气。

  三个人互望一眼,仍是由中间那个人发言,他道:“这位大哥,我先自我介绍,我是铁血团第七大团第一队小队长,凯特.莱列,右边的大个子是我的同伴第二队小队长,力奥.兹伊因,以及同样第五队的小队长夜月.恩普义。”

  亚芠一挑眉,不语,见到亚芠没什么表示,凯特反倒有一种他好像炫耀而人家不里的难堪,即使他本身并没此意。

  轻咳一下,凯特道:“其实我们追踪这一只怪物已经有三天了,这只怪物本来是突然出现在我们丰原城的城郊外,它毁掉了城郊一个近四百多人的小村,当时,我们兵团派出三百人来消灭它,负责的就是我们三个小队。”

  “可是,这只怪物浑身刀枪不入,连我们队上的魔法师狮初的魔法都对它无可奈何,因为我们攻击缘故,这只怪物似乎也怕到了,它便窜逃而去,我们三人位以示负责,所以便结伴追踪,经过我们三天来的追踪,我们发现,这一只怪物似乎是有目的的逃窜,一路上,它都会避开人迹较多的地方,由一些小路逃离,发现这一点后,我们立即决议跟它到底,看看它到底是从何而来。”

  亚芠冷冷道:“于是你们就看着这一只怪物一路上杀人吃人,而不去理会?”

  凯特一滞,一边的女子委屈接道:“不,我们并不知道它会杀人甚至吃人,我们一路跟来,它都光是奔跑逃窜,我们也是跟了快两天,一直到我们都受不了了,我们才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又马上跟了上来,哪知…哪知变成这样?我们也不想呀!”

  说到最后,那女子脸色越来越难看,甚至还语带哭音,这时亚芠才注意到,那女子是一个十七、八岁,面貌姣好的少女。

  而旁边的凯特及大个子力奥的脸色也是十分难看。

  看到他们的样子,亚芠也不说什么,一语不发的转身就走。

  看到亚芠突物的动作,三个人全都一楞,不由自主,三个人全都快步走到亚芠的身后。

  亚芠边走,边回头冷冷道:“现在这只怪物都被我杀了,你们也跟踪不了了,你们还跟着我做什么?”

  三个人不由一楞,暗暗自问,是呀,跟他作什么?

  心中这么想,但脚还是不由自主的跟着亚芠走着。

  亚芠见都走上空地外的道路上,三个人还是跟着他走个不停,亚芠干脆停下来,转身面对着他们,不耐烦道:“你们到底跟我做什么?”

  凯特三个人你望我,我望你,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之间,三个人都沉默着。

  亚芠叉起手来,压下不耐烦的心情,静待他们说出个理由来。

  半响,凯特灵机一动,问道:“我是想请问这位大哥,刚才大哥那把是什么剑,这么简单就将那只怪物杀死?”

  亚芠有点好气又好笑,看到力奥及夜月如捣臼般的头直点,他哪里会不知道这是临时找出来的借口?

  脸色一板,冷森道:“这不干你们的事吧?”

  凯特三人不由脸色一红,的确,有哪个笨蛋会把他的秘密武器告诉别人?

  尴尬的一笑,凯特也不知要说什么,其他两个当然就更不晓得要说什么了。

  一边的夜月灵机一动,问道:“还不知这位大哥你叫什么呢?我们试想跟你做个朋友。”

  力奥及凯特当然是异口同声道:“对呀!对呀!我们是想跟大哥作个朋友,所以才会跟着大哥你走的。”

  亚芠啼笑皆非,听他们左一句大哥,右一声大哥,有没有搞错?

  他是知道他的外表比实际年龄还成熟,但也不会老到哪去呀!而他们,除了那个叫夜月的少女看来可能真比他小外,其他那个凯特及力奥看来都是二十多岁了,还叫他作大哥,亚芠不由有点怪怪的。

  叹口气,亚芠认输,道:“我叫亚芠.隆,那把剑是白金剑,用白金角蟒的独角做成的,这下你们满意了吧?我可以走了吗?”

  凯特等人点点头,齐声道:“大哥原来叫亚芠.隆,剑是白金剑,知道了。”

  亚芠见到他们三人动作整齐划一,异口同声的样子,阴沉的脸色也不禁放松,微微露出笑意来。

  突然,凯特突然像想到什么,大叫道:“亚芠.隆?那个杀尽青衣帮的亚芠.隆?恶魔的亚芠.隆?”

  亚芠一听凯特每叫一句,脸色不由阴沉一分,凯特叫完后,亚芠的脸色又恢复成质问他们见死不救时的森冷表情。

  他可不知道他的事迹连什么铁血团都知道?

  大概是女孩子比较细心,见到亚芠的脸色益发难看,夜月忍不住轻轻的推推凯特。

  怪叫完了之后的凯特,被夜月这一推,加上亚芠难看的脸色,这下凯特在迟钝夜知道他已冒犯亚芠了。

  讷讷道:“隆大哥,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这样说的,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对不起。”

  看着凯特诚恳道歉的样子,亚芠也实在是气不起来,更何况他惊讶的神态也叫亚芠十分不解,就算他真的心狠手辣,但是他也不用这么吃惊讶?

  而一边的力奥更是露出一副原来就是你的样子。

  看到亚芠的脸色好看一点后,凯特更是喃喃自语道:“看到那头白发,我就该想起来了,毕竟,少年白发的人并不多见。”

  亚芠更是奇怪,照凯特的话来推断,他应该是在找他才对,为什么要找他?难道要替青衣帮报仇?

  一想到这,亚芠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按暗的警戒着。

  而力奥在凯特陪罪时,他已经细细的打量过亚芠,不过,力奥私心里对于那件事实在是有点不以为然,虽然他不得不承认他的实力不错,但比其他所知的另外两个人,实在是差了点。

  力奥清清喉咙,道:“你就是那一个团长独排众议,要聘你为本团客卿的那一个亚芠.隆?”

  亚芠一皱眉“客卿,什么客卿?这和你们铁血团团长有什么关系?我可不认识他!”不知力奥在说些什么的亚芠不由问出来。

  一旁的凯特及夜月叫道:“力奥,你这是什么态度?”他们察觉出力奥语气中的不以为然。

  亚芠再一皱眉,问道:“刚刚你说什么客卿的,那是怎么回事?”

  凯特一边拉拉力奥的衣服,一边对亚芠道:“隆先生,不如我们找个阴凉的地方,我有些事想对您说。”

  察觉到凯特用上敬语,亚芠直觉不是好事,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很不喜欢,但是又难耐心中冒出的好奇心,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事竟牵扯到这几个人的团长,这时亚芠还不知道铁血团的势力如何,不然他会更加惊讶,他竟然跟奇兰楼联盟中第二大佣兵团团长扯上关系。

  于是,亚芠见到路边不远处,一棵绿叶成荫大树,一马当先的走过去,凯特三人马上跟了上来。

  走到大树下,亚芠倚着树干,席地而坐,凯特三人见状,也跟着坐在亚芠面前两步之处。

  亚芠示意道:“好了,现在你可以说了吧,我到底跟你这什唠子的团长扯上什么关系?”

  力奥订正道:“是铁血团。”

  凯特一瞪眼道:“力奥.兹伊音。”

  连名带姓的叫着力奥的名字,表示出凯特已经在生气了,力奥当然听的出他这个同伴在生气了,幸幸的闭上嘴。

  看到力奥闭嘴后,凯特才转头对亚芠抱歉,希望亚芠不要介意力奥的态度。

  亚芠挥挥手,无所谓道:“算了算了,我只想知道你们到底有什么事?先声明,我以前可从来不认识什么团长的。”

  凯特微笑道:“隆先生您不认识我们团长没关系,我们只要确定您就是将青衣帮一举击垮的亚芠.隆先生就行了,您是吗?”

  亚芠叹口气:“我就是将杀了青衣帮的人的亚芠.隆,你们团长找我是想为青衣帮报仇吗?”

  凯特讶呼道:“隆先生您想歪了,我们团长不是想找您为青衣帮报仇,相反的,我们团长是想请你担认本团的客卿。”

  接着又不好意思道:“其实这是本该由我们团长直接向您提出的,但是,因为本团前些日子派出的招引人员一直无法找到先生您,所以我们团长才会通令我们这些驻守在各地的小队长们,如果见到您,务必要向您提出他的诚意,并邀请您到团本部一行。”

  亚芠讶道:“客卿?那是什么?”

  凯特解释道:“本团的客卿权责相当于本团的副团长,但是并不受团长直接管辖,只有在客卿愿意时,可以为本团做点事,而本团则随时提供客卿所需之支援,是本团一个相当超然的荣誉职位。”

  亚芠心中暗道:“骗人,天下哪有这等好事?不用负责,不用做事?需要时,随时提供支援?这大概是哪一个不出名的集团,知道我曾在绍舒岱提镇中杀了近百人,想让我挂个名,提高一下知名度。”

  这时的亚芠压根的忘了初见面时,凯特说过,他们三个小队就有三百人的事,至少三百人的规模以在华那邦公国的佣兵集团来说,已经是不能算是小了,不过,就算他还记得,亚芠大概也会认为他是在胡说的吧!毕竟,出现在他面前的只有眼前的这三人而已。

  一边的夜月补充道:“我们的客卿自创团以来,也不过才三十多人,这实在是一个相当难得的机会及荣誉,我们真挚的希望隆先生您答应团长的请求,如过现在不答应也没关系,请您跟我们一起回到团部,团长一定很希望再见到您的。”

  夜月不说还好,一说,就更坐实了亚芠自个的推论,一个小佣兵团,光是客卿就有三十多人,这种光吃东西不给钱的人这么多,难怪只能是个小佣兵团,要靠他的名气来提高知名度,想必其他人大概也是没什么了不起的,靠着一点点的名声,在这一个佣兵团中骗吃骗喝,他没兴趣。

  亚芠听完后,看到凯特直楞楞的望着他,等着他的答案,于是,亚芠淡淡道:“对不起,请你们替我谢谢你们团长的好意,我没兴趣去当什么客卿的。”

  说完,亚芠起身就要走了,而一听亚芠拒绝,凯特慌道:“隆先生,您先别倔觉得那么快,只要您跟我到我们的团部后,见过我们的团长,您一定会改变主义的。”

  亚芠更是冷淡道:“真对不起,我还有事,不能跟你去见你们的团长。”

  说完大步一跨,闪过凯特等人,又往公国的方向走去。

  事实上,亚芠根本从头自尾都是自以为是,一万八千多人的铁血团可不是什么小佣兵团,五百多年的创团史中,拥有客卿地位的也才不过三十多人,而且每一个人可不是有名而已,而是大大有名,并且还是因为对铁血团有过极大的帮助,才获得当代团主赠与荣誉的客卿之位,这一次要不是因为铁血团有某个原因,需要一个不是铁血团团员的团员的人的帮助,他们可不会主动的寻找客卿,毕竟,铁血团最近一个客卿距今已有七十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