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二十三章 贪狼化铠(中)

  作者:手枪

  凝力一聚,亚芠的双手掌心中突出现一到淡淡金色的长形光芒,由于这到光芒只有不到五公分,又是隐藏在金光闪烁的掌心中,怒火攻心的裕临根本无法看见。

  冲到亚闻面前的裕临大喝一声:“千流爪影。”

  宛如千条光影般,裕临的双臂连连挥动,一时之间,他好似掌有千百只手臂一般,成千上万的手臂带着无数散发出森森白光的利爪,向亚芠浑身抓来。

  亚芠轻哼一声,双手交叉,护住头脸,浑身发出旺盛的金光。

  决定速战速决的决心令亚文存心硬抵这一招,将天心真气运至全身,亚文浑身发出金光,藉由天心真气的能量,加强身体的抗力,任由裕临将他那浑身的爪影全招呼到他的身上,未的是要找寻一丝的破绽。

  终于,隐藏在双臂下的亚文双眼并出强烈的光芒,他看到了,他看到当裕临双手挥动之际他会不自觉的将他胸口的防御松开,这就是他所等待的。

  毫不犹豫,当裕临再度将胸口的防御松懈时,亚文大喝一声:“破魔之箭。”

  手中酝酿已久的两支五公分长,天心真气形成的短箭朝裕临无防备的胸口射了出去。

  是斯达克家的秘法,将真气于体外高密度的凝结,发出,用以袭击敌人,威力不下于弓箭,而且更上一筹,更令人无法提防。

  裕临正打的亚芠十分高兴,哪之亚芠竟残毫无预兆的就从手中射出两只金色短箭,一时不查的他立即被这两支短箭射中胸口。

  金色短箭没入胸口,鲜血立即有如喷泉般喷出,裕临惨叫一声,蹬蹬蹬的到退了几步,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亚芠:“你…你…你…..”

  作梦也想不到被他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人会突然射出两只金色短箭暗算他,胸口火辣辣的疼痛令他几乎站不住。

  两箭生效,亚文也不由惊讶于裕临的功力不凡,受到他这两支以真气凝成的短箭,他竟还能站着,不由分说,亚芠大喝一声,右手再度发出强烈的金光,往裕临的颈部斩下,他要给裕临最后一击。

  但就再此时,旁边的恺里三人见状不妙,同时大喝一声,拳、刀、枪往亚芠身上招呼,逼的亚芠不得度放弃这一击,转身避过三人合力一击。

  退后三公尺,亚芠看到他们聚在裕临身边,由恺里双手发出蓝光,在裕临身上连点,只见裕临胸前的两到伤口立即收口,停止流血。

  看到这一种情况,亚文心中微微一动,这是一种运用真气加强伤口愈合的速度,疗效不亚于魔法师的回复咒,立即想到他也会这类的真气疗法,只是以往他并不注重,如今见到恺里及裕临的动作,他不由暗自试试,运起一种忘记是叫作气原咒或是气疗咒的心法,只觉天心真气在全身绕了一圈,身上因为刚刚裕临的攻击的伤口竟产生一种凉凉的感觉,令他心中暗喜。

  同时暗暗责怪自己,为何不早一点注重这一方面的奇特功能,如今他又大大的增加胜算,至少能延长自己战斗的时间。

  伸手拉下身上破破烂烂的衣袍,亚芠再度严阵以待。

  这时,恺里已将裕临拉至安全处,转身和埃廉、斐摄三人面对亚芠,身上杀气腾腾的,显示刚刚亚文重创裕临以真正的激怒他们了,接下来的战斗绝对不会像刚刚那样轻松了。

  趁机,亚芠抽空看一下贪狼星那边,贪狼星及燎原正在他二十公尺外对峙,贪狼星身上已有不少处的烧伤及撕咬的伤口,而燎原更惨些,它身上更多的伤口,最大的是它额际的一道近十公分的伤口,一看就知是被贪狼星头上的独角所伤,而钨魏则站在他们五公尺外,眉头微皱的看着燎原,注意到亚芠正在看他,钨魏突露出一抹令亚芠十分不喜欢的怪异微笑,亚芠心中十分不舒服,但也知道贪狼星目前至少是占上风,他就放心一点了。

  现在他是自身难保,望着杀气腾腾的恺里三人,他也无暇去想钨魏的笑容有什么涵义,只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再度面对恺里三人的攻势。

  不容亚芠想太多,恺里已先一步大喝一声:“小子,尝尝我的寒浪掌。”

  说着,亚芠只见恺利的双手蓝光大盛,开始上下摆动,带着森森寒气往亚芠攻来。

  蓝色掌影联成一波波如潮水般的攻势,当中挟带着森森寒气,令亚芠真有身在浪涛之间的错觉,同时又听恺里吼道:“寒浪掌第一掌-浪起潮涌。”

  无数的掌影令人摸不着他真正的杀机在哪,但是,他却不知道亚芠的神魔眼却正好是他这一招的克星,金银光芒再度一闪,亚芠轻易的就找到恺里的双掌真正位置,只见亚芠轻哼一声:“来的好。”双手在握拳往右下方及正中央同时击出,精准无比的与恺里双掌互碰。

  再度上演前两次的情况,两人又是同时后退,但这次亚芠却不待身形站定,第一时间又是跃身向前,他要抢在埃廉及斐摄还未攻击他之前,先缠住恺里,避免以一敌三的窘境。

  果然,当亚芠前跃时,埃廉、斐摄两人的枪及刀已在他身后掠过。

  来到恺里身前,大吼道:“同为练气者,接受了你这么多的招待,实在有点不好意思,礼尚往来,你也接我一招“雷鹰之爪”吧!”

  说时慢作时快,亚芠一个高跃,飞身到恺里的上头。

  一边的埃廉、斐摄要抢过来,但是恺里却大叫道:“你们别过来,这是我的。”

  恺里已是被亚芠那句“身为练气者”的话扣住了,无论如何,他也要独自接下亚芠这一招,如过让埃廉、斐摄来帮忙,那就等于是承认他不如亚芠了,如此一来,身为高傲的练气者的恺里是绝对无法接受的。

  听到恺里的话,身在半空中的亚芠部由暗暗佩服恺里,同时暗喜爷爷所说的果然没错,练气之人事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比别人差的,他略一挑拨,恺里马上上当,要独接亚芠这一招。

  当下亚芠有什么好怀疑的,鼓尽全力,天心真气全数运至双臂处,以臂代剑,大吼:“雷鹰之爪。”

  亚若的绝招之一,由亚芠用来,虽不若亚若般的有雷电之势助威,但是在亚芠的天心真气全力推动之下,亚芠的双臂宛如,以肉眼无法看轻的快速动作,化身为无数闪烁金色光彩的千百支利爪,以漫布天空之势,向恺里迎头罩下。

  恺里看到亚芠这一招,招未到而劲先至,他也不敢小觑,喝道:“寒浪掌三大绝招之弥天寒浪。”

  双掌如撑天之势,由下往上,带起莹莹蓝光如冲天巨浪般与亚芠的利爪接触。

  爪掌一接触,立即响气一连串有如金铁交鸣般刺耳难听的巨大声响。

  金光及蓝光交杂,看来无比的耀眼,不过外人看着好看,身在其中的恺里可是一点都不好受。

  由下往上先天上就弱于由上往下,加上亚芠的天心真气本就不弱他多少,他所用的又是亚若经由战场上千锤百炼出来的绝招,因此恺里就注定他失败的命运。

  经过半空中看不清的短暂急速对打后,恺里惨叫一声,被亚芠用饱含天心真气的有爪狠狠的一爪抓在他的左腰之际,留下了五条又深又长的爪痕。

  有如泉涌的伤口令恺里当场失去再战的能力,一声惨叫后,马上由半空之中跌了下来。

  亚芠由空中借反震之力,向后翻了个身,轻轻的落地。

  刚才那一阵对扙,耗时虽少,但已耗尽亚芠身上八成的精力,毕竟同样练有真气的恺里可不如想像中的那么对付,而且这一招本是要结合兽幻铠的能量才能使出,但是亚芠却由一己之力,施展出这一招,当然是十分吃力,不过不用这招又不行。

  两个六阶兽幻铠,加上一个拥有七阶幻兽,实力不知深浅的钨魏,他可不想耗太多时间在一个人身上,即使他会大耗真气。

  在外表虽极力保持镇静,但起伏不断的胸脯是瞒不了别人的,埃廉及斐摄互望一眼,身经百战的他们当然不会不知道亚芠现在的情况。

  极具默契的两人同时提起手中的兵器,挥动着往亚芠身上招呼,这一次亚芠看到他们的兵器已经发出了土黄色及火红色的光芒,动作也明显的比以前快多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亚芠现在已无力将天心真气运行到全身,加上他就算是完全状态,他也不敢轻易让这些兵器砸在身上。

  强运真气到双腿上,加快自己的速度,亚芠一个转身,飞快的倒跃四公尺余,躲过枪刀之击。

  可是,当亚芠闪过枪刀正想反击时,心中突一动,他怪异的一扭身,三根短箭从他的腰际飞过,一看,竟是不远处的青衣帮三当家手持一个短弩射来的,正想开口大骂他卑鄙,眼间的亚芠突看到短弩上有五个凹槽,而他刚才才躲过三根短箭,心中暗暗叫道不妙。

  这时,刚好埃廉的长枪冒着黄色光芒迎头刺来,亚芠一个侧身,躲过长枪的直砸,伸出右手将长枪一把握住,反身一抽,想把长枪夺来,谁知再这要命的时候,只觉背后两处一痛一麻,一时之间出不了力,夺枪不成反让埃廉顺势用枪身在他的小腹重重的硬敲一记。

  硬吃下这一记的亚芠痛的差点跪下,这时又刚好是斐摄挥动手中的大刀往亚芠景不斩下,亚芠大吃一惊,顾不得其他,往地下用力一滚,总算是逃离大刀的范围。

  但是也因这一滚,将背上的两之短箭弄得插的更进去了,亚芠一站起来,其忙身手在背后拔下短箭,拿到眼前一看,短箭竟是发出了涂上药物的绿色光芒。

  这时也正是背上发出了热麻的感觉,亚芠急忙把身上仅存的天心真气运到背后,虽好过了点,但是热麻的感觉依旧存在,而且仍有隐隐扩散到全身的趋势。

  亚芠转头对三当家怒喝道:“你这卑鄙的小人。”

  三当家狂笑道:“恶魔,这下看你死不死,箭上涂的是剧毒-毒麻散,中了它,你会全身麻痹,然后再痛苦中看到自己逐渐的死去,哈哈哈哈哈……..”

  这时的埃廉及斐摄四也感觉到三当家的手段不太光明,不由皱起眉头望着他。

  察觉到埃廉及斐摄的眼光,三当家怒道:“你们还楞在那干什么?还不趁现在杀了他?我用三万金币可不是请你们来看戏的!”

  斐摄摇摇头道:“算了,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们动手吧!”

  说着,提起长枪,又往亚芠刺去,埃廉见伙伴动手,也只好叹口气,拿着手中的大刀,也往亚芠斩来。

  这下子亚芠可叫苦连天,面对长枪大刀,亚芠虽想反击,但却提不起丝毫的力量来,只能一在狼狈的闪躲,幸好埃廉、斐摄两人似也觉得这样太不光明,下手时不自觉的减了几分力,让亚芠得以凭着经验躲过数次断头之危,但是,就算这样,几个照面下来,亚芠还是全身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一边躲着刀枪,亚芠一边苦笑在心,看来今天他是在劫难逃了,现在用不着毒麻散的毒效,光是全身的伤口所流出的血已足叫他头昏眼花,浑身欲振乏力,只是逃亡时磨练出来的坚毅心志令他咬牙力撑,坚持着不让自己倒下而已。

  一边的三当家见到亚芠狼狈的模样,再也忍不住狂笑:“太好了,就是这样,就是这样,不要让他死的太舒服,再多杀他几刀,再让他痛苦一点。”

  听到三当家的话,亚芠心中恨的咬牙切齿,恨部的将他碎尸万段,但是眼前这两把刀枪却让他不要说靠近他,连自保都不可能。

  就再这时,亚芠听到贪狼星传来一阵痛苦的叫声,百忙中转头一看,心情立即大受震撼。

  在二十公尺外,贪狼星及燎原的战场上,不知何时,钨魏竟然和燎原合体,看他的样子,一身火红色的盔甲,燎原在钨魏身上,各自在头部,前胸,手部小臂,下腹,大腿膝盖以下,形成重点式的护甲,而且在胸前狼形红纹的头上有一颗约八公分大小红色的魔幻铠专属的增幅晶球,连带在手臂上也各有两颗增幅晶球,原来钨魏是个魔法师,难怪他不直接参与战斗。

  但是令亚芠色变的并不是钨魏是魔法师这件事,而是,贪狼星现在正四脚离地,被钨魏用右手紧紧的扼住它的喉咙,悬在半空中,而且还用着左手放出青色的高热火焰,而火焰正逐渐的靠近贪狼星的头,企图将贪狼星烧死。

  看到贪狼星陷入死危境,亚芠几乎是不加思索的,猛一个转身,完全不顾埃廉、斐摄的枪刀各自在他的背后留下了两道身可见骨的大伤口,往乌魏猛扑了过去。

  正要将贪狼星置之死地的钨未完全没想到亚芠竟然不顾一切的扑了过来,一时不察,被亚芠用肩膀撞开,贪狼星也因这一撞而脱离钨魏的右掌,重获自由。

  撞倒钨魏后的亚芠再没力气,倒在地上,贪狼星发出了哼哼的轻哼声,用头磨了一下亚芠的身体。

  亚芠轻叹一声,伸出他无力的手,轻轻的抚摸贪狼星的大头,看到贪狼星也如他一般,原本漂亮的毛被烧的参差不齐,还隐隐发出恶臭,全身上下更是不少于一、二十处烧伤。

  叹口气:“小星,看来今天就是我们的忌日,我们恐怕不能生离此地了。”

  听到亚芠的话,贪狼星用舌头舔了亚芠的脸一下,转个身,面对着已会合在一起的钨魏、埃廉、斐摄三人,发出了低沉的怒吼声,一付誓死保卫亚芠的模样。

  看到贪狼星警戒的样子,钨魏不由叹道:“隆兄,在下不得不说你实在是一个不简单的敌人,不说别的,你以一己之力,重创在下两个同伴,你的幻兽又将我的燎原重创,始的我不得不铠话来对付它,今天如果你不自恃,再开始时就铠化的话,我想我们要将你打败恐怕是不容易。”

  亚芠一手扶着贪狼星的背上,吃力的站起来,同时暗暗苦笑,能铠化他早铠化了,何必弄得自己这么狼狈,这可是生命问题呀!

  看到亚芠需靠着贪狼星才站的起来,钨魏知道胜负已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