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十章 旧日情怀

  作者:手枪

  亚华楞道:“爸!这是?”

  御莱点点头道:“如你们所见的,是扈伊那老家伙发给我们的宴帖,邀我们三天后到右相府去参加晚宴。”

  亚若冲动的道:“不可能,他一定不含好心眼,不然哪会邀我们去他家?”

  翰罗一挑眉问道:“亚旭,对这请帖你有什么看法?”

  一听爷爷讲话,众人全都静了下来,眼光全注视亚旭,看他怎么说。

  亚旭一皱眉:“爷爷,正如亚若所说,众所皆知我们斯达克家和右相一派是水火不容,所以孙儿认为其中必有缘故。”

  亚若不悦道:“二哥你这不是在说废话吗?我们跟他不合适三岁小孩都知道的事,讲这有什么用?”

  亚旭又皱眉道:“亚若别急,我还没说完,就因为如此,所以说,如果当我们再参加他的宴回时出事,如果你是别人,第一个怀疑的是谁?”

  “当然是右相了。”亚若当然如是道。

  亚旭凝重道:“如果依常理判断当然是这样没错,但如果依另一种方向来思考,他却是最没嫌疑的。”

  亚若张大嘴问出在场所有人最想问的一句话:“为什么?明明他与我们不对头,又是在参加他的宴会时出事,为什么反而他的嫌疑最小?”

  亚旭道:“就因为扈伊和我们的过节全国皆知。”

  亚芠一拍掌叹道:“原来如此。”

  亚旭惊奇的看着亚芠:“亚芠,你明白我的意思?”

  亚芠点点头,解释道:“二哥的意思是,就因为我们和他有过节,加上他邀请我们去参加他的宴会,所以只要是稍有点脑筋的人,就能判断出,他根本不可能在宴会时下手对付我们,因为如此一来,不就等于宣告全国他是元凶,就算我们真的再那时出事,别人也会以为是嫁祸之举,他反而会成为令人同情的受害者,更可藉此举拔除敌对势力,可说是一举数得。”

  亚旭微笑道:“真想不到亚芠你的才智竟不在我之下,有朝一日,二哥可能甘拜下风。”

  亚芠腼腆道:“我也是一时误打误撞猜着的,二哥你别这样说。”

  亚旭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

  于是,所有人开始为三天后的宴会可能会发生什么事而绞尽脑汁。

  一直注意着亚芠的御莱突看到他皱眉,似乎有什么难解问题,不禁问道:“亚芠有什么问题吗?”

  亚芠摇摇头道:“我只是一直想不通为何扈伊伊直要置我们于死地?我只知道我们家和他有仇,可是到底是什么仇,竟让他数度公开要置我们于死地,德野王对这情形也不管?我真的不了解。”

  御莱一叹,眼光飘向正不知神志飘到哪的翰罗。

  良久,翰罗终于回过神来,轻叹一声道:“御莱,你就跟孩子们说吧!也该是让他们知道的时候了,我有点累了,先去休息了。”

  说完翰罗就先离开书房,看着父亲的背影,御莱轻轻叹气,开始说出一件五十年前的事。

  原来,再五十年前,翰罗、扈伊,还有他们的奶奶本事自小一起长大,感情非比寻常。

  三人本是比邻而居的好友,更是相互结拜为兄妹,但随着年岁渐增,逐渐的,他们的奶奶-瑛慧.碧-已是一个出落的十分美丽的十六岁少女,也逐渐的引起扈伊的爱意,两个人很快的墬入爱河,当时翰罗因不及扈伊温柔体贴,虽也有爱意但因身为两人大哥的身分,一直不敢对叫他大哥的瑛慧开口示爱,等到扈伊及瑛慧成为情侣时,他更开不了口,伤心的翰罗决定毅然而然的去投军,远离沐浴爱河的两人,来个眼不见为净,避免伤心。

  三年后,翰罗因陕西关之役,被公国封为男爵,受封男爵,又是公国英雄,翰罗可谓名利双收,回到家乡时,可谓衣锦还乡。

  受到乡亲的盛大欢迎,这其中当然还包含着扈伊及瑛慧。

  看到翰罗如此盛况,扈伊不知不觉羡慕起来,就在五天之后,扈伊突留书出走,说要闯一番事业,要瑛慧等他一年。

  看到此信时,瑛慧伤心欲绝,当时的他们已是订婚,再三个月就要结婚了,但扈伊竟说走就走,完全没考虑她的感受。

  听到此事后的翰罗,虽因扈伊的关系,而把爱意深藏在心,但也不忍见瑛慧如此伤心,于是他便利用手下势力,找寻着扈伊。但经过一年,不但没找到扈伊的踪迹,扈伊也没照约定回来。

  众人皆以为扈伊已经遭到不幸了。

  终于,在一年半之后,翰罗提起勇气,向瑛慧求婚。

  在这一年半之中,翰罗每日安慰瑛慧,寻找扈伊更是不余遗力,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瑛慧逐渐淡忘扈伊而爱上翰罗。

  因此,当翰罗一求婚,瑛慧考虑三天之后终于答应,二人再四月十八日当日结婚。

  原以为就此过着幸福的日子,可惜苍天弄人。

  就在翰罗及瑛慧结婚的四个月后,扈伊回来了,夹带着当世十大高手之水妖王关门弟子的光环,回到村子。

  经由村人的说明,他才知道,他已晚了四个月回来,瑛慧已嫁人了。

  嫁给他的结拜大哥翰罗。

  听到这一个消息的扈伊先是惊讶、懊恼,后悔,然后,依股无法自治的愤怒由心中升起。

  他不相信,他最爱的女人竟然背叛他嫁给他最信赖的人。

  不!不!瑛慧嫁给都可以,就是不应该嫁给翰罗。

  一时之间,深觉被自己最深爱的两个人背叛的扈伊再也无法忍受,发疯是的奔出村子。

  风尘仆仆的扈伊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来到原曙城斯达克男爵府。

  他所看到的是翰罗及瑛慧幸福的生活,深觉被背叛的伤害立即转成滔天的怒火。

  不加思索,扈伊立即奔到正要出游的翰罗夫妇面前。

  看到扈伊突然的出现,翰罗及瑛慧的惊讶可知有多大了。

  不加思索的,瑛慧奔上前道:“扈伊,你终于回来了,这些日子以来你到底到哪去了,我们很担心你你知道吗?”

  扈伊面色一寒,身手往瑛慧大力推开:“你这贱人,不用你假好心,我好的很。”

  被扈伊出奇不意的一推,瑛慧惊叫一声,往后跌倒,撞在门前石阶上昏倒了。

  看到瑛慧这样子,扈伊不由深感后悔,正想要上前察看时,一阵犀利的劲风已向他的门面袭来,正是翰罗。

  翰罗毕竟是军人,虽因见到许久未见的义弟而十分高兴,但他随即想到现实的状况,瑛慧已成为他的妻子,加上扈伊一脸暴厉之色,翰罗不认为他是来恭喜他们的。

  因此他深深戒备着,但他也没想到扈一一见面就连话也不说的出手伤了瑛慧。

  看到爱妻被扈伊打晕,怒极的翰罗不由暴怒的一上场就是一拳。

  扈伊虽闪过了,但一丝因瑛慧而起的愧疚也被翰罗的一拳勾消,更挑起了他怒涛般的夺妻之恨。

  不甘示弱的反击起来,霎时,只见原本是结拜兄弟的翰罗和扈伊像对有深仇大恨的仇人,出尽全力的打斗着。

  当时的扈伊虽是水妖王的的弟子,但因修为年浅,哪是在经历战场锻炼出来的翰罗的对手。

  因此,不到三百招,扈伊就被翰罗完全的打垮了。

  总算翰罗顾及兄弟之情,及毕竟算是他两人先对不起扈伊,所以未为下杀手,保存了扈伊一条命。

  说到这,御莱不由叹口气道:“但这是悲剧的开始,父亲请医生来为母亲检查后才知,母亲已有两个月的身孕了,但这一撞,我大哥,你们的大伯未及降生就这么又回到神的身边了。”

  接着,御莱悲哀道:“两年后,扈伊再度出现在父亲及母亲的面前,再度挑战父亲,约战于三个月后原曙城外迷途森林。”

  “当时你们奶奶已怀有为父七个月了。”

  “获知你们爷爷要和扈伊决战,夹在两个她皆深爱的男人之间,奶奶在野经不起折磨了,精神及身体一天比一天差,终于,奶奶在生下为父后三天,过世了。”

  御莱脸现古怪的表情:“那一天正是父亲与扈伊约定决战的当天。”

  又听御莱恍若梦呓般道:“在我稍长人事之后,管家才告诉我,那一次是唯一的一次,武勇过人的父亲没去赴决斗之约,连续三天三夜陪在母亲遗体身边,不断的说着旁人听不懂的话,直到管家硬把虚弱不堪的父亲硬拉去离去为止。”

  “而那一次,根据在旁等待观战的人说,决战那天,扈伊等两天之后,就再观展的最后一人也走时,突听一阵巨大的雷声,及一阵强烈的白光传出,等到有人去看时,才发觉,原先扈伊站立处已变成一个足有二十公尺大小,三公尺深的大坑,坑沿还留有“废物”两个字,而扈伊已不见人影。”

  亚芠四兄弟听的不由一阵怪异的感觉涌上心头。

  御莱续道:“也许是母亲为两个她最深爱的男人做最后一次的排解吧!”

  “只可惜,十年后,扈伊又再度出现在我们面前,而且是以公国德也王救命恩人的身分,就任公国宰甫(相当于宰相副官)的样子站在父亲面前。”

  “当时的父亲立即对扈伊提出决斗要求,而被他以同朝为臣,及不与有脱逃纪录的懦夫决斗为由而拒绝,恨的父亲当时几乎辞官以求一决胜负,只是为德野王所劝阻。”

  “自此以后,因政治理念的不同,我们家和扈伊的仇算是越结越大了,而德野王也乐的利用此形势,让我们两家彼此相节制,避免有任何一家独大。”

  亚华、亚旭、亚若、亚芠四兄弟听完后实在是不知该说什么,老一辈的恩怨竟是如此的复杂!

  御莱叮咛道:“这些是听完放在心里就好,不要随便乱说,以免爷爷听了又勾起他不愉快的回忆。”

  四人一致点点头。

  亚若喃喃道:“夺妻之恨,杀子之仇、害妻之恨,每一样都足叫人把命拿命来搏。”

  亚芠听三哥这样一讲,心中一震,他想到一个足以把我们完全变死尸的大漏洞。

  转头一看亚旭也是脸色苍白的瞪着他。亚芠知道两人也了解对方已想到同样的东西。

  亚旭苦涩道:“爸,你说那扈伊在五十年前就拥有如此威力的“武器”?”

  “德野王要致我们于死地的传闻看来是不假了,从我们军中的势力分配上,我们以二个月未曾踏足我的部队了,前些日子,启琮(御莱副将)偷偷跟我说,德野王在一个月前已发布一连串的人事命令,大量安插他的亲信到我们的部队中的重要位置,而身为主官的我竟不知道,看来他已利用战败的机会,借侦讯之名,将我们行隔离软禁之实了。”

  “现在他大概已完全掌握我们的部队,所以才有所行动,看来这次宴会是宴无好会了。”御莱目光扫过四兄弟后道。

  亚旭脸色十分难看:“德野王如果真的敢藉由扈伊之力,将我们一网打尽,那他如何对广大的民众及议会交代?”

  亚芠接口道:“如果他握有相当对我们不利的东西呢?如前些日子不是查不出通敌间谍吗?如果这是德野王的阴谋,那他大可假造一些通敌书信,说我们是间谍,到时我们可就百口莫辩了。”

  御莱脸色大变,二话不说,飞快的起身奔离,亚旭及亚芠互看一眼,马上也跟在父亲背后离去,身后亚华及亚若虽不知情况,但也跟了上来。

  来到御莱房间的亚芠等人看到御莱正一脸无法置信的坐在椅子上,他的手上捧着一个五十公分大小的黑色木盒子。

  亚华问:“爸,你是怎么回事?”

  御莱打开盒子,众人看看空空如也的盒子,不知御莱是怎么回事?

  御莱轻声道:“这盒子是我用来装和岳父通信的信件。”

  亚旭及亚芠同时惊呼道:“什么?”

  亚若奇道:“用来装信的盒子又如何?有何奇怪的,我也有一个呀!干嘛要大呼小叫的。”

  亚旭苦笑道:“盒子本身没什么,重要的是里面的信件,本来就怕德野王会假造我们通敌的证据,现在这些信如果落在他手中,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看到亚若一脸莫名其妙,亚旭再解释道:“在我们心中,这些书信只是联络感情的普通书信,但在国人眼中,这却是我们斯达克家和敌国泰龙帝国第一大世家-隆家通敌叛国的书信呀!毕竟除了少数人外,别人可不知道斯达克家第二个女主人是隆家的女儿。”

  这下亚若才知道严重性,讷讷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亚旭正要开口,亚芠已抢先道:“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找出这偷信的内贼,然后再想如何度过三天后的宴会困难。”

  亚旭点头道:“亚芠说的没错,正该如此,爸,你的意思如何?”

  御莱心灰意冷道:“就照你们说的去做吧!”

  亚旭点点头,正要叫其他人出去,御莱突迟疑道:“如果我说要离开公国,你们觉得如何?”

  四兄弟一阵吃惊,“离开公国?”,这可想都没想过,但深思之后,却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于是四人分别点点头。

  御来看他们皆同意,叹口气道:“如果能安然度过此次危机,我们就找个没人的地方隐居吧!”

  说完,他挥挥手,亚华四人便离开房间。

  四人一番商议,既然要离开公国,那一切就以这为目的,一切保持正常,连内奸也不找了,只是设想如何度过三天后的危机,甚至作最坏打算,万一要以武力逃离公国,该如何做?

  一切计划好之后,剩下的就是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