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二十章 血之威名(下)

  作者:手枪

  宛如死神之镰刀的金银两道光芒在冲进入人群中之后,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亚芠最先碰到的正是达格,拥有一身地系坎特型兽幻铠的达格,配上其一身魁武体型所拥有的蛮力,具有极大力量是可想而知。

  达格见到亚芠迎面而来,大吼一声:“地牛斧。”

  由几乎大上他腰围近半倍的雄壮胸部突伸出一大块的幻兽组织,土黄色的胸铠一离本体立即你化成一把长及一公尺的巨大斧头,达格立即伸手握住斧头柄处。

  亚芠暗叹一声,即使是三流帮会,身为一帮之主还是多少要有点真本事才成,光看他这一手就具有二流以上的身手。

  要知一般能拟态成为铠的幻兽虽都具有换化出武器的能力,但是却也都具有其限制,一般来说,拟化出武器可以从其拟化成型的速度,武器坚硬的程度,力量增幅的程度,及其支持时间与大小来分辨其好坏。

  所以低级的幻兽,虽能拟化出武器,但是其拟化的速度往往都太慢,当拟化完成时,敌人也攻到面前了,而若是高级幻兽的话,其拟化几乎是在瞬间完成,像他的家人,若非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需要长时间的维持武器型态,在战斗中时,武器根本是突隐突现的,眼力稍差的人根本是无法看清他们手中武器的形态的。

  以坚硬的程度来说,太过低级的兽幻铠所拟化出的武器,因其结构疏散,往坚硬度连一般的铁制武器都比不上,又如何要与人争斗呢?但如换成高级幻兽所拟化成的武器的话,除了其本身的结构够坚硬外,有些甚至有着其特殊的构造,如略带弹性,可以有效的抵消来袭的强劲力量,保护自己本身的完整性。

  再谈到增幅能力,那更不用说,太差的兽幻铠,其增幅的能力根本是几乎有跟没有一样,而越高级的兽幻铠的武器,其增幅能力越大,可以减少主人能量的消耗,同时增加招式的威力。

  然后讲到武器的拟化固型时间,要知,在怎样讲,拟化成武器的部分毕竟是幻兽本体的一部分,维持固定形状是需要耗损能量的,但是化成武器的部份却是脱离本体的,并无法像其他部分一样,由主人身上获得能量,但偏偏这一部分却也是兽幻铠消耗能量最激烈的部分,虽说主人可藉由接触的部份输入能量,但毕竟小水管是救不了大火的,输入的部分根本是不足所需,也许会有疑问,如果主人能量大到可以光靠接触的部分就够公武器部分知所需那不就没这个问题了?但是可别忘了,如果主人真的强到这种地步的话,那他所拥有的幻兽一定不会差到哪去,因此,当兽幻铠分离拟化武器的部分所携带的能量越多,也就支持越久,而蕴含能量的多寡,低阶幻兽永远不会高于高阶幻兽的,也就决定了武器的型态拟化固型时间的长短差别。

  最后就是武器大小的体积,不管兽幻铠如何改变体内组织型态,其真正的体积永远不会变,而强行拨离一部分行成武器,多少一定会对兽幻铠本体对主人的防护力造成影响的,但如果构成武器的部份太少,武器的功能则会有所不足,太多的话,则会影响到其铠甲的防护力,这攻防之间的平衡就对武器的大小有所影响,不过当然是也有针对某些目的而拟化出体积小的专门用途的武器,但这毕竟是少数,多数还是不脱这道理。

  这五项要素看似不同,其实是相互关联的,低阶的兽幻铠组织不够坚韧,蕴含能量不够,拟化不够快,消耗的能量就多,拟化出来的武器当然就不够看,所以一般低阶的兽幻铠往往都是使用外部武器,而不会以本身兽幻铠拟化成武器来使用,避免多消耗能量又不符所需效用;但若是高级幻兽的话,本身能量够,组织又坚韧,形成武器时却有诸多的好处,向亚芠父兄的七阶兽幻铠,拟化出武器时,只需臂上的组织部分就够了,既不影响本身的防护力,又占了能减少能量消耗,增幅威力,又便利的好处,所以不用幻兽武器要用什么?

  当然,如果像翰罗的八阶光之虎,本身拥有极强大的能量,当他需要武器时,只需分出一个核心,加上强横的能量,就能形成他威力强大的武器-光荣明刀,以核心控制,能量为主,形成能量武器,那又是更进一步了。

  而现在达格竟敢拟化出幻兽武器来,表示他对自己的能力相当有自信,没有兽幻铠的亚芠对付起他来定是相当的棘手,但这股自信却也是亚芠的机会。

  这些念头快速的在亚芠的脑中一闪而过,以神魔眼观察出达格的地牛斧是由他胸前的装甲分离而出,这表示,达格胸部的防护力必定较弱,当下看准目标,以着极快的动作,整个人快速的闪过达格攻击的斧头,右拳印上达格的胸部,金芒一闪,达格惨呼一声,被亚芠这蕴含天心真气的一击打的倒飞十公尺以上。

  他作梦也想不到,伸着五阶兽幻铠的他竟被亚芠赤手空拳一招打飞了。

  却不知亚芠是经过及精密的计算,以己最强的天心真气一击击中他分离出地牛斧后,变成最弱的胸部铠甲处。

  看到达格被他一拳打的痛叫倒飞而去,亚芠立知这一击还不足以将他致命,当下他也不追击,转个身,开始往旁边围攻他的其他人攻击。

  可想而知,连一帮之主的达格都被亚芠一拳打飞了,其他这些平常的大汉又怎么会是亚芠的对手?

  这一次,杀气正炽的亚芠不再手下留情,只见亚芠双手或拳或掌或爪,变化无端。

  加上快速的身法,这可真教一众大汉们恶梦连连,只见亚芠双手以各种的动作,而且是不居任何的形势,任何部位,以抓、拉、扣、扯、击、顶、撞、折等等各种方式,在每一个让他触碰到的敌人身上,留下小至爪痕,大至折手、劈腿,甚至断颈毙命,亚文无所不用其极。

  再加一点,亚芠专找那些没有兽幻铠的普通大汉抢先下手,这一招可真的更令所有人闻风丧胆,眼见身边的同伴一个个的倒下,每一个轻则折手断臂或浑身血肉模糊,重则倒在地上,不用看也知道是凶多吉少。

  而亚文却似完全没感觉一般,不停的动手,而且手段是越来越凶残,等到达格回过气,再度上场时,在场那些连三流人物都称不上的大汉竟无一完好的站着。

  而且亚芠也正把魔手伸向那些兽幻铠较弱的人身上,这些人虽说比起那写没有兽幻铠的人要强些,但是和亚芠比起来依旧是有些距离,加上他们刚才已被亚芠凶残的手段吓坏了,根本就手软脚麻,发挥出来的根本就不到平常的一半力量,如此一来,亚芠要杀他们根本就何摘果子一样手到擒来。

  二楼上观战的三个黑衣人中,那一个原先发话的黑衣人倒吸一口气,叹道:“这个白发年轻人好深的智计,好狠的心肠,好毒的手段呀!真是后生可畏,好厉害呀!”

  旁边的一个黑衣人疑道:“团长,这话怎么讲?在我看来,这些黑衣大汉根本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呀!这一个人我看他连兽幻铠都没有,又能利害到哪去?”

  被称为团长的黑衣人摇摇头,叹道:“历鉔你会错意了,我说他厉害并不是说他的修为,而是他的智慧,及他铁血心肠的手段。”

  又道:“在我的家乡中流传一句话“好汉不如赖汉,赖汉不如死汉”,意思是,将我们这种走在生死边缘的人视为好汉,而我们这种人最怕的就是具耍赖性格的下流流氓,因为这些下流流氓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劣势时,扮虫吃大便都肯,只要不要伤害到他就行了,得意时,凶残的程度连我们这种人都会怕,但是这些下流流氓却怕一种人,那就像下面这个白发小子,铁石心肠,手段凶厉,一动手不见血不休,根本让他们一点报复机会都没有,如果再加上像这小子一样有一身功夫,那触犯到他这种人的流氓不死也会脱层皮了。”

  历鉔不以为意道:“团长,我看他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吧,从我刚才看到现在,这个白发小子根本一点高手的风范都没有,你看他专找那些比他弱的人下毒手,一点厉害之处都看不到。”

  团长在度摇摇头叹道:“这正是我说他可怕之处,历鉔你扪心自问,如果你向他现在这样,被将近百人包围为攻,你会怎么做?即使这些人每一个在你眼中根本是不堪你一击?”

  历鉔脸色一变,团长代他回答道:“你一定是先退避,待人群分散时再作打算吧!”

  历鉔点点头,团长道:“我也是一样,因为我们都做不到狠心将这百人屠尽,即使我们都有这个能力。”

  “但你看,这少年竟能毫不犹豫的挥动手中的屠刀,斩向他眼前的敌人,这一点我们可是大大的不如他呀。”

  历鉔不服气的要讲话,团长已先一步的阻止他道:“历鉔你先不要不服气,我会这样说自有我的道理,你想想看,你也许能以你高强的功力震摄这群流氓,但是效果远远不如他,想像一下,一个光靠外在功力表现出的威势,毕竟不是亲身体验,即使在现场有所畏惧,但时间一过,再怎样可怕的事还是会逐渐淡忘,而如果像这个少年所采取的手段,如果你身在其中,看到你为数众多的同伴,被一个人毫不留情的斩杀在地,也许一个两个你并不会有任何的感觉,但当第三十个,四十个,五十个人倒下时,而你的敌人却能毫发无伤的继续不留情的斩杀你的同伴,手段是越来越狠,人是越倒越多,你还能平心静气的用你的全力攻击他,与他为敌吗?当你身边的同伴少到令你不自觉的恐惧时?”

  历鉔不由哑口无言,因为在亚芠四周确是如此。

  当亚芠将第四十七个敌人打的胸部凹进,狂吐鲜血的软倒在地,再也不能呼吸时,他的周边已没有半个人敢再靠近了,包括达格在内。

  当亚芠大开杀戒的同时,由另一边同时发动攻击的贪狼星可也没有闲着,不但是没闲着,而且它所造成的效果可比亚芠要残酷的多了。

  身为幻兽,贪狼星并不像亚芠一样有着双手可以使用,他所依仗的只是它本能的动作。

  在接到亚芠鼎盛的杀意后,贪狼星毫无顾忌的发挥它天赋的本能,以这在场没有人看的清楚的极快动作,充份运用它那以无坚摧的白金角构成的角、牙、爪,给于它面前的敌人深深的重创。

  角抵、牙撕、爪裂,简简单单的三个动作,但是在搭配上它如风般的极快速度,那就成了众大汉们惨叫的根源。

  面对快到无法看清身形,化身成一道银光的贪狼星,众人只见到,当那银光闪过,同伴瞬间由一整个人变成一块块支离破碎的尸体。

  在这种血肉横飞,宛如人间地狱的景象之下,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声令人不忍耳睹的惨叫声。

  血肉飞腾加上同伴惊心的惨叫,在这种的情况之下,众人不要说要加以反击,此时只恨爹娘为何少生两条腿给他,让他能躲过这宛如死神镰刀般的恶魔银光。

  而且贪狼星所采取的行动和亚芠一样,都是从最弱,动作最慢的开始杀起,这一着一样令众人恶梦连连,在疯狂的闪躲中,不少人更是惨死在因贪狼星过于恐怖而陷入疯狂境地的同伴手中。

  直到亚芠恢复和达格对峙时,贪狼星才停止扑杀的动作,回到亚芠身边,而露出身形的它,身上依旧银光如昔,半点也没有沾上一丝丝的血迹。

  这时,青衣帮残存的人也都战战兢兢的回到达格身后,和亚芠及贪狼星呈对峙状态。

  只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亚芠一方虽只有一人一兽,但是神态平静之下隐藏令人恶梦连连的杀机,与青衣帮一方虽仍有二十多人的人众,看来虽是人多势众,但个个脸色苍白,有些人更是不自觉的颤抖着,孰强孰弱,谁盛谁馁,那是不用置疑的。

  青衣帮一方,达格身后走上一人,一样身着中极五阶地系坎特型兽幻铠,与达格有着六分相似的大汉,语带颤抖道:“大哥,好惨阿!兄弟们只剩下不到十人,而我…,而我竟连一招都出不了。”

  看来这个人是青衣帮的二当家,达格的亲弟弟-达特。

  达格这时才看清另一方的遭遇,于本因受伤就不好看的脸色这下更是苍白如死人一般。

  转头往亚芠及贪狼星望去,这一人一兽在他眼中突变的好高大,好可怕呀!那由他们身上散发出来,恍若实质的阵阵森寒杀气,令达格几乎崩溃。

  无法自制的,达格伸出不停颤抖的手指,指着亚芠嘶声力竭大叫道:“你…你…你不是人,你不是人,绝对不是人,不是人,不是人,不………。”

  直叫到声音沙哑,状若虚脱,无力的垂下手指。

  亚文静静的接受达格的指骂,直到达格骂不出来。

  突然,原本状若虚脱的达格猛一抬头,双目血红,疯狂的挥动手中的巨斧,狂叫:“杀死你,杀死你,我要杀死你这恶魔。”

  叫到最后,达格势如疯狂,全无章法的往亚芠乱砍乱劈而来,身后,一干众人也如达格般疯狂的挥动手中的武器往亚芠及贪狼星攻来。

  有人说,如果一个人怕到极点时,超过极限之后,那人反而会忘记一切,有如疯狂般将他害怕的东西完全摧毁,而现在,达格等人正是陷入亚芠给他们的恐惧而疯狂。

  看到二十多人声势疯狂至极的往他攻来,一抹残酷至极的冷血微笑出现在亚芠英俊无端脸上。

  贪狼星那绵延不绝,凄厉无比的长嚎再度出现再清碧酒馆前的大街上。

  二楼上被称为团长的黑衣人见此,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胜负已分,走吧!”

  说完以他为首,三个黑衣人在祥川老板极恭敬的神态下,送他们由酒馆的后门离开,隐入黑夜中。

  而这时,凄厉的狼嚎,凄惨的惨叫正相互辉映,响个不停。

  这一夜,横行绍舒岱提镇的青衣帮一百十七人中,只留下八个残障人士,其余“死·尽”。

  藉由为数上百个现场目击者之口,“恶魔”之名传遍整个奇华森林所有的大小市镇。

  而因这一夜,无数人发烧数天,因而发疯者二十一人。

  亚芠血腥的恶魔之名在此传出第一个恐怖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