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三(鹰飞九月)

第二十章

  作者:香醉忘忧

  楚灵紧紧依偎在鹰刀的怀中,身躯簌簌而抖,一颗心又是紧张又是害羞。

  面对楚灵惊人的提议,鹰刀在片刻的震撼过后,便叹了一口气,转头向窗外望出去。只见落日的余晖将远处古朴的街景勾勒出一层淡淡的金边,来往的行人悠闲地穿梭其间,一派繁华的景象。有许多的店铺门口已是红灯高挂,鼎沸的喧闹声飘扬上来,透窗而入传入耳中,却仿佛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声音。

  徐徐晚风轻送,使得这间客房之内充满着一种异样的气氛。相对于窗外喧哗热闹的情景,这房内显得更加的静默。

  鹰刀手抚着楚灵在风中飘散的长发,低声道:“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抗拒你这种要求的……但是,灵儿,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你爹爹要杀我的缘故吗?”

  楚灵一震,骇然道:“你怎么知道?”

  鹰刀微笑道:“我在进巴东城之前,曾经遭遇到狂刀战雨对我的狙击,若不是战雨有意放水,我哪里还能活着和你见面?我和战雨之间素无瓜葛,以战雨的身家和名望也不可能去贪图花溪剑派对我的悬赏,所以战雨狙击我必是受人所托,而当今世上能让战雨这种绝顶高手出手的又有几人?再加上,你今天的古怪提议,便是傻瓜也能猜得到那个想取我人头的必定是你爹爹,紫衫逍遥王楚天舒!”说到这里,不禁一阵苦笑:“嘿嘿……真是没想到,第一个要取我鹰刀性命的居然不是别人,而是你爹爹。看来,楚家的女婿还真是难当呀!”

  楚灵泪如泉涌,凄声道:“鹰大哥,对不起……”

  鹰刀一笑,捏了捏楚灵的鼻子道:“傻丫头,关你什么事?莫非你怕我不娶你吗?你放心,我便是被你爹爹砍成十七八段,我还是要和你在一起。我鹰刀若是那种遇见危难就落荒而逃的人,又怎么配做你邀月公主的夫婿?嘿嘿,早就听说娶老婆难,趣漂亮的老婆更难,娶又漂亮又是名人的老婆更是难上加难,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但是,如果一点波浪和挫折都没有经历过便轻轻松松地娶了你,又如何显现得出我鹰刀爱你的心呢?”

  鹰刀越是说得轻松,楚灵她越是难受。她深深知道,以楚天舒在武林之中的地位来说,杀鹰刀这件事简单地就象拍死一只苍蝇一般容易。本来,她还寄希望于战雨,希望在战雨的托庇之下,鹰刀能够保全一条性命,但是从鹰刀的口中得知,原来战雨居然受父亲所托狙击鹰刀,如此说来,战雨还是冲着自己的面子才有意放过鹰刀不死的。可是,除了战雨,天下间还有何处能容鹰刀活命?难道,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性命还要重要的情郎殒命在父亲的剑下?既然鹰刀要死,与其自己一个人孤单单地在这世上苦受痛苦的煎熬,还不如和爱郎同赴黄泉,做一对同命鸳鸯来得干净。爹爹呀爹爹,为何你要如此残忍?

  泪眼朦胧间,楚灵只觉鹰刀俊逸飞扬的面容是如此地鲜明,是如此地令人难以舍弃。自己虽然出身于名门世家,但在感觉上,在没有遇见鹰刀以前的人生宛若一本乏味之极的书,平淡而无趣,没有一丝色彩。而遇见鹰刀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变了,天地间到处都跳动着生命的音符,无论是伤心还是快乐,都能让自己确确实实地感觉到自己原来还活着,鸟儿在空中的飞翔,鱼儿在水中的跳跃,连空气中也散发着阵阵芬芳的气息……可是,为什么在自己刚刚品尝到生命的真趣之时,上天便要将这一切全夺走呢?最残忍的是这个亲手夺去自己一切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平日里对自己宠爱有加的亲生父亲!

  鹰刀见楚灵黯然神伤不已,不由安慰道:“灵儿,事已至此,你现在伤心也是于事无补。这样罢,你唱一首歌给我听……”

  楚灵摇头道:“鹰大哥,眼见着我爹爹便要杀上门来,我们相聚的时光也是越来越短了……你若是死了,我也活不了。想起当日在应婆婆那里,你当着许许多多的人向我提亲,灵儿真是好欢喜,以为从此以后便能开开心心地和你厮守在一起。哪知道……,鹰大哥,灵儿今日也不怕你耻笑,满心的希望能将自己干干净净的身子给了你,真正的成为鹰家的媳妇,成为你的妻子……这样,便是立时死了,我也是没有半分的遗憾。”

  面对楚灵的真情流露,鹰刀大为感动。他低头在楚灵的唇上轻轻一吻,双眼凝注在楚灵的脸上,认真道:“灵儿,你听我说。我鹰刀自小便在刀尖上打滚,今天不知明天事,从来不会为将来打算什么。但是,我要告诉你,从这一刻起,我会比任何人都要珍惜自己的生命,因为我知道,我还要为你活着,为我们将来的孩子活着。只要有你的支持,便是全天下人都要和我作对,全天下人都要杀我,我也有信心能够护得你周全……请你相信我,只要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就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将我们分开!”

  楚灵望着鹰刀,眼中闪耀着崇慕的光芒。这个铁一般的汉子,无论什么困难也休想使得他的脊背弯上一弯,他那宽厚的肩膀似乎可以挑起千斤的重担,这才是我楚灵的夫婿,这才是我的骄傲!唉,为什么他的情话这般好听,令人想在他怀中幸福地死掉?

  情不自禁之下,楚灵不由紧紧搂住鹰刀,一丝满溢出幸福的微笑挂在唇角。得夫如此,夫复何求?

  鹰刀微微一笑,道:“说了这么半天,我还不知道你爹爹为何这么看我不顺眼,非要杀我不可?”

  楚灵整理了一下思路,道:“具体情况我也不很清楚。只知道似乎和你杀了荆悲情这件事有关。我知道爹爹要杀你之后,忙去求爹爹,谁知爹爹说,你杀了荆悲情,又逃向天魔宫,引得花溪剑派和天魔宫对峙。花溪剑派和天魔宫本就颇有嫌隙,而你又恰巧夹在他们中间,如果不将你杀了,势必无法将花溪剑派逼出巴蜀。在这种局势下,只要有任何一点火花,都将引起武林黑白两道的大冲突。那时,将会有千千万万的人在这一战中死去,更甚者,还会动摇中原武林的根本。其实,我爹爹也不想杀你,但为了整个武林的平稳,他只好牺牲你了。我见求不动爹爹,只好偷偷跑出来找你了,希望还能见你一见。总算老天可怜我,让我找到了你……”

  鹰刀听后,皱着眉头喃喃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爹爹见我风流成性,怕败坏了你家的门风,故而看我不起要杀我呢。

  没想到,其中居然还有这么复杂的背景……”

  楚灵听到鹰刀“风流成性”一语,不由撇了撇嘴。当日和鹰刀分别之后,她便一直呆在金陵痴痴地等待鹰刀前去相会。哪知许多日子过去,连半个人影也不见,这也罢了,却有许多江湖传言传入耳内:高丽王族李玉堂赠妾给鹰刀,后来这个妾侍为荆流云所杀;鹰刀和花溪剑派荆悲情新纳的小妾有染,故而鹰刀这个奸夫杀了荆悲情这个亲夫;鹰刀在一个渔村和某渔家女一起大战花溪剑派流云三十六骑;鹰刀和天魔宫的魔女风散花来往密切……反正,凡是有关于鹰刀的消息,总是和美丽的女人连在一起,听起来实在让人不太舒服。在传言之中,鹰刀这个名字几乎已经成了“淫贼”的代名词了。

  楚灵想到这里,忍不住在鹰刀的肩上轻轻咬了一口。似嗔似笑道:“你将我抛在金陵,自己却在外边风流快活,也怪不得我爹爹要杀你了,说不定爹爹正是因为你是个风流成性的小淫贼,故而找个借口将你杀了,以免我所嫁非人……”

  鹰刀猛然听见楚灵大翻自己以前的风流帐,心里颇为尴尬。当日楚灵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方能使得自己接受她,谁知一练天魔功之后,自己便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如一条疯狗一般,看到漂亮女孩子便上去咬一口,说起来,的确太对不起楚灵了,楚灵就是生气也是应该的。但是对付这种情况要掌握一个要点,知道对不起楚灵放在心里便可以了,即使有内疚的心理也不能表现出来。否则被她抓住小辫子一顿穷追猛打,那这辈子休想在她的面前挺起胸膛来。  鹰刀干咳一声,故意放低声音,以一种沉痛的表情道:“对了,我正要向你汇报一件事。灵儿,我在外边结交了一个朋友叫李玉堂,他将芊芊送给我当妾侍。我本来是想拒绝的,但芊芊这傻丫头却认定了我,要跟在我身边。当时我想,就是将来带到金陵给你当丫鬟也不错呀,反正又不要我掏钱。谁知……谁知后来,芊芊为了救我的性命,居然替我挡了荆流云偷袭我的一刀……就这样,芊芊她被荆流云这贼厮给害死了……当时,我真的希望死的是我。在芊芊临死之前,我答应了她做我的妻子,而不是什么妾侍……”回想当日芊芊香消玉殒在自己怀中的伤心往事,鹰刀说到后来已是真情流露难以自控,伤心之下,连身子都有些颤抖起来。毕竟,芊芊的身亡是他胸口最深的痛,那种生不如死的悲痛无论经历多少时间的治疗也不可能痊愈的。

  楚灵一阵感动,她搂住鹰刀抚慰道:“象芊芊妹妹这般至情至圣的人连我也未必比得上,正该是鹰大哥妻子才是。我又怎么会怪你呢?荆流云这坏蛋,我们总有一日将他杀了,好给芊芊妹妹报仇雪恨!”

  鹰刀点了点头,道:“说起荆流云,若儿也是为了救我而中了他的暗算,至今剧毒未解,也不知能活得了几天。我这趟到天魔宫正是为了给若儿取解药。若儿本是一个快乐的渔家女孩,却因为救我一命而惹来了飞来横祸,都是我害了她。所以,我答应了若儿,要照顾她一辈子,却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楚灵忙道:“这是应该的。若不是她,我可能这辈子也见不到你了,我们便是照顾她也是应该的。若儿一定是一个天真可爱、善良淳朴的女孩吧?相信我们一定能相处的很好的。”

  鹰刀又点了点头,接着道:“还有一个人也要交代一下。她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女人,智计谋略天下无双,连我也栽在她的手下几次。象这种人若是成为敌人,你一定寝食难安,连睡个安稳觉也会觉得困难,但如果成为自己一方的人,那么许多事做起来都会事半功倍迎刃而解……所以,我和她打了个赌,如果我败在她的手上,我就要奉她为主,如果我赢了她,她就要嫁给我当老婆,一辈子乖乖的听我的话……咳咳,她的名字叫蒙彩衣,不知你……”

  楚灵疑惑道:“蒙彩衣不就是荆悲情的小妾吗?难道,你真的是为了她才杀荆悲情的?……你到底有多少女人?一口气都说出来吧,我和你分手连半年时间也没有,你便……天魔宫的风散花也算一个罢?”

  鹰刀忙道:“没关系,没关系。风散花是风散花,我是我,我们连半点关系都没有……啊,我突然想到怎么才能让你爹爹打消杀我的念头了,你要不要听?”

  嫁给这种“淫贼”做妻子真是悲哀呀!但谁让自己喜欢他呢?

  楚灵心内哀叹一声,明知鹰刀是故意转换话题,却也拿他没有办法,说到底,还是保全眼前这个既让人爱又让人恨的爱郎的命要紧。

  楚灵微叹一口气,放过鹰刀,道:“有什么好办法,快说来听一听。”

  鹰刀微微一笑,得意道:“我是花溪剑派西进巴蜀的借口。他们打着替荆悲情报仇的名头借机大举入侵天魔宫。你爹爹也是因为形势所逼,不得不杀我。但是,如果我不去天魔宫,反而回头往江南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