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十二章 倾国夜宴

  作者:手枪

  “倾国夜宴”,一个令所有后世史学家伤透脑筋的历史谜题。

  问题其一:当时在华那邦公国历史中,德野王及右相扈伊皆算是公国历史上有数的明主贤相,为何竟会联手陷害当时公国凭以威震诸国的斯达克名将一家?自毁屏障,因此自己敲响华那邦公国一千八百年历史的灭亡钟声,即使当中有人因而懊悔终生?

  问题其二:在那一场宴会之中,明明是子虚乌有的事,为何三军总指挥翰罗竟会自行承认?而后陷一家人于流亡失所?

  不管后世是如何评断“倾国夜宴”这一历史上的著名事件。

  在当时当事人心中自是各有一番想法。

  当德野王看著书信时,亚旭已在翰罗手中写下“认、楞、逃”三个字,翰罗点点头,表示会意。

  同时亚芠也依亚旭的指示,将这三个字传给父兄。

  一家人用眼神互相交流,已在寻找时机要逃。

  终于,德野王看完了这些信件脸色铁青,怒声道:“翰罗,你有什么要说的?”

  翰罗突一跪,大声呼道:“下臣知罪,小儿是受下臣指使,将情报卖给泰龙帝国隆家,因为下臣欠隆家十元公国币。”

  后世史学家将翰罗的话纪录下来后,史称“十元卖国事件”,让华那邦公国最后留下一个千古大笑话。

  但在当时可一点都不好笑,尽管翰罗的话荒缪无比,但德野王及扈伊可笑不出来,他们作梦也没想到,翰罗竟如此轻易地就承认卖国罪行,不管理由如何荒唐,但她毕竟是承认了。

  就在德野王及扈伊一楞时,也是斯达克家等待已久的机会,同时数声“铠化”的声音传出。

  翰罗、御莱、亚华、亚旭、亚若五人,一瞬间,身上全都着上兽幻铠。

  动作最快的亚若身手将亚芠夹在腋下,六个人,五道身影,在半秒之内,全都越过人群,冲破窗户,朝亚芠探出的路线逃生去。

  德野王及扈伊一时失神,竟眼睁睁地看着翰罗等人破窗而逃。

  数秒后,德野王怒暍:“虚,把他们给我拿下,生死不论。”

  扈伊则是一个飞身,顺这翰罗等人的脱离路线追去。

  好不容易,逃出了右相府,翰罗发觉一颗大如脸盆的血色光球迎面袭来,不加思索,他大暍一声:“光箭!”

  一道五十公分长的白色光芒随着翰罗右手一挥,发了出去,跟那不知哪来的光球互击,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巨大的冲击力使的翰罗等人动作不由一顿,急奔的动作不由停了下来,这也才发觉不知何时,他们已陷入包围中。

  翰罗大略数了一下,大概三十来个,扬声道:“你们是谁?我乃翰罗公爵,是谁叫你们阻挡我的去路的?”

  正前方,一个面目阴沉的中年人步出包围线,来到翰罗前方五步处。

  发出一阵长笑:“翰罗公爵久违了,你可还记得故人?”

  翰罗仔细一看,惊呼道:“血煞苇诺,你不是已经在十年前已经…….”

  血煞苇诺,被喻为公国百年难得一见之练武天才,所有人都相信,终有一天,他一定能比得上大陆传闻中的十大高手,十年前,他参与宫廷之叛,被翰罗拿下,照说应已经被处决了,怎么会在这出现?

  但不可否认,苇诺的出现令翰罗心中凉了一半。

  苇诺面露狞笑:“十年前,我是宫廷罪犯,为你所擒,你可知这十年之中,我天天想找你,若不是陛下不准,翰罗,你早该在十年前就该死了。”

  翰罗倒吸一口气,曾几何时,桀骜不逊的苇诺竟会听一个十年前,他恨不得碎尸万段的德野王的话?而且还给他一种忠诚的感觉?

  接着又听苇诺道:“真高兴你也有这一天,刚刚陛下以下令擒住你们,死活不拘,不过你们也真是了得,竟然要陛下出动三十名黑卫队员,怕让你们逃了,你们可真了不起。”

  翰罗一听,心中更是难受的要死,黑卫队,他曾听说过。

  公国中有两支影子部队,直接受皇帝所指挥,“黑卫队”及“暗魔”。

  这两支部队实际情形如何连他这三军总指挥也不清楚,只知,他们皆是自幼被挑选入宫廷中,宫廷长期以魔法、药物控制他们,把这些孩子变成一个只知练功、杀敌、及只服从于皇帝一人的杀人工具,而且其训练之严格据说每一百人中只有三人能成功,所以练出来的人每一个都可以说是怪物一个。

  如今这些人一次就有三十个包围他们,翰罗心中一动问道:“你也有服药?”

  本是随口问问,不奢望苇诺会回答他,谁知苇诺竟答道:“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不过那种要对我的幻兽没用,当然也对我没用,只是因为陛下能给我我想要的东西,所以我才会服从他。”

  翰罗摇摇头,所要的东西?非名则利,惟此而已,突然,翰罗大喝一声。

  双手一展,两颗白光球立即出现在他的手中,双手一合,一把光芒毕现,恍若有形无质的一把五尺长光刀握在右手-光荣明刀。

  长刀一挥,大喝:“天堕流星”。

  晃如来自九天之外,无数闪耀流星如雨般,往四周包围他们的人头上落下。

  苇诺摇摇头,惋惜道:“真冲动。”

  只见他神态自若,向后退一步,完全无视那点点流星以化成一道道的刀光。

  这时,原本不动的黑卫队动了起来。

  当中的一人喊道:“十绝阵之护阵。”

  霎时,三十人当中立即有十个人身上发出一道红光,一件件贝尔(熊)系列的兽幻铠出现在他们身上。

  十人同时将身上的兽幻铠幻出一支两公尺半的长枪,更同时大喝一声:“千峰万林。”

  双手将手中的长枪往上一举,循着诡异的轨迹,幻化出千万枪影,一瞬间,竟将翰罗所发出的一招天堕流星给化解了。

  翰罗暗骇在心,虽说他并未出尽全力,但如此轻易就化解了他的天堕流星也是他所想像不到的。

  半响,翰罗看着这十人所移动的位置,心中不由恍然大悟,冷笑道:“原来是利用十人的力量结合起来,破解我的一招。”

  苇诺摇摇头笑道:“没错,不愧是三军总指挥,一下子就看出他们的虚实,他们每一个人虽都比不上你,但如果合起来的话,相信你想打败他们是不可能的。”

  一旁的亚若早从刚刚时就憋了一肚子火了,现在看到苇诺得意的样子,不由火往上升,在也忍不住了,大喝一声:“我来会会你们。”

  说着,亚入不顾亚旭的眼色,右手一伸,手臂上一块兽幻铠的部分往上往外延伸,脱离亚若的右手护甲,亚若伸手握住脱离的部分,前端部分立即伸长,幻化成亚若的惯用武器-鹰雷剑,同时往围住翰罗的十人冲去。

  可是那十人不为动,反而是外围那二十人中又传来一声:“十绝阵之攻阵。”

  又有十个人幻出蓝色雷普(豹)系列兽幻铠,同时手中清一色的出现一把一公尺长的蓝色大刀,不由分说的横一插截,拦住了亚若。

  亚若大喝一声:“滚开!”

  千万道紫色电流由他手中的鹰雷剑发出,没头没脑地往那拦截他的十个人打去。

  没想到,那十人竟发出一声牛吼,同样的由长刀中射出雷电回敬亚若,措手不及的亚若被这一击打的后退几步。

  愕然道:“水属性-雷豹?”

  苇诺又摇头道:“真是的,没想到你们一家全都性子那么急,我话都没说完,你们就急着要打,你看!你看!又来了!”

  一旁的亚华及亚旭打着同样速战速决的心意,同时往包围着翰罗及亚若的二十人分头攻去,企图里应外合,将翰罗及亚若救出包围。

  苇诺叹道:“你们想的未免太天真了,别忘了我还有十个人呀!”

  说时快,剩下的十人又叫出:“十绝阵之诡阵。”

  十个人同时着上青色铓奇(猴)系列兽幻铠,手上同样一式的两公尺长长棍,以极快的速度包围住亚华及亚旭。

  一边的御莱及亚芠异口同声,脱口道:“亚旭(二哥)右前方的目标(人)。”

  亚旭一听立即快速的反应出来,手一杨,一道碧青的烈光由手被射向右前方的人,原来是他的武器-风狐狂刀。

  经由亚旭的一阻挡,十人所组成的诡阵突一顿,立即给亚旭一个好机会,脱出包围圈中,回到御莱及亚芠的身边。

  回来才看到亚华因不及脱离而又被包围在阵中,和翰罗及亚若一般,被阵中的杀气锁住不敢随意动弹。

  这下一家子中有三人陷入重围,情势恶劣至极,加上因这一耽搁,御莱等人又听到一阵话声道:“真高兴我的贵客还在这,就让我这主人尽一番主人之责吧!”

  转头一看,竟是扈伊追上来了。

  一旁的苇诺根本不管扈伊的来到,只是惊疑的盯着亚芠看。

  突问道:“小鬼,你是斯达克家最小的儿子,那个没出息的亚芠?”

  亚芠狠狠的盯了苇诺一眼道:“正是你家少爷。你问这干嘛?”

  苇诺若有所思的注视亚芠一眼,刚刚亚芠和御莱同时看出,这十绝阵虽说是以十人为一体,发挥统合的力量来攻击,但还是有一个主导人物,但是一般人是无法分辨出哪一个是主导人,哪些又是被主导人。

  御莱凭着其丰富的经验,高深的修为,加上旁观者清的因素,察觉出主导人并不稀奇,但以亚芠一个十六岁,甚至还称不上是大人的孩子,又是凭什么可以和御莱同时察出十绝阵的主导人来?

  莫非,这一个长久以来一直被耻笑的斯达克家最没出息的人,竟是是斯达克家隐藏的一件秘密王牌?

  当下,苇诺不由对亚芠升起了强烈的杀机。

  事实上,御莱也不知亚芠是如何跟他一起察觉出战阵领导者是谁?但他早已知道亚芠有着非比寻常的才智,因此显得不会那么惊讶,现在他全副心神都集中在实力莫测高深的扈伊身上。

  而亚芠则是因为他从亚华及亚若对战之中,所领悟到,后来命名为“神魔眼”的特殊观察法,察觉出十人之中有一个人的动作总是快过其他九个人一丝丝,所以才能判断出那个人是战阵中的主导灵魂人物,因而才能提醒二哥亚旭。

  不过他可没想到却因此而惹来苇诺的杀机。

  扈伊并未把注意力停留在御莱身上,只见他目光盯着被围在十绝护阵中不得动弹的翰罗,对苇诺道:“苇诺,把翰罗让给我好吗?”

  说出来的话好像是和苇诺商量,但语气却是强硬要求,容不得苇诺反对。

  苇诺当然知道他和翰罗的过节,乐得做个顺水人情,更何况他还有一个手段没发挥出来,不怕翰罗逃了。

  苇诺手一挥:“十绝合运。”

  话声一落,只见原本静立不动的三十个黑卫队人,随着苇诺一声令下,开始发挥出十绝阵原本的威力来。

  只见原本分成三个集团的人不断地依循某种奇异而特殊的步伐,围绕着被包围的三人为中心点旋绕。

  不知不觉之间,三个集团越来越靠近,其中甚至有些人开始有所交错。

  亚旭及御莱灵光一闪,暗叫不妙,他们已看出,这些黑卫队意图要三阵合一,想必到时,这阵的威力会大增,担心阵中三人的安危,慌忙之下,两人不在考虑到那么多,同时大喝一声,一个跃身,御莱手上出现一把黄色长枪-力霸之枪,与亚旭的风狐狂刀泛出黄色与青色的光芒,往阵中袭去。

  但一旁的苇诺大笑道:“太迟了!”

  三阵三十个人在御莱及亚旭一扑之下,阵形突以飞快的速度向外一散,在阵中翰罗三人及御莱、亚旭还未反应过来时,护、攻、诡三阵已又再度混合,形成一个三十人大阵,真正的十绝大阵。

  在那同时,翰罗也发觉他已在阵外,当然他可不会奢望他是靠一己之力逃出,凭这十绝大阵的威力,必是他们故意放过他的。

  果然,一旁的扈伊一看翰罗出阵,大笑道:“多谢了苇诺,本相欠你一份情。”

  说完扈伊大喊一声:“白水,着装。”

  一道白色光芒立即覆盖扈伊全身。

  亚芠双目泛出金银光芒,在他的神魔眼之下,他清楚的看到,扈伊一声令下,有别于父兄着铠时由全身同时变化。

  扈伊先是由胸前出现一颗白色光珠,约有十公分大,再由胸前白光分出五颗略小的白光珠,分散至全身的头、手、脚各处,加上胸前的光珠共六颗,接着由衣服下同时钻出幻兽的各部分,结合白光,以白光为中心,串联起来,形成一套覆盖在全身各处要害,头,胸,手,脚的魔导装甲,有别于一般兽幻铠覆盖全身几达百分之百的比例,扈伊的魔导装甲只覆盖他身上的重要部分约百分之五十的面积。

  着上魔导装甲白水后,扈伊右手往前一伸,手晚上那颗魔力晶发出一道闪光,一颗约三十公分的白色光球半浮在他的手掌上。

  他对翰罗狂笑道:“翰罗,就让我试试你这光荣虎王到底有多厉害,跟五十年前比起来又如何?”

  说着,手中的光球在扈伊的力量运使之下,化成一只足有五公尺长的白色小龙。

  “深海之龙”,出手才五公尺的小龙,在横跃十公尺的空间,来到翰罗的身前时已涨大了一倍。

  翰罗深知不能被扈伊这招深海之龙缠上。不然他只有任他鱼肉的份了。

  于是翰罗挥动手中的光荣明刀,一招“星换斗移”,明刀散出无数的刀影,化成阵阵星斗般的光芒,四面八方地往扈伊发出的深海之龙袭去。

  星换斗移硬撼深海之龙,劲力一击之下,两人各自退后五六步,再一次确认眼前这人是他一生最大的劲敌。

  在翰罗及扈伊互相对峙的同时,一边被困十绝阵中的御莱、亚华、亚旭、亚若却面对着极大的危机。

  身处阵中,父子四人无不想尽办法,想要冲出这一个十绝阵,但每一次,当他们集中于阵中的一人发动攻势时,只见原本手持长枪的护阵人员,随便三五个人一挥手中长枪,一个奇光闪过,不要说触碰到那围阵之人了,连发出的劲力也如石沉大海般消失无踪,那种明明眼前有一道墙围住你,但当你用力一推时,却发现这墙是你的幻觉而白费劲时,令阵中的御莱等人十分难受。

  而且当他们不攻时,阵中原本手持长刀,攻阵的人员却反而打上来,好不容易击退他们,却又要防范诡阵的长棍不知何时会从身后出现。

  一连串的设计,使的御莱等人疲于奔命,不但无法联手破阵,甚至还有一种错觉,好似陷入阵中的只有他一人,是他一个人要面对三十个功力高绝的人物。

  一时之间,阵中的四人皆陷入了极其危急的地步。

  而阵外的亚芠此时也正面对着他的生死关卡,苇诺正狞笑着向他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