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三(鹰飞九月)

第二十三章

  作者:香醉忘忧

  鹰刀借助在墙上的一蹬之力,身子已如箭矢一般激射过去,人尚在空中,刀却依势平平横掠一刀斜斩立于屋顶的萧听雨。

  自渔村竹林和花溪剑派的无极剑阵一战之后,鹰刀的天魔功提升极快,体内天魔气也从未出现过紊乱的迹象,显然是因了当日竹林与无极剑阵相争之时,任由无极剑阵合三十六人之力强大无匹的真气侵入体内,拓宽了自身经脉容纳真气的宽度,更增长了异种真气在体内激撞的经验,所以即便天魔气有什么异动,但经历过无极剑阵真气冲击的鹰刀对这种小风小浪根本感觉不出什么。说起来,正是因为当日竹林中和无极剑阵的一战,使鹰刀最终突破了他自身身体对天魔功的限制,而使得他真正进入修炼天魔功的殿堂。

  而近日以来,鹰刀更是受到刀法大家“狂刀”战雨的点拨,刀法大进,明悟到用刀的诀窍──“一刀使出,便该忘记所有”这一博大精深的道理。这句话不但使鹰刀明白到刀作为兵器中的霸者,应该秉承刀这种兵器所独具的“霸气”以攻代守,更应该让自己的精神一同嵌进刀中,抛弃招式对刀的束缚,以心灵和刀的灵气相结合,以神御刀,最终达到“刀即是我,我即是刀,人刀合一”的无上刀道化境。

  和无极剑阵在渔村竹林的一战提升了鹰刀修习天魔功的能力和进境,使他摆脱往日修习天魔功时的种种困扰和弊端;和“狂刀”战雨的一战却使他知晓了练习刀法的目标和途径,彻底抛弃了对招式的幻想,明白到真正的用刀之法有若“羚羊挂角了无痕迹”的道理,初窥刀道门径。这两场战斗对于鹰刀日后的影响可说是极为深远的,若干年后,当鹰刀以“不败的名刀”美誉享誉天下,成为所有学刀之人终生奋斗的目标和偶像之时,他常常会说:“我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虽然和我天赋异禀刻苦努力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但是最终给我奠定基础的还是这两场战斗。不败或许是我们追寻的最高目标,但要想真正不败,却要先从失败做起。”

  萧听雨见鹰刀在飞行之中便横掠一刀斜斩过来,距离虽远,刀气却如波涛一般汹涌澎湃扑面而来。在明月辉映之下,鹰刀这一刀刀光如雪,人虽未至,却尽显霸者之气。

  萧听雨微微一笑,身躯一扭一摆,宛若风中荷叶随风摇摆,又似怒涛中的一扁轻舟,任由巨浪铺天盖地,它依然能随波浮沉毫发无伤。须臾之间,鹰刀充满霸气的一刀已被他化解于无形。

  萧听雨这一扭一摆看似简单,其实却深含剑理。剑和刀不同,刀乃兵中之霸,刀背厚重刀刃如纸利于砍削,只有凌厉狂暴方能显现其兵器本身的物理特性;剑却是兵中王者,两面皆刃中间厚重,锋锐之处却是剑尖,更利于循隙刺击敌人,所以清虚冲淡、清净无为、避敌锋芒,待得有利之时再施以致命一击,这才是用剑之道。萧听雨方才虽然没有真正用剑,但他一扭一摆躲避鹰刀攻击的动作正是暗合“避敌锋芒”的剑理,只要闪过鹰刀攻击的重点之后,觑准鹰刀薄弱的地方再施以重击,那么用不用剑都是一样的。

  鹰刀一刀过去,被萧听雨轻松闪过,心内吃了一惊,暗道四大名剑果然名不虚传。但他不待刀势用老,便手腕一转,刀身由横变为向下砍去,刀尖在屋顶瓦片上一点,人已向左飞退,立于屋旁一株大树的树枝之上。这株树枝繁叶茂,高出房顶约有五尺,鹰刀站立在树枝上刚好对萧听雨保持着一种居高临下之势,而这一点也是鹰刀选择在此树上立足的原因。鹰刀自幼随鬼王府南征北战,与人争斗的经验极为丰富,深明天时地利的重要性,只要占据了天时地利的优势,便是以弱胜强也是很有可能的。刀利于砍削,地势的高低对刀势的强弱有着很深的影响,所以鹰刀一见情况不利,立刻退守在高出屋顶甚多的树上。

  鹰刀哈哈一笑,道:“萧兄,好功夫!”

  萧听雨也笑道:“你也不差,居然知道占据有利的地形。……不过,这一招对我可未必管用。”

  说着,萧听雨两脚连踢,屋顶上的瓦片纷纷向鹰刀激射而来,比之任何暗器都有效。

  鹰刀见瓦片满天飞雨般的激洒过来,暗呼糟糕。他手中长刀一绞,迎面而来的瓦片俱被绞成碎粉,但终究有一些没能完全挡住,只听一声巨响,脚下一轻,原来脚下的树枝已被瓦片拦腰击断。

  鹰刀苦笑一声,一个旋身,身子如旋风一般急转而上,跃至半空,手中长刀高举过顶向着萧听雨厉劈而下。

  刀光一闪,天魔气循刀势破空而出,犹若一条蛟龙向萧听雨立足之处扑噬过去。刀气激撞在屋顶瓦片处,瓦片好像被一把有形的刀劈中,化为粉末,在屋顶划出一道直直的鸿沟。这一刀所蕴涵的先天刀气声势惊人,令得萧听雨也不禁暗赞不已。

  萧听雨左手一拍,一声龙吟般的清音过后,腰中长剑脱鞘而出。只见精芒爆闪,萧听雨连挽几朵剑花,真气便在身前组成一道坚若壁垒的气墙,将鹰刀雄霸无匹的刀气阻在身前,再也无法更进一步。

  鹰刀身在空中,脚下没有借劲之处,力不能久。几息之后,刀气渐渐由强变弱,身体也缓缓自空中下落,正是旧力渐尽新力未生之时。萧听雨见时机已到,他一剑劈开劲力减弱的刀气,两脚在屋顶一点,身子已横掠过去,手中长剑刺向刚由空中向下坠落的鹰刀,时间把捏得恰到好处。

  鹰刀暗哼一声,身体一折变为头下脚上,手中长刀迎面向萧听雨刺来的剑尖削去。

  “叮!”地一声,刀剑相交。只听得鹰刀怪叫一声,身子已飞向一边,重重的摔在屋顶上,身下瓦片也碎了一地。

  由于鹰刀是在仓卒间变招,而萧听雨却是蓄势已久,鹰刀吃亏自然在所难免。不过,也由此可以看出萧听雨无论在战略、武功上都要略胜鹰刀一筹。

  两人刀剑相交一记,虽然鹰刀吃了点亏居于劣势,象一堆被人抛弃的臭垃圾一般摔倒在屋顶,刻意保持的高手风范也因为这一摔荡然无存,但萧听雨也被两人刀剑相交的反震之力阻了一阻,丧失了趁机追击鹰刀扩大战果的机会。等到他消去刀剑相交之时自鹰刀刀尖沿着自己长剑攻入自己体内的异种真气之时,鹰刀已经从地上翻身而起严阵以待了。

  对面房中的楚灵见到鹰刀吃了大亏,口中不由急喊:“鹰大哥……你……你没事罢?萧师兄,你若是再敢攻击鹰大哥,我……我……我就从这楼上跳下去!”说着,她用手推着身旁的人道:“小柔姐姐,你快过去帮一帮呀。鹰大哥他不是萧师兄的对手……万一不小心伤在萧师兄的手上,那就来不及了。”

  那“小柔姐姐”微微一笑,道:“急什么?我看你那情郎虽然功力不及萧听雨,但萧听雨若想轻易便胜了他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好了,好了,你莫要拧我的手臂了,我过去便是。你这傻丫头,鹰刀对你来说有这么重要吗?”

  说话间,那“小柔姐姐”右手一扬,一条色彩斑斓的彩带自她的衣袖之中飞出,直直地飞到对面的屋檐上一卷,她的人已随着彩带凌空飞渡而去,远远看去,宛如乘风而来的凌波仙子一般。

  她轻巧的落在鹰刀的身旁站定,眼睛瞥了一眼鹰刀,轻声低笑道:“你还好罢?”

  她笑起来时面若桃李,眼如弯月,清澈的双眸中在明月的辉映之下更是耀如星辰,使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饶是见惯美女的鹰刀也不禁为之动容,心跳加速。

  没想到换上女装的她原来如此娇艳动人,只可惜她是楚灵的好姊妹,看得却动不得,可惜可惜!鹰刀望着她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绝世无双的美丽容颜大吞口水,再望一眼玲珑有致凹凸起伏的曲线,回想起她日间如散财童子般大洒金钱的举动……唉,可惜,实在是太可惜了!

  鹰刀嘿嘿一笑,道:“我没事……我本来还觉得胸口有些发闷,但一看到你,什么都好了……”

  那“小柔姐姐”嗔笑道:“贫嘴!”说着,不再理会鹰刀,望向兀自呆呆站在对面的萧听雨淡淡地说道:“你走罢!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

  萧听雨一见她出手,便知会是这种局面,但他师门身负重托,焉能说走就走?

  萧听雨浓眉一皱,长叹一声,道:“郡主,我……”他话未说完,便被打断。

  “你不用多说,我叫你走你走便是。我说出来的话,便是皇兄也要卖几分薄面,难道你小小一个侍卫统领胆敢不听吗?”

  鹰刀一听,原来她竟然是个郡主,来头当真不小,也难怪萧听雨一见到她便畏首畏尾的,连话也不敢多说了。

  萧听雨并没有退缩,他大声道:“郡主,师恩重如泰山,末将便是拼着全家性命不要,也要取了鹰刀的人头回去复命……”

  鹰刀见他们闹僵,和自己原先的本意不符,他出手和萧听雨相斗并非是想将萧听雨击退,而是想试试自己的功力,并且用萧听雨这条线来找到楚天舒谈判。他忙道:“且慢!萧兄,不必意气用事。我跟着你一同去见令师便是……到时,要杀要剐全凭我老丈人一言可决,何须萧兄烦恼?”

  萧听雨一时没有醒悟过来,傻傻地问:“什么老丈人?”

  那“小柔姐姐”又气又笑,道:“就是楚伯伯,你的师傅,灵儿的爹爹了……真是笨。”

  她回望房中的楚灵一眼,对鹰刀送货上门的举动大为不解,低声问道:“你确定要这么做?灵儿知道吗?”

  鹰刀一笑,道:“只有说服楚天舒,我才有真正活命的希望,更何况我有一件事还需要他的帮忙……”

  那“小柔姐姐”摇了摇头,道:“你可要想好了,到了楚伯伯那儿,你就是想逃都逃不了了……唉,你自己看着办吧,莫要叫灵儿伤心就好了。”说毕,转身便欲往回走。

  鹰刀猛然想起自己是第一次去见老丈人,空着手去实在不好意思,可偏偏自己是个穷光蛋,眼前既然有个“财神”在面前,大好机会可别轻易错过了。他追上前叫道:“郡主!”

  “我和灵儿是好姊妹,你无须这么客气。我叫雅千柔,你叫我小柔好了。有什么事吗?”

  望着她纯净友爱的眼神,鹰刀笑道:“啊,小柔?好名字。名字美,人更美。嘿嘿……这个,说起来真是不好意思,是这样的,你身为郡主一定很有钱了?”说是这么说,但看上去,他却连一丝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

  雅千柔望着眼前这个不怀好意的人,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钱包,警惕道:“你想干什么?”

  鹰刀两眼放光,紧盯着雅千柔的胸口,两只手蠢蠢欲动:“你胸前这个好大……能不能……”雅千柔的胸前挂着一块色泽圆润的玉佩,在雪白的肌肤和鲜红的抹胸交相辉映之下,更是……一看便是一件很值钱的东西。

  “下流!”一个巴掌扇来,雅千柔气乎乎地扭头便走。

  “喂,你为什么打我?我说你胸前的这个玉佩好大,能不能送给我?你反正那么有钱,送我一个玉佩也没有什么关系吧?再说了,你就是不想送,也用不着打我呀?真是的。”

  鹰刀无辜地捂着自己的脸庞叫屈。一回首,却见到萧听雨依然站在当地。

  “啊……萧兄!你是四大名剑之首,又是御前侍卫副统领,一定很有钱了,反正过不多久,我就要成为你师傅的女婿了,你看能不能先预支一点贺礼给我?不用太多,有个千儿八百两银子就行,当然,你如果愿意给金子的话,我也没有意见……喂,你别跑呀,我是漫天要价,你可以落地还钱嘛!就五百两银子好了,不能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