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二十一章 铁血佣兵团

  作者:手枪

  奇兰楼联盟是一个不似国家组织的国家,她并没有一般国家所应具有的领土、元首、或主权之类的东西存在她的体制内。

  以四个人口达十万以上的大城邦-奇特、丰原、迦阗汐、尔峊擎烈,及六个人口介于四万到十万之间的中、小型城邦-百嘉天、炼岢、刀硕挹、卡妙、赤雷影、凯达斯勒,再加上无以数计的市镇、商会、集团等等联合而成的就是奇兰楼联盟。

  连她的名字还是以最大的城邦-奇特城,最大的商会-兰霏寒商会,最大的集团-冰雪楼佣兵团,三者各取一字而形成的。

  没有国家约束,没有领土限制,更没有官僚剥削,说穿了,奇兰楼联盟就是一个专们为赚钱而存在的一个没有国家意识的国家。

  若要问大陆上对大陆霸权最没野心的是谁?当首推奇兰楼联盟。

  在联盟中,一城的城主就是城中最有权势的人,也是城中最有钱的人,城中一切大半都属于他的,城民是他的职员,城主提供城民安乐的生活,城民为城主赚进大把大把的钱财,各取所需。

  而商会之主是没有城市的城主,各有其生存活动的行业,有的商会专于炼铁如神兵商会,有的精于采矿如坚晶商会,有的善于运输如飞马商会,与各城密切配合,互相依附而生存。

  集团,以提供武力为其商业价值的组织,有个统一的名称-佣兵团。

  大陆中以奇兰楼联盟的经济最为富裕,也是各国觊觎的大肥羊,肥嫩嫩的充裕油水,任是那一国都眼红不已,但却没有人敢动手侵犯她,原因就是奇兰兰联盟中所存在的佣兵。

  与各城的城主订下契约,提供武力保护城池的安全,担任所有城民(包括城主在内)的生命保险,作为运送货物时的临时保镳。

  佣兵的存在保护了奇兰楼联盟城堡及人和生财货物的安全,同时也令奇兰楼联盟跃为大陆上第二强的国家商业组织。

  令全大陆闻风而逃的奇兰楼联盟内的佣兵团,大大小小数十个,大至万人级的大型佣兵团,小至数百数十人为一个佣兵团,而其中最知名的要算是四大佣兵团,依照其排名为-冰雪楼、铁血、逆十字、圣魔导等四大佣兵团。

  四大佣兵团每一个都是组织超过万人以上的超大型佣兵团。

  而据说,不管是哪一个佣兵团,只要他们愿意,随时能以其强大的武力独立建立一个国家,因而有这四大佣兵团及无数规模不等的佣兵组织,奇兰楼联名的武力当然是高人一等。

  位于奇兰楼联盟第二大城-丰原城中,

  在丰原城北角,一座足以容纳上千人的大豪宅中,大宅外的铁门上书有“铁血”两个血红的大字,没错,这间豪宅正是奇楼兰联盟中第二大的铁血佣兵团设在丰原城中的总部。

  四大佣兵团各自在四座大城中设置自己的总部,冰雪楼总部位于奇特城,逆十字位在迦阗汐城,圣魔导则在尔峊擎烈城中。

  四大佣兵集团分别与四大城订下契约,总部驻守在其城中,同时也保护其周边的各市镇,商会,而六小城则是分别由四大集团护卫其一,其余两城则是由其他的佣兵团护卫。

  在以利益挂帅的奇兰楼联盟中,所有人显得异常的团结,即使私底下每个城邦、商会、集团,都为其本身的利益明争暗斗不已,但是深知唇亡齿寒道理的各个组织,当有人欺到头上时,所有人却显的十分团结,全力对付外来者,这种关起门来自家人打死活该,却不容外人对他们有一点点的杯葛的心态,让奇兰楼联盟存在了近千年,虽说比不上其他大国的历史悠久,但也是真令人够瞧的了。

  现在正是深夜,不过铁血佣兵团总部的中央核心处一角,一间独立于其他建筑,在它四周两百公尺内无一建筑存在,彷佛在宣告它的独特。

  用深黑色坚硬玄武岩建成,三层高的小楼独立在一片平整无比的草地中央,在这深夜中,黑色楼层那黑色影子,似乎散发出了一阵阵刚硬、冷肃,危机重重的压迫感,令人不敢轻易接近它。

  而它正是铁血佣兵团一万八千人精神的象征,也是团长用来决议重大决策,兼日常生活起居的地方,它的名字就叫铁血,用铁和血筑成的铁血小楼。

  只是,今天执勤的卫兵们觉得十分奇怪,以刚硬,固执于规律存在的团长,就算是发生什么重大的事都不能打乱他那有如用尺刻画出来的作息,为何在已是深夜的现在,平常早已就寝的团长却在他的书房中仍透出微微的灯光来,而且据上一班交接的卫兵说,刚入夜时分,团长及他的左右护卫风尘仆仆的由城外回来,一回来不顾梳洗就直接进到书房中,同时叫人找来副团长,人士执行长两人入楼,直到现在快五个小时了,他们都没出来过。

  正当外头卫兵为他们团长难得一见的奇怪作息而十分疑惑时,铁血小楼中,位于第一层后半部,团长办公室中,五个人安坐在其中,正寂然无声低头看这他们手中的一份资料。

  沉寂已久后,坐在上位的团长轻咳一声,引起所有人的,若亚芠在此,他一定能认出这一个团长就是在清碧酒馆与他打招呼的人。

  团长名为盖赤.斐斯特,今年正好六十岁,接任团长已三十多年。

  他是一个由外表看来,约四十左右,面貌方正,浓眉大眼,一看就知他是一个方方正正,循规蹈矩,实实在在的人。

  魁武的身材一点也不亚于曾和亚芠战斗过的达格。

  能身为一万八千多人的首领,盖赤当然是有其一套,不然哪足以领导其下属。

  此时,盖赤见房中除了他外的其余四人都把眼光投在他身上,满意的点点头沉声道:“各位对手中资料中描述的这三人有什么意见?提出来我们大家讨论讨论。”

  坐在盖赤右方靠近他的一个看来约六十左右,看来极瘦的瘦高老者,是为铁血佣兵团的副团长,水夜刀-特格.阿洱其,担任铁血佣兵团的副团长已有四十多年的经验,现年近八十的他还是老当益壮,是盖赤的父执辈,也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同时,将一辈子都奉献给铁血佣兵团,至今仍是孤家寡人的特格也是少数在盖赤眼前可以说的上话的人,因此,见到其他的三人对他使的眼色,特格会意,立即清咳一声,第一个说话。

  “根据手上的资料,团长想吸收这三个人入团我们是十分乐意,但是有一点,我想提醒团长一下。”

  盖赤点点头,示意特格继续说下去。

  特格又道:“在这三个人中,前面两人是我们从他们出道时就一直在注意的,拥有完整的背景,战役纪录,武功来源,对他们的人品也有过一定的品鉴,所以才由团会中决定延请他们加盟本团,列为客宾地位的。”

  “但是,团长你所提的第三个人选,对我们实在是有一点问题,不知团长能不能说明为何团长一定要将这一个人聘为客卿?”

  盖赤沉思一下,沉声道:“其实我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只是当我看到他时,虽说他现在在功力表现碧不如我们原先意图招揽的那两人一样深厚,而且又好似连“铠”都没有,但我却直觉此子将来必定非池中之物,如果现在不将他纳入我们的阵营中的话,将来我一定会后悔莫及的。”

  其他四人互望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那种惊奇的神色,他们作梦也没想到会再以方正个性,凡事实事求是著名的团长口中听到“直觉”这两个字。

  而且对这第三个人选有如此超乎他们意料的评价,这可是有史以来的第一遭。

  与特格相反,长的肥肥胖胖,像一颗肉球般的人士执行长-封巽.季楠道:“那团长你现在找我们来是要我派出招引使者去招引第三人来本团吗”

  盖赤摇摇头道:“我招你们来主要是要你们来帮我想想看,这一个少年是否真的适合进来我们铁血团中?”

  “毕竟想招他进来完全都是我个人的一己之见,参杂私人感情后,我并没把握这一个决定是对的。”

  听完盖赤的话后,众人不由一时沉默下来,关于这档事,他们谁也不敢作决议,因为盖赤的意思分明是他想招揽这第三个人选,但他又不能确定他这么做事对是错,所以要他们帮他做一个分析,这下子所有人都不由仔细思考了,毕竟再怎么说,铁血团的客卿身分是非同小可的呀!

  与副团长有着相同的权责,必要时甚至能代团长替团长下达指示,在铁血团五百多年创团的历史中,招揽的客卿也不过才区区共三十多人而已,若非这次因为有“那件事”的话,他们也不用再度招揽客卿。

  就在众人沉思时,一阵鸟鸣声传来,众人一致转头朝盖赤右方看去。

  盖赤陈声道:“历鉔,你去看一下,“凡铁”又何消息传来,竟然以火急急报传递消息?”

  历鉔点点头,起身朝右方一个暗柜走去,从中拿出一个密封的信封夹来,拿到盖赤面前,盖赤点点头道:“念出来。”

  凡铁,铁血团专门的情报探子,渗透全大陆各个地方。专门收集各种情报,供铁血团高级干部们判断是否对他们铁血团有任何不利的消息,藉由这项暗地组织的功能,铁血团得以度过无数的危机,存在至今,而凡铁则是取其平庸无奇之义,说明凡铁成员每一个的外表皆是平平无奇,唯有如此,才能探出许多的秘密消息。

  火急急报,凡铁的最高速件,直达团长的房间,显示这件事是十万火急。

  历鉔打开信封,从中抽出一叠信件,看过一遍后道:“根据凡铁的报告说,这第三个人选来历真的查不出来,最多只知,他最早出现的地方是在奇华森林中,身边带只系幻兽,半个月前第一次出现在绍舒岱提镇上,入夜第一晚即造成八人重伤残障,三天前,一场街头混战中,造成镇中盘据的一个流氓帮派-青衣帮完全灭亡,在该役中,青衣帮倾其所有的人手,计有九十八人,当中有四十六人拥有三阶以上的兽幻铠,帮主及二帮主更是拥有五阶的兽幻铠,但是在该役中,这九十八人皆亡,现场血肉模糊,第三人选毫发无伤的从容离去,该役是岱绍舒提镇百年来最悲惨的一役,事后更造成二十一人因无法忍受奇血腥的景像而发疯。”

  “事后根据凡铁调查结果,除第三人选自称亚芠.隆,无法查出其任何的来历,连其所用的武功,依据描述,竟完全无任何的系统与其类似。”

  封巽喃喃道:“完全不知来历,连武功都判定不出来?这下可难办了。”

  历鉔又继续道:“这一个亚芠.隆除来历及武功无法查清外,其身边的幻兽,一只怪异的奇怪幻兽,据凡铁这连续三天的追踪报告显示,亚芠.隆在这三天中,一直是任由这只幻兽自由行动,从未见到这只幻兽拟态依附在他身上过,而且这只幻兽本身外型判断应该是属于沃夫系,但其灰白毛色在日光下呈金,月光下呈银的奇特特征确令人无法判断奇真正的系别,更甚,其灵异的程度几与人无异。”

  念到这,历鉔突道:“在这我做个补充说明。”

  “三天前,团长即右卫-耐得.司徒与我本人曾在绍舒岱提镇亲眼看到这场的战役,当时我们就亲眼看到,亚芠.隆身边这只类沃夫系的幻兽,在无人命令下,将一个意图暗算亚芠.隆的人叼出,阻止那人的的阴谋,尔后更在该战中,成为亚芠.隆的得力帮手,帮他解决至少三分之一的敌人,根本无须亚芠.隆的命令,其灵异的程度根本无庸置疑的。”

  “附带一提,当时在战斗前,本人特别注意到,虽然这只幻兽没有跟亚芠.隆合体,但是却在战斗之前,自行拟化出锐利的独角、长牙,利爪,尔后才进行战斗,战斗中更是十分凶残。”

  特格听完更是自言自语道:“没有任何来历,一只跟魔兽没任何分别的幻兽,这恐怕要让他加入客卿是难上加难了。”

  众所皆知,所谓的魔兽就是没有主人的幻兽,藉由其父母身上或其他途径,获取所需的能源而成长,虽不能像一般幻兽般完全拟态变化,但依其本能也是能做有限度的拟态变化,具有强烈的野生本能及攻击侵入它领域的攻击性,这便是魔兽。

  听到特格的自言自语,盖赤不由一皱眉,但仍示意历鉔继续说下去。

  依照凡铁传来的消息指出,这次我们意图招揽的三个人当中,前两个也同样是其他三方注意的焦点,而且其他三方也如我方一样,已经和那两人有过接触,但是也跟我方一样,没有获得任何的明确回答。

  至于亚芠.隆,虽然也有注意到,但是似乎只是注意而已,并未采取任何行动,只有我方调查的十分仔细,报告到此为止了。

  盖赤听完沉思片刻,道:“看来另外三方也为半年后那件事开始行动了,封巽,加派人手对那两人的延请,务必不要让他们投入另三方中,还有,如果条件不是太夸张的话,尽量达到他们的要求。”

  封巽点点头,他已了解盖赤要以全力将那两人争取下来的企图。

  见到封巽点头后,盖赤缓缓看过这四个他最信任的亲信一眼,沉声道:“至于第三人选,亚芠.隆的问题,我们就试试去延请看看吧!”

  坐在一边,由头至尾没讲过半句话的右卫-耐得.司徒徒敲敲椅背,发出声音引起众人的注意后,一阵比手画脚起来,原来他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吧,难怪从头到尾他只是静静的听着。

  众人与他相处少说二、三十年,对他的手语当然是很了解,一看就知。

  “我认为,我们应该将重心至于亚芠.隆身上,全力延聘他担任客卿。”一阵比手画脚的将他的意思表明的耐得见众人一副奇怪的样子,知道他们是不了解他主张。

  又比道:“根据我所看到的,这个人根本就是一个天生的佣兵,铁石心肠不讲,查不出来历也可说他并不属于任何一方,而且根据祥穿的报告指出,亚芠.隆住在他的店中时,并看不出他是一个凶残之人,这表示他只是对他的敌人会这样子,最重要的一点,在看到他对敌的手段后,我实在是不想和他这种人为敌,再想远一点,以他这二十多岁,在不著‘铠”的情况之下,还有能力歼灭百人,一但他着铠或修为日深之下,与他为敌会有什么后果,那真叫我不寒而栗。”

  露出一个苦笑,耐得比道:“不想与他为敌最佳的办法就是,将他变成我们的伙伴。”

  想到亚芠那残酷无比的血腥手段,历鉔不由的暗暗点头。

  众人这才知原来亚芠竟在耐特心中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

  历鉔也跟着附和道:“我觉得耐特讲的没错,如果我有这种敌人的话,那可真的不妙。”

  盖赤摇摇道:“那就这样好了,不管他能不能在半年后派上用场,我们仍全力争取他加入我们,现在他在哪?”盖赤右转头对历咂问道。

  历鉔立即道:“凡铁的道告中说他现在正往华那邦公国的方向走。”

  盖赤点点头道:“封巽,立即派人与他接触。”

  封巽应声:“是。”

  盖赤哈哈大笑道:“我真想看看当另外三方见到亚芠.隆的手段时,那是怎么一个景象?”

  众人纷纷以笑声回应。

  在铁血团的这一个结论改变了亚芠的后半生。

  而此刻,亚芠正即将面对他最大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