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十八章 再度出发

  作者:手枪

  独自一人坐在湖边,亚芠把玩手中的那一颗鸡蛋大小的天神之钻。

  来到这一个被他们定名为“清蓝之境”的地窟已经过了一年,再这一年之中,爷爷及三位哥哥的情况时好时坏。

  虽说怀有能创造奇迹的神之钻,但毕竟他们所中的灭魂香太过于霸道,加上他们中毒已逾一年,毒素早已深入他们的骨髓之中,藉由神之钻散发出来的庞大能量,也仅是能压抑情况不再恶化而已,要排出体中所有的毒素还是要靠他们自己本身的力量,而这并不是三天两天就能达成的。

  而这也是亚芠强忍对父亲生死之谜,而不能也不敢再回公国查探的原因之一,毕竟,如为亲眼看到,谁也都会对自己父亲生死抱一分希望,即使这一个希望是如何的渺茫。

  另一个原因就是,贪狼星进入成长期已经两年多了,但是却至今能迟迟未能进入变态期及成熟期。

  对于这件事,不但亚芠百思不解,连见多识广的翰罗、智计无方的亚旭也都和亚芠一样无法解释。

  为了这件事,亚芠甚至停止天心诀的修练,整天让贪狼星依附在他身上,全力提供贪狼星成长所需的能源,但是奇怪的是,在来到这清蓝之境后,亚芠虽说让贪狼星依附在他身上,但是他却清楚的感觉到,贪狼星即使是依附在他身上,但是它所吸纳的能量却惊人的少,少到亚芠几乎感觉不到贪狼星是不是真的有从他身上吸纳能量。

  为此,亚芠甚至还主动的将天心真气运用他一年来体会到的一种技巧,将他庞大的天心真气强行灌注在依附他身上的贪狼星身上,强逼贪狼星吸收,而这种技巧本是他从一本秘笈中学到的,是专门将气用来在治疗伤患的一种技巧,而亚芠将这稍做改变,用来灌注天心真气于贪狼星身上。

  但结果还是大失所望,贪狼星彷佛就是一个无底洞般,任由亚芠几乎耗尽他全身的能量,连精神异力都用上了,但贪狼星却是照单全收之下,却也彷佛毫无所觉一样,还是没有半点的变化。

  为此,亚芠还花了将近两个月,靠着神之钻的能量帮助,他才恢复原来的水平。

  经过这一次后,亚芠开始疑问是不是他的能量不够贪狼星成长所需的缘故?

  于是,亚芠又狠下心来,拿出他和家人平分后所得的唯一一颗神之钻,利用强大的精神深度结合,发挥出贪狼星的奇特技能“融合”,令贪狼星将这一颗神之钻“吃”下去。

  希望能藉由神之钻那彷佛是无穷无尽的庞大能源,促使贪狼星进入成熟期。

  但是,亚芠又再度失望了。

  吃下神之钻后的贪狼星并未像前两次一样,拥有了血煞触须同功能的钢毛,或白金角蟒一样监应无比的组织,也拥有神之钻的庞大能量。

  被贪狼星吃下的神之钻又复原成原来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这颗神之钻却变成镶坎在贪狼星结实的胸前,彷佛贪狼星身上本来就有着神之钻一样。

  除此之外,贪狼星还是没有半点的变化,只是原本金银的光彩中多了一点淡蓝色的光华罢了。

  至此,亚芠不得不宣告放弃,他实在是想不出为何贪狼星会迟迟未能进入成熟期的兽幻铠。

  最后,一切只能归于贪狼星是上古遗留下来的幻兽,一定有很多他所不了解的地方,毕竟,贪狼星光是卵期就不知有几百几千年了,也许,时间到了,贪狼星就能自然进入成熟期吧!

  不过,亚芠心中还是有一个令他深深恐惧的阴影在,万一,贪狼星的成长期也同卵期一样需要个几百几千年的话,那他…………

  独自坐在湖畔,手中拿着的是从大哥那借来的神之钻,神之钻虽不能使贪狼星跨越进入成熟期,但是,它的功效却也不容亚芠抹灭。

  这半年以来,亚芠靠这轮流从爷爷及三个哥哥手中借来的神之钻,练习天心诀。

  每一次,当他手握神之钻练功时,他都能感觉到,由手中的神之钻流出一股他无法形容的能量,那种奇特的能量给他一种又似寒冷、又似炽热,又似冷热交杂的奇感,令他全身都十分舒服。

  而解这股奇特的能量当他运行真气时,会自然而然的融入他的真气中,着壮他的天心真气,令亚芠每一次的修练都有平常的一倍多的收获。

  而且,亚芠更发现了神之钻一个极大的作用,那就是,当他把神之钻置于小腹丹田处修练时,神之钻会发出一股奇妙的引力,因倒在他体内运行的天心真气加速运行,使的他每一次修练时成大大缩短,而效果却不会因此而减少。

  当他欣喜的将这一个发现告诉翰罗等家人时,翰罗等略一试用,果然,修练起来的破魔真气有效率多了,这一个重大的发现,令全家人有余力铠使利用真气排除体内那些灭魂香。

  除此之外,亚芠更发现当他把神之钻至于额间修练精神异力时一样有着相同的效果。

  于是亚芠只要一有空,他就轮流修练着天心真气及精神异力。

  可是,因为他的神之钻已经让贪狼星融合,他无法运用来修练,每一次都要向家人届他们的神之钻来修练,这实在是件很麻烦的事,而且更会银物刀家人去毒复原的时间。

  因此,亚芠便经常较已玩全臣服他们一家人的白金角蟒到湖中去寻找看有没有神之钻。

  但是,似乎白金角蟒在一年前叼上岸的六颗神之钻是当中最大的了,因为一年来,白金角蟒虽说也有找到神之钻,但那些神之钻最大的也只不过是如绿豆般大小罢了。

  但是亚芠的试用修炼之后发觉,这些绿豆大小的神之钻虽一样蕴含极大的能量,但用来修练却比元心那些鸡蛋大小的神之钻要差太远了,似乎,神之钻的功效是和它的体积成正比。

  今天是亚芠最后一次让白金角蟒作尝试。

  待在这一年中,亚芠他日夜就是想要查探出父亲的生死之谜及为家人报仇。

  如今,他在也忍不住了。

  他心中已打定主意,一年来,已经没有任何追杀者来到这清蓝之境,现在祖、兄的逐渐康复,剩下的余毒也不是短时间就能完全排除,而这地方除了十分隐密外,更有着一条白金角蟒的守护,相信在安全上绝对是没有问题了。

  如今在也没有任何的理由能阻止他在回到公国去。

  就在亚芠沉思时,他前面的湖水突翻腾起来,一跟雪白的独角冲出,随及一颗庞大的蛇头跟着浮出水面,正式那白金角蟒。

  浮出水面后的白金角蟒发出一声轻嘶,对这亚芠摇摇头。

  亚芠低叹一声:“又没发现?”

  白金角蟒晃晃头,大嘴一张,血红长舌一伸,将三力绿豆大小的淡蓝光芒丢往亚芠,亚芠伸手一接。

  低头一看掌心,是三颗绿豆大小的神之钻,叹道:“看来这神之钻真的是靠湖水长年沉淀累积而形成的,再也没有大一点的了,算了,金角(白金角蟒之名),别再找了。”

  白金角蟒一听,晃晃巨头,轻嘶一声,转身又沉入湖中去睡它的大头觉了。

  亚芠苦笑一声,从怀中拿出一个拳头大白色的袋子,打开袋口,将手中的三粒神之钻放入,看这袋子沉甸甸的,看来里面是放了不少的小颗的神之钻了。

  站起来,亚芠将手中的大颗神之钻及盛小颗神之钻的袋子放回怀中,转身走向距他不到一百公尺处的一间木屋。

  这间小木屋说是小木屋也不是很妥当,因为它是由八根高三公尺,粗达直径近八十公分的大柱子为支柱,没有屋顶,只是配上几根略小的木头,用树皮草草的隔了几个隔间,每一个隔间大不过两公尺见方,底下同样铺了树皮。

  本来是以一张张的手工草席为帘,不过现在都卷起来了,里面完全没任何摆设。

  中央的隔间最大,约有五公尺见方,地上没有铺任何东西,不过到摆了几个约七、八十公分高,粗如腰身的枯木头,中央还有一个约一公尺高,直径两公尺的大树干,上面摆了几个用木抔挖成的粗糙壶、杯。

  而翰罗、亚华、亚旭、亚若分别坐树干四周的矮木头上,看来这就是他们的客厅及房间了。

  原本在这清蓝之境的地窟中,没有强烈的阳光,也不会刮风下雨,本是不需要屋子的。

  但是基于习惯使然及练功驱毒清静着想,他们还是盖了这样一间的简陋到不能再简陋的奇形木屋。

  亚芠见到家人全都聚在一块,似是一愣,看一夏天窟顶上,透过奇妙的水晶引导下来的阳光的投射的位置,现在还是刚清晨太阳初升而已。

  以往这个时候,爷爷及哥哥们不是在修练就是还在睡觉,怎么今天会全聚在一起?

  翰罗等人看到亚芠走过来,亚华最先兴奋大叫道:“亚芠你快来,你二哥有新的发现!”

  亚芠一愣,暗道:“什么新发现?”

  虽然心中充满疑问,但是亚芠能加快脚步的来到家人们的面前,在仅剩的一张木头椅上坐下来,边问道:“二哥你有什么新发现?”

  只见平时一向冷静的二哥亚旭这时也难掩兴奋的神色道:“其实我这也不是什么新发现,亚芠,你还记得以前你曾向我们提过,小妈曾教过你,每一次修练要连续作三十六个循环?”

  亚芠点点头,暗道这和三十六次循环有何关系?

  只听亚旭又道:“昨晚,我正为了修练一直无法有所突破,没办法顺利逼出体内的灭魂香而苦恼时,我突然想起你向我提过的这件事。”

  “当时我因为陷入瓶颈中,于是,就一横心,大算试试你说的三十六次循环。”

  “要知道,世间的武道家,再修练时,每一次都是以一个循环为主,那主要是因为碍于时间及专注力的限制,并非每一个人都和你一样有着特殊的精神异力。”

  “亚芠你是因为刚开始修练时就是专注于精神修练,及因为筑基修练时早已习惯于三十六次循环,所以做来好像很容易,但对我而言却不一样。”

  “早已习惯于每次修练皆是一次循环的我而言,一下子要我修练三十六次循环,那等实是要我相当于三十六倍的心力,那实在是一件相当吃力的事。”

  亚芠听了不由一愣,他作梦也想不到,对他而言,每一次修练运行三十六次是一件有如喝水般轻易自然的事,但听二哥说的话意,这对他而言好像是一件及难办到的事?

  又听亚旭道:“昨晚我一横心之下,开始了亚芠你所说的三十六次循环的修练。”

  “刚开始时,我的确实很困难,尤其市当地一次循环完成要直接进入第二次循环时,我几乎无法自制的要将真气那回丹田处,幸好我早已有心理准备,强逼早已席于只做一次循环的自己将真气运行略过丹田直接进入第二次循环,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后,第二循环跳第三循环,直到第三十六次循环都是不成问题了。”

  “不过我还是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头一次运行三十六次循还所需花费的精神力可不是我这第一次尝试的人就能承担的起的。”

  “所幸一方面我已有了心理准备,令一方面,神之钻奇异的效能使的我在修练时真气运行出乎意料外的快,大大的缩减了原先估计所需耗费的时间,如此一来总算是让我免强支撑达到三十六次循环了。”

  亚芠一听急问道:“二哥,那效果怎么样?”

  亚旭喜道:“真的是很奇妙,三十六次的循环修炼下来,我觉得我的破魔真气大有斩获,如能持之以恒,相信不但能逼出体中的毒素,而且破魔真气也将会大大的有所进展。”

  亚芠一听,真为家人感到高兴。

  翰罗也忍不住手抚颔下长须,笑道:“练了一辈子的武,今天才算是开拓了新的武学新知,想不到一个不懂武学的媳妇,在死后还能交我这身为公公的什么才是武学,原来武学就是不断的创新,不断的改进,那才叫真武学。”

  说这些话时,翰罗实是一时感叹,但没想到底下四个孙子却个别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翰罗大笑一声道:“打铁趁热,我们这就好好的去练习一下吧!”

  说完翰罗站起来就要去练功,亚芠突叫道:“爷爷请先等一等,我有些事想说。”

  翰罗一愣,从又坐下来道:“亚芠你有什么事?”

  亚芠想一下,郑重道:“爷爷,我想回到公国去一下!”

  此话一出,非但翰罗一愣,连亚华、亚旭、亚若也同样的一呆。

  亚华不加思索的反对道:“亚芠你要回公国?不行,那太危险了,你不要去。”

  翰罗定定的看着亚芠,半响,叹气道:“亚芠你还是提出来了,这两个月以来,我已察觉出你心已不在此,相信你已有所决定了吧!也许我也无法阻止你的决心吧!”

  亚芠坚毅的点点头,他已下定决心一定要到公国一趟。

  亚华见翰罗似乎同意,道:“不行,我还是反对,现在回到公国去等于是自找死路,太危险了,我反对。”

  亚芠轻声道:“大哥你别担心,相信已现在的我的修为而言,如果不遇上真正的高手的话,一定没问题的,更何况我还是经过了逃亡一年中无数次战斗的洗礼,大哥你应该可以信任我的能力的。”

  “更何况,以我现在的样子,相信如果我自己不告诉别人我就是亚芠.斯达克的话,应该没人能认出我来。”亚芠抚着自己那一头已长到背部的白色长发,轻轻的道。

  看到亚芠的这一头白色长发,翰罗等人不由一阵沉默,那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痛,也代表着斯达克家悲痛的以往。

  心中那股深深的沉痛让翰罗不由自主的叹出了一口深深的叹息:“亚芠,去吧!要好好的保重自己,也爷在也经不起再一次失去家人的伤痛了。”

  亚华苦笑一声,他已不知该说什么了,只能重重的按着亚芠的肩膀,表达出他关怀的心情。

  亚若也跟着翰罗叹了一口气道:“亚芠,三哥本也是反对你再去冒险的,但是,三哥一看到你这一头白发,三哥就不知该说些什么来阻止你的念头了,答应三哥一件事,不要在白发之外又留下任何会让三哥后悔一辈子的痕迹回来,不然三哥会永远无法原谅自己在今天答应让你去冒险的事!”

  亚芠听到三哥亚若这一说,不禁眼角湿润的点点头。

  最后是亚旭故作平静的说:“亚芠,这一次出去,你一定要记住一件事,你不光是只有一个人而已,不管要做什么事之前,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爷爷想想,不要让我们担心,好吗?”

  亚芠点点头。

  亚芠略为收拾一下,在家人的目送之下,他一脚走进地道中,踏上旅途。

  时间正是大陆纪年-元核历三七七三年-也正是亚芠刚好成年的十八岁,大陆又将陷入一场战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