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二十二章 贪狼化铠(上)

  作者:手枪

  打从三天前,亚芠在绍舒岱提镇中闯下了连杀百人的大祸后,自知他在这个城市中已是呆不下去了,所以当他将达格等人完完全全的歼灭后,他便离开这个城镇。

  凭着刚刚的表现,包括守卫在内,根本没人敢挡在亚芠面前,使的亚文能从容的离开这一个城镇中。

  踏出绍舒岱提镇的城门后,亚芠略一辨识方向,迈开脚步,往华那邦公国的方向走去。

  他已在这个城镇中浪费太多的时间了,急于回到公国中找寻父亲生死之谜的他,迈开脚步,立即往公国方向赶路。

  至于刚刚在城中的那一场的血腥杀戮,在亚文心中并没有多大的感想,早在一年前的逃亡生涯中,亚芠早已学会将他自己的怜悯之心收到心底的深处,决不让软弱的怜悯出现在他如钢似铁的意志中。

  杀戮的逃亡生涯是万分的艰辛的,面对有如潮水般前仆后继而来的敌人,唯有将自己化身为杀戮的修罗才得以生存下来。

  但是,自古明言“杀人者,人恒杀之。”,每一次的胜利是生存的保证,但连亚芠自己也不敢保证下一次或下一次的下一次他还能如此幸运的获胜?

  而要生存下来却唯有不断的胜利,而胜利的条件就是,人狠比人更狠,人毒比人更毒,也因此,他才能保护家人去到清蓝之境。

  今天将这百人一次屠尽,他并不后悔,因为他知道,今天如果身处劣势的是他,他的下场也绝对不会好到哪去,杀人与被杀,亚芠绝对不会选错的。

  而且,今天他若不是抱着这一个决心,早在一年前,他及他的家人早已不知死过几次了,现在的坟墓上的荒草早已能搭屋了。

  亚芠很快的将今晚的这件事抛在脑后,趁着夜色,他踏上往华那邦公国的旅途。

  不过,急于赶路的亚芠并未想到,他却还未狠的彻底,毒的透彻,青衣帮还有人活着呢!

  连续三天的赶路,亚芠已走到华那邦公国与奇兰楼联盟的交界处,也是奇兰楼联盟最南边的城市-凯达斯勒城。

  凯达斯勒城面积约八千平方公尺,人口数约三万八千人,是属于联盟中排名最小的城市,这一个城市是由钛京、东帝两个人数介于两千至三千的中型佣兵团所保护的。

  凯达斯勒城是一个以矿产,器物冶炼著名的城市,她的附近就有几个盛产各种金属的矿源,当然,凯达斯勒城的兵器也是很有名的,不少人闻名而来,专门来此购买许多精良的兵器。

  托出产兵器的福,凯达斯勒城虽小,但她的财富却一点也不亚于其他的城市,而负责她武力保障的钛京、东帝这两个佣兵团人数虽少,但他们充分而精良的装备使他们的武力非同小可,等闲之人也不敢轻易的侵犯她。

  来到这做凯达斯勒城的亚芠,托三天前在绍舒岱提镇中的事迹之福,他的恶魔之名传播的非常快,还没进城之前,亚芠就无意听到路人在谈论绍舒岱提镇中出现的恶魔之事。

  苦笑的摸一下自己藏在斗篷头套中的白发,有点暗暗庆幸,幸好他因为赶路的缘故,一直以冒险者那种为防风尘、蚊虫而将全身隐在斗篷中的装扮。

  无意中隐藏了最明显的特征,他那头白发。

  加上今天一整天他都是在白天赶路,走的又是些乡村小道,没碰上几个人,跟随在他身边的贪狼星又因阳光照射,反射出金色的光芒,种种巧合加在一起,让他至今能没被认出他就是大家口中盛传的那一个,有着一头白发,身边跟着一只银色巨狼的恶魔。

  但是现在,亚芠听到他大开杀界的消息已传到凯达斯勒城,天色又近晚,等一下月亮出来,贪狼星又会变成银色,那他就无所遁形了。

  转个方向,他决定不进城了,今天他就要在野外过夜,明天起也许他该叫贪狼星依附到他身上,并且去将头发染色了。

  找到一个干燥的树洞,舒服的躺进去,按摩一下赶了一天的路,感到的有点疲惫的肌肉,亚文心中有了这一个想法。

  贪狼星安详的躺在亚芠身边,皎洁的月光透过枝叶隙缝照进树洞中,在贪狼星身上映出点点的银光,一切显的是那么的安祥。

  但是,危机正一步步的踏进他们身边。

  夜晚,漆黑的背景,神秘的气氛,许多事情发生都是在黑夜之中,其中包括“杀人”。

  几乎是和贪狼星同时,亚芠原本紧闭的双眼一章,没来由的,一种惊心肉跳的感觉令他由沉睡中突然惊醒。

  以最快的速度,亚芠及贪狼星由树洞中钻出,来到树洞前一个略为平坦宽敞的空地上。

  抬头往四周看去,亚芠目光不由一凝,现在虽已是月亮西垂的深夜,但眼光精锐的亚芠仍在剧他不到十公尺处看到有几个黑影。

  现在他知道为何被惊醒了,是因为杀气,来自黑影中的一个明显只到其他黑影一半高的黑影。

  虽然此时,皎洁的月亮已逐渐隐没在地平线的那一头,但是,亚芠仍看轻眼前的黑影是人。

  “一、二、三、四、五、六”心中暗暗数一下,眼前共六个人,包括一个坐在一颗大石头上的人。

  对于这一个坐在大石头上的人,亚芠一点也不陌生,锐利的目光透过黑暗,亚芠清楚的看出,那人正是半个多月前,辈他一掌折断又大腿的青衣帮三当家。

  呃!他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呢!

  而惊醒他的杀气就是由他身上发出来的。

  不过那也难怪了,谁叫亚芠杀了人家那么多人呢?现在可好了,人家来报仇了。

  暗暗苦笑一声,用心灵感应止住一旁正不断发出低沉警戒吼声的贪狼星,上前走了几步,靠近他们,看看他们现在要怎么做?

  见亚芠走上前,六个人,喔不除了不良于行的青衣帮三当家以外,其余五个人全都也跟这上前,直到相距三公尺后,亚芠及对方同时止步,这时亚芠已能看轻对方每一个人了。

  亚文细细的观察对方,一种很不妙的感觉由心中升起,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因为每当有这种感觉时,就表示他很不妙了。

  看着对方,对方五个人一字排开,在亚芠最右方的那一个人看来约三十上下,身上已穿着上一件暗灰色的兽幻铠是属地系中的属性,右间处浮现一颗蛇头,一看就知是施耐克(蛇)系,手中拿着一根足足两公尺长的铁灰色长枪,瘦长的身材,加上精光四射的双眼,由双手青筋浮起的样子,一看就知不好惹。

  右方第二人,身材是五人中最矮小的,约四十来岁,同样身着一件兽幻铠,蓝色的铠色表示是水属性,右肩同样浮现一颗猴状头,一看就知是莫奇(猴)系,身材瘦小,虽空着双手,但光看十指上由兽幻铠伸出的那十根长逾十公分的银白利爪,就知他也同样不好惹。

  在最左方的那人并未着铠,身材也是同样属瘦高型的,看来约五、六十岁,但他身穿一身一看就知利于贴身肉搏的浅蓝劲装,根据亚芠所知,这种人就是所谓的真正武术家,完全不借任何外力,以精纯的修为,打倒敌人,就令一个角度来说,这种人若不是对自己相当有自信,是绝不敢在战斗中不穿兽幻铠的,而亚芠也从其隐泛蓝光的眼中,看到同为练气者的特征。

  左边第二位,身穿一件右肩浮出一颗虎头的兽幻铠,火红色的铠甲表示出火的属性,而且是泰格(虎)系,拿着一把足有一点五公尺,略带弧度的大刀,是五人之中身材最魁武的,看来约二十七、八岁。

  最后是中间那人了,一看到他,亚芠心脏不由重重的到抽一下。

  “危险!危险!”全身的神经紧绷,本能正强烈的警告他,这人绝对的危险,如有可能,最好他现在就转身逃离。

  但是,逃亡生涯养成他一个不知是好是坏的习惯,就是绝对不背敌而逃。

  暗暗吸了一口气,亚芠平定一下自己的心情,再度打量这明显是五人之首的人。

  一身华丽的贵族衣饰,外貌出众,看来很年轻,约不过二十五、六岁,,身上穿着一套时下年轻人最流行的白色连身衣袍,虽未着铠,但在亚芠的眼光中,那略大一号的上半身表示他只是并未将幻兽铠化,这么做表示他对自己有自信,浑身上下除了守中一把竹扇外(装饰用的那一种),再没看到任何的武器。

  亚芠看到他的脸时,一触到他的眼光,不由脑袋一轰,浑然忘记一切,一种想要向他膜拜的冲动由心底升起,强烈到令亚芠几乎是无法自制的双膝一软,几乎要跪下去了。

  就在这瞬间,亚芠突觉额心一阵跳动,一到冰冷无比,令他几乎打个寒颤的气,由额心处冲出,一分为二,往脑及眼睛冲去,瞬时间,他只觉脑中一振“清醒”过来,同时眼中一亮,那种臣服的冲动立即消失无踪,他也看清对方的面貌,只觉对方只是英俊一点而已,到是他的眼睛亮的有点过火了。

  而对方见亚芠站的稳稳的,心中也是暗暗吃惊,事实上,当他一站到亚芠面前时,他就已师传的秘法,将他的意志由目光透出,逼迫对方屈服在他的眼光下,以往用这招,不知多少人都败在他手下了,就算察觉到他眼光有鬼的人也都是不由自主的避过,但是,眼前这人,除了先前的一点迷惘外,竟在他都来不及反应下,就又恢复正常,而且竟还由双目中射出两道银光,在一触之下,他竟反而觉得对方的眼光很亮,亮的他感到压迫感,要不是高傲的自尊不容许,他早已转头避过了。

  察觉对方的不简单,在银光的逼迫下,那人慢慢的收起密法,而亚芠眼中的银光也随着密法收敛而逐渐淡弱下去。

  事实上,他却不知,亚芠的精神异力及精神修为,正是他密法最大的克星,只是亚芠从未遭过精神上的攻击,不知如何反应,一切只是依本能而反应,所以才让他无意中逃过一次大劫。

  当亚芠及那人眼光都恢复正常后,那人见亚芠只是望着他,一点开口的意思都没有,那人只好唰一声,打开手中的竹扇,以着一幅宛如现在在好友聊天的亲热语气道:“兄弟可是在绍舒岱提镇中,以一人之力,解决百人的亚芠.隆兄?”

  亚芠不答,只是静静的量他面前的这五个人,这五个人中有三个人拥有六阶的兽幻铠,一个是具有一看就知相当强的真气修为,另一人莫测高深,以他现在的修为来说,如国以硬碰硬,他恐怕是会凶多吉少。

  心中暗暗寻思逃命的办法,亚芠当然就不及回答那人的问话,在他们的眼中当然就变成变相的藐视他们,不由心中暗暗的生怒,但也起了莫测高深之心,想不透为何亚芠对他们所百出来的态势会是如不见?难道他真的有什么可依仗而不把他们看在眼中?

  就在亚芠暗暗寻思当中,对方又再度开口说话了:“阿!我差点忘了,还没介绍自己,在这我先自我介绍好了,我们是凯达斯勒城钛京佣兵团,我是佣兵团副队长-邬魏.俄伺离,最右边是我的第七队队长-埃廉.戴,第二位是第八队队长-裕临,陈,最左边是本团的武术教头-恺里.硩聂华,第二位也是武术教头-斐聂.周。”

  说完,邬魏仔细看一下亚芠的反应,但是他失望了,亚芠能不言不语的看这他们,完全没反应。

  说起来,邬魏一开始就用错方法了,亚芠并非奇兰楼联盟的人,所以当人不知道他们在这有着跺一跺脚可以震惊整个凯达斯勒城的实力,可以说,钛京在这的威名全靠他们建立,五个人各有所长,自他们加入钛京佣兵团到现在,将钛京的势力托衬的凌驾到另一个东帝佣兵团之上,甚至有人说邬魏就是下一任的钛京佣兵团团长,由此可见他们的威名之盛,平常人见到他们其中任一个都很难,但如今竟一口气都出现在亚芠的面前,实是难得。

  但是,想要用他们的名声让亚芠乱心,好给于他们有趁之机的邬魏却是打错主意了。

  亚芠并非凯达斯勒城,甚至不是奇兰楼联盟中人,他只是一个路过此地的外人,又怎会知道他们到底是老几,想用名声让亚文震骇,那可好比去问鱼什么叫做火一样,没用,没用的。

  而且非但他用错计谋,同时也引的后面那个青衣帮三当家的不满,大叫道:“邬魏副团长,我付三万金币是叫你们来将这个恶魔杀掉,不是请你们来和他聊天的。”

  亚芠一听,总算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花钱雇佣兵来要他的小命。

  暗暗苦笑一声,三万奇兰楼金币,约等于四万五千公国金币,他还真的花的出来,三万金币可叫一家五口十年吃喝不用愁了,拿来雇佣兵还不如拿来自己花,真是想不开。

  不过亚芠还是暗暗惊心,眼前这五个人竟是用三万金币请出来的佣兵,那他们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更何况他再三天前才一杀近百人,如今才来五个人就干找他麻烦,亚芠可是又把心中的警觉再度提高。

  察觉到亚芠身上慢慢飘出淡淡的杀气,邬魏心中暗喜,亚芠终究是忍不住了。

  右手一伸,呼唤道:“燎原,出来见见你的兄弟吧!”

  一道红光由邬魏的宽大袖口冲出,直到贪狼星的前面三步处落地,现出一只高大不下贪狼星的幻兽。

  亚芠眼中瞳孔一缩,那是一只浑身火红,和贪狼星同为沃夫(狼)系的幻兽。

  那只狼形幻兽在贪狼星面前一落地就发出一声的的低吼声,贪狼星也回以露出獠牙的怒吼。

  邬魏看到两只同为沃夫系的银、红巨狼相互敌视,得意笑道:“这种事本是不需我亲自出马的,但因为听说亚芠兄你有一只沃夫系的幻兽,而我刚好也有一只沃夫系的幻兽,所以想来见识见识,你看他们的感情多好!”

  这时,亚芠身上已是飘出一阵阵冰冷的杀气,感应到亚芠的杀气,加上前面有一之外形相似的幻兽在挑,贪狼星马上发出一阵长嚎,身上再度出现了角、牙、爪的利芒。

  看到贪狼星的异变,五人也不由微微色变,听的再多也不如亲眼所见,贪狼星这一个模样的确会让一些叫一些胆子不够大的人吓到。

  而另一边的幻兽燎原看到贪狼星的异变也不甘示弱的同样发出一声震天长嚎,浑身火红的毛宛如火焰燃烧般,隐泛红光,让燎原宛如一团燃烧中的狼形火焰。

  亚芠见状,原本就不乐观的心情再度一沉,能将能量外放,那不是七阶以上的幻兽是办不到的。

  邬魏见到亚芠的脸色再度一沉,不由又得意一笑:“我的燎原是七阶幻兽,不知亚芠兄你的幻兽是哪一阶的?”

  亚芠身上的杀气浓厚的最高点,杀气腾腾道:“试试看你就知道了。”

  随即大吼道:“小星,上。”

  贪狼星一接到亚芠的命令后,马上又发出一阵绵延不绝的凄厉长嚎,化身一道银光往他前面的燎原扑去,霎时,一银一红两只幻兽纠缠在一块。

  亚芠同时身上金光一盛,往邬魏扑击。

  邬魏大笑一声,身形似慢实快,往后连退三,五步,最左侧的恺里冷哼一声,大步一跨,右手握拳一伸,带起一道蓝光往亚芠的胸前一打,亚芠不加思索,同样右手握拳,往恺里右拳一击,硬碰硬,两人双拳一碰之下,发出了宛如金铁交鸣的声响,两人都同时被震退,亚芠还比恺里多退一步。

  暗叹一声,他的修为比不上恺里多年的精纯,但现在无暇计较谁高谁强,因为埃廉的铁灰长枪,斐摄的大刀,以分别往他的前胸后背刺、斩而来,不待身体站稳,亚芠飞快的往右一闪,长枪及大刀立即随着亚芠的动向改为横扫,亚芠大喝一声,右脚一踢,踢在长枪枪身,将枪踢歪,左手抡拳,猛力往后一挥,正好击中斐摄握刀的手,再大刀还未近身时就将刀击向地面,逃过一劫。

  将他们的兵器击退后,亚芠眼角突瞄到一个黑影,不加思索,硬生生将失去平衡的身体往下一闪,一道黑影横过亚芠的上面,因为错估亚芠的动作,只再亚芠的左肩留下一道五爪血痕。

  亚芠身形往右一翻,再度站了起来,看一下左肩的血痕,这正是有如猴状的裕临的杰作。

  裕临嘿嘿怪笑道:“小子你真不错,以一敌三竟还能躲过我的突袭,果然是不能小看。”

  亚芠一皱眉,他一照面就被留下纪念品,他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怒气突发,两眼一张,神魔眼的金银光芒一并,发出一声长啸,亚芠双手呈虎爪状,金芒闪烁,往恺里闪去,不由分说,照头一爪。

  恺里大笑,五指并拢如刀,双臂直挥,划出无数片蓝色掌影,与亚芠的爪影一碰,两人再度同时被震飞,但亚芠藉这一阵之力,转身往裕临的右肩落下一爪。

  没有防备的裕临一时不查,反应不急,竟叫亚芠的爪子搭上他的右肩,所幸他动作很快,立即矮伸向后一翻,双足往亚芠的下腹一踢。

  亚芠一退,暗叫可惜,扔掉手中被他从裕临右肩抓下的一部分兽幻恺,他本是想先将这一个动作最灵活的裕临废掉他的双手,让他无法在偷袭他,可惜裕临的动作太快,使他只能抓下一块兽幻铠,而不能对他的本体带来伤害。

  饶是如此,裕临还是吓出一身冷汗,右肩失去铠甲装甲而冷飕飕的感觉有向再提醒他再这一个人手上失败了一次。

  一阵羞怒之火上升,顿时让裕临忘记一切,怒火熊熊的一展身形,快速的往亚芠冲去,怒叫道:“小子,我要你付出代价。”

  见到裕临来势汹汹,亚芠不惧反喜,正中下怀。

  就怕他不来,亚芠自知他的动作是比不上裕临,如今见到他自己送上门来,那是再好不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