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十五章 流亡岁月

  作者:手枪

  彷佛是父子天性,当御莱绽放出他生命的最后一丝光华时,逃出原曙成的翰罗一行人均不约而同的回身望向那在无数灯光的城中,那闪耀无比的黄色光芒中,连昏迷中的亚芠也醒了过来。

  直至光芒消失,原曙城再度恢复平常的样貌。

  一股莫名的热泪,在众人的眼框中溢出。

  众人不约而同的一阵心悸,彷佛他们最亲近的人已消逝,脱口而出:“我儿(爸爸)!”

  无法遏止的热泪及心悸,使的他们几乎数次想要转身再度回到城中,即使这是如何的不智的行为。

  但他们毕竟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即使明知御莱可能已是凶多吉少,翰罗还是强忍悲痛道:“走吧!”

  转身的那一瞬间,亚芠彷佛看到爷爷的身影在这一转身中,苍老了二十岁。

  忍悲含痛的一行人开始了他们艰苦的流亡生涯。

  整整一整年,翰罗一行人花了平常人五十倍的时间,由华那邦公国首都原曙城,一路躲躲藏藏,潜逃到公国北方边境,与奇兰楼联盟衔接的奇华森林中。

  号称奇武大陆中,最大,最神秘的奇华森林,其面积就有华那邦公国三分之一大,是冒险家的圣地,武术家、魔法师的试练之地,更是无数穷凶恶极罪犯的犯罪天堂。

  森林呈不规则椭圆形,由外而内分为三个部分,森林最外层五到十公里之间,称为森林市镇,散布无数的空地及天然与人为的道路,平常人即以这些大空地上的市镇及道路穿梭其中活动。

  第二部份为靠近中央约十到十八公里处,被称为试练之地,充斥着无数奇岩怪林,及无数魔兽(野生的残暴攻击性幻兽),只有进行修练中的武术家,魔法家,躲避仇家的人、盗贼、犯罪者等才会到这。

  第三部份,以森林中央为圆心,二十六公里的范围,只有视死亡为无物,追求财宝,追求刺激的冒险者才会踏足的地域,被称为中央魔域。

  亚芠一行人就在一年后踏足到这块中央魔域。

  在这一年中,一行人可以说以九死一生还不足以形容他们的经历。

  刚开始逃亡的一个月中,亚芠一行人还因代念追击的人皆为一般不知真相的士兵,当拒敌时都还手下留情。

  但一个月后,他们由路人口中获知,德野王退位由皇太子-黎安.艾塞斯继任为皇,是为公国第六十七代皇帝-黎安王,原皇帝德野王退位为太上皇-德野.艾塞斯,暂时垂帘听政一年,辅助新王治政。

  新皇黎安王即位当日发布三大政令,其一:通告全大陆,原斯达克公爵一家宣布为公国永远政治通缉犯,任何人得予格杀勿论,不论生死,擒(杀)一人得千万公国金币,擒(杀)两人以上给于除千万公国金币外,视人数多寡而给予伯、子、男爵之爵位。

  堪称是有史以来的最高赏金,令无数人前仆后继。

  其二:宣布对斯达帝国建立兄弟国之交往。

  令整个大陆情势一日之间作一番大变革,更激起无数的暗流。

  其三:以军政大臣,右相扈伊.碧.达捷为首等二十九人,作一番职务上的大调整。

  扈伊担任公国贵族议会会长,实是明升暗降,知晓内情的都知是因他不肯透露出原曙城“黑夜烈日”当夜的事情经过,只肯说出御莱已死,其余人等逃走,造成德野王不满。

  因此德野王才会藉新王登基便,调整人事,行明升暗降之举。

  另外在大多数人没注意之处,有着一则人事命令:“查纳肯.席瓦因对国有功,特令担任为公国万骑长,给予公国子爵之封号。”属名是黎安王。

  亚芠等人当然不知道这和新王登基及斯达克家成为公国永远通缉犯,或公国和斯达帝国建交比起来算是小到不足以重视的新闻。

  但是光听到由扈伊亲口告知全国御莱死亡的消息,这就足以让亚芠一家人陷入无比悲凄中了。

  自听到这消息后,一方面全家人不敢相信,一方面却也更加激起对德野王及扈伊的痛恨,连带也恨起这他们出尽了大半生力量去保护的华那邦公国。

  不久之后,大量意图那天价般赏金的杀手,冒险者,猎头者,罪犯甚至是一般的平民,开始对他们伸出魔手,毕竟千万公国金币足叫人享受三辈子还花不完,爵位更能叫人名利双收,有谁不会眼红的。

  于是,亚芠一家除了要躲避黎安王派出的追兵外,还要应付蜂拥而至的的大量猎人头者。

  明叫阵,暗偷袭,毒、猎杀,种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尤其是众多贪图赏金中的人当中,实在是不乏奇能异士,每当亚芠一家以为已躲过追兵时,他们又从他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冒出来,对他们施以各种手段。

  终于使的全家人都冒火,手下不再留情,不管对方是杀手,是罪犯,是冒险者,是猎头者,甚至是平民,只要意图不轨者-杀!怀有恶意者-杀!

  但这似乎是不足以吓阻他们,于是,亚芠等人又采取更激烈的手段,只要是对敌,一律杀尽对方一兵一卒,毁尸灭迹,断绝追踪者用以追踪的机会。

  如此一来总算是减少不少的追兵。

  但,厄运之神似乎并不算就此放过他们,他又给这颠沛流离的一家更严竣的考验。

  亚旭判断出,他们身上所中之毒竟是传闻中,斯达帝国皇家密毒-“灭魂香”,一种让主人吃下去会逐渐腐蚀主人的身体,虽不至于会立即让人死亡却会叫人活在衰老死亡的阴影中,而且更会产生一种对幻兽有极大的伤害的剧毒,这种剧毒会随着幻兽依附在主人身上时传到幻兽身上,伤害幻兽,让幻兽越来越虚弱,最后至死为止,而其主人一生都将再也不能拥有另一只幻兽。

  一发现身中的是如此恶毒的毒药,翰罗等人几乎是绝望了,那等于是宣判他们的死刑,更别提想要报仇了。

  最先死去的是亚华的火狮.狮炎,狮炎死于逃亡后第三个月;再来就是翰罗的光虎,于隔月也步上狮炎的后尘;接着是亚旭的狂风之狐,再第五个月时也步上死路;最后的幻兽-亚若的碧水雷鹰于第七个月的一场战斗中也魂归冥府。

  在失去雷鹰后又碰上另一群隔山观虎斗,捡便宜的猎头者时,全家人几乎已是绝望了。

  但是,命中注定斯达克一家的厄运连死神都抵不过,在最危急的时候,一直依附在亚芠身上的贪狼星感受到亚芠的危机,再度不待命令的由亚芠身上脱出,以第一原始型态跟三个兽幻铠及一个魔幻铠决一死战。

  看到这一路上一直由众人守护的亚芠,忽由身上跑出那只不知何时竟被众人遗忘的幻兽,勇猛的挡在众人身前,众人不由再生信心。

  终于在众人齐心合力之下,在浑身是伤几乎毙命的情况之下,解决这次危机,将所有猎头者毙命。

  众人拖着疲惫的身心躲到隐密处,才由亚芠说出这贪狼星来历及奇异之处,还有当日众人没有看到的,贪狼星在遭遇苇诺的血煞时所产生的怪事。

  既有这一丝生机,翰罗等人不由重燃希望,重新制定脱逃计划。

  面对敌人时,由亚芠指挥贪狼星迎敌,众人则是负责保护自己,让亚芠无后顾之忧。

  毕竟斯达克一家每一个都是当世之雄,虽失去幻兽,身中奇毒,无法迎敌,但结阵自保是绰绰有余了。

  当计划讨论完后,看着亚芠及贪狼星稚嫩的脸孔,翰罗不禁悲从中来,一家人的生死竟全压在这才刚满十六岁小孙子及一只刚才近入成长期的幻兽身上!

  “天呀!我一家是作错什么事,让你要如此的惩罚我斯达克一家?”仰天长啸,翰罗终于发出了他的不平、不甘、不愿的滔天恨意。

  连带着,亚华、亚旭、亚若这三个硬汉也跟着悲从中来,落下了自御莱死后,逃亡五个月来的第一滴眼泪。

  一旁的亚芠虽也一样眼角含泪,但他却无法让这颗眼角的泪水就这样落下,因为现在并不是他哭的时候。

  爷爷,三位兄长的生死之责已落在他的肩上,他已不再是一个小孩子了,必须是一个男人,一肩挑起他的责任。

  五个月的逃亡生活早已教会他什么叫做现实,学会认清环境,现在他该做的是如何让家人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中活下来,该想的是要如何保护他们的安全,因此现在没有时间,也没有地方可以容许他哭。

  “总有一天”,亚芠心中暗暗许下诺言,总有一天,当他将家人带到一处安全,一处可以让他安心的地方,他一定会投身爷爷及哥哥们的怀中,好好的痛哭一场,现在不是落下眼泪的时候,现在“他、绝、对、不、能、哭”。

  当亚芠开始担任家人的保镳时,他并未体认到,这七个月的日子对他有多大的助益,虽然它是如此的艰辛,如此的困难,如此的痛苦,如此的难熬。

  在这七个月之中,他拼了命的提升自己,除了睡觉及赶路时,全部的时间,他都用在修练天心真气上,到了后期,甚至亚芠也学会了如何在日常行动及睡觉中一样的修练天心真气,即使功效不像他每一次连续运行三十六次循环那么大,但他仍不愿放弃任何能提升自己的机会与时间。

  而且更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天心真气提升到令他足以保护家人的地步,他甚至还放弃了修练精神力的部分,除非头痛欲裂到他无法忍受时,才不得不修练精神力的部分。

  因为这样的决心,使的亚芠的天心真气在逃亡第九个月之后已能让他在没有“铠”的情况之下,和普通着铠的人作战斗,其提升的速度让翰罗等人几乎不敢相信。

  但亚芠并未以此而满足,他能持续的卖命的尽其所能,不断的提升自己,更期待着贪狼星进入变态期、成熟期。

  但现状却使的亚芠失望了,一直到他们到达中央魔域时,贪狼星皆未能进入成熟期,但在这段时间中,并不光是亚芠有所成长,贪狼星也在快速进步中。

  在逃亡后半期中,贪狼星一直以着被他们打败的追击者的幻兽的幻兽结晶为食,无意中解决亚芠因全部提升力量而在无余力提供它成长的能量的问题。

  半年的时间,贪狼星同样以快速的速度成长,短短的半年间,它已成长到站立起来时已到达亚芠的腰际,一身会随着日、月光而呈现出金、银双色的灰白长毛及双目瞳孔,修长而有力的四肢,尖而锐利的獠牙及爪,勇猛而机警的姿态,稍微差一点的铠或装甲根本不是它的对手,令亚芠在困苦的生活中是感到唯一欣慰的事。

  唯一的遗憾就是贪狼星一直迟迟未进入成熟期,令亚芠大为之失望。

  既然贪狼星一直不进入成熟期,亚芠只好诉之其余途径来提升自己的战斗能力。

  几乎发狂似的,亚芠不断的学习着各种招式,爷爷、三位哥哥的招式,很快的就让他学完了,但亚芠一点也不高兴,因为当中七成以上的招式,都是必需结合幻兽的力量才能发挥出招式的威力,并不符他现在的需求,于是,亚芠有把脑筋动到其他方面。

  每一次,当他们将追杀者歼灭时,亚芠等人都会搜索追杀者身上的物品,藉以从中获取逃亡所需的粮食、饮水、及金钱。

  当亚文学会祖、兄的技艺时,他搜索的东西又多了一项。

  身为一个猎头者、罪犯、冒险者,每一个人几乎都是将他们最珍贵的东西随时带在身边,当他们死于亚芠手中时,这些被他们列为珍贵的东西理所当然的就落入亚芠的手中,其中不乏一些珍贵的宝物,当然也是有一些所谓密传的武功密笈。

  亚芠的目标就是这些密笈,当然,这些秘笈有好有坏,有高有低,有些亚芠用的着,有些用不着。

  但亚芠一律不分好坏,不认高低,不管用不用的着,一拿到这些秘笈,亚芠就死命的记了下来。

  他的想法是,不管是好是坏、是高是低,能用的上的当然是最好的,用不上的也没关系,只要他多了解敌人一分,当他再次碰上相同类型或使用同一种技巧的人时,他就多一分胜算。

  就是这样的想法,让亚芠渐渐地积少成多,等他和家人到达中央魔域时,他所知的武技已不下百多种,这还是他后期因获得相同的密技机会大增所致,毕竟,他可是以一己之力,经历八百余场有形无形的生死决战,保护家人走到这的。

  踏进中央魔域,一如往常,亚芠走在最前面,再他身后十公尺处,亚华、翰罗、亚若,亚旭走在一起,贪狼星在最后十公尺处四下巡逻。

  此时若有认识他们的人在这,一定无法将这一群人和一年前意气风发的斯达克家联想在一起。

  经过一年被追杀、悬赏,颠沛流离的日子后,亚华变成了一个野人似的人,也一些亚人可能还比他还像一个正常人,走在他身后的翰罗同样被颠沛流离的生活变的比他实际年龄老了三十岁以上,看来好像是一个百岁老人,再加上他思儿成疾,变的有点疯疯癫癫的,时而清醒时而痴呆,亚若则是因为腿上的旧创及一身的伤病,使他现在走起路来一瘸一瘸的,加上身怀旧疾,像个垂危的病人,亚若在四人中算是改变较少的,只是生活的困苦,让他受成皮包骨,脸上有着一条于一次战斗所留下的大伤疤,令他看起来像鬼多于像人。

  但若要算改变最多的首当是亚芠,身上只简单的穿着分布轻是白是灰的短袖单衣及黑色长裤,身形因为勤练天心真气的缘故,一年来长高了二十几公分,高瘦而结实,浑身肌肉看来就像隐藏着无穷力量,一年来八百多场的生死决战让他浑身布满大大小小的伤痕,经年的精神紧绷,使他的脸孔成熟的像个历尽沧桑的中年人,完全没有一点十七岁少年的样子。

  最叫人讶异的要算是他那一头头发了,颠沛流离的生活,生或死的巨大压力,无止尽的耗用心力强迫自己学习无数的知识,再加上他未依母亲的话去修练控制自己迅速增长的精神力,而只是一昧的强加压制,因而不时有着地狱般的强烈头痛不断地侵袭着他。

  导致和家人到达中央魔域时,亚芠那头因没修剪而已长到肩背的黑色长发竟全是一根根如银丝般的白发。

  一个有着十七岁实际年纪,三十岁般沧桑的脸,九十岁白发的一个人,那就是亚芠现在的样子。

  逃亡一年的代价对亚芠一家人来说实在是太大了,所幸这一切快过了,他们已到达他们的目的地,一座恒古以来一直罕有人迹的森林地区-奇华森林的中央魔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