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三(鹰飞九月)

第六章

  作者:香醉忘忧

  一声低啸响起,几十支火把突然燃亮,照耀得整片竹林如白日般明亮。接着从竹林中涌出了许多身佩长剑的武士,将鹰刀和若儿俩人围在中央。

  若儿惊骇地环顾四周,但在此同时,她也明白了一件事。鹰刀赶自己回去为的正是不让自己陷身在这种绝境之中。她心中一阵激动,深情地望着鹰刀道:“你早就知道有人会来对付你,你才赶我回去的,是不是?”

  鹰刀将若儿扯在自己身后,嘴中却道:“你不用想得太深了,我虽然知道有人会来对付我,但我赶你回去的目的却是希望你不在我的身旁那就不会拖累我了。”

  若儿躲在鹰刀的身后,望着鹰刀宽厚的肩膀,只觉得有一丝甜意涌上心头。鹰刀将自己护在身后这个动作虽然简单,却可以看出鹰刀对自己还是关心和爱护的。

  若儿浅浅一笑,道:“你这次说什么都没用了。你嘴上说得虽然凶,但心里却是关心我的,要不然你也不会处处护着我了。”这个少女在明白鹰刀真正的心意之后,竟然丝毫不将现在危急的处境放在心上。在她看来,情况虽然危急万分,但只要了解了鹰刀对自己关爱的心意,就是立时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鹰刀在她的心中犹如天神一般,她相信无论有什么困难,鹰刀那宽厚的肩膀一定能够肩负得起的。

  毫无疑问,若儿将事情看得太过于乐观和轻松了,若是她看得见此刻鹰刀脸上的神色的话,她一定不会这么想,她一定会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赶回来。因为,事实上她的存在的确拖累了鹰刀。

  鹰刀全神贯注地望着合围着他们的武士。只见这几十个武士分作两层包围圈,内圈武士向右方向围着自己在转,外圈武士却向左方向围着自己转。这些武士手中的长剑遥指着自己全身要害,却并没有放手攻击。显然,这些武士正在运行一个剑阵。

  在这之前,鹰刀有三次机会可以突破这个剑阵逃逸出去。因为在剑阵运行之初,这些武士受着陌生地形的影响,一时间并不能十分完全发挥出剑阵浑圆不破的优点,曾经有三次微微露出一丝空隙。对于鹰刀这种人,只要有一次机会,他们就能够把握住,更何况是三次?如果此刻是鹰刀一人,鹰刀早已溜之大吉了,但是很遗憾,在鹰刀身后却还有一个没有武功的若儿存在。鹰刀便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带着若儿一同破阵而出。所以,鹰刀只能放弃了这稍纵即逝的机会。

  鹰刀突然长声叫道:“荆流云,你既然来了,又何必鬼鬼祟祟地躲在那里。莫非你不敢见我吗?”

  荆流云从竹林中缓缓踱步出来,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的微笑,眼神中却满是愤恨和阴骘。他冷笑几声道:“转眼间,你便会在我‘ 流云三十六骑’的无极剑阵之下化为飞灰,我又怎会不敢见你?若我是你,还是趁早自己抹脖子算了,免得等会儿在无极剑阵强大威力的攻击之下,无法保存你的完尸。”

  鹰刀朗声笑道:“我鹰刀十五岁出道至今,一生之中经历过无数危难险境,你可曾见过我不战而退?我鹰刀就是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又怎么会学楚霸王乌江自刎?何况,要我鹰刀死的人并不止你一个,可到现在为止,我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别人不行,你这个小乌龟自然是更加不行了。”鹰刀对荆流云着实痛恨,这一句“ 小乌龟”骂出来,心里颇为解气和舒畅。

  鹰刀此刻的心情复杂激动,连他自己也不甚了解。若说在这之前,鹰刀还有逃跑的打算,但此刻一见到荆流云,便是有机会逃跑,鹰刀也不一定跑了。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身后芊芊新坟之中尸骨未寒,陡然间见到深仇大敌出现在眼前,又怎么能不教他心神激荡?虽然,鹰刀深深了解自己现在的处境实在是平生最危险的一次,很有可能命丧于此也说不定。但他体内天生有一股豪勇之气,明知事不可为,可报仇之念一旦生起,便无论如何也无法压制下去,他就是死也要试上一试。

  荆流云被鹰刀一句“小乌龟”骂得七窍生烟。心里虽然恨得牙痒痒,但在众属下面前却也不好意思象个泼妇一般回嘴骂还鹰刀。无奈之下,他只得硬忍下这口恶气。他不愿再和鹰刀多说什么话,免得鹰刀的嘴中再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实际上,荆流云最怕的还是鹰刀将他弑父夺权之事当众抖露出来。所以,在荆流云的心中,最稳当地还是快快将鹰刀杀了,好除去后患。

  荆流云心中暗暗发狠,口中却对围着鹰刀的“流云三十六骑” 大喝道:“动手!”

  无极剑阵虽然名为剑阵,但其真正的厉害之处却并不在剑,而是在气之上。它利用内外两层互相反转之力,形成一个旋涡形气场,这个气场乃集中三十六个高手全部内力真气而成,故而其威力可以想见,即便是盖世高手,以一人之力抵抗三十六人内力的挤压也是极为难受的。更何况,他们还有剑招攻击在后。这无极剑阵乃花溪剑派的镇派之阵,乃是昔日花溪剑派开山鼻祖所创,再经过后人改进而成,这个剑阵历经了几百年的千锤百炼,威力自然不同凡响。花溪剑派这么多年以来,就算是在凌空行领导的天魔宫全盛时期也始终屹立不倒,除了荆悲情策略正确之外,也是仰仗了派中有这套威力奇大的剑阵之故。天魔宫中人丧生在这套剑阵之下的高手实在不在少数,以至于江湖中人俱将这套剑阵和少林寺的伏魔金刚阵以及丐帮的打狗阵相提并论。

  鹰刀虽然久闻无极剑阵的厉害,但总以为江湖传言难免有夸大其辞之处,故而在这之前并没有十分将剑阵放在心上。可如今剑阵展开,只觉眼中满是剑光闪动,自己恍若置身于飓风的中心,一股强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好像要将自己的身体压成薄薄的一片纸片。

  鹰刀心中暗呼厉害。在他一生之中所遇见的敌手,武功当以卓夫人和曾经追杀过自己的那位带着金色面具的美少女刺客为最,但无极剑阵展开时的威力却不亚于卓夫人和美少女两人合手联击。以鹰刀现在的武功别说破阵而出,便是在阵中支撑半晌也是极难之事,更何况在他身旁还有个若儿需要保护。

  但鹰刀的性格却是遇强则强,敌人带来的压力越大,他越不服输。他知道如果硬是坚守自己方圆半尺之内,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终有力竭的时候,那时若要反击便迟了。若想不败,唯有趁着自己还能支撑之时抢先出手,以攻代守,这样才有一线生机。

  鹰刀先分一部分内力在若儿的身周布下一个保护网,使得身单体薄的若儿能够勉强承受剑阵带来的压力,然后奋力聚集剩下的天魔气一刀划向剑阵。

  刀光闪处,雷鸣之声自大夏龙雀刀的刀身传出,显然这力大无匹的一刀足以毁灭任何阻挡在前的事物,但不可思议的是,首当其冲的两个武士却只是晃了晃身体,竟然硬接下这一招且毫无损伤。 更有甚者,另外有两个武士乘隙一剑刺向鹰刀肋下。

  鹰刀大惊,来不及思索为什么那两个武士竟然能够硬接自己威力无匹的一刀而不受伤,便回刀下拖攻向刺向自己肋下的两剑。然而,剑光一闪,自己回身一刀却击了个空。原来,那两人早已收剑,身子随着阵势流动而走,却不知道转到那个方位去了。

  鹰刀口中不禁有些发苦,额头上也不禁冒出冷汗来。原来这无极剑阵如此厉害,强行破阵几乎不可能做到。至少,以鹰刀现在的功力无法做到。无可奈何之下,鹰刀只得展开鬼王府的“天罗刀法 ”,暂做守势,以便拖延时间,仔细观察一下无极剑阵,好找出破阵之法。

  这“天罗刀法”,鹰刀昔日在楚灵的船上曾用之对付过吕东成。昔日吕东成的武功比鹰刀高出一倍有余,但当鹰刀施展出这套刀法时,吕东成一时间也奈何不了鹰刀。而现在鹰刀还有大夏龙雀刀削金断玉的锋利可恃,既然强行攻击无效,只能依靠这套刀法和大夏龙雀刀的锋利来换取一丝喘息之机了。

  约莫过了半柱香时间,鹰刀还不怎么,但若儿却已经承受不住了。毕竟若儿身无武功,全凭着鹰刀分出部分内力在她身旁布了一个保护网。可是,时间一长,剑阵散发出来的压力终究突破了鹰刀布下的保护,攻到了若儿身上。以若儿的弱质之躯,自然无法承受这种无形剑气。随着无极剑阵的流转,若儿仿佛觉得有人用大铁锤不停地捶击自己的身体。没多久,她的口鼻眼耳俱都渗出丝丝血迹。但她却颇为硬气,竟管自己痛得只想死了算了,却依然半点声音也不发出来。她知道,若是一时忍受不住痛苦而叫出声来,势必影响到鹰刀,令鹰刀分神。

  在这一刻,若儿才知道自己的确拖累了鹰刀,她深深后悔着自己回来找鹰刀的决定。如果不是为了照顾自己,也许鹰刀早就可以逃走了吧?所以,若儿暗下决心,就算自己马上死了,也不能发出声音来惊扰鹰刀。

  在场外观战的荆流云却讶异于鹰刀顽强的战斗力。在以往的经验中,就算比鹰刀武功还要好的高手都不能在无极剑阵中支撑这么长时间,真不知道鹰刀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难道这鹰刀果真有什么天赋异!之处,是个打不死的怪物吗?

  他却不知道,鹰刀能够支持这么长时间不败,主要应该归功于天魔功的奇异之处。这一点别说荆流云不知道,就算是鹰刀也不是很清楚。原来,这无极剑阵主要的攻击力是运用三十六人的内力在敌人四周布下一个漩涡形气场,然后依靠气场的挤压使得敌人渐渐丧失行动力,最后用剑将敌人击毙。所以,若是一味运功和剑阵相抗,以一人之力和三十六人相敌,自然是有输无赢,即便是能支撑一时,最后还是难免落得个力竭而死。但是,鹰刀天魔功的练习方法却是引体外魔气进入体内,再加以练化,他早已习惯置身于这种充沛气场的挤压了。更有甚者,天魔气乃是灵异之物,就是鹰刀本人没有意识到将剑阵发出来的内气吸纳入自己体内以作己用,但天魔气一经运转,自然而然的就自动开始吸纳剑阵发出的内气。起初,由于吸入体内的内气没有多少,故而没有引起鹰刀的注意,直到后来鹰刀发现自己体内的天魔气好像有着不减反增之势,也不禁有些奇怪起来。按常理来说,这是不可能的,毕竟自己在不停地发功运刀,就算是天罗刀法所耗的功力较少,自己的功力也不会增加起来呀?

  虽然鹰刀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无论如何,这无极剑阵对自己的压力已经没有开始时那样大了。鹰刀欣喜之余,将更多的功力分出去保护若儿,眼睛却已经开始寻找无极剑阵的阵眼。只要找到阵眼所在,再施以致命一击,这无极剑阵非破不可!

  鹰刀脸上渐渐露出微笑。因为,他已经找到了破去无极剑阵的钥匙。他发现,内外两层武士在分作左右旋转奔走之时,却始终围绕着内圈一个青脸黑须的武士动作。只要这青脸黑须的武士向前跨一步,剑阵便向内挤压一些,而这青脸黑须的武士向后退一步,剑阵便向外扩散一些。

  为了确定自己的看法,鹰刀故意向左移一步,果然,剑阵在那青脸黑须的武士带领之下,也向左移动了一步。几番试验之后,鹰刀终于肯定了自己的确没有看错,这个青脸黑须的武士正是这套无极剑阵的阵眼!

  鹰刀的眼中射出兴奋的光芒。他默默向天祈祷:“芊芊,你若是在天有灵,就保佑我今夜破了这无极剑阵,杀了荆流云给你报仇!”他一面在心中祈祷,一面却死死盯住那青脸黑须的武士,体内天魔气更是运转如飞,他正是要作博浪一锥,以图一举击破无极剑阵。

  但是,鹰刀实在太过得意和兴奋了。一个人若是太得意和兴奋,就难免会忽略了其他危险的因素。而鹰刀也是一样,鹰刀已经忘记了在剑阵之外还有一个荆流云存在。

  荆流云见无极剑阵对鹰刀的威胁越来越小,鹰刀的身形在无极剑阵之中东飘西荡显得游刃有余,心中一阵恐慌。这鹰刀究竟是不是人,连无极剑阵都拿他没有办法?若是被他破阵而出,只怕自己挡不了他几招便要一命归西了。

  荆流云悄悄将手伸入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的圆筒。这圆筒以精铁所铸,里面装有三支袖箭。只要荆流云按下圆筒上的按钮,圆筒内的机括便会将袖箭弹出,其激射的速度便是绝顶的暗器高手也难以企及。

  荆流云将圆筒对准场内剧斗的鹰刀,一丝诡异的笑容浮上脸颊。因为他知道,鹰刀很快便要死了。自己手中的袖箭上淬有剧毒“ 牵机”,只要擦破一点点皮,剧毒攻心,在一个时辰之内便可以要了鹰刀的命!而此刻的鹰刀正好背向着自己,自己无声无息的一箭射去,便是神仙也躲不过。想到这里,荆流云几乎要笑出声来。唉,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眼见着平生最最讨厌的人将要死在自己的手上,这种快乐的感觉真是无法形容。

  一声几不可闻的机括声响起,三支袖箭如流星一般向着鹰刀的后背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