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十七章 白金角蟒

  作者:手枪

  一边的亚华见亚芠和白金角蟒这样的庞然大物相互对峙,顿觉不妙,随手在行李中一抽,竟抽出一把约近一百五十公分的铁剑飞掷给亚芠道:“亚芠接剑。”

  随即将手中的长剑朝亚芠掷去。

  亚芠听到大哥亚华的话,立即一转身身手接住那一把来势甚急的铁剑。

  看这两人那配合良好的动作及默契,显见他们已经配合很多次过了。

  接过剑后的亚芠立即默运天心真气,手中那把平凡的铁剑立即散发出淡淡的金光,可见亚芠已将天心真气运到剑上。

  一旁的翰罗叹道:“想不到亚芠竟已到达将体内真气外贯器物的地步,想当初我还是到二十多岁才有这个成就,真不简单。”

  就在翰罗赞叹时,亚芠已经一挥手中长剑,与贪狼星一左一右朝白金角蟒攻击。

  亚芠每一挥动手中长剑,带着一道金色光芒,以一种奇异而似乎又循着某种奇异的轨道,每次往往都能避过白金角蟒的防御击中它,但亚芠不得不承认他的失败。

  每一次,他虽都能打中白金角蟒,但最多也只是在它身上留下一条条的白痕,根本无法伤及它半分,一边的贪狼星也是一样,根本伤不了白金角蟒。

  而白金角蟒虽也同样不能伤及亚芠及贪狼星分毫,但她那不时由口中冒出来的烈焰、酸液,还有那森森巨口利牙,有力的前肢,长长的长尾,配上它那庞大的身躯,及与体积不配的灵活动作,每每都让亚芠及贪狼星躲的万分辛苦,加上白金角蟒似乎很喜欢用它的头上独角来攻击,对这根号称无坚不摧白金角,亚芠可真是恨的牙痒痒的。

  有好几次,当亚芠急着躲开这根白金角时,都差一点不是叫火焰喷中,就是被长尾险些扫中,或被它的爪擦身而过,弄得亚芠好不惊险。

  尤其是当亚芠在一次的因为要躲开这根白金角而被白金蟒的利爪在左肩上留下四到血痕时,亚芠已气的口不择言大骂道:“小星,赶快想办法将这根该死的白金角给我拆下来,让我在它身上次几个窟窿,叫这只衰蛇尝尝利害。”

  本是随便说说,但没想到亚芠这时正和贪狼星建立起比平时更进一步的战斗精神联系,虽不像他平时专心的建立精神联系那样深入结合,但也足以让贪狼星在接到亚芠的命令后,发动它的特殊能力-“融合”。

  亚芠只见贪狼星突退到战场外,亚芠正不知它搞什么鬼时,贪狼星已看准一个时机,一个超长的跳跃,朝白金角蟒头上的白金角跃去。

  白金角也察觉贪狼星的目标是它的独角,它干脆把白金角对准贪狼星的头,打算来个迎头刺入。

  看到贪狼星这恍如自杀的举动,亚芠不由惊呼一声:“小星你在干什么?”

  同时不自觉的加深和贪狼星的精神联系,意图将贪狼星唤回,谁知这正是贪狼星需要的。

  在场包括亚芠在内的众人却看到一幕想像不到的情况。

  就在白金角的尖端将要触及贪狼星的头时,怪事发生。

  贪狼星在它要被白金角刺穿时,整个身体突浮现无数金色条文,整个身体不但分解开来,避过那致命一击,同时还将白金角蟒头上的白金角整个包围起来。

  看到贪狼星如此异常的动作,亚芠不由一愣,他根本不清楚贪狼星到底要干什么?

  而白金角蟒被贪狼星依附在头上的独角上后,显然十分痛苦,完全不顾就站在它身前不到五公尺处的亚芠,只是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吼声,连带的倒在地上痛苦的打滚。

  但由于贪狼星伊负的独角刚好位在它无法攻击到的地方,史的白金角蟒除了痛吼外,完全无法对贪郎星做任何的动作。

  亚文见状也是一愣,精神异力一展,再度与贪狼星的精神进行最深最紧密的结合。

  一年前的感觉再现,亚文又感到贪狼星正不断的在“分析”白金角蟒那根号称最坚硬的白金角。

  而且这次,它更深深的感到贪狼星不但分析着这跟白金角,它还更进一步的,正一点一滴逐渐消蚀着白金角,那种感觉,就好像贪狼星将白金角“吃了”下去一样。

  在翰罗等人的眼中,所看到的景象是,贪狼星无缘无故化身拟态成一个银色的茧状物,将白金角的独角包在其中,白金角蟒则是十分痛苦似的在地上打滚。

  亚文整个人有如一尊石像般静立在白金角蟒面前,身上还发出了若隐若现的淡淡银色光辉,与贪狼星所发出的银色光芒相互辉映。

  如此诡异的景象,叫四人不由一阵异样怪感。

  突然,亚旭惊叫道:“你们看!”

  和罗等三人的眼光朝亚旭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贪狼星拟态成的奇异茧状物突一阵奇异的扭动,给他们的感觉似乎贪狼星每一次扭动体积就会缩小一点。

  而且不只如此,当贪狼星扭动时,白金角蟒都会发出一声凄厉的痛吼,而那正是亚芠身上的银色光辉更加闪耀之时。

  这三者的现象令翰罗等人深深感到,其中一定是有很大的关联,而关键正是亚文身上的银色光辉。

  事实上,翰罗的猜测一点也没错。

  当亚芠感觉到他和贪狼星的精神结合再一起时,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贪狼星整个精神“融入”他的精神中,它的精神也“融入”贪狼星的精神中,一人一兽再无分别,他可以知到贪狼星的想法、动作,因为那就是他的想法、动作。

  身在这一种情况下还是第一次,亚文不由想试一试,他能不能控制贪狼星的动作,于是,他就拿贪狼星吸收白金角这件事来尝试一下。

  结果异常的令他满意,当他想加强吸收速度时,只是一动念,他就感觉到贪狼星就好像是他另一个身体一样,自然而然的就加快吸收的速度,想减慢时就减慢,一点也不需要刻意作做,就像用自己的手去拿东西一样的自然。

  如此一来,令亚文欣喜万分,开始将注意力集中于贪狼星身上,异于常人强大的精神力开始产生作用。

  经由亚芠将他的精神力透过他和贪狼星的联系,加注到贪狼星的身上,令贪狼星的能量、力量大增。

  也使的白金角蟒头上那根白金角,在亚芠及贪狼星通力合作下,很快的就被贪狼星消蚀光。

  完任务后的贪狼星立即离开白金角蟒的头部,留在白金角蟒头部的只有一个约十五公分大的血孔。

  离开头部后的贪狼星并未回复原形,反而向亚文飞来。

  再翰罗众人惊异的眼光中,贪狼星直接以第二型态,半拟态化依附在亚文的上半身。

  贪狼星那庞大的身躯有如变形虫般拟态钻进亚文的衣服中,将亚文整个上半身,由颈部起,向下延伸到腰部,整个包围起来,当场叫亚芠的身体增大了两号。

  原本灰白色的体色开始逐渐转化成亚芠的肤色,连在亚芠身上旧有的伤痕,贪狼星都一一在自己的身上拟化出来,到此为止都合一般幻兽第二型态拟化差不多,只是精细的不可思议而已,那还叫人可以接受,但接下来贪狼星的拟化动作却叫翰罗等骇叫“怎么会有这种事发生?”

  原来他们看到,当贪狼星完成第二型态拟化后,竟又在亚芠手臂的部分又分伸出一部分,顺着亚芠的手臂,手腕,直到亚芠手握的铁剑上,将整支铁剑包围住,恍若也依附在铁剑上一样。

  一阵扭动,依附的部分逐渐幻化成铁剑的形状,不久,亚芠手上就握有一支发出和白金角蟒头上白金角相同颜色的白色巨剑。

  这…这…这根本是考验翰罗等人的基本常识嘛!

  他们从未看过或听过世上有哪一级哪一阶的幻兽,在以第二形态附身在主人身上时,其依附的部位还包括主人身上的武器的,而且看势还能增加武器的攻击力。

  这种前所未见,前所未闻的事情竟就那么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眼前,这根本就是在挑战千年研究下来的幻兽常识嘛!

  翰罗等互望一眼,算了!算了!他们已打算放弃去研究,当亚芠和贪狼星这上古遗留下来的幻兽配合在一起时,到底还具有多少他们未知的奇怪能力?

  后面的翰罗四人对贪狼星这奇怪的能力感到十分吃惊时,身为当事人的亚芠却觉得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当贪狼星完成消蚀白金角蟒的白金角时,亚芠就已经感觉到,贪狼星为了这一个任务,已将体内的能量消耗的七七八八了,在无余力去做其他的动作,如对白金角蟒行攻击之类的任务。

  而且它本能的要回到亚芠他这主人身边,依附在他身上,吸收亚芠身上的能量,已补足它损耗的能量。

  对于这情况,亚芠却无法可施。

  但是,当贪狼星开始依附到亚芠身上时,亚芠突产生一个想法,贪狼星既然可以附身到他身上,那当然也可以增加依附的部位,如现在他手上的铁剑。

  仍和亚芠保持深度精神结合的贪狼星一感应到亚芠的想法,果然分出一部分依附在亚芠的铁剑上,而且更近一步的,在亚芠的意志下,依附在铁剑上的部份全都是它刚从白金角蟒头上硬是夺来的白金角的组成部分。

  将亚芠手上的普通铁剑变成一把无坚不摧的白金剑。

  完成这一个动作后,亚芠就感觉到贪狼星逐渐的陷入能量耗尽的休眠中。

  这时的白金角蟒正陷入狂怒之中,巢穴无故被异类入侵的震怒,受到攻击的气愤,加上又被一只平常只有当它零食的四角动物不知用什么方法将它引以为傲的角给弄不见了,而且又带给它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剧痛,种种怒火合起来,令他忍部驻要将眼前这奇怪的两脚动物给撕个粉碎不足以消弥其熊熊的怒火。

  亚芠见失去独角后又身受重创的白金独角不再攻击他,只是用他那双几乎泛出血红色光芒的红眼直直盯着他,那一种暴风与前的宁静叫亚芠益发不敢大意。

  一年来的战斗经验告诉他,接下来白金角蟒的攻击必是疯狂而如暴风雨般的激烈。

  为了不让自己陷入危机中,亚芠决定先发制人。

  紧了紧手中经贪狼星依附后的白金剑,亚芠展开一个架式,他以双手握住剑柄,剑尖斜垂右侧方,轻点在地面上,双脚右前左后,微微下蹲,成弓箭步,整个人就好像是一把拉满弦蓄势待发的锐箭,正要向他的目标射出。

  幕然,亚芠轻喝一声:“疾速之剑。”

  整个人有如一支脱弦快箭,带起一道白色闪光,向白金角蟒袭去。

  亚芠的动作固然快的旁人看不清,白金角蟒的动作也不慢狂吼一声,双爪一挥,口中吐出酸液,竟沾在自己的爪上,往袭击而来的亚芠抓去。

  但是这一爪却落空了,亚芠原本快如闪电的身形却突兀的一转,原本直行的方向一转,划出一各大弧,不但闪过白金角蟒正面的爪势,还绕到它的右侧,手中巨剑重重一挥,毫不客气的在白金角蟒的右腹处划下一个长达一公尺的大伤口。

  白金角蟒痛吼一声,和刚才的攻击不一样,亚芠这一次确确实实的划破白金角蟒那坚韧鳞肤,让它流出碧绿色的鲜血。

  突如其来的剧痛叫白金角蟒痛的更加疯狂的攻击亚芠,他作梦也没想到亚文静能如此轻易的就伤害到它。

  而亚芠一击成功后,心中笃定,白金角蟒在他手中的白金巨剑之下已不再是刀枪不入了。

  有了这个保障,白金角蟒在亚芠眼中只是一只体积较庞大的魔兽而已,除了会喷火及吐酸液外,和一般的魔兽并没两样。

  在这个体认下,亚芠更加冷静的伊边闪避白金角蟒的火焰及酸水攻击,遇到它的爪、尾攻击时便顺手一剑,又在白金角蟒的爪及尾上留下一个伤口,当它退缩时,亚芠更不客气的上前攻击白金角蟒庞大的身躯。

  不到十分钟,白金角蟒已是浑身都流下碧绿的血液,浑身布满亚芠送给它的大小伤口。

  看到亚芠将白金角蟒玩弄于鼓掌之间,翰罗等人深觉不可思议,尤其是翰罗。

  三十年前那只白金角蟒那造成他前后牺牲三四百人才得以歼灭它的强大攻击力,令他印象十分深刻,如今,比上一次更大于一倍的白金角蟒却在亚芠手中视若无物,生杀由心,令他不由十分感叹。

  看着白金角蟒浑身是血的狼狈模样,翰罗不知怎么的,心中一软,叫道:“亚芠,放过它吧!毕竟是我们先侵扰到它的地盘,它也没遭惹到我们,就放它一条生路吧!”

  闻听翰罗的话,亚芠不由一愣,急忙收回正斩向那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无力反抗的白金角蟒的头部的一剑。

  收回剑后,亚芠疑道:“爷爷,您怎么会叫我收手放过它呢?”

  翰罗摇摇头叹气道:“看到它这样子,实在是令我于心不忍,是我们先闯进它的巢穴的,它只是遭到无妄之灾,如果我们再将它赶尽杀绝的话,那让我联想到我们和将我们逼入绝境的德野王又有什么分别?”

  亚芠一听不由一阵沉默。

  是的,白金角蟒并没有伤害到他们任何一个人,自始自终,都是他先侵入白金角蟒这原本和平的巢穴,而且也是他先发起攻击的,还拔掉它的白金角,把它砍的浑身是伤,几乎毙命。

  的确是够了,再打下去就于情于理皆不合了。

  这时,因亚芠停手的白金角蟒得以喘息,再休息一下子后,它已恢复了些微的行动力,似是知道眼前这有着一嘴长长胡子的老人就是阻止它的敌人发出最后一击,救了它一条命的人。

  轻轻发出有点类似风吹树梢的低啸声。

  一边慢慢的爬行到翰逻辑亚芠身前,巨头朝他们连点,原本深红的血眼恢复成漂亮的粉红色,这大概是它原本的眼色,而且还隐隐透露出一股哀怜的神色。

  这时只要是明眼人就一定能看出,白金角蟒已经是完全的臣服了。

  翰罗及亚芠先是一愣,接着翰罗突哈哈大笑:“好家伙,真会见风转舵,不愧是被评定上级九阶的超级幻兽,真是灵性十足。”

  亚芠一愣,打了半天,他这才知道原来这白金角蟒竟是高达九阶的超级幻兽,能打败它,亚芠不由也有点沾沾自喜。

  白金角蟒突又是一声轻啸,对亚芠点点头,一扭头,朝湖中走去,中间又回头几次。

  翰罗见状一愣,随即笑道:“我们走,白金角蟒在叫我们跟它去。”

  话说完,一马当先走去,亚芠与亚华等三个哥哥相觑一眼,百思不解,但也急忙跟上去。

  来到湖边,白金角蟒又回头朝亚芠等人轻吼一声,随即一头钻进湖水中,潜到深水处没入不见身影。

  亚芠等人面面相觑,犹豫着不知该不该也跟着潜进湖中。

  所幸,正当他们犹豫时,白金角蟒已又很快的回到湖面,再度上岸。

  亚芠等忙让出一个空位让白金角蟒庞大的身躯能顺利上岸来。

  回到岸上后,白金角蟒巨嘴一张,由口中吐出数颗大如鸡蛋,泛着淡淡蓝色光芒,有点半透明的东西。

  众人只见白金角蟒捡了其中一颗较小的,舌头一伸,卷住那一颗宝石般的东西,巨头一仰,咕噜一声吞了下去。

  又低头把那些宝石用嘴顶到亚芠身前。

  亚旭伸手拿起其中一颗,就着洞窟的蓝光仔细的详看一会,突惊呼道:“这是神之钻,真是不可思议,它竟然真的存在?”

  翰罗一听亚旭道出是神之钻后,自己也忙伸手拿起一颗,仔细查看一下。

  一会,只见翰罗浑身颤抖,泪流满面,喃喃道:“天见可怜,天见可怜,我们一家有救了。”

  看到翰罗及亚旭如此激动的神态,亚芠满头问号:“大哥,神之钻是什么?”

  亚华也是一脸奇异的神色道:“神之钻,一种传说中的能源石,数量稀少到几乎没人见过,史上记载只有出现三次,那就是分别在三国-华那邦、斯达、泰龙三国的创国者手上出现过,甚至连到底有还是没有,也无人能证明,只知史上记载,“有石,色成粉蓝,似晶透,又似海样深,具莫大异能,能活一切生,可置一切死,如神之同在,其名曰神之钻”。”

  “据说神之钻有着无限的能源,可以供应一只幻兽一辈子的能源所需还无法用完,有了神之钻,幻兽当场能跨越数级,拥有无限的潜力,除此外,若我们练气的武道家或练神、魔力的魔法师,手上有一块神之钻的话,那等于握有一张不死金牌,因为我们能藉由自己所练的气或力,提炼出其中能源,不但能加强自身的力量,还有着在危急时能迅速回复伤势,具有起死回生之用,传说中,三国创始者曾因神之钻而躲过无数次的死亡之祸。”

  “而其珍贵之处在于其产生的原因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人知道,其能源到底从何而来,也从来没有人找到过它,因此更别说要像一般市面上普通能量石一样去复制制造了,一般人根本连它的名称都不知道。”

  一听到这,亚芠忍不住插嘴道:“难道连哥哥你们体内的………”

  亚华大笑的点点头。

  亚芠一听不禁喜上眉头,如果真有如此的妙用,那长久以来,一直压在他心头上,爷爷及哥哥们身中的剧毒随时都可能将他们的性命取去的梦厌终于能去掉了。

  亚芠忙也拿起其中一块,放在眼前一看,果然如大哥亚所说的,鸡蛋大小的神之钻,呈现出一种迷离的粉蓝色色泽,乍看之下好像是透明的,但仔细一看,却看到内部好像无穷无尽的深远,隔着神之钻看到对侧的景象,竟是如此得的遥远而不可及,那种感觉很难说请楚,就好像明明可以握在手中的东西当他仔细看时竟是如此的无边无际的广大。

  这时,白金角蟒身上已开始发出淡淡的白色光芒,奇妙的事发生了。

  亚芠一家人只见,白金角蟒身上那些被亚文化出的伤口逐渐的缩小愈合,直到不见,最扯的是,它头上那个血动静也开始浮出一点白白的东西,那白色逐渐变大、突起,不久,一跟比它原先还要长,还要出的全新白金角竟又出现在白金角蟒的额间处。

  众人眼睁睁的看到白金角蟒在他们面前以它自己本身印证神之钻那可以起死回生的传说。

  眼看白金角蟒不但全身伤势尽复,还更显的比受伤前更精神亦亦。

  亚芠等人立即爆发出如天的笑声,激情的互拥,亚芠更留下了喜极而泣的泪水,一年来的心酸总算有了代价。

  翰罗看着白金角蟒对他点点头后又转身回到湖中。

  喃喃道:“一饮一酌皆是天注定。”

  要不是他一时心血来潮,要亚芠放过白金角蟒一马,白金角蟒也不会感恩图报的送给他们一家作梦都没想到的珍贵礼物-神之钻。

  于是,斯达克一家就在这神秘的地窟,与白金角蟒为邻,住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