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三(鹰飞九月)

第十七章

  作者:香醉忘忧

  鹰刀紧紧跟随着白衣“少年”的身后进了巴东城。

  对于白衣“少年”在城门口帮助自己掩饰行迹之事,鹰刀本来应该很感激的,但很明显,白衣少年对自己决不会是“无偿”帮忙,必有其十分险恶的图谋在内,只看她笑嘻嘻看着自己时那种黄鼠狼对鸡一般殷勤的笑容,“司马昭之心”已昭然若揭了。

  从其行动间行云流水脚步沾尘的身法看来,此女的武功,至少是轻功颇有独到之处。只见她在人群之中身影飘忽,此刻还在观赏街旁店角的花灯,下一刻却出现在卖糖葫芦的老汉身旁悠哉悠哉了。而那名原先随身伺候她的锦衣女童在跟着转了几条街之后,突然失去了踪迹,显然是奉命去布置一些对付自己的诡计了。

  鹰刀由于身负天魔神功,本身内力雄厚,但自小没有受过什么正规的武学传授,以至于武功招式平庸之极,便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世家子弟或者名门正派出身的弟子也可能比他高明许多,至于轻功更是稀松平常。所以,要身上挑着一担柴的鹰刀追上白衣少年快捷飘忽的身影,其难度是可以想见的。好在那白衣少年并没有将鹰刀甩掉的意思,故而鹰刀始终能够紧随其后。可是,以鹰刀这种乡下傻小子形象并挑着柴担满头大汗的在人群之中横沖直撞,难免会引得街上行人人人侧目──莫非,这小子发羊颠疯吗?

  本来,鹰刀在进城之后便应该甩开白衣少年,自己该干什么便去干什么,也好过被她牵着鼻子如小老鼠一般在城里乱窜。虽然,表面上看来,白衣少年是对自己有恩的,她在城门口时总算是帮了自己一个小忙,但对于鹰刀这种人来说,“感恩图报”这种事如果是在心情好的时候偶一为之倒也无妨,否则能免则免,最好是风拂水面过不留痕。可是,现在的情况则有些不同,不是鹰刀怀有什么报恩的心理追在白衣少年的后面,而是鹰刀基于两个理由而无法放弃对那白衣少年的追逐:一,强烈的好奇心促使鹰刀想看一看这白衣少年对自己究竟有什么图谋;二,毕竟和美女同行的机会不是很多,特别是这种女扮男装之后别具一股风流的美女,毫无疑问,走在她的身后,一饱其摇摆的腰肢、绰约的风姿也是一种赏心悦目的高度享受。

  象个白痴一般跟在白衣少年的身后已近两个时辰了。只见她如一个观光客一样在巴东城的大街小巷东游西荡,每一家店铺都要兴趣盎然地进去光顾浏览一番。若是中意的东西,便不论什么价钱就这样买了下来,但在手上把玩不了半个时辰便随手塞到擦肩而过的行人手中。这种匪夷所思的举动不但引得众多爱拣便宜的市民众星拱月般地追逐其后,便是鹰刀也不禁有些意动:“这婆娘这般有钱,象个散财童子一般到处大撒银钱,若是将她连钱带人弄到手里,来个财色兼收,那我下半辈子就吃喝不愁了,呵呵……”

  出于这种肮髒的想法,鹰刀不仅不觉得跟在她的身后是件辛苦之事,反而趁着闲暇之时大动脑筋,希望能筹谋出一个“抱得金山美人一起归”的妙计,想到美处时,更是连那白衣少年在前方徜徉而行的身影看起来也是金晃晃的分外耀眼。

  就这样,在转了几条街之后,那白衣少年在一家估衣铺前立定。她朝店内瞄了几眼,转身沖着鹰刀一点头且勾了勾手指,示意鹰刀随着她一同进去。

  莫非这家估衣铺之中有什么玄机?又或者这家估衣铺便是这白衣少年的巢穴?在店铺之中隐藏着无数的凶险和杀机?

  尽管如此猜想,但鹰刀却毫无惧色。相对于男人来说,世间最能吸引人的东西不外乎酒、色、财、势四种,只要能拥有其中的一种便能让人如痴如醉,视任何困难险阻为无物,而此刻面前的白衣少年兼具财色两种,鹰刀如何肯轻易放过?更何况,自己象傻子一般跟了这白衣少年这么久,为得正是想一探对方对自己究竟有何图谋,此时既然已经到了地头,焉能就此退走?他放下柴担,从柴堆之中取出大夏龙雀刀等物,昂然阔步跟入店内。虽然,一个乡下傻小子突然从柴堆之中取出一柄华美的兵器未免有点让他人惊异,但此刻的鹰刀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鹰刀屏息静气小心翼翼地步入店内,可没多久之后便发现自己过于神经过敏了。原来这还是一家普普通通的估衣铺,根本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如果一定要说这家估衣铺和别的店铺有什么不同的话,那便是这家估衣铺装璜华美之极,显然是巴东城内最大的店铺之一。

  “嗯,这家铺子还象这么回事。这里的衣服虽然不怎么地,但在这种小地方也算得上是不错的了……喂,店家……把这套,这套,还有这套……这几套衣服给我身后的这个臭小子试一试。”白衣少年进入店铺之后,便旁若无人地挑拣起柜台上的衣服来,而她口中所指的“臭小子”自然是紧随其后进入店中的鹰刀无疑。

  鹰刀还在稀里糊涂不知所以然之时,便被热情的伙计簇拥进一间小屋。紧接着,一阵忙碌之后,出现在白衣少年眼前的已是一个身着华丽锦服,挺秀俊伟的鹰刀了。

  “衣服不错,就是穿在你的身上有些可惜了。……店家,把这几套衣服都给我包起来,等会儿送到城北的高升客栈天字号房。”

  那白衣少年给鹰刀“包装”一番后,依然不理会鹰刀,自顾自地跨出店门而去。

  被弄得一头雾水的鹰刀终于在一条小巷中拦住白衣少年。他努力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喝道:“喂,你究竟想怎样?”

  白衣少年毫不畏惧,悠然笑道:“我不想怎么样,只是有人拜托我将你带去见她而已。”

  鹰刀眉毛一皱:“要见我的是谁?他为何不来见我,我为何要去见他?”

  白衣少年撇了撇嘴,道:“你若是不想去见她,我没什么意见,你别跟着我便是。不过,你可别后悔。”

  鹰刀“哼”地一声,道:“本来,我看在你容貌秀美的份上,就是陪着你随处走走也没有什么,但你如此一说,我若是再跟着你乱转,倒显得我没有骨气了。”说毕,他不再理会那白衣少年转身便走。

  身后风声急响。一柄带鞘的匕首带着一丝寒意如利箭一般越过鹰刀的肩膀直刺墙上。

  破星之焰?!

  鹰刀望着眼前这柄本由楚灵送给自己的定情之物,后来又由自己交给送李筑和秋离水两人去金陵养伤的傲寒当作信物的破星之焰,不禁一怔。为什么破星之焰会在她的手中?

  鹰刀转身望着那白衣少年,眼前突然幻化出楚灵娇柔可爱的身影。他的心忍不住一阵激动。

  那白衣少年望着鹰刀傻傻的样子,不由噗哧一声笑出声来:“鹰刀,鹰大公子,有种的话,你就别跟着来。”

  鹰刀连眼睛也不眨半下便从墙上将破星之焰拔下并理所当然的纳入怀中。此刻的鹰刀便是那白衣少年用大铁棒赶他走,他也是不会走的。

  巴东城北,高升客栈。

  鹰刀怀着一种兴奋且又忐忑不安的心情缓缓推开身前的一道门。在来此的路途上,他一直憧憬着和楚灵见面的一刻,但真正到了触手可及之时,他不禁又有着一种类似于近乡情怯的複杂情绪。

  门,悄无声息的缓缓开启。

  如梦幻一般,一道熟悉的身影缓缓呈现在眼前。只见她背向着自己,如云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身上披着一道浅绿色的披风,身子斜斜地倚靠在窗前,那一种慵懒无力的样子使人忍不住想要去拥抱她、去呵护她。

  鹰刀定定地望着她削瘦修长的背影,眼中几乎要流下泪来。分开有多久了?一百年?一千年?还是昨天?鹰刀一直以为自己对楚灵的感情并不深,至少,在这一段分开的日子里,自己似乎没怎么思念着她。但是,在这时,他才发现自己错了。原来自己对她是如此地依恋,就像孩子对母亲的依恋,浪子对故乡的依恋,虽然这种依恋看似是淡淡的,但它却象是能够穿透时空一般,即便世事沧海桑田变幻无常,可这种爱恋的心情却深邃而恒久不变。

  情到深时情转薄,陈年的老酒越是平淡如水越是能够醉人。

  斜倚在窗前的楚灵猛然间若有所觉,她转过身来看见了鹰刀正站在门口微笑着注视着自己,即便是早已知道鹰刀要来,在那一刹那间,她仍然有着一种惊心动魄的震撼。这许多日子以来,日日夜夜刻骨铭心的思念俱都化作相思泪,缓缓滑下脸颊。

  还是一样温暖的微笑,一样耀如星辰的双眼,一样宽厚的肩膀,一样连千斤重担也不能使之弯曲的脊背……唯一的改变是他削瘦坚毅的脸庞上已平添了许多风霜。的确,这些日子以来,他经历了这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又如何不令他风霜满额?心爱的女人对他的背叛,妾侍芊芊的身死,白道诸派的追杀……无论哪一点都可以令一个人意志消沈,可他看起来却仍是那样的洒脱和自信,仿佛天下任何困难也不能将其击倒……这,才是真正的大丈夫;这,才是我楚灵永爱无悔的夫婿!

  眼见自己的心上人如此顽强不屈,一种骄傲的情绪不禁浮上楚灵的心头。随之而来的是如瀚海一般的爱意奔涌而来,无可抑制。

  鹰刀微笑着慢慢走到楚灵的身前,以一种近乎粗鲁的动作,将她紧紧拥入怀中。他沙哑着嗓子,轻轻在楚灵的耳边道:“灵儿,你……瘦了……”

  尽管楚灵柔弱的身子已经被鹰刀紧搂着,使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但她还是希望鹰刀能将她搂得再紧些。她也使尽全身力气,拼命地紧紧搂住鹰刀,希望能将自己的身子一直溶入鹰刀的身体里,这样两人便再也不会分开,再也不用饱尝相思之苦了。

  多少次午夜梦回,多少次相思断肠,企盼的岂非正是这一刻?

  楚灵满面泪痕,呜咽道:“鹰大哥……终于见到你了。现在,我便是立刻死了,我也是心满意足……”

  说着,她轻轻放开鹰刀,举起手来抚摸着鹰刀削瘦的脸庞,痴痴道:“鹰大哥,你也清减了……你的事,我都知道了,这些日子以来,你一定很辛苦吧?”

  鹰刀笑道:“也不怎么辛苦。就是常常想念灵儿的天下第一美味鲜鱼汤……我只要一想起你煲的鱼汤,我就忍不住流口水,眼前便是有山珍海味也是觉得索然无味,味同嚼蜡。所以,我看起来才有些瘦了,这是营养不足的缘故。”

  楚灵听他说的有趣,忍不住笑起来:“虽然知道你是在哄我,我还是很开心……唉,若是我们能这样永远在一起说说笑笑,那样有多好?”

  鹰刀望着楚灵犹带泪痕的梨涡浅笑,只觉得她实在是美得无法形容,尽管两人相识已久了,本该对她绝世的容貌熟视无睹才是,但每每在不经意间,便又能发现她另有风韵雅致之处,令人惊喜不已。他笑笑道:“这有何难?反正你我二人情定之约天下皆知,只待我抽空去蓬莱仙阁一行,亲自向你爹爹求婚,把我们俩的婚事给办了。这样一来,我们不就能长相廝守了吗?”

  鹰刀现在俗事多多,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蓬莱仙阁求婚,但为了博楚灵一笑,他便随口说了求婚之事,实际上他的内心倒还没有这个打算。至少,在夺取天魔宫教主之位之前,他是没有空暇去理会和楚灵的婚事的。

  但楚灵并没有如鹰刀所想一般兴奋雀跃,反而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默默低下了头。

  鹰刀正在疑惑间,却见楚灵猛然抬起头,两眼专注而深情的望着鹰刀道:“鹰……鹰大哥……现在,灵儿便把自己干干净净的身子给了你吧……我们,我们在这里……洞房花烛……”

  她越说越是害羞,脸上也泛起一阵娇艳的红云,到得后来几乎要滴出血来,但眼神却依然清澈而坚定,显示了她认真的决心。

  鹰刀被她的话语震撼得一阵恍惚,几疑身在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