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三(鹰飞九月)

第十五章

  作者:香醉忘忧

  鹰刀无法了解战雨出于什么理由来对付自己,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自己和战雨并没有什么恩怨,战雨决不会出于私人理由来狙击自己,那么究竟是谁可以请得动“狂刀”战雨这种级数的人物来杀自己这个无名小辈呢?

  荆流云?天魔宫?抑或某个神秘的组织?

  鹰刀的脑中闪过这些念头,但并没有更深地想下去,因为无论是谁面对着“狂刀”战雨的挑战都不可能有时间去胡思乱想吧?现在唯一应该做的事便是打起精神,发挥出自己最高的潜力来应付这个恶劣的处境。

  只有奋力一搏,才能有继续生存的机会!

  鹰刀环视客栈一周,以自己的武功,在这间客栈中和战雨拼斗,不要说战胜他,恐怕连逃命的机会都不会有,所以,如果要想活着离开这里,只有想尽一切办法,找到所有可以利用的事物,那样或许还有几分生存的机会。在这种时候,光凭武功是不可能解决眼前的危急的。

  虽然鹰刀将自己的斗志提高到极限,但他依然没有信心能够闯过这道难关,毕竟敌手实在是太强了。所以,他觉得有必要将一些事安排一下。

  鹰刀低头在风散花耳边低声说道:“风姑娘,等我和战雨一离开客栈,你立即带着若儿和冷姑娘离去,我一定会在联合会议开始前和你们会合……如果,到了那一天我还没有出现的话,若儿就拜托你了……”

  风散花凄然以对,在鹰刀温柔的注视之下,她已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但是,她知道,这一辈子也休想忘记鹰刀散漫慵懒的笑容和那双明亮的眼睛。

  鹰刀咳嗽一声,对着战雨大声道:“战前辈,此地狭小,不如我们到外面挑个地方一战如何?”

  战雨看了看鹰刀,什么话也没说扭头便走。

  门外狂风暴雨依旧,难道鹰刀想在雨中和战雨一战?

  当鹰刀即将跨出门槛之时,他回头望了望冷凝霜怀中的若儿,心中泛起柔情无限。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

  若儿这才感觉到鹰刀和战雨的一战似乎和以前任何打斗都有些不同,因为她感觉到了鹰刀看过来的眼神之中隐隐有着一种诀别的味道。当她看见风散花已是泪流满面的时候,一种巨大的痛楚击中她脆弱的心灵。若儿不禁失声痛哭起来,一声声令人柔肠寸断的哭声回荡在寂静地客栈之中,但鹰刀却再也听不见了。

  门外的狂风也象是不忍见到这悲惨的一幕而悲啸不已。

  冰冷的雨丝击打在鹰刀的脸上,远方所有的景色都若隐若现地漂浮在朦朦烟雨之中。突然,楚灵那绝世的容颜和温柔似水的眼波跃入心田,久久不能褪去。

  灵儿,你现在是不是正凭窗而立思念着我呢?

  鹰刀轻叹一声,毅然迎着风雨阔步而行。

  “就在这里吧!能够和战前辈你在此地一战虽然并不是我期望的,但还是一件令我倍感荣幸的事。”

  鹰刀微笑着伫立在风雨之中。

  在他不远的身后及两旁是一处高突如狮嘴的悬崖,悬崖之下是滚滚的大河,破浪翻卷声势惊人。鹰刀选择的战场正是一条伸往悬崖的狭长通道上。

  战雨笑了出来:“年轻人,你的确是个聪明人呀!居然想到在这种地方和我决斗。”

  狂风夹杂着大雨迎面向战雨打来。

  鹰刀刻意选择这个战场是有他的想法的。第一,鹰刀的身后便是悬崖,他将自己逼在这种死地正是有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思,只有自己的身后没有任何退路才能逼得自己拼死一战。在高手对决之中,有很多东西都是影响胜负的关键,“勇往直前绝不退缩”无疑是比较重要的一项。一个明知自己必死的人,他所发挥出来的战力是令人无法想象的,也许连他自己也无法了解。第二,鹰刀是背风而立,同样的战雨就只能迎着风向和鹰刀拼斗。这一点如果是在平时可能显现不出什么优势,但在这种狂风骤雨的天气,毫无疑问是迎风而立的人吃亏了许多,因为狂飙的风雨对战雨的视线一定有着影响,或许对于战雨这种超级高手来说,这种影响算不上什么,但对于鹰刀来说,这无疑可以增加一点自己的胜算。在这种以弱击强的局势之下,再不找一些有利于自己的东西来增加自己的实力,那和送死就没有什么区别了。第三,这个决斗之地是一条狭长的通道,在这种狭长之地争斗,最重要的不是刀法的凌厉及巧妙,而是刀势的厚重,简而言之,以硬碰硬才是致胜的关键。鹰刀内力深厚,但他的刀法和战雨这种刀法名家比起来就像是乌鸦与凤凰之比。所以,这种狭长的地形对鹰刀实在是利多于弊。

  有了以上三点的好处,这处决斗的场所已经是鹰刀所能找得到的最好的地方了,接下来就要看他在实战中的发挥了。当然,战雨可以拒绝在这里和他决斗,但以战雨在江湖上地位及他狂放的性格,便是明知鹰刀在占他便宜,他也是一笑置之。

  鹰刀在拔刀之前问了一个本不想问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战前辈不辞辛苦来杀我这个无名小卒呢?”

  他以为战雨不会回答,但很快地他听到了答案,尽管这个答案依旧象个谜团一样令人费解:“为了一个约定。一个早该在十几年前便应该履行的约定。”

  这个算不上答案的答案没有给鹰刀造成半丝困扰。毕竟,如果今天注定要死的话,就算知道了自己的死因也没什么分别,难不成从棺材里跳出来咬那人一口?更何况自己有没有棺材都很难说。

  鹰刀淡淡说了声:“是吗?……”

  刀光如雪,割断了连绵的雨丝向着战雨洒去。大夏龙雀刀在风雨中散发出一股妖异的光芒。

  “好刀!”战雨大声喝采。

  大夏龙雀刀的确是刀中名器,在风雨之中竟然能大放光芒,刀气纵横之处,连连绵不绝的雨丝也像是被它切断了。

  刀风带着一种强大的压力扑面而至战雨的眉心。

  “叮”地一声脆响盖过风雨声传入鹰刀的耳中,鹰刀只觉手中的刀再也不能劈下半寸,就像凝固一样无法动弹。

  原来,战雨后发先至,手中的长刀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肋下穿出,刀尖点上鹰刀下劈而至的刀尖。就这样,两把刀凝固在战雨额前五寸许的空中。

  虽然如此,鹰刀却惊骇欲绝。因为,他是以雷霆万钧之势从上向下劈,而战雨却是从下往上挡,在视线受风雨影响的情况下,战雨依然能够准确地找到鹰刀快如闪电下劈的刀尖,并后发先至以刀尖对刀尖的方式抵挡住鹰刀的进攻,这不但说明了战雨功力深厚非鹰刀所能匹敌,连刀法也是胜过鹰刀好几个档次。

  鹰刀一咬牙,退后两步,回身撤刀。但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刀刚刚离开战雨的刀尖,一股强大的真气便沿着刀身依循着回撤的刀势攻上自己手腕上的经脉。

  鹰刀闷哼一声,天魔气自动反击,将攻击自己经脉的真气驱出体外。但无论如何,鹰刀已经了解到以自己的实力想要在这场决斗中胜出是一件决不可能的事。因为,战雨光凭着一招守势便使得自己吃了暗亏,若是他主攻,只怕在三五招之下,自己便要丢盔弃甲、一命呜呼了。“狂刀”之名果然无虚呀!

  “用刀之道虽然博大精深,但万变不离‘自然’二字。一刀使出便该忘记所有,包括胜负之念,生死之念,所有的精、气、神都要凝聚在刀尖。这样才能将你的刀势攀升到颠峰。就如滔滔不绝的江水,一泄之下又何曾想过回头?就算偶尔受到山石的阻碍,它在回转一圈之后,依然奔流直下。这,才是真正的用刀之道呀。”

  战雨微笑着将刀回收在肋下,没有趁着鹰刀回撤之时进攻鹰刀,反而将用刀的诀窍告诉给鹰刀。

  鹰刀的脑袋登时“轰”的一下炸响,一个前所未见的新天地展现在眼前,战雨的话语如清泉一般缓缓流过鹰刀的心田。“一刀使出便该忘记所有,包括胜负之念,生死之念,所有的精、气、神都要凝聚在刀尖”“就算偶尔受到山石的阻碍,它在回转一圈之后,依然奔流直下”每一个字都深深地挑动他的心弦,如同一个在黑暗中摸索了许久的旅人重见光明。

  鹰刀哈哈大笑,激动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说着,一刀劈出,和先前劈向战雨的一刀无论在速度、角度都一模一样,但听刀身发出的风声却大异寻常,显然这一刀所蕴涵的劲力比前面一刀大了许多。

  战雨依然一刀从肋下刺出,以刀尖抵上鹰刀的刀尖,但接下来鹰刀刀身一转,躲开战雨的刺击,依然向下劈至,声势丝毫不减。

  战雨哈哈笑道:“年轻人,学得可不慢呀!这样打起来才有些味道了。”说话间,他已闪过鹰刀下劈的刀势,手中长刀却划向鹰刀的小腹。

  登时间,两人你来我往交换了几招,虽然鹰刀依然落在下风,却也不是如先前一般不堪一击了。

  在苦苦支撑了十几招后,鹰刀发现虽然现在能够勉强支撑,但时间一久还是要命丧战雨之手。而且,战雨此次的动机也是颇为奇怪,指点自己的武功是一回事,但动手却是豪不留情。看来,指望战雨手下留情放过自己是不用想了,一切还是靠自己吧。

  鹰刀且战且退。一来是受战雨刀势所迫不得不退,二来,他突然想到一个或许可以逃命的方法。

  身后三尺左右便是悬崖的边缘了,鹰刀甚至已经听到了水声拍打崖壁的巨响。

  鹰刀微笑起来,身子跃上半空,大喊一声道:“且看我这招‘ 日薄西山入’!”

  奇异的光芒笼罩着整个大夏龙雀刀的刀身如同一轮血红的残阳,离鹰刀身体三尺见方的雨丝也似是被刀气所逼纷纷四散开来。

  声势虽然逼人,但战雨却凛然不惧,仿佛鹰刀这惊人的一招在他的眼中只是孩童的玩意。

  一种澎湃的力量以排山倒海之势奔涌而来,直逼战雨身前,而雨丝却在这种力量的驱使之下如利箭一般刺向他的面门。

  战雨长笑道:“米粒之珠也敢放光华?”他手中长刀斜劈而下,将奔涌而来的刀气劈作两半,而他劈出的刀气却如利刃一般直刺空中的鹰刀。

  鹰刀大笑道:“多谢前辈送行!”只见他回刀一圈,挡住自己身体要害,身子轻轻一折,凭借着战雨发出的刀气击在大夏龙雀刀的力量反而跃离悬崖而下。

  水花四溅,鹰刀已没入浪花之中不见了。

  战雨站立在悬崖之上,望着崖下奔涌不息的大河,喃喃道:“ 臭小子,到现在才想到水遁而走,真是太笨了,害得我要在大雨中演了这么长时间的戏。不过,好在你还是想到了,这样一来,我对那个人也算是有所交代了吧。”

  在离此地约十里处的一座凉亭之中,一个身穿紫衣的中年男人听到了手下的回报,不禁皱着眉头道:“水遁了?连战雨也杀不了他吗?真让人头痛啊!”

  此人究竟是谁?他为何要杀鹰刀?

  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连战雨都可以驱使的人才是鹰刀真正的恶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