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二(花溪问剑)

第十章

  作者:香醉忘忧

  鹰刀胸有成竹,他笑嘻嘻问道:“红豆姑娘,你是不是想向我请教追求傲寒兄的秘诀啊?如果想的话你就说嘛,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你不用不好意思。”

  红豆忸怩了一下,脸红红地点了点头。

  鹰刀笑道:“这就对了。我早说过,我最喜欢帮别人解决问题了,你提出来的话,我一定会帮你解决的。不过红豆姑娘,你向别人请教问题都是这样的吗?这样是很不礼貌的行为耶!”说着,鹰刀用眼神向红豆示意她手中的匕首还架在鹰刀的脖子上。

  红豆啊的一声,讪讪地收回匕首放回怀中。更是手足无措,生怕鹰刀不再教她秘诀。

  鹰刀活动了一下已经有些僵硬的脖子,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咳嗽一声道:“哎呀,说了这半天的话,好象有些口渴了。”

  红豆忙东张西望地找茶杯,终于被她发现屋子角落里的一张茶几上有一壶茶,她忙屁颠屁颠地跑去倒了一杯茶递给鹰刀。

  鹰刀很爽地喝了一口道:“红豆妹妹。。。。。。”

  红豆一听,连称呼都改了,她气道:“红,红豆妹妹?你怎么可以叫我红豆妹妹呢?”

  鹰刀眼一瞪:“怎么?我年龄比你大,叫你妹妹有什么不对?难道叫你红豆阿姨?你想,我还不想呢!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哎,我想傲寒兄如此人才,真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走到大街上去,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对着他流口水,却不知道是哪家的女孩这么有福气啊。”

  红豆一想到傲寒哥哥俊美无比的风姿,只得狠一狠心,咬牙道:“好,红豆妹妹就红豆妹妹吧,为了我的傲寒哥哥,你就是叫我红豆侄女,我也认了。好了,你该教我秘诀了吧。”

  鹰刀摇头道:“什么你呀我呀的,我既然叫你红豆妹妹,你便应该叫我鹰大哥,这样才显得不生分。你说是吧,红豆妹妹?”

  红豆被鹰刀左一句红豆妹妹,右一句红豆妹妹,叫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但反正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再半途而废就太可惜了。于是,她强忍着怒意,勉强地叫了一声:“鹰。。。。。。鹰大哥!”

  鹰刀哈哈大笑,先前所吃的瘪总算是给自己讨回来了。他笑着道:“对了,一开始这样叫你可能不习惯,但慢慢地叫着叫着就会习惯了。有很多女孩想这么叫我,我还不愿意呢。好了,闲话少说,我们正式开始吧。”他心里大乐,前面一个土豆妹妹,现在一个红豆妹妹,自己和豆还真是有缘。

  红豆总算盼到了此刻,忙正襟危坐,聆听爱情专家鹰刀的教诲,其虔诚的态度真是连高僧坐禅都不如啊。

  鹰刀笑笑道:“依我看来,傲寒兄对红豆妹妹你也不是一点感情也没有,只是你使用的方法有些不对头。其实,我们男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明明一件好的东西你要是硬塞到他的手里,他反而觉得这件东西没什么味道,但是,你若是将它放到很远的地方,让他经过千辛万苦才得到,那他就会非常珍惜。这种心理看上去很奇怪,但却是一个现实存在的现象。”

  红豆奇怪道:“这不是犯贱吗?”

  鹰刀点头笑道:“正是犯贱!男人都是贱骨头,越成功的男人就越贱。因为他们想要得到一件东西太容易了,正所谓,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即便是一堆臭狗屎,只要先挑动他的兴趣,然后设置障碍,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看看好象离自己很近,似乎一伸手就可以拿到,但当他伸手出去才发现永远只差一点点,于是他就会费尽心计想要得到,他所花费的气力越多,那堆臭狗屎在他的眼中就越美,到最后他就会觉得世界上没有比这堆狗屎更美的东西了。所以,你如果想要得到傲寒兄的心,首先要做的并不是靠近他,而是疏远他,但又不能离他太远,离得太远不会引起他的注意,要保持适当的距离。”

  红豆皱眉道:“你讲的东西我好象有一点点明白,但还是不完全理解。你还是明明白白告诉我怎么做好了。”

  鹰刀想了想道:“好吧,教你这种笨学生,也只好用笨办法了。第一步,你先暂时不要太粘着傲寒兄。由于,他一直适应了你粘在他身边的日子,所以你这么一做,他一定会感到奇怪。这样,你就成功地引起了他的注意。第二步,你要在他在场的时候,故意找一个别的男人,表现出对那个男人很有兴趣的样子。这样做,就是挑动傲寒兄的醋意。”

  红豆问道:“那要是傲寒哥哥不吃醋怎么办?”

  鹰刀笑道:“你放心。就算傲寒兄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一个平日里只对自己一个人好的女孩子突然移情别恋了,他是无论如何不肯接受这个事实的。因为,由于你一直只注重他一个人,虽然他没有将你放在心上,可在潜意识里却将你看做他的私产,这是男人的一种劣根性。而现在,他突然发现本来属于自己一个人享有的东西变成了他人的东西,他会觉得非常的不舒服。这时,他就会想到你原先的好处了,想得越多就越后悔。只要,他一后悔,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那时,你就可以端坐在别的男人的身旁安然享受被傲寒兄追求的感觉了。”

  红豆眉开眼笑道:“那时,我就可以和傲寒哥哥在一起了!” 想到被傲寒哥哥拥在怀中的感觉,红豆脸泛潮红,春心荡漾不已。

  鹰刀看着红豆色色的表情,笑道:“如果那样做的话,你就等着被无情的抛弃吧。”

  红豆惊道:“抛弃?!为什么?”

  鹰刀笑道:“因为,他很快就会发现追你上手太容易,没有什么挑战。而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往往是不被珍惜的。你最后的下场必然是凄凉的看着傲寒兄倒入她人的怀抱,而你却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什么都没有得到。”

  红豆哭丧着脸:“那我该怎么办?难道为了吊住傲寒哥哥的胃口,就永远不和傲寒哥哥在一起吗?那和现在有什么区别?”

  鹰刀摇摇头道:“当然不是,要是那样,我们花这么大的力气干什么?在接下来要做的难度就比较高了,不过只要有我在一旁指点你,一般来说是没什么问题的。你需要控制自己的感情,对傲寒兄忽冷忽热,在他温度上升的时候就泼冷水,他温度下降的时候就给他一点温暖,让他觉得还有希望。就这样一直消磨他的耐性,直到他最终对你失望,要下定决心离开你的时候,你再给他一个惊喜,让他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深感得到你是多么的艰辛。到那时,还不算是大功告成,你还要适当的保持一点神秘感,让他有不能完全掌握你的感觉。到了这一步,你就可以将他掌控在你的手心,你把他搓成圆的,他就是圆的,你要他扁,他不敢不扁。这样才算得上真正的大功告成。”

  红豆听得目瞪口呆,她张开嘴巴半天合不上:“现在我知道楚灵姐姐为什么要嫁给你了。你根本不是人,你是魔鬼。”

  鹰刀微微一笑:“我是魔鬼,但你到底要不要学习我这魔鬼教你的办法呢?”

  红豆大点其头,道:“学,为什么不学?我又不是去害人,我只是想和傲寒哥哥在一起罢了。只要目标正确,用什么手段都没有关系。”突然她嘿嘿一笑:“既然我叫你这魔鬼做大哥,我这做妹妹的学一点魔鬼的手段也没什么稀奇吧。”

  鹰刀听到红豆说到“只要目标正确,用什么手段都没有关系” 一句时,突然整个人象呆住了一样。这句话犹如一道闪电划过鹰刀的心房。

  “宇宙万物,何者谓神?何者谓魔?神即是魔,魔即是神,神魔两道,千变万化,臻至极处,殊途同归,道心魔心,皆在本心。夫功者,下者守形,上者守意,破除我执,方能一切变化灵通具在自身。”这一段话是太魔古经的总纲,此刻却象一道清泉缓缓流过眼前,拂去鹰刀久久盘踞在内心的阴霾。

  鹰刀大笑三声,叫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哈哈,道心魔心,皆在本心!道心魔心,皆在本心!原来是这样。哈哈!”

  原来鹰刀发现每当自己和敌人对战之时,天魔气可以飞速运转,毫无阻滞,其在体内的运转速度比自己独自练功之时要快上好几倍,却也没有什么幻觉出现。但每当自己一个人练习之时,却总要想办法分心,不敢太过专注于吸纳天魔气,否则就会幻觉丛生,似颠似狂。这样下来,自己这些日子以来天魔功的长进其实是比较缓慢的。对于这种奇怪的现象,鹰刀一直感到比较奇怪,好象不应该是这样的,可又想不到究竟哪里出错。

  现在想起来,由于自己心中一直认为天魔功乃是天下第一魔功,既然是魔功,必然有它偏颇的地方,非是武林正道。而这些日子以来,鹰刀也发现自练了天魔功之后,越来越难控制自己的心性,许多的想法已经和以前有所不同。就拿芊芊一事来说,换作是从前的自己,就算对芊芊心动,却绝对不会放开心性去和芊芊缠绵,因为那样做会使自己有很深的内疚感,还怕背负上责任。但是今天,几乎是略一犹豫,便放开手脚沉溺其中了。这种转变,很可能是天魔功带给自己的影响。所以,鹰刀对天魔功总是有一个疙瘩,觉得不可练习过深,以免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他既然存在这种想法,自然不能真正做到心无旁婺地专心练习。故而,每次练习天魔功就有艰难的感觉,但在对敌之时,生死系于一线间,鹰刀根本无暇理会这些,当然也不会有幻觉出现了。

  所以,只要抛开对天魔功的成见,全身心的投入进去,就象和敌人对战时一样,不去理会天魔功究竟是正派武功还是邪派魔功,那时练习天魔功就不会有幻觉出现了。

  红豆的一句“只要目标正确,用什么手段都没有关系”,使得鹰刀彻底明白了这个道理。的确,魔功和正派武学一样,都是武功。只要使用得当,魔功一样可以卫道除魔造福武林。同样,正派武学如果用来为非作歹,它一样可以造成危难和灾害。是正还是魔,并不是指得你所用的是什么武功,而是你所作的事是好还是坏。这就是“道心魔心,皆在本心”的真正含义。

  鹰刀既然除去这一个心理障碍,对天魔功的练习自然再也不会排斥,自此天魔功突飞猛进不在话下。这一切完全得益于红豆所说的一句话,这一点是红豆再也料想不到的。她唯一关心的只是如何将傲寒抓在自己的手心不放。

  红豆虚心请教道:“鹰大哥,据你所说,我应该利用哪个男人来引起傲寒哥哥对我的醋意呢?”

  鹰刀眉头一皱,笑嘻嘻道:“我看就麻烦一下李龙阳,龙阳兄吧。也免得他没什么事干。”

  鹰刀此时的笑容就象一头狡猾的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