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十六章 魔域奇兽

  作者:手枪

  看一下四周暗无天日的密林一眼,浓密的林木几乎将天上太阳的光芒完全遮住,只留下一丝丝光线从偶然透出的枝叶隙缝中曳下,照亮他们的四周,让他们得以继续前进。

  算一下日子,距离上一次的战斗已过了半个月了,这是这一年来最长的一次,也许已经摆脱了追杀者的追踪了。

  不过亚芠还是不敢大意,谁也不敢肯定说这些阴魂不散的追杀者会不会再度像以前那样,莫名其妙的又从他们背后出现。

  即使自从进入中央魔域以来他们已有半个月的时间没有见到过任何一个除了他们一家以外的人类了。

  沿路上,除了半个月前解决一群见利起意的冒险队伍后,这里就再没有见过任何人了。

  而且那一次的战斗是因那几个冒险者看到他手中有一颗用来照明的十公分大的珍珠所致,并不是因为认出他们是斯达克一家的原因。

  看一下家人,亚芠察觉到爷爷及三位哥哥都已经疲惫的举步维艰了,时间也差不多近傍晚了,是该找一个过夜的地方了。

  突然眼光注意到一个地方,那一个隐藏在三棵大树之间,要不是亚芠正好站在这位置的话也无法瞧见的一个隐密地洞洞口。

  打个手势,亚芠要家人原地休息,心念一动,一声低吼传来,贪狼星已经一头钻进那个洞中了。

  亚芠闭上双眼,与贪狼星建立起强大而无间的精神联系,在脑中,浮现了贪狼星进入洞中后的所见所闻。

  这是一年来,亚芠和贪狼星发展出来的能力,他和贪狼星之间并不需要特别的动作,贪狼星自然而然的就能感应到他的想法而加以回应,这使的当他们身处战斗中时,能以密无间隙的动作相互配合,达到异体同心的效果,歼灭敌人。

  而当亚芠专心特意的与贪狼星建立起精神联系后,他就彷佛化身成贪狼星一般,可以随意指挥贪狼星的动作,并且贪狼星的所见所闻都会在他脑中浮现,靠着这一奇技,亚芠不知带领家人躲过多少次的死亡关卡,危险陷阱了。

  看到亚芠身上发出淡淡的银色光芒,亚华及亚旭互望一眼,知道他又在运用贪狼星不知在搜索什么了。

  老实说,要不是身在逃亡中,想必他们这小弟一定会震惊整个大陆的吧!

  从来不知道有任何人像亚芠那样对武道有如此优异的天份,彷佛像是专为练武而诞生的,配合上他那几乎不要命似的苦练,几乎每一分一秒他都身处在进步中,虽说仍尚未成熟,但只要加以时日,亚芠必定会成为一个大人物的。

  不过有一点令他们百思不解,亚芠身上似乎隐藏有多的秘密好像连他本身也不明白。

  就拿现在他身上这银光来讲,他们已不知多少次,看到亚芠身处危机绝境时,身上每每会发出那银光,只要银光一出现,亚芠就彷若拥有神助般,大发神威,将敌人打的落花流水,但当他们问他时,亚芠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知这好像是和亚芠拥有的精神异力有关。

  就再他们思考时,亚芠以面带喜色和去探索完的贪狼星走过来。

  来到他们面前,亚芠高兴道:“爷爷、哥哥,贪狼星发现了一个好地方,也许我们可以在那地方定居下来。”

  一听到亚芠如此一说,众人不由精神大振,早在进入中央魔域后,他们就一直再找一个能定居的地方,只是一直未能如意,现在亚芠这一说,众人哪有不欢欣鼓舞的。

  当下不顾休息,急道:“亚芠快快!快带我们去!”

  毫不犹豫,亚芠及贪狼星一马当先,在前头领路,亚华等人跟在他们后头,往那地洞走去。

  看到这地洞时,亚华等人不由赞叹一声:“好个隐密的洞口。”

  只见这山洞两侧生长有三颗百年大树,生长的位置恰好将这洞口遮的十分隐密,再加上一丛丛的杂草及藤蔓,要不是亚芠刚才站的角度十分恰到好处,恐怕也不能发现这地下的洞口。

  来到洞口,亚芠等人习惯性的小心翼翼的不破坏洞口原先的景致,进去地洞中。

  仅入洞口后是一条绵延而下,不知去到何处的半人高地道。贪狼星在前,亚华等人在中,亚芠殿后,在贪狼星的带领下,弯曲着身体,慢慢前进。

  走了大约过了半小时后,终于这地道开始逐渐宽高起来,众人的脚步也逐渐的加快。

  不一会,众人终于走出了这漫长的地道,看到眼前的景象所有人不由呆住了,眼前的景象叫人真不敢相信。

  在经过绵延直下的地道,众人皆知现在已是身处于不知多深的地底下,但,地下怎们会有阳光?

  当最后的亚芠走出地道后,他看到家人们全呆在地道口,当然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因为当他第一次借由贪狼星的眼睛看到这里的景象时,他也是呆住了,几乎是不敢相信。

  所以不等命令贪狼星做一仔细的搜索就迫不及待的带他们来到这。

  亚芠仔细的看一下四周,发现这真是一个超大的地下洞窟,初步估计约有将近二千公尺的面积,四周岩壁直往上到近二十公尺的顶上才合拢。

  整个地窟呈现一个不规则的半圆形,光线是来自于地窟顶端,有着无数的孔洞,一条条的阳光从那些小孔中曳下,照亮整个地窟,亚芠似乎可以感受到地窟中充满阳光的温热,真是不可思议。

  大概是因为有阳光的关系,地窟中生长了无数的植物,一点也不像是个阴冷的地窟。

  那些植物看起来简直是一个小森林,不但有许多的林木,花草,甚至还有一条蜿蜒整个地窟的小溪,最不可失议的是有一个占了地窟约五分之一面积的小湖。

  这个地窟简直是自成一个小天地,也难怪会叫亚芠一家人看呆了。

  看到这样的一个奇特而美丽的地方,所有人的疲惫似乎在一瞬间都不见了。

  只见亚华等人全都展现出一个一年来几乎不曾有过的大大笑容,像个童心未泯的大孩子一样,四下飞奔着,就连翰亚芠也不例外。

  当一家人全都累了,集中在地道口后,身为大哥的亚华,再看了一下三位弟弟一眼后,又看了一下身处痴呆中的翰罗。

  清清喉咙高声道:“你们觉得这些地窟怎么样?”

  亚若点点头,首先道:“大哥,这地方实在真不错,真想在这住上十天半个月的,不知道可不可以?”

  亚旭也道:“我认为亚若所讲的没错,这地方既隐密又十分舒适,也许我们可以考虑把这当成我们暂时隐居的地方。”

  一听最有识见的亚旭都这们说了,众人不由目光一亮,静待亚华的决定。

  亚华考虑一下,见到众人期盼的眼光,再想到这一年居无定所的日子,令他也不由新生厌倦了。

  于是在亚芠三人的目光下,亚华重重的点了一下头道:“好吧!这里就是我们的新家了!”

  众人欢呼一声,终于有家了!

  欢欣鼓舞的众人马上找了一个依靠小湖边的平地,搭起了一个小棚子,暂时作一个休息的地方,这时由外面透进的阳光已经逐渐消失了。

  但是,亚文等人却又见到一番奇特的美景。

  原本照亮地窟的阳光消失后,洞窟不但没如他们所想的陷入黑暗之中,反而在地窟的四壁及顶端,开始发出淡淡的蓝光,柔和的蓝光不但照亮黑暗的洞窟,而且更增添一种柔和迷离的景致。

  看到这种景象,众人不由陶醉在这与白天完全截然不同的美景中,令人神醉情迷。

  但是一振大煞风景的怪异叫声有如金铁交鸣声,由湖中传了出来,惊醒了沉浸在美景中的亚文等人。

  亚芠最先反应过来,一个飞身强先移位到哥哥们的身边,面对湖中警戒,摊狼星也出现在亚文身边。

  众人朝湖中一看,在湖的正中央,据他们约十五公尺的地方,浮现一颗巨大的头,看起来约将近有一公尺大,有点像蛇头的样子,布满白色的鳞片,最奇异的地方是它的头顶上有着一跟一公尺长的圆形白色尖刺。

  亚若惊呼道:“这是什么怪物?”

  没有人能回答他,因为没人见过这种怪物,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道:“这是传说中的白金角蟒。”

  众人一看,翰罗不知何时又恢复正常神志,而且还从那临时的小棚子中出来,该正是他回答亚若的疑问的。

  众人先是高兴,翰罗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神智清晰了,不由的各叫了几声“爷爷”。

  翰罗道:“有事待会再谈,我们先离开这座小湖吧!不要去刺激它,不然事情就糟了!”

  一听翰罗这样说,亚文等人忙放轻动作的后退,直退到看不见白金角蟒的地方,众人才又停了下来重新聚在一起。

  翰罗看一下正一脸担心他的四个孙子一眼叹道:“这些日子以来辛苦你们了。”

  一听翰罗这样一说,亚文等人目框不由一红,又听翰罗道:“这些日子以来,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做些什么事情,整天脑袋昏昏沉沉的,不但拖累你们还让你们照顾我,爷爷真是对不起你们。”

  亚华忙道:“爷爷你别这们说嘛!只是爷爷你现在怎么又变好了?”

  翰罗道:“不知怎么搞的一来到这地方,我的神志就开始逐渐清醒起来,不但觉得老毛病没了,而且还连以前神智不清时做过的事都记起来了,我自己也想不通。”

  听翰罗这样一说,亚芠四人也才注意到爷爷双目清澈,神志远比以前发病时短站的神智清醒不同,看来好像完全痊愈了。

  这一点叫众人十分高兴,希望翰罗是真的全都痊愈了。

  突然,白金角蟒在湖中又是传来一声怒吼。

  翰罗闻声脸色大变,急道:“遭了!白金角蟒发现我们闯进它的洞穴中了,现在它发怒了。”

  亚芠疑道:“爷爷!那白金角蟒到底是什么怪物,为什么你这么紧张?”

  翰罗苦笑道:“白金角蟒不是什么怪物,它是一种极为凶猛的幻兽,它的角是世上最坚硬的东西之一,它的口能吐出白灼之焰,也能吐出酸液,生有四爪,形似龙蛇之类,全身生有强韧的鳞片,刀枪不入,动作更是快速,有人传说四圣兽中的青龙就是白金角蟒的一种。”

  亚闻不由一皱眉,那只白金角蟒真有这么厉害?他有点不相信。

  翰罗见到亚芠的样子,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叹道:“三十年前,我有一次行军也是到这奇华森林的外围森林城镇中,当时也是碰到有一座城镇中传出有白金角蟒的危害消息,当时我第一次派出一支百人小队前去歼灭这支做乱的白金角蟒,谁知,百人小队一去不回,全数被那只白金角蟒杀光,于是第二次,我又亲自带队五百人前去围剿,那一次,五百人只剩下不到两百人回来,大多数的人全死在那只白金角蟒的火焰及酸液,还有那支无坚不摧的独角上,令我记忆犹深,所以刚刚我一回过神后,虽不知发生什么事,但一见那白金角蟒就立即认出来了,而且,这只白金角蟒比我当时围剿的那一只至少大了一倍有余。”

  亚华四人听到这白金角蟒真的如此的利害,那不是叫他们放弃这一个地方了吗?

  哪他们可真的很不甘心,也不愿意就这样的放弃这一个那么好的地方。

  看到四个孙子全都摆出一个跃跃欲试的样子,翰罗心中不由十分的奇怪问道:“你们是怎么了?”

  经过亚华一番的解释后,翰罗才知道他们已经选定这地方作为他们将来定居的地方,而且他一听说这地方真的那么隐密,翰罗不由也跟着怦然心动,但问题是那一只白金角蟒。

  一边的亚文干脆道:“爷爷,哥哥,我先去试试,如果真的打他不过我们在另想办法。”

  说着,招呼道:“小星,我们走!”

  不待翰罗反对,他就和贪狼星快奔到正由湖中爬到案上的白金角蟒前面,不由分说,和贪狼星一人一狼合力一击将那足有十公尺长的白金角蟒再度打下湖中。

  翰罗急道:“这孩子怎么这心急,这白金角蟒可一点都不好惹,而且更不是一人之力可以力敌的。”

  亚旭安慰道:“爷爷您别急,现在的亚芠可是不容小觑,就算没有兽幻铠,跟以前的我们比起来可是一点都不逊色,所以你别急,先让他试试也好,如果真的不行,我们再另想办法。”

  翰罗皱眉暗道:“就算真的是亚芠进步很多,也不能让他一个人就这样有勇无谋的前去挑战呀!”

  但看到亚华等三人一副对亚芠信心十足的样子,翰罗在也说不下去了,只好高声道:“亚芠注意白金角蟒口中吐出的东西,不要让它缠上或用独角打中你,它的弱点在眼睛。”

  不用翰罗提醒,亚芠那在生死中历练出来的战斗第六感已经告诉他绝对不能太靠近白金角蟒。

  而当他击中白金角蟒身上时,只觉滑不溜手的,力量打在它身上好像在替它搔痒一样。

  令亚芠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一边的贪狼星处境也如亚芠一般,口咬、爪撕,白金角蟒全不当一回事。

  反而更激起白金角蟒的凶性,发出一声嘶吼,大嘴一张,一道炫目亮丽的白色光焰直射而出,朝亚芠射去。

  亚芠大吃一惊,忙扭身避过,让这道火焰在他腰际外半公尺处射过,即使如此,亚芠仍可以感到白色火焰那炙热无比的焰力。

  叫亚芠吓出一身的冷汗,这时刚好翰罗的警语传来。

  亚芠立即叫道:“小星,用针毛射它的眼睛。”

  贪狼星长哮一声,浑身长毛无风自动,颈上的毛发竖起,有如一根根的钢针,一甩头,数十根针毛射出,一一击中白金角蟒的头,其中数根正好打中它的眼睛。

  果然立即见效,痛的白金角蟒再度狂吼一声。

  这钢针是来自苇诺的血煞的,一年前,贪狼星因为要保护亚芠,所以将血煞的触手吃下去,当时亚芠和贪狼兴建立精神联系时,感觉到贪狼星正分析着血煞的触手,当时虽不知贪狼星有何作用,后来在战斗中,亚芠发现贪狼星竟能将全身的长毛或柔或钢,而且还能伸长或射出,这等于是变相的拥有血煞触手的能力,亚芠百思不解,但贪狼星拥有这样的能力他当然是很高兴,因此也就不再研究为何贪狼星有这样的能力了,只是在这一年中,贪狼星在也没有再度展现这样的能力了。

  因此当此时,亚芠会叫贪狼星射出钢针,一看见效,亚芠不由十分高兴,再接再厉,又教贪狼星再射出几波的针毛,只可惜这次失效了。

  白金角蟒已沉入水中,针毛射入水中立即威力大减,更何况白金角蟒身在水中,不易瞄准,贪狼星这些针毛算是白射了。

  亚芠见白金角蟒潜入水中,心中暗暗一惊,他可不认为它会这样就算了。

  于是,亚芠将贪狼星唤到身边,目光泛出金银双色,他已用上神魔眼来查看白金角蟒的行踪,但是他失望了,原本清澈的湖水已被白金角蟒弄得混浊无比,任由亚芠用尽目力都看不出白金角蟒的行踪。

  这时,突然一道白光由亚芠站立的地面冲出,亚芠性而再前一刻中感觉到地下传来一阵异样的震动,所以在白光冲出时,他以一个跳跃,向后退了几步,同时亚芠闻到一股腥酸难闻的异味冲鼻而入。

  暗道:“不妙!”

  原来那从地下冲出的不是什么白光,而是白金角蟒头上的独角。

  白金角蟒竟利用它那根无坚不摧的独角,从湖底钻到地下,然后由亚芠的脚底下冲出地面,同时对亚芠吐了一道腐蚀酸液。

  亚芠大惊之下,用全力扭身后退,瞬时间,横越过五公尺的距离,和白金角蟒遥遥相对。

  亚芠暗地里出冷汗,刚才差一点就躲不过白金角蟒的连续双击。

  而这时,亚芠也才看清白金角蟒的全貌。

  全长超过十公尺的庞大身躯,通身布满白色鳞片,头部似蛇,长颈,身体处涨大,一条占了它全身一半的长尾,四肢看来十分粗壮而有力,上四指爪,一双泛出血红色的目光正以一种十分凶恶的眼神盯这亚芠,完全忽略站在亚芠身后二十公尺处的翰罗等人。

  这是当然的,窝被侵入,又让亚芠这侵入者打的眼睛好痛,一股熊熊的怒火在白金角蟒心中燃烧,这时的它眼中除了亚芠外在没别人,显然它已把所有的债全算在亚芠的身上。

  感应到白金角蟒从眼中散发出来对他的那一股强烈愤怒及杀意,亚芠部由苦笑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