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二十四章 贪狼化铠(下)

  作者:手枪

  一边的青衣帮三当家同样知道亚芠已无再战之力,他的本意是要钨魏将亚芠杀死,但强烈的恨意令他改变主意了,他大叫道:“钨魏副团长,现在先不要杀他,将他擒回去,我要好好的整治他!”

  钨魏一听,无奈道:“隆兄真是抱歉,我本事想让你有个英雄的死法的,可是我的金主说话了,不得已,我只好将你擒回去了,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包含。”

  亚芠不言不动,他并非没听到三帮主及钨魏的话,只是从刚才,他站起来后发觉到,他的背后似乎开始感到一阵辣辣的剧痛,虽然不好受,但总比刚才毒麻散发作时那般无知无觉要好的多了。

  心中暗暗道,大概是刚才那两道伤口的关系吧!虽然重创了他,但是毒麻散的毒素也随着伤口流出的血流出体外,如此才恢复了背部的知觉。

  同时,他也感觉到他的身体里,天心真气正慢慢由枯竭而逐渐的恢复,虽缓慢而微弱,但比起刚才来,他总算是还具有一拼的力量。

  “最少要拉一个垫背。”亚芠心中暗暗的决定道。

  从刚刚到现在,他打倒的对手都只是重伤而没生命的危险,虽说是和对手的功力高强及互相协助有关,但也一反他一贯的对敌手段。

  暗暗选中目标,亚芠凝聚全身的力量,打算等他们来擒住他的瞬间,突起发难,拉个垫背的人。

  钨魏等三人见亚芠听完话后,低头不语,过了一会,依旧低着头,以为他已经是认命或无力到根本不能反击了。

  三个人便同时跨步往亚芠走来,事实上,亚芠在他们的眼中已经跟个死人差不多了,不管是认命或无法反抗,对他们都无所谓了,只要把亚芠擒下,他们今天这一个三万金币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就在钨魏的手触到亚芠的肩膀时,亚芠突起而发难,右手大力一挥,将钨魏及埃廉同时猛力的推开,左手不客气的将五指插往斐摄的胸口。

  以亚芠左手上泛出的强烈金光来看,就算斐摄身穿六阶的兽幻铠,在不注意之下,也难逃被亚芠开胸破肚的下场。

  但是,斐摄却早已好似知道亚芠的企图,当亚芠推开钨魏及埃廉,同时将左手插向斐摄的胸口时,钨魏及埃廉都只来得及反应叫声危险时,斐社的长枪却早已在亚芠的手掌之前,用枪身重重的往亚芠的手掌敲了下去。

  力道之大,连钨魏及埃廉都听到数声清脆的喀喀声,耿别提被敲了这一下的亚芠本人。

  坚毅如亚芠,在斐摄这一敲之下,也不由自主的闷哼一声,他知道,挨了这一敲,他的左手骨全都被敲断了。

  刺骨铭心的剧疼叫亚芠连退几步,这时,贪狼星一个猛扑,将斐摄扑倒在地上,大嘴一张,常常的獠牙就要刺进斐摄的喉咙中。

  就在此时,一声吟唱响起,正是被亚芠推的向后的钨魏施法:“以我之名,我命令你,在大气中的火焰精灵们,在我手上集结-炎龙。”

  一声令下,钨魏吟唱完咒语后,他胸前的魔力晶立即发出红光,连带着伸长的右手臂上的小魔力晶也跟着发光。

  亚芠可以清楚的看到由钨魏四周出现了点点的光点,聚集于他的掌心中,形成一条火龙状的火焰,在钨魏的施法下,火龙离手以着极快的速度往贪狼星背后袭至。

  亚芠惊呼一声,在贪狼星的獠牙触碰到斐摄喉咙皮肤的刹那,炎龙击中贪狼星的背部,将贪狼星打的发出一声痛嚎,往前飞出去。

  重重的摔到地上,发出了呻吟声。

  用炎龙打飞贪狼星后,钨魏急问道:“斐摄,你没事吧?”

  亚芠用右手握在骨头断掉的左手上,无法置信的望着斐摄,他不相信他竟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能事先预防。

  斐摄爬起来,摸摸自己的脖子,心有余懻道:“真多亏了那只幻兽,让我先有了防备,不然我可惨了。”

  钨魏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斐摄才道:“刚我本来是也没注意到这些事的,但是当我靠近他时,我突然注意到,刚刚那之原本凶狠的幻兽现在突然变的这么温驯,虽然没露出警戒的神态,但是,它那双眼睛却直盯着我看,看的我毛毛的,不由心生戒意,暗暗准备,果然,我一靠近,亚芠就向我偷袭,既然有所准备,我当然是不会让他偷袭成功的。”

  众人才恍然大悟,亚芠更是暗叫可惜,他没想到问题出在贪狼星的身上,大概是贪狼星接到他的心灵感应,所以才会露出奇异的形态,让事情功亏一箦。

  见到亚芠还有能力反抗,钨魏冷笑一声,道:“埃廉,将他的双手给我斩下,顺便将那只幻兽给杀了。”

  这时,贪狼星已挣扎的回到我的身边,在我身边对着五公尺外的钨魏等三人露出獠牙。

  看到埃廉慢慢挥动手中的大刀一步步的靠近,亚芠已是绝望了,但他绝对不甘就此认输。

  跌坐到地上,两腿盘膝,强撑着断掉痛肿的左手,两手合拾,双目微闭。

  一边的钨魏见状,立即判断出亚芠在使用某一种密法,立即大吼道:“阻止他!”

  但亚芠已飞快的念道:“在天的见证之下,集勇气、智慧、与美丽于一身的强大生物,幻兽呀!请你以最深的灵性,聆听我的倾诉,我-亚芠.斯达克-将与你缔结永生的血之盟约,终此生惟有你与我为终生之盟友,契。”

  回生诀,斯达克家引以为傲,专在生命垂危时才能施展,一生只能使用五次的回生诀,这是亚芠第二次的施展回生诀。

  盛大的金光在亚芠念完之后,由亚芠全身盛绽,钨魏等人一见到亚芠全身放出金光,误以为亚芠施展同归于尽的自爆法,当场不进反退,连带不远出的两个伤患都给抱走。

  这一误判可将情形完全的改观了。让亚芠有时间将他的能量过继给贪狼星。

  当钨魏等人退到十五公尺外,转身看向亚芠时,只见亚芠正以双手掌心正对着贪狼星,一道金色光柱由亚芠双手掌心射出,投在贪狼星身上,奇事发生,在那金光投射同时,伤口竟渐渐的消失,不,是愈合了。

  不管是焦黑的烧伤,血红的伤口,在金光之下,全都慢慢的不见了,而且连原先被燎原烧的乱七八糟的银色长毛照样又长了出来。

  金光持续约三十多秒,亚芠的掌心才不再发出金光,但是这三十多秒已让贪狼星恢复原状,更甚,更有精神了。

  金光停止后,亚芠只觉一阵虚弱袭遍全身,他受的伤实在太重了,耗用的真气太多了,所以能量只够提供贪狼星三十多秒的时间。

  嘘了一口气,亚芠叫道:“小星,你快回到清蓝之境,告诉爷爷,说我已遭不幸,我真的好恨,如果我有足够的力量,我…….”

  突然之间,亚芠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一阵强烈的头痛袭来,比从前更加的痛,更加的猛烈。

  一时之间,痛的亚芠不由自主的在地上打起滚来,连滚了几圈,亚芠一个用力跳了起来,大吼一声。

  额心一连串快到他数不清的激烈跳动,猛烈而寒彻全身的寒流突然感觉到冲破他的额心,冲到外面来。

  在钨魏等人看来,只见到亚芠突然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后,突然又跳了起来大叫一声,接着全身发出银色的光芒,其耀眼的程度一点也不下刚才发出的金光,甚至更耀眼些,然后,由额前冲出一道极亮的银光,同样往贪狼星身上照去。

  一接到这道银光,贪狼星立即仰天发出一阵绵延不绝的高亢长嚎。慢慢的,一边承受银光,一边走向亚芠.

  而头痛中的亚芠只觉当寒流冲破额心时,他那头痛的感觉好似也随之而去,令他十分舒服,他也才注意到自己正由额心处发出一银光,连接到贪狼星身上。

  当他射出的银光越多,贪狼星的身上银辉也跟着越亮,亮眼的银光充塞着贪狼星的全身,最后,银光甚至扩散到贪狼星胸口的神之钻上。

  当银光有逐渐侵入神之钻中的趋势时,神之钻似也要抵御银光的侵袭,也跟着发出蓝色的光芒,银光有多亮,蓝光就有多亮,直到亚芠连精神力化成的银光也发完了,不再发出为止。

  这个时候,亚芠可真的心空空,身空空,浑身上下没半点力不讲,连脑袋也跟着昏昏沉沉,根本就失去思考能力了,而这时,贪狼星的异变正要开始。

  失去了亚芠精神异力银光的支持,贪狼星身上的银色光辉不再增加,但是,神之钻的蓝色光辉却还持续不停的变亮,越来越亮,越来越亮,直亮到令人睁不开眼。

  幕然,贪狼星发出一声震天高亢狼嚎,十五公尺外的钨魏等人突看到一个令人说不出来的怪异情景。

  当贪狼星的狼嚎一止,身上的银光突大盛,那种感觉,好像是银光将蓝光吞噬掉一样,不到半秒钟,所有的蓝光全都消失不见,只剩下贪狼星身上不知比刚才亮了多少倍的银光。

  接着,站在失神的亚芠的面前的贪狼星身上出现了无数的金色花纹。

  金色花纹出现的时间连眨一次眼的时间都不到,贪狼星立即变形拟态,开始依附到亚芠的身上。

  但是这一次与以往的拟态依附不一样,这一次不光是上半身,由头至脚,亚芠整个人几乎是全包在贪狼星拟态后的身体中。

  贪狼星的组织不断的在亚芠身上各部位不停的擩动,慢慢的,每一个部分都开始逐渐的成形,形成的不是亚芠皮肤的那种肉色,形状也不是依照亚芠的体型平均依附在每一个部位;颜色是那种贪狼星在夜晚月光下泛出的银色;形状是由一块块,宛如盔甲连结的部分。

  “铠”,是铠,贪狼星终于拟化成“铠”了。

  但是,一边的钨魏等人却显的惊骇莫名,埃廉忍不住吞了吞一口口水,干声道:“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那东西….,那东西是“铠”吗?”

  在他们眼中,眼前这由亚芠及贪狼星合体,形成的东西,他们真不知该不该称之为“铠”?

  与一般常识中的铠完全不同,贪狼星拟化成的铠依附率是百分之一百,就算是依附率最高的兽幻铠,再拟化成铠时,最低限度会露出脸来,或是其他部分,但是,贪狼星的铠却是将亚芠整个人,由头至脚,完完全全的包裹再厚实的盔甲中,完全不露一丝部分。

  盔甲上,完全没有任何能分辨它阶级的部份存在,不像三阶、四阶、五阶般,形成铠时会在身体某部位出现幻兽原形的某些特征;也没有六阶般会在肩上出现原形的头;也没有七阶的胸口图纹;当然更不像八阶着铠时会在在身后形成短暂的能量原形;难不成是九阶幻兽?但那更不可能了,虽然没见过九阶幻兽,但传说中,九阶幻兽在形成铠时,会分化出一只小形的原形兽,跟在身边,但是他也没有,如果硬要说特征的话,只能说,在亚芠的头部铠甲部分,其构成的形状就是有如一只正处长啸中的魔狼,眼为顶,牙做边,环绕脸颊四周,脸部是一个除上面只有两颗黑色不知名晶体位在眼睛部份外,口鼻完全都隐藏在平坦的脸甲中,另外在手背,脚背处有着贪狼星原形时的四支利爪,除此外,别无一般兽幻铠的特征。

  而且,钨魏甚至无法判别它到底是兽幻铠或魔幻铠?

  只因,贪狼星的铠化虽覆盖亚芠全身百分之百,就像兽幻铠一样,覆盖主人全身达百分之八十以上,但是,它却怪异的具有魔力晶。

  不用怀疑,钨魏一眼就注意到,在亚芠铠化后的胸部正中央,一颗足足十公分大,透明的魔力增幅结晶,镶崁在亚芠的胸前,另外,在他双手手晚外侧,各有一颗约五公分大的魔力晶,大腿外侧也有同样的两颗,连额头都有一颗两公分大的魔力晶,最最奇怪的是,在腹部处,竟然有一颗鸡蛋大,圆形的蓝色不知名晶体,好似是原先镶崁在贪狼星胸前的蓝色晶体。

  而这同时具有兽、魔幻铠特征,又将主人全身包裹的铠,别说看,连听都没听过。

  钨魏等人虽惊疑不定,但慢慢的,他们似乎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铠化后的亚芠竟然就直直得站在那动也不动,完全没有一点的动作。

  原来,当亚芠施用回生诀时,刚开始是天心真气在回生诀半强迫式的力量之下,全数的投入贪狼星的体内,但是,亚芠忘记了他还有另一种力量,就是他天生具有的精神异力,经过天心诀修炼后的精神异力本已十分稳定的,若不经启用,本不至于会如天心真气般释出,但刚好那时,亚芠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悔恨及对力量的渴求,以至于精神力过于不稳定,因而也被回生诀的力量将他的精神力强迫释出,而他那心中的强烈的意念也随着精神力的释出,全数投注在贪狼星的身上。

  经由亚芠几乎是处在完全没经使用过的精神异力灌输,强大的精神能源夹带着强烈的意念,在进入贪狼星的体内时,因为能量过于强大,刺激到原本几乎没有任何反应的神之钻,使的神之钻相应的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强大的神之钻能量,强烈的意志力,猛烈的精神力刺激,三管齐下,终于打开了贪狼星体内一个神秘的开关,令贪狼星在一瞬间,由成长期跨进到成熟期,终于化身成铠。

  只是,亚芠更是不知道,在贪狼星进入成长期时,他在这段时间内,虽说他的天心真气增加不少,使的贪狼星成为铠时应该是兽幻铠,但是偏偏亚芠的精神异力与神、魔力是一种相似的存在,精神异力的存在又使贪狼星应该成为魔幻铠,这气、力的成长如换作一般幻兽是会取其一而成形,但贪狼星毕竟是上古幻兽,具有现代幻兽所没有的奇特异能,竟然将亚芠气与力成长的属性同时表现出来,所以变成了这么一个同时具备魔、兽幻铠的特征的奇特铠甲。

  这些钨魏等人当然是不知道,而因为释放出所有天心真气及精神力的亚芠正陷入半昏迷中,当然更不可能知道贪狼星已经铠化在他身上,当然就更不晓得他的铠是长成什么样子。

  一边的钨魏见亚芠铠化后不言不动,宛如化石般站立在那,实是不知他想做什么?

  等了一会,他实在是忍不住了,道:“走,我们上去瞧瞧,我就不信他已那种残破的身体就算铠化后能做什么?”

  说完,钨魏一马当先,走到亚芠面前五步之处,停了下来,埃廉及斐摄同时来到他两侧。

  近看时,钨魏只觉亚芠隐藏在铠下的面貌,两颗镶坎再银色面具上的黑色晶体散发出说不出的诡异,令他竟一时提不起勇气去揭晓亚芠的企图,不过他可不知亚芠现在是身处一种半昏迷半恍惚的状态,对于他们这三个人可是视如未见。

  钨魏右侧的埃廉再也忍不住了,怒道:“刚才还一副快死的样子,现在你以为有个古怪的铠就神气了吗?我就不相信!”

  说着,埃廉一挥手中的大刀,二话不说,往亚芠的胸前一刺。

  动了,埃廉这一刀让亚芠动了,非关自主意识,纯粹的保护自己的本能反应,完全没有招式可言,亚芠的手突快逾闪电的往埃廉的手腕一敲,埃廉痛叫一声,手一松,手中的刀子马上被亚芠夺过,反手一刀。

  闷哼一声,埃廉连抵抗都来不及,让亚芠一刀将他的脖子砍下一半,眼看埃廉是活不下去了。

  看到埃廉在铠化后的亚芠手中竟连一招都使不出来,惊骇之下,不加思索,两人同时对亚芠发动攻击。

  这一打可打出了问题了,若他们不攻击的话,亚芠也不会反击,但这样一来,亚芠面对他们的攻势,深黑的眼睛闪过一抹银光,手中的刀一挥,钨魏一声惨叫,活生生的被亚芠一刀砍进他的肚子。

  本来就不善于近身战斗,如今当然就更不是亚芠的对手,但亚芠也付出了被斐摄一枪刺穿他左臂的代价,但是,亚芠恍若未觉,砍完钨魏后,返身拔出大刀,回头一斩,一刀将斐摄的头斩下,速度快到斐摄的头被斩下后,脸上还浮现一枪刺穿亚芠左臂得逞的微笑。

  真是悲惨,三个人的平时每一个都可以跟亚芠战个几十回的,尤其是钨魏,但现在却连一招都没出,全死在亚芠本能反应的手上。

  看到钨魏三人一瞬间,连招都没出就全死在亚芠的手上,一旁观战的三人,吓的他们连抱仇的想法都不敢有,一个残废,两个重伤的,三个人连滚带爬的远远逃离这,再也不敢回头。

  而站在血泊中的亚芠依旧是直直站着。

  这时,象征光明的阳光正慢慢的驱逐夜晚的黑暗,夜已过去,新的一天又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