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三(鹰飞九月)

第十四章

  作者:香醉忘忧

  菜已上,酒已温。

  满脸惊恐之色的若儿也已被安置在冷凝霜的怀中。

  鹰刀手执酒杯自斟自饮,脸上始终带着一丝惬意的微笑,就像落日夕阳之下,一个富贵闲人在自家庭院之中,边饮酒作乐边静静等待庭院中那枝心爱的海棠花绽放出第一朵花蕾。

  风散花望着鹰刀泰然自若的神情,心中不禁佩服不已。因为,从门外传入的歌声中可以听得出,来人嗓音浑厚且在歌调转折处浑然天成毫不费力,更惊人的是当曲调转到细微低沉时,依然刺穿门外的狂风骤雨声直入门内的每一个人耳内,这等高深的内力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风散花自叹相差甚远无可比拟。

  莫非来的不是敌人,否则鹰刀安能如此悠闲镇静?风散花向鹰刀递去一个询问的眼色。

  鹰刀低声道:“来人是敌非友,大家小心了。”

  风散花皱眉道:“你怎么知道?”

  鹰刀笑道:“此人歌声唱到激昂处时隐有杀伐之气,当然是敌非友了。”

  风散花默然,细耳听去果然如鹰刀所说。

  一时间,客栈之内人人屏息静气鸦雀无声,不但那缩在墙角的老掌柜和店伙计被这种奇异的气氛所惊慑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便是坐落在四面墙上的油灯的灯光也好像预视到即将来临的血战而摇摆飘忽不定。

  整个客栈中弥漫着一种不安的气息,唯有鹰刀微笑如常。

  烈酒入喉,如一股热火燃烧着鹰刀的热血,但片刻之后,这满腔热血是否能依旧流淌在鹰刀的体内?

  “……壮士驰白马,杀人御狂刀。铁蹄飞溅血,残阳亦飘摇。天地皆萧杀,独我风中笑!”

  歌声越来越近。

  一阵马蹄急响,盖过风雨之声,来人已近了。

  当最后一个“笑”字传来时,歌声嘎然而止,好像被一把斧子从悠远绵长的字音的中部突然砍断一样,使人觉得很是难受,有一种想吐却吐不出来的感觉。而恰于此时,一个高大的身影伫立于客栈门口。只见他一袭白色长衫已被雨水湿透紧贴在身上,显然是冒雨疾驰而来,却丝毫没有半分狼狈的神色,相反的,因湿透而紧贴的衣衫更显示了他贲起的肌肉中蕴涵了巨大的令人不能忽视的力量。一蓬狂乱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身后,发鬓之际犹有雨水滴下。在挺拔的浓眉之下是一双充满野性而明亮的大眼。但最令人注目的却是他右手背在肩上的一柄雪亮的长刀,无论刀柄抑或刀身都比普通的刀要长上一尺左右,真是一柄少见的怪刀。

  他的嘴角总是带着些淡淡的笑意,可在别人眼中,这抹奇异的微笑反而使人觉得有一丝自心底里冒出来的寒冷。从外表看来,这人好像很年轻,最多三十出头的样子,但只要你留意到他眼睛的深处,却可以看见一种沧桑,百年的沧桑。

  一道霹雳划过长空映射在他的长刀之上反照出一片闪亮的光华,这道灿烂的刀光如利箭一般激射在客栈内每个人的眼中犹如死神的微笑。恐惧已深深攫住每个人的心,更有人的身子已渐渐开始发抖,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来的人是谁。

  绝世的豪雄,绝世的名刀。

  “狂刀”战雨。

  当世之上还有谁有这般豪迈之气,当世还有谁配拥有这柄奇形怪刀“斯人独憔悴”?只有战雨,身为誉满江湖的“四大寇”之首的狂刀战雨。

  “四大寇”成名于十七年前,其时正当天魔宫在凌空行的带领之下肆虐江南,中原武林人人自危。就在天魔宫如日中天,荆悲情草创“抗魔联盟”之时,一股新鲜的势力在江南异军突起,他们游走于天魔宫和“抗魔联盟”之间,他们以一击之后便远走别方的游击战术转战四方,谁的帐都不买,但谁也奈何不了他们。他们就是 “四大寇”。

  “四大寇”中本以战雨的年龄最小,其时年方十八岁,比起他们当中年龄最大的“红枪”乔风足足小了有九岁,但由于他有着绝世的武功,以及非凡的组织才能和卓越的领袖气质,其他三人心悦诚服地尊其为“四大寇”之首。传言曾道,便是其他三人合力联手也不是战雨一人的对手,可以想见他武功的厉害。

  “四大寇”是一群马贼,他们在战雨的带领之下,转战大江南北,四海为家,专劫豪富以救济贫穷,素有侠盗的美名。荆悲情曾派遣使者找上战雨,以黄金万两、事成之后划归湖北地区为四大寇创帮立派的势力范围、和花溪剑派永结兄弟联盟这三大优厚条件来游说其加入“抗魔联盟”一起对抗天魔宫。但战雨以“四大寇只愿啸傲山林,无意争霸江湖,我不能以一己之私便将我手下两百名兄弟的生命推到悬崖之上”的理由推辞了荆悲情的结盟意图。

  但真正使得战雨扬名天下的却是在他拒绝和荆悲情结盟的一个月之后,不知出于什么理由,他竟然孤身一人走上天魔宫挑战名震四野武功盖世无双的天魔宫教主凌空行。虽然,最后他仍然在第十招上落败,但以他弱冠之龄便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惊世骇俗,令天下武林震惊不已了。而凌空行也因为战雨小小年纪便能挡他全力施为的九招,动了惜才之念没有杀他,反而大力招揽他加入天魔宫。战雨断然拒绝,丝毫不受凌空行以死相协。凌空行默然半晌,狂笑赞以“我若有子,当似战雨,吾愿以足”之语,并赠战雨“狂刀” 的名号,亲送战雨下山。

  自此一战,“狂刀”战雨之名天下无人不晓。“四大寇”之名也日嚣尘上,冠盖江南。更有许多身在深闺之中,多情的江南少女内心仰慕战雨之名,以一见战雨为最大心愿,纷纷打听“四大寇” 几时能光顾本地,最好是光顾自己家中,也好亲眼见一见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她们可全然没有顾及到“四大寇”一光顾,只怕她们家中所有的财宝均要被这位白马王子给光顾去了,那时她们的父母就只有上吊一条路可走了。

  但她们没有料到的是,自那一战之后,“四大寇”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天上地下没有任何一点有关于他们的消息。这样过了两三年,就在人们逐渐将“四大寇”忘记的时候,一则惊人的消息又响遍江湖。朝廷镇守两广的“镇远侯”侯府被“四大寇”洗劫一空,连侯爷日常戴着的紫金冠上的绿宝石也被他们挖了去。虽然,侯府中没有一个人身死,但堂堂的侯爷是第二天从一条臭水沟中被人找到的,当时尊贵的侯爷全身的肥肉上只有一条裤衩遮羞,这无疑是对朝廷天威的蔑视和挑战!朝廷为之震怒不已,发誓要彻查此案,决不能姑息养奸,放过这群无法无天的贼寇。

  但是无论朝廷如何卖力,巡查如何严密,“四大寇”又是无端端在人间蒸发了。最后,在毫无头绪之下,朝廷只有不了了之。就这样,每当人们要忘记“四大寇”时,武林中便会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劫案唤醒大家对他们的记忆,而每件劫案之后,总是有人见到 “狂刀”战雨披散着长发,骑着白马背着长刀高歌着“……壮士驰白马,杀人御狂刀。铁蹄飞溅血,残阳亦飘摇。天地皆萧杀,独我风中笑!”这首经典名曲消失在夕阳之中。

  这才是绝世的豪雄,这才是绝世的名刀。

  鬼王府的晁功绰以“剑术”称绝武林,但鹰刀幼时加入鬼王府弃剑不学,执意以刀来作自己的武器,崇拜“狂刀”战雨是其最重要的原因。战雨的传说传遍大江南北,历经十几年不衰,在他幼小的心灵之中,唯有战雨才是真正的英雄,唯有战雨才是他学习的榜样。谁也料想不到,他竟然会在这种场合之下与自己少年时所崇拜的偶像见面,最令人难受的是两人是处在对立面的,鹰刀是猎物,战雨是猎人。

  自他眼见着芊芊在自己的怀中香消玉殒之后,鹰刀飞扬脱跳毫不正经的性格已经改变了许多,但在此时,他依然觉得有一股热血在胸中奔涌翻腾。

  鹰刀强行压制住自己激荡的心情,站起身来大声叫道:“好,好一句‘天地皆萧杀,独我风中笑’!当世之上,除了战前辈你,谁人有如此气概?”

  战雨微微一笑,眼中精光爆闪,环视客栈内的每一个人,见除了这个出言叫好的青年之外,其他的人莫不为自己眼光所慑而暗生敬畏之心。

  不,还有一个人不怕战雨,那就是被冷凝霜搂在怀中的若儿。她生于浙北的小渔村,长于浙北的小渔村,又何曾听过战雨的大名?在若儿的心中,原本以为来的是一群穷凶极恶的坏人,所以鹰刀等人才如临大敌凝神戒备,连带着自己也害怕起来。谁知进来的只是个浑身湿透的壮汉,虽然神色间颇为威严,但在她的直觉之中战雨并不象个坏人。所以,若儿天真纯洁的心灵不禁有些可怜起战雨来,下这么大的暴雨,还冒雨赶路,若是不小心伤风感冒就不好了。于是,若儿便怯生生的说道:“这位大叔,你浑身都湿透了,还是赶快去换一身干爽的衣服吧,否则感冒就不太好了。”

  战雨不由一愣,向若儿看去,见她在这酷暑之中全身依然裹着好几件锦衣,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显然是有重病在身,但她一双灵动的眼睛之中却满是对自己关怀之色。战雨阅历丰富,若儿对他关心的真假,他自然一眼便可以看得出来。也正是因为他看出了若儿的的确确是真心关心自己,他才不禁有些感动。尽管,他知道若儿只是因为无知,不知道自己是他们的恶梦,才关心自己的。

  这个小姑娘的心肠很好,等会儿自己可要小心些,别一刀误伤到她。战雨在心中盘算,人却已走到了离鹰刀桌前三尺处站定。

  若儿见战雨并没有去换衣裳,心里不由有些奇怪,但见到战雨全身上下除了一柄长刀之外什么都没有,不禁暗骂自己笨蛋。她转头对鹰刀求道:“鹰大哥,这位大叔什么都没有带,没有干衣服可换,我看鹰大哥你的身材和这位大叔也差不多,不如把你备用的衣裳送一套给这位大叔,好不好?哦,对了,先请大叔喝一杯酒吧,也好暖暖身子驱驱寒。”

  鹰刀听了若儿的要求不禁啼笑皆非,以战雨的功夫便是在冬天十日十夜泡在寒水之中也是没有丝毫问题,更何况是在这盛夏时节淋一点点雨?若是有心的话,战雨在半柱香之间就可以用无上玄功来蒸干身上的湿衣。

  鹰刀明明知道这么做是多此一举,但他不愿就此违背若儿的一片心意,只要若儿喜欢,就是再傻的事他也要硬着头皮去做,因为他欠若儿太多太多了。他还是斟上一杯酒恭恭敬敬的说声:“战前辈,请容小子敬上一杯水酒。”

  他酒是可以敬,但若要说拿一套自己的旧衣服给战雨,那难免有轻视战雨的意思,最后的后果恐怕是当场开打了吧?那就不是傻而是白痴了。

  酒杯在空中急旋,仿佛有人用盘子托着一般,稳稳当当地飞至战雨身前,杯中的酒却连一滴也没有渗出来。

  鹰刀这一手耍的极为漂亮,连战雨的眼中也略显出一丝欣赏之意。但他眼中欣赏的神色稍纵即逝,取代的仍然是冷漠和狂傲。

  战雨大手一伸,旁人还没有看清他手中有何动作,酒杯已被他抓在指尖。战雨仰头一口喝下酒杯中酒,手指一弹,酒杯向鹰刀身前飞去,去势极快,竟然隐带呼啸之声,显然其中饱含了他的劲力。

  坐在鹰刀身旁的风散花大吃一惊。战雨这轻轻一弹,酒杯便来势汹汹,观其声势,若是一个掌握不好,便要被酒杯击中受伤。如果这酒杯是朝自己飞来的,自己除了退后躲开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因为自己没有这份功力可以抵挡这个酒杯。

  风散花不由脸色一变站了起来。

  鹰刀却依然微笑着望着战雨,连看也不看飞向自己胸口的酒杯,好像这酒杯根本不是朝自己飞来的。

  就在风散花脸如死灰的时候,酒杯突然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掉了下去,平平稳稳的落在桌上。

  原来战雨只是虚晃一招,而鹰刀也已看出来了。风散花在敬佩战雨手法巧妙、鹰刀眼光锐利的同时也不禁有些羞惭。

  战雨向着鹰刀微微点一点头以示赞许,口中却低声道:“鹰刀,酒已干了,我们动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