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十一章 华宴阴影

  作者:手枪

  依旧是那间书房,德野王高坐在椅子上,在他的面前,站着两个人,右边世一个看来约四十上下,一脸阴森的男子,左侧则是一个看来约七十左右,满脸红光的老者,看他那清奇的外表,可以想见他年轻时一定是一个英俊之人。

  德野王闭上的双眼打开,沉声道:“扈伊,今晚的宴会你准备好了吗?”

  左侧的扈伊一躬身道:“禀告陛下,下臣已布置好场地,同时已将物证准备好,随时可进行。”

  德野王又沉声道:“苇诺,人员挑选方面如何?”

  右侧那面目阴沉的中年人一点头道:“禀告陛下,下臣已由黑卫队中挑出三十员,每一个皆是以一挡百的好手,同时对于十灭阵已锻炼纯熟。”

  德野王满意的点点头道:“你们记着,今晚之事,我不容许有任何人出错,也绝不许老虎一家有谁逃脱,如有差错,提头来见。”

  扈伊及苇诺凛然一栗,同声说:“是。”

  德野王挥挥手道:“下去吧!今晚依计行事。”

  两人一躬身,同时退下。

  扈伊及韦诺退下后,德野王又唤道:“虚何在?”

  一道幽黑的人影又出现在德野王面前,躬身道:“陛下,有何吩咐?”

  德野王道:“今晚带十个暗魔跟我去参加宴会吧!”

  黑影点点头,身影又消失在黑暗中。

  德野王得意大笑道:“天罗地网已布下,翰罗,希望今晚你不会令我失望。”

  黑夜很快就来临,盈亮的灯光把整个右相府照的金碧辉煌,来来往往的贵族名流显示右相今晚宴会的盛大。

  以翰罗为首的斯达克一家人,来到右相府前,翰罗抬头看一下高高的右相匾额,轻哼一声,大步走向前。

  门前迎宾的门防一看到翰罗,不待他走到他面前,立即大声呼道:“翰罗.斯达克公爵到场。”

  霎时,原本吵杂的宴会场地立即寂然无声,所有人的眼光立即集中在斯达克家一行六人身上。

  众所皆知的,右相与斯达克家不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一边是倾向和斯达帝国建交,联合围剿泰龙帝国的右相;一边是倾向以自己的武力,维持国家安全而不借助外力的斯达克家,这两边今天怎么会凑在一起?

  其中因果令人玩味。

  翰罗一马当先,走进了极尽奢侈豪华的宴会场地,运用金、银、艺术品,架构的宴会,杯光酬影,令人艳羡。

  主人扈伊正在会场中,和三两老友亲密交谈,不知说到什么,哈哈大笑起来,见到斯达克一家走进来,脸上浮出奇妙的笑容,迎了上去。

  霎时之间,整座大厅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看着他们,看看这足以被列为公国第一奇景的景色。

  扈伊走到翰罗面前三步处,脸上图浮现一个大大的笑容,笑道:“大哥,这大概是我们兄弟四十年来第一次在私下会面吧!近来可好?”

  话一出口,令在场所有人大吃一惊,“大哥?”什么时候斯达克公爵跟右相扈伊是兄弟?

  惊人的事实令人不敢相信,但接下来的事才真叫人讶异!

  只见翰罗感叹一声:“这句大哥我已有四十几年不曾由你口中听过。”

  “想想真是造化弄人,大概你今天很有把握吧!我可能是在劫难逃了,在那之前,能听你叫我一声大哥,总算是不虚此行。”

  扈伊目光一闪,心中暗暗警惕,翰罗果然是不可小觑,口中却大笑数声,身手一搭翰罗的肩膀,笑道:“大哥你在说什么?走!走!我们兄弟好久没痛饮一番,今天一定要喝个够。”

  说着就拉着翰罗来到主位旁,喝起酒来。

  看到他们相谈甚欢的样子,其他宾客几乎以为自己眼花,什么时候两个生死仇人感情这么好?

  另一边,御莱、亚华、亚旭、亚若等人也有各自的好友来打招呼,相约在一边聊起天来,宴会的气氛是越来越融洽,至少到目前为止!

  一边的亚芠见父兄在不知不觉中被人越拉越开,心中暗自着急,但他的任务是利用上流社会中认识他的人较少,利用这一优势,找出脱离的路线。

  可是他却不知,他的行动已落在有心人眼中。

  亚芠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摸透右相府的房舍位置,终于找到一条紧急时可供逃生之用的路线。

  回到宴会大厅时,看到父兄已不知不觉得分开好远,正各自高谈论阔。

  亚芠来到二哥亚旭身边,跟他交个会心的眼神,亚旭手似无意识地摆了个动作,亚芠了然在心,二哥要他去通知其他哥哥及父亲。

  这时,原本跟翰罗相谈甚欢的扈伊突向翰罗告声罪,站了起来,走到会场中央,高声道:“各位贵客请注意一下!”

  众人皆知今天的宴会重头戏来了,扈伊要宣布今天宴会的目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是知道扈伊举办宴会的目的何在?

  扈伊高声道:“碧华,贤侄请过来一下。”

  两个身影来到扈伊的身边,一位是一个看来约二十上下,身着浅蓝晚礼服,长的千娇百媚的金发少女,所有人立刻认出是扈伊的大孙女-碧华.碧.达捷,今年二十一岁,是首都出名的美女;另一位是一个约二十六七岁,身材休长的英俊黑发碧眼青年,淡在场竟没有一人认识他是谁?

  扈伊得意一笑道:“今天邀请各位来是参加宴会主要是要介绍这位青年才俊给各位认识。”

  “这位是斯达帝国第一世家-贝仑迪卡家第一世子舑蔚.贝仑迪卡。”

  众人倒吸了一口气,斯达帝国第一世家?

  那不是传言中,权力几比斯达帝国皇帝还大的世家,为何这世家的第一继承人会出现在公国之中,还由右相介绍进入公国贵族社交界之中?

  答案很快就揭晓,扈伊大声压下众人议论的声音:“今天不但是舑蔚世子进入我国社交界的日子,也是小孙女和舑蔚世子订婚的日子。”

  听到这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在场所有人不由倒吸一口气,太..太令人意想不到了。

  扈伊这一消息,当场令多数人想到一个问题,身为德野王最得宠臣子,扈伊这一动作是不是表示德野王有意和斯达帝国定交?

  不少人不由转头看向翰罗,身为反对派之大佬,翰罗反应如何?

  结果是令人失望了,翰罗先是面无表情,接着,不少人看他面露笑容,走到扈伊身边,笑着恭喜道:“二弟,恭喜你了,有个好亲家。”

  扈伊似乎也十分高兴,笑着接受翰罗的恭喜,轻声道:“大哥,你不会怪我吧!和贝仑迪卡家结亲对大哥的立场似乎有点对不起。”

  翰罗笑道:“怎么会呢?你别想太多了。”

  扈伊也是笑道:“大哥这样想,小弟就安心多了,不过待会有鉴是可能需要大哥澄清一下,小弟先在这说声对不起了。”

  翰罗暗道:“终于来了。”

  口中却道:“是什么事,有问题你尽管问,大哥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扈伊笑着道:“那小弟就得罪了。”

  底下的亚芠不管爷爷和扈伊这老狐狸在上演什么兄友弟恭的戏码,只管藉这机会通知到父兄逃脱路线。

  在众人议论纷纷时,亚芠等人已御莱为首,汇集于宴会场地右后侧靠窗处,如有事发生,只要从窗户跳出,很快就能循着亚芠发现的逃生道路离去。

  突然,御莱发现宴会所有人全都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

  “不知发生什么事?”御莱心中暗暗疑道。

  但他很快的发现原因是扈伊手中的一叠信件。

  原来扈伊对翰罗说完后,就从怀中拿出一叠信件,道:“大哥,请你解释一下,为何我手下呈了一叠信件给我,收信人是陆军总指挥官御莱.斯达克上将,而署名是泰龙帝国隆家家主-塔伦彦.隆?”

  声音虽不高,但也足以让会场所有人静下来,毕竟前些日子里,间谍风波令很多人饱受调查之苦,尤其是与军务有关的人。

  翰罗大吃一惊,最遭的情况发生了,信件果然流出,而且还是落在死敌扈伊的手中。

  身经百战的他却一时慌了手脚,一时之间,翰罗不知如何是好。

  看到这一情形,御莱不由地走到翰罗身前。

  亚旭道声:“糟!”,原本计划是在宴会上露个脸,等到没人注意时,所有人再脱离宴会,如此一来,就算半路会被截击,也能最少争取到一个晚上的时间。

  没想到,原本判断为最后王牌的信件,扈伊竟会在宴会上就光明正大的提出来,这下成了注目焦点,想走都走不成了。

  亚旭匆匆抛下一句话:“计划有变,以个人逃离为最优先,逃离后再第二会合点会合。”

  说完他就也跟在御莱身后来到翰罗身边。

  亚华、亚若、亚芠也跟在他身后,来到祖、父身边。

  御莱看着扈伊手中的信件,问道:“请问右相,你手中的信件是哪来的?”

  扈伊狡猾一笑道:“怎么来得上将就别管那么多了,你只需知道这信件落在我手中就好了。”

  “御莱上将,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何有这些信件?如果没有好理由的话,休怪我不顾交情,以公国最高军务首长的身分缉捕你。”

  随着扈伊的话声一落,会场是洲立即出现一大群全身着铠或装甲,全副武装的士兵。

  扈伊手一挥就要动手,翰罗却大暍一声:“慢着!”

  受摄于翰罗的威势,所有人的动作为之一顿。

  翰罗转身汀这扈伊一眼,沉声道:“扈伊,看来你是早有准备了。”

  “不过你忘了我是谁!”

  说着,翰罗转身暍道:“我以公国三军总指挥翰罗.斯达克之名命令你们,所有的士兵退下。”

  霎时,包围大厅的士兵一阵慌乱,他们只知右相要他们今天来这捉拿背叛公国的奸细,但当他们看到要捉之人是御莱时,心中就已十分惊讶。

  如今,听到翰罗的命令,一阵惊慌无所适从后,有人开始撤离包围了,说穿了,其实只是因为,右相虽说是公国最高军务首长,但真正带领他们出生入死的却是翰罗这三军总指挥,所以士兵们才会习惯的听从翰罗的命令。

  见到士兵的反应,扈伊不由脸色微微一变,叹道:“翰罗,想不到士兵如此听你的话,不过反正我本来就没寄望他们了,退下别碍手碍脚也好。”

  翰罗沉声道:“扈伊,你到底想做什么?有什么目的?”

  扈伊摇摇头道:“大哥你此言差矣,我止步过世秉公行事吧了,怎么说我有什么目的呢?”

  翰罗皱眉道:“你一直想把我一家送入地狱是全民皆知的事,别再演戏了。”

  扈伊一听翰罗这样说,也冷下脸道:“既然你这样说了,我也不否认,翰罗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天实在是等的太久了,当我拿到你儿子的通敌信件时,你可知道我有多高兴吗?今天不管如何,御莱我是抓定了,你先想想如何自保吧!”

  翰罗一气:“你…….”

  耳边突传来门房呼声道:“德野王陛下驾到。”

  翰罗暗道糟,千算万算就是没想到德野王竟会亲自来,这下原本已够险恶的情况又更险恶了。

  只见扈伊脸上浮现得意的笑容,不理翰罗,迳自迎向大门。

  所有的宾客跟在扈伊的身后,一起恭迎德野王。

  不久,一身华服,一脸笑容的德野王来到宴会大厅,在以扈伊为首的众人恭迎下,坐上大厅得上座。

  德野王环视众人一周,眼光看到以翰罗为首的斯达克一家时,目光闪烁一下,对扈伊道:“右相,我听说今天是你孙女定亲的日子,所以我特地来这看看,一边恭喜你,一边想看看到底是哪家的青年才俊有这福气,能娶到我公国出名的美女?”

  扈伊恭敬道:“下臣多谢陛下好意,事斯达帝国第一世家-舑蔚.贝仑迪卡-世子。”

  舑蔚立即上前,行个礼道:“舑蔚.贝仑迪卡见过陛下。”

  德野王仔细看了他一下,哈哈大笑道:“好!好!果然英雄出少年,扈伊,你找到个好女婿呀!”

  扈伊微笑道:“下臣多谢陛下美言。”

  德野王一笑,目光一转,注视翰罗,微笑道:“翰罗你也来了?”

  翰罗见德野王问他,只得也出列躬身道:“是!陛下。”

  这时德野王露出衣服奇怪的表情道:“气氛好像很奇怪?刚刚我在门外听到你们好像在争论什么事?你们都是我的爱臣,有什么事说出来听听,也许我能蔚你们解决也不一定,说吧!”

  扈伊趁机把手上的信件拿给德野王看,德野王越看,脸色越是肃穆,甚至生气。

  底下的亚芠突感到手被人握住,手心传来“自、快、逃”两个字,是二哥亚旭在他手心中写道。

  亚芠知道是二哥要他趁机快逃,摇摇头,他怎能不管家人独自逃生去!

  亚旭惨然一笑,对亚芠点点头,又在亚芠手心写道“家、全、英、雄”。

  亚芠点点头,二哥是说全家都是英雄人物,没有临阵逃生的。

  事实上,当德野王踏进大厅时,就以注定斯达克家已注定无望了。

  若逃走,则坐实畏罪潜逃的罪名,若不走,则德野王也能以叛国最处决一家人。

  亚芠、亚旭这才知道扈伊设计的是天衣无缝,不管事先如何计较,他们一家都无后路了。

  现在只能等着德野王如何演出这一场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