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十三章 雪上加霜

  作者:手枪

  苇诺走到亚芠身前,一伸手,手晚上伸出三条尖针似的长须,不断的对着亚芠晃动,造成一种诡异的情景。

  他狞笑道:“好一个斯达克家最没出息的么儿,我看你才是斯达克家最具威胁的人吧,不过今天碰到我算你不幸,还没闯下一番作为就要遭到不幸了,真可惜!”

  亚芠戒备地看着苇诺,祖、父、兄皆陷入苦战之中,在场没有一个人能帮他,而他却要面对在场中显然是第二高手的苇诺,令亚芠不由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面对他。

  右手不动,手腕上的三条长须,有如长鞭般伸长,刹那间,卷住了来不及反应的亚芠的脖子及双手手腕处,一个使劲,亚芠整个人,被提往半空中。

  脖子上的长须,一用力卷住,亚文满脸通红,呼吸不顺几乎窒息。

  苇诺狞笑:“今天你的运气真不错,就让你试试我的噬血夺体大法,这可是我十年来研究出最痛苦的死法。”

  话一说完,只见长须尖端,那呈现长针状的尖端,突浮现无数的小倒钩,往亚芠的双臂及颈侧刺入,三股有如喷泉般的血液冲出。

  当尖刺刺入肉中时,亚芠只觉一股吸力传来,彷佛全身的血液全都集中在这三个伤口处,被这长须吸走一般,大量失血晕眩的情形,出现在亚芠身上。

  同时,在全身的骨节处,一种难以言喻又酥、又酸、又痛、又痒,宛如千万只蚂蚁同时叮咬,浑身的肌肉,因为大量失血而发出抽慉、酸痛的警讯。

  亚芠他就好像身处在集所有痛苦于一身的地狱中。

  虽然身处这种情况之下,但亚芠的神智却异常的清醒,那种清醒的感觉,足够让他数清身上到底那边发出痛苦,但也因为身在这种情况之下,使得亚芠痛苦的感觉胜于旁人数十倍。

  在大量失血及全身陷入地狱般的疼痛中,亚芠感觉到自己的血、力量正一点一滴的透过这三条长须被吸走,死亡的阴影开始笼罩在他的心头。

  “不!不!我绝对不可以死在现在,我绝对不能死。”

  一股强烈的意志力、精神异力,在亚芠强大的求生意志之下,开始了第一次有意识的运作,额前中央处,慢慢的跳动着,由缓趋快,开始发出银色的光芒,由弱而强,彷佛回应般,原本依附在他右手臂上的贪狼星,也呼应的发出了淡淡的银色光芒。

  慢慢的,右手臂上开始出现了一颗银色的狼头,苇诺那红色的长须,插入的地点,就正是贪狼星张大的口中,诡异的情况出现了。

  贪狼星的嘴一合,看起来不像是长须插入亚芠的手臂中,反倒是贪狼星咬住了长须,一阵咀嚼的声音传出,贪狼星竟开始将长须咬碎、吞下。

  等到贪狼星完全脱离亚芠的右手臂,恢复它的原始型态时,苇诺右手那条长须已经被它硬行扯断吃下去。

  恢复原形的贪狼星在亚芠身上口脚并用,三两下,苇诺三条长须全被它弄断了,一脱离被擒的局势,亚芠不由跪立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贪狼星则站在亚芠前面,全身毛发竖立,张牙裂嘴,对苇诺发出愤怒的低啸声。

  好不容易,亚芠终于喘过气来,又再度站了起来,这时,苇诺才看到亚芠的双目竟开始产生异变。

  右金左银,异样的目光散发出来,越来越强烈,但渐渐地,右眼金色的光芒逐渐变淡,烂银色的光芒取代金光,片刻之后,一双银光闪闪,令苇诺无法直视的目光出现在亚芠脸上。

  不知怎么搞的,苇诺突感到一阵惊慌,一种难以言语的异样垄罩他全身,使他感觉到他好像是一只被蛇盯住的青蛙,不敢有任何的动作,深怕一动就会惹来杀身之祸。

  一摇头,苇诺藉着这动作彷佛把心中那股恐惧排出,提起精神道:“原来你还隐藏有这一只奇怪的幻兽,不愧是斯达克家的王牌,不过你认为凭这只才成长到第三阶段的小幻兽能抵的了我的血煞吗?”

  “我的血煞可是不属于六大属性中,独树一格的血属性,凡是被我的血煞击伤,任何一只幻兽的能量皆会被它所夺走,你的幻兽能抵抗多久?”

  这时,苇诺旁边突出现一个声音:“苇诺,你的话未免太多了?”

  苇诺转头一看,不知何时,他的身边出现了十一个人,每一个人全身皆裹在乌黑的衣服中,连面目都不清楚。

  听清楚声音,苇诺豁然一惊,暗道:“是呀!为什么我现在会说出这一番话来?”

  尽管心中不愿承认,但苇诺心里明白,他是受摄于亚芠那诡异的目光而不自觉的说出这一番话来,以壮己胆。

  如果是在比武中,他已经算是输了。

  这时亚芠眼中的目光已经是渐渐消失,恢复成平常的眼光,刚才,当贪狼星脱离他的右臂,解除他的困境时,亚芠额中央处突以他自己也无法数清的速度,剧烈的跳动。

  霎那间,亚芠突心生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他可以由贪狼星的眼中看到它所看到的,也能清楚的感觉到,贪狼星正在腹中,“分析”着血煞的触须,同时在身上开始制造出和那触须相同的能力来?

  这种奇异的感觉好像是在告诉亚芠,他正化身成贪狼星一样。

  直到贪狼星“分析完毕”,亚芠才觉得他又回到自己身上来,这时也是苇诺察觉亚芠双目的银光减弱的时候。

  亚芠事后才知,当时的他正和贪狼星建立起强大的精神联系,那散发出来的强大精神力造成了苇诺本能上的畏惧,才使的他说出那一番话来。

  这时恢复正常的苇诺才有精神去注意其他事。

  “虚,你怎么会来这,又带来了十个暗魔?”看了身后那十个浑身充满了神秘感的十个黑影道。

  虚一摇头冷淡道:“陛下他担心。”

  一句话说完,虚就一副不肯在多说的样子,而苇诺似乎熟知他的性情,也不在多问。

  将他们的对话听在耳中的亚芠心中一叹,果然是德野王主谋的。

  但此时已无暇在去计较这件事到底是谁在主谋的?因为又有异变发生了。

  身在危机中的亚芠察觉到父兄身上似乎出了问题,因为他们身上的幻兽铠似乎有点不听指挥,而且正逐渐地在从他们身上脱离。

  注意到亚芠的眼光及翰罗等人身上的异样,苇诺冷笑道:“时间到了。”

  手一挥,三十黑卫队员突放弃攻势,全退到苇诺身后,和那十个暗魔并排。

  一旁和翰罗打的火热的扈伊也察觉到翰罗身上的异状,在看到苇诺撤掉黑卫队的围攻,他也跟着发出一招,逼退翰罗,同时回身到苇诺身前,问道:“时间到了?”

  亚芠一家人看到对手全都莫名其妙的后撤,也集中到亚芠身边,听到扈伊及苇诺打哑谜似的对话,都摸不清楚到底他们在说什么?

  但他们很快就知道了,因为他们身上的兽幻铠竟都开始脱离他们,一个个都恢复成原始的第一型态,于是,亚芠这边突然出现了一只半人高的白色巨虎、一只黄色人高巨熊、一只半人高的红色雄狮、一只不亚于半人高的青色狐狸、及一只立在地上足有人的半身高的蓝色巨鹰。

  一看就知它们是祖、父、兄的幻兽-光之虎、大地之熊、火狮、狂风之狐、碧水雷鹰。

  幻兽们在离开主人身上之后,就一副萎靡不振,窝在地上的样子。

  翰罗等人大惊失色,这要命的时候幻兽们怎么会这样?而且他们竟也同时感到全身酥软无力?

  灵机一动,翰罗变色道:“苇诺,你用毒?”

  苇诺大笑道:“现在你们知道已经是太晚了,你们就等着受死吧!”

  看到苇诺一副猫捉老鼠前要玩弄一番的样子,亚芠不由怒愤填膺,感受到亚芠的怒气,贪狼星一个怒嚎,化身为一道银光,往苇诺袭去。

  银光来袭,苇诺一个失神,差点出糗被贪狼星咬中,脱口而出道:

  “你没喝酒?”

  众人才知原来是刚才宴会中的酒有问题,但亚旭却道:“不只酒有问题吧!不然右相怎么会没事?”

  众人一看,果然扈伊的幻兽白水还好好的以魔幻铠的型态依附在他身上。

  苇诺大笑道:“传闻斯达克家的二子亚旭智计过人,今日一看果然不错,也罢!看在你们将死的份上,就让你们做个明白鬼吧!”

  “右相,请你叫贵高足出来吧!”苇诺对扈伊请道。

  扈伊无奈道:“苇诺你就是喜欢做这些无聊的事,好吧!纳肯,还不快出来向你的主人们见个礼,不要让人家说我的徒弟没礼貌。”

  翰罗等人一听之下不禁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竟是纳肯?

  果然,扈伊一声叫唤,从黑暗处走出一个人来,不是纳肯是谁?

  翰罗痛心疾首道:“纳肯,你为何要如此做?难道我们一家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吗?”

  纳肯冷笑道:“对不起我?老实说那倒是没有。”

  “那你为何要如此做?”翰罗不敢相信道。

  纳肯冷淡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要出人头地而已,刚好有这次机会,我就稍加利用而已,我还要谢谢老爷你们给我这个好机会呢!”

  亚华怒极反笑道:“就为了这个可笑的理由,你就可以出卖我们这些从你小就不断培养你、照顾你的人?”

  纳肯再度冷笑道:“培养我?照顾我?说穿了还不是为了你们自己,照顾我是怕别人说你们无情,不会照顾我们这些下人;培养我还不是要我在学校中照顾你们那个没出息的亚芠,这又算什么培养我,就算真的事要培养我,我还不是一辈子都无法脱离你们斯达克家的阴影。”

  亚华不由哑口无言,他不知道为何一番好意会让纳肯想的如此不堪?

  一旁的亚旭倒是比较冷静,问道:“现在说这些已太晚了,纳肯,我只问你两件事,信件是不是你偷的,还有我们身上种的毒怎么会和你有关系?”

  纳肯狂笑道:“现在告诉你也没关系,信件虽不是我偷的,但是我骗爷爷去替我拿来的,毒是我昨天下在汤中的,还有那天我也听到御莱和那一个叫什么里昂说的话,我也都转述给陛下听了,这些都是我做的,连你们的计划都是我偷听到而给陛下知道的。”

  众人总算知道失败的原因是在他们认为最亲密的人身上。

  一边的扈伊冷酷道:“该问的都问完了吧!那就该上路了,翰罗,很遗憾你最后还是没死在我的手中,不过这样也差不多同样意思,苇诺,动手。”

  苇诺轻笑一声:“遵命,右相。”

  就在同时,一直静立不言不语的御莱突口中高颂:“在天的见证之下,集勇气、智慧、与美丽于一身的强大生物,幻兽呀!请你以最深的灵性,聆听我的倾诉,我-御莱.斯达克-将与你缔结永生的血之盟约,终此生惟有你与我为终生之盟友,契。”

  “回生诀”,斯达克家于战场上用以转死回生的绝技。

  翰罗及亚华、亚旭、亚若不由脸色大变,翰罗更惊叫道:“御莱,你怎么会用这一招,要知你已………”

  御莱在一片白光中惨笑道:“父亲请你别阻止我,今天的危机可说都是我识人不明所造成的,就让我赎罪吧,你快带亚华他们走,我来阻止他们。”

  饶是如翰罗般的铁汉,竟也不禁流下老泪来。

  已运用过五次回生诀的御莱,这第六次一用,就是激发全身的生命力,威力虽会暴增,但就有如西陲的夕阳,绽放出最后的一滴生命力之后就将进入永恒的睡眠中。

  由二哥口中,在获知父亲是使用第六次的回生诀后,亚芠当下是激动的想上前去,阻止父亲施展,但该死的,一阵阵令他狂叫的头痛竟在此时袭来,远比前几次还要痛上数千数百倍,令亚芠不由报头在地上痛的打滚。

  这时,御莱终于完成他第六次的回生诀,只见他身上的白光已全数转移到他的幻兽大地之熊身上,大地之熊获得御莱的能量后立即显得十分精神,而失去能量的御莱不但不如想像的委靡不振,反倒显的神气万分,但翰罗等人皆知这是回光返照,等到御莱的生命力燃烧完后他就会死去。

  现在越强就死的越快,这是多么讽刺。

  但这些扈伊及苇诺并不知,他们看到御莱突恢复正常心中不由暗骇。

  苇诺大喝道:“黑卫队十绝阵全力进攻。”

  御莱也跟这大喝一声:“铠化!”

  瞬间,大地之熊又附在御莱身上,铠化完毕后的御莱双手各化出一道黄光,形成一道有实无质的黄色光墙,祖住了黑卫队及扈伊和苇诺的进攻,同时大喝道:“还不快走!”

  翰罗等人立即同声高颂:“在天的见证之下,集勇气、智慧、与美丽于一身的强大生物,幻兽呀!请你以最深的灵性,倾听我的倾诉,我-翰罗(亚华、亚旭、亚若).斯达克-将与你缔结永生的血之盟约,终此生惟有你与我为终生之盟友,契。”

  眼看回生诀将要完成时,一个自始至终都隐身在黑暗中的黑影开始动作。

  一个飞身,黑袍中出现一把乌黑的弯刀,无声无息的往他的目标,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亚芠.

  长刀已距亚芠的胸口不到三十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