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九章 一封请帖

  作者:手枪

  亚华及亚若同时喊一声:

  “狮炎,铠化。”

  “雷鹰,铠化。”

  一瞬间,只见亚华身上发出一道红光,覆盖他的全身,亚芠仔细一看,原来那不是什么红光,而是亚华身上原本以第二型态附在他身上的幻兽-火狮.狮炎,由第二型态转变成第三型态-兽幻铠,原本紧贴他身躯的狮炎,在数秒内,迅速改变体内组织型态,以最坚固之型态在身体各部分形成一块块的坚甲,联结成有如覆盖全身,钢铁般的盔甲,连亚华的头颈部都有护甲,增加体积却质量不变的化成全身性的甲胄,除此之外,在亚华胸前更有着一个活生活现,灵气十足的狮头红纹,配上狮炎原本的火红颜色,使的亚华有如身在一团炙热狮状火焰之中。

  另一方面,亚若也如亚华一般,幻兽.雷鹰,以相同的速度化身成一身天蓝色的全身性盔甲,天蓝色的甲胄,胸前一副临天而翔,栩栩如生,隐含电芒的黑色飞鹰,宛如来自蓝天深处的黑鹰。

  亚旭笑骂道:“你们两个家伙玩真的?想把这间练武厅拆了吗?亚芠,到我身后来。”

  说完,亚旭也喊一声:“裂风.铠化。”

  一声令下,亚旭身上也出现一身的天青色的兽幻铠,张牙舞爪的深青色狐狸,在亚旭胸前,彷若随风而舞动的样子。

  亚旭右手往前一伸,隐约之间,亚芠好像感觉到,在四周,好像出现了一道无影无形,包围在四周的“透明膜”。

  亚旭对亚芠道:“亚芠记的别离开我五步之内范围,我已在四周布下了“气旋之盾”,只要在这范围之内,大哥跟二哥所发出的真气之劲就打不到你了。”

  亚芠深觉奇怪,二哥怎么能布下只有魔法师才能施展的防御类魔法?

  不知不觉,亚闻把这疑问向二哥提了出来。

  亚旭彷佛在看什么怪物般看着亚芠,疑道:“亚芠你真的不知道?”

  亚闻摇摇头。

  亚旭叹口气:“真不知道里昂是怎么教你的?连这种事你都不知道?”

  “那幻兽结晶你总算知道吧?”

  亚芠点头又摇头道:“是听学校老师讲过,但不了解。”

  亚旭不由又叹了更大的一口气:“真不知道你在学校都学些什么?”

  亚芠不由不好意思,他怎好讲说因为他以前因为知道自己不能拥有幻兽的关系,所以在课堂上都在发呆,根本没在听课。

  亚旭再度叹了一口气,突道:“亚芠你看!”

  亚芠立即转头向大哥及三哥的方向望去。

  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因为她看到大哥双手五指指尖互触,掌心之间形成一个空洞,一颗火红色,散发出炙热的热气,彷若正在燃烧中般的光球,在中间形成。

  另一边,三哥则右手直伸向天,五指成爪状,掌心之中,一颗炫目程度不下大哥火红光球的紫色电球在掌中,微微激出的电芒显示出不可小看它。

  亚华大喝一声:“亚若,接我一招三成功力的炎爆弹。”

  亚若微笑道:“大哥来吧!我的雷芒球等着。”

  一边的亚旭道:“亚芠,你知道吗!所有的幻兽本身皆具有一颗幻兽结晶,平时幻兽都将这颗结晶深埋于体内,因为拥有这颗奇异的结晶的缘故,所以当有需要时,幻兽可以利用结晶集结体内的能量发射出来,就像是冲击炮。”

  “等到幻兽完全成熟时,幻兽结晶会变成一个连接主人及幻兽本身的媒介,当幻兽成为魔导装甲时,主人的意志传达给幻兽时,幻兽就是利用结晶为媒介,以少量的力量引动外界大量的能源,形成魔法现象;当幻兽成为兽幻铠时,幻兽则是运用结晶,加注能量于拟化成的武器之中,增加其坚硬度及威力。”

  “而我们拥有气之人,将气运用于魔导装甲时,则能增加魔法的威力及减少施展魔法的预备时间;运用于兽幻铠时,则可以透过幻兽的结晶,将气增幅外发,造成类似魔法的效果及增加本身防御或攻击力,全看个人如何运用。”

  经过亚旭的解说,亚芠总算了解气的运用了,也才知道“气旋之盾”是二哥气的运用。

  这时,亚华及亚若已将手中的爆炎弹及雷芒球发出去。

  一红一紫两颗能量球化成两道红紫光芒,在两人中央互击,红紫光芒相互推挤半数秒后,突同时一爆,即使在“气旋之盾”中的亚芠未能亲身感受到其威力,但光看这一爆产生的气流已把整个练武厅中所有的东西全吹的东倒西歪,亚芠就不难想像其威力如何。

  幻想如果两个哥哥其中之一把这招打在他身上时,亚芠不由吐了吐舌头,恐怕他会非常难看。

  把亚芠的动作看在眼里的亚旭微微一笑道:“还早呢,大哥跟三弟现在只事先打个招呼,探探对方的功力而已,现在好戏才正要上场。”

  果不其然,一下子,亚华及亚若不再发出能量,两个人全凑在一块,进行肉搏战了。

  亚华他的动作很简单,或握拳直击,或并掌横斩,或挥臂斜撞,动作虽简单,但配上他那劲力十足,说不出的赫赫威势,真有如一只威猛雄狮一般,看来是如此优雅而充满力感。

  亚若就不一样了,双手五指合并成鹰爪状,以变化无端的动作,或击,或扫,或抓,或敲,围着亚华周身,以稍沾即走的姿态,轻灵无比的攻击着亚华,真的有如一只苍鹰般,不中即远飙。

  看了一会,亚芠发现了一见怪事,亚华的动作虽少,也较少击中亚若,但若一但打中,不管是打中亚若哪里,全都痛的亚若嗤牙裂嘴,好像很痛。

  而亚若繁复多变的招式动作,灵活无比的动作,虽常常击中亚华的身体,但好似效果不很好,只能使亚华稍稍顿了顿外,便无碍亚华的招式施展。

  亚芠感觉很奇怪,为何同样是打中对方,却有如此的差异?

  一旁亚旭传来好像自言自语,又好像是解释给他听的声音:“大哥以拙破巧,每一招一式虽少但却劲力十足,三弟的动作虽快而灵活,但因劲力分散,虽击中十下,也比不过大哥结结实实打中他一下的效果。”

  亚若似也开始察觉自己的错误,开始加快动作,把目标集中于亚华的半身,果然如此一来,亚华无法再像刚才那般轻松,不得不也跟着加快自己的动作,以应付亚若如苍鹰搏兔般的犀利攻击。

  二人这一加快动作,可苦了亚芠,他眼中只见一团红蓝纠缠的人影,根本无法看轻他们的动作,而且看久了不由的头昏眼花,身体为之一晃。

  一只手由旁伸来扶住了他,亚芠一看,是二哥。

  亚旭淡淡一笑,身手指着他的下腹丹田处:“想像你操控一道真气由丹田处,沿着经脉运行集结在你的双眼处,试试看这样能不能看的更清楚些。”

  亚芠试了一下,只觉丹田处,生出一股冰冷的真气,随着他的意志,由丹田顺延而上,来到他的双眼处。

  两眼一阵冰凉,令亚芠感到很舒服,眼前的世界似乎变的明亮了。

  他朝亚旭点点头,再度往亚华及亚若望去,这下可不得了了。

  他只觉得亚华及亚若的动作虽仍一样的快,但他却可以将他们的动作看的非常清楚,完全不像刚才般有雾里看花的感觉。

  而且,亚芠还察觉到一件奇怪的事,他看到大哥亚华及三哥亚若身上好像附着一层淡淡的白光,转头把这件事告诉二哥亚旭时,发现二哥身上竟也有?

  亚旭听了亚芠的问题,轻笑道:“亚芠你知道你现在双眼也和我们一样发出光芒,只是你的事浅金色的,我们是白色的,这是真气作用的具体表现,但也显示我们都修练的未到火侯,像爷爷及父亲,修练到他们那种程度的话,除非他们想让你知道,不然你根本察觉不出来,到那种程度才叫练气有成,收放自如。”

  “快看,别错过了,观看别人练武对自己有一定的益处,错过了可惜,你看,他们已经开始使用幻兽幻化出武器决斗了。”

  亚芠忙再认真观看,果然,大哥亚华手上不知时出现一支冒着红色火焰的五尺长枪,三哥手上则有一枝约一公尺半,碧蓝剑身正不断激发出电芒的长剑。

  枪剑交击,并发出无数的红色火焰及紫色电流,看来既炫目又危险。

  亚芠看的眼花撩乱,亚华及亚若动作越快,亚芠看的越是头昏眼花,但想起二哥说过,看别人练武对他有莫大的益处,亚芠益发舍不得放弃,更专心注意,全副精神的注意亚华两人的动作。

  奇妙的事发生了,亚芠突然觉得世界全都消失了,好像只剩下正在比斗中的亚华及亚若和他而已,额心中央一阵的震动,一道远比真气要寒冷上十倍以上的能量由额心处传到他的双眼。

  这时在亚芠的眼中,亚华及亚若的动作给他一种奇异的感觉,有别刚刚哪种动作虽快但仍看清的感觉。

  这时亚华及亚若的动作虽快到一般人只见光不见影的地步,但在亚芠的眼中,他们的动作反而“慢了”,慢到亚芠能清楚地看清他们每一举手一投足,全身上下匪一处细微的地方,甚至连亚华长枪火焰的燃烧形状,亚若长剑电流的流动方向,枪刀交击时枪刀接触地方的变形,亚芠全都无一遗漏。

  这并不是表示亚芠觉得他们的动作变慢,相反的,亚芠清楚的感受亚华两人动作之速,是他骑十匹马也跟不上的,但他就是无法理解的清楚他们每一个动作细微处,就好像他们在他眼前演出一个超快速度的慢动作兼放大图。

  亚芠因此不由深深的感谢二哥,若不是他的提点,他根本不知原来看人练武是“要”这样看的,也因此才知道“武”是这样子的,从前学校教的真的是…

  可是亚芠却不知,证专注于观战的亚旭根本无暇顾及到他,当然也就没有察觉到,亚芠双目的浅金色光芒,在他额前跳动时,开始参入一种诡异的烂银色光芒,到最后,亚芠竟变成,右金左银的双色目光,一个名副其实的金银妖瞳。

  这时亚华及亚若之间的对战已到尾声。

  在亚芠眼中,亚华及亚若动作明显的逐渐慢了下来,但每一对击,其蕴含的“破魔真气”却越来越大。

  每一次枪剑对打,接爆发出刺眼的光芒,亚旭已无法在正视他们两人的动作,不由喃喃道:“这两个家伙玩真的,这下练武厅可不保了。”

  轻哼一声,双手连结数道手印,一股强大的能量由身上透出,瞬间增加气旋之盾的防护力,原本透明的气旋之盾马上变的带有点青色。

  正顾及加强气旋之盾的亚旭根本没注意亚芠双目泛出的金银目光,更别说注意到亚芠完全不受强光的影响,依旧双目如神的看着打斗中的两人。

  就再亚旭加强气旋之盾的同时,亚华及亚若已分开来,彼此相距三公尺。

  亚若大喝一声:“大哥接我一招十成功力的雷鹰之爪。”

  一个用力飞跃,亚若跳的老高,背部几乎触碰到练武厅高有五公尺的屋顶。

  由亚华正上方,手中长剑化成数以百计的剑影,夹带声势惊人的千道电流由上而下,已雷霆万钧的姿态往亚华头顶袭去。

  亚华大笑:“来的好,看我的狂狮噬天。”

  双臂于胸前一合,手呈爪状,慢慢的已肩为轴心张开,一个白色,张大嘴的狮头状气劲,在亚华双臂处成形。

  好似一只饥饿的狮子正张大嘴,以劳代逸的等着亚若这只不知死活的笨鹰飞进它的嘴中。

  亚若一看亚华的态势,马上了解到他犯了一个大错,不该施展这一招示的,如果是用在别人身上也许很有用,但碰上功力高他一筹大哥身上,等于是自寻死路。

  但是到如今也不容得亚若后悔,只得再催一成功力,希望藉由由上到下的优势,弥平和大哥之间功力的差距。

  但亚若失望了,当他的雷鹰之爪碰上大哥的狂狮之噬时,几乎所有的劲力全都被大哥的气劲冲销,虽少数透过亚华的气劲击中他的身上,但已被削弱的力量怎能对他起作用呢?

  话虽如此,但亚若这一招一样不可小看,在硬拼之下,亚华蹬蹬蹬的连退三步,大吼一声,亚华双臂一合一张,轰!的一声,剧烈的劲力往四面八方散去。

  首当其冲的就是亚旭及亚芠,即使身在气旋只盾中的亚文能感觉到那股激烈的震动,更别说苦苦支撑气旋之盾的亚旭了。

  再来就是整间练武厅了,亚芠几无法置信,横宽十公尺,以最坚硬的玄武岩搭建的练武厅竟无法忍受大哥及三哥发出的力道而发出喀喀的哀鸣声。

  亚华及亚若同时收招,亚华大喊:“快走。”

  亚旭也叫声:“不好!”

  不由分说拉着搞不清状况的亚芠,随着亚华及亚若两人身后,店也四的飞奔出练武厅。

  就在亚旭及亚芠踏出大门的同时,若大的练武厅在也支撑不住,整个倒塌了。

  飞扬的灰尘弄得四人浑身狼狈,亚芠兄弟四人看看彼此的狼狈像,忍不住指着彼此,哈哈大笑。

  这时闻声而来的管家,布蓝也闻声而来。

  一看到现场,他不由大大的愣了一下,怎么练武厅无缘无故整个倒塌了,四个小少爷却灰头土脸的站再练五厅倒塌处哈哈大笑。

  及问道:“少爷,这是怎么回事?”

  亚华及亚若一听急忙赶来的管家追问,大笑的声音不由一滞,不知该如何回答,总不能说因为兄弟切磋,一不小心把练武听拆了吧!那未免太惊世骇俗了!

  亚芠也不知如何是好,最后还是亚旭道:“我们本来在里面练武,但刚刚发生大地震,把练武厅震垮了,所以我们逃出来后才变成这样。”

  布蓝一愣:“刚刚真有地震?”

  亚华、亚旭、亚若、亚芠四兄弟整齐的点点头。

  布兰喃喃道:“看来我不服老都不行了?刚刚发生地震我竟然都不知道。”

  叹口气,耳中听到二少爷亚旭吩咐道:“布蓝先生,待回请你派人把这收拾整齐。”

  布蓝点点头:“知道了!”

  布蓝他突然叫住亚芠四人,道:“对了少爷,老爷刚刚在找你们,请快到他的书房。”

  四人一愣,父亲有事找他们?

  匆匆梳洗后,四兄弟马上到御莱的书房,进门一看,爷爷和父亲正高坐堂上,好像在研究什么?

  四人见过礼后,分别落座。

  御莱一扬手中的东西,递给亚华道:“你们看看这东西。”

  亚旭、亚若、亚芠好奇的伸头看一下亚华手中的东西。

  一看之下,四人皆不由一愣,这是一封请帖。

  一封由公国右相-扈伊·碧·达捷-所属名的请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