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二(花溪问剑)

第九章

  作者:香醉忘忧

  鹰刀吃了一惊,匕首的寒气激得鹰刀脖子上暴起一片鸡皮疙瘩,他战战兢兢道:“红豆姑娘,有话好好说。你先把匕首放下,要是一个不小心割伤了我,那就不太好了。”

  红豆眉毛一竖,喝道:“你这个小滑头,我若是不这样做,你就不会老实。你放心,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不伤害你。”

  鹰刀放下心事,笑道:“你早说嘛,吓得人家小心肝扑通扑通地乱跳。有什么问题快说,我这个人没什么别的好处,就是有一副古热心肠,我最喜欢帮助别人解决问题了。”

  红豆笑道:“好。我问你,你是怎么和我傲寒哥哥认识的?”

  鹰刀就知道这小妮子所问的问题和傲寒有关。他轻笑一声,道:“我昨晚上不是说过了吗?我在酒铺里买了一百两银子的女儿红赌票。就在那时,傲寒兄也跟着我买了一百两。”昨天晚上喝酒的时候,他并没有说傲寒是为了杀他,才跟着鹰刀买了一百两银子的赌票。这一次,他详详细细地从傲寒出现说起,两人一同去揽月楼顶喝酒,接着遇到了李龙阳,一直说到在李龙阳住处门口碰到红豆为止,每一个细节都交代的清清楚楚。

  红豆一听,皱眉道:“那么说,你便是这次傲寒哥哥刺杀的目标啦?可为什么傲寒哥哥不但杀你,反而和你成了朋友呢?”

  鹰刀一笑,道:“我们这叫重英雄识英雄,惺惺相惜。哎,我们男人的事,你这个小丫头是不会明白的了。不过,我们约好今天龙舟大赛结束之后再决斗的哦。我们做朋友也不过是做一天的朋友而已。”

  红豆奇道:“你们还要决斗?”

  鹰刀道:“当然了。傲寒兄他是一个杀手,他这一次若是完不成客户交给他的任务,那他在这一行就没有办法再做下去了,‘杀手之王’这个名号也就从他的头上摘掉了。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和我决斗一次。”

  红豆怀疑地看了鹰刀一眼,道:“那你还不跑?以你现在的情况莫说和我傲寒哥哥决斗,就是我也能不费半分力气便割了你的脑袋,你和傲寒哥哥决斗不等于是送死吗?”

  鹰刀豪气逸飞,哈哈一笑道:“我鹰刀平日里虽然偷蒙拐骗无所不为,但我却不是个无信无义之徒。本来在昨天,傲寒兄就可能有机会置我于死地,但他答应了我到今天龙舟大赛结果出来之后才和我动手。若是我趁机逃跑,辜负了傲寒兄对我的信任,如此卑鄙行径岂是我鹰刀所为。”

  红豆欣赏地望着鹰刀,笑道:“看不出,你这个贼眉鼠眼的坏家伙倒还有些气概。”

  鹰刀笑道:“哪里,哪里。比起红豆姑娘你来,我这只不过算是略有气概罢了。和傲寒兄比起来,更是天壤之别。”

  红豆听见鹰刀夸赞傲寒,立时眉花眼笑开心不已,比夸自己还要高兴。她象个二百五似的傻乐了半天,想起自己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那勃发的雄姿,英俊的面容,潇洒的气质,不禁一阵陶醉。想到美处,手轻轻一颤,不小心将鹰刀的脖子割了一道口子。

  鹰刀怪叫一声,吓出一身冷汗,惊叫道:“小心,小心。别乐得太入神了,千万记着,我这颗脑袋还搁在你手里呢!你一高兴不要紧,别把我的脑袋给高兴没了,老实说我还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你手里。”

  红豆此时心情颇好,她对鹰刀连说几句对不起,但匕首却依然架在鹰刀的脖子上。显然这几句对不起只不过是口头表示表示而已,在实质上却无丝毫诚意。

  突然,红豆想到一件事,她皱眉道:“以我对傲寒哥哥的了解,现在你受了伤,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对你动手的。但是,他不对你下手,那他就不能完成他的客户交给他的任务。那对他以后会有很大的影响的。这下该怎么办?”说着,眼光在鹰刀的脑袋上扫来扫去,眼睛露出一种邪邪的神色。

  鹰刀登时觉得自己的头皮麻飕飕的,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浮现在脑海中。

  果然,红豆诡异一笑,道:“我看这样吧,我就辛苦一点,把你这颗臭头割下来送给傲寒哥哥,那样他就不会为了你的事烦恼了。说不定,他会认为我替他解决了麻烦,好好的夸奖我几句呢。”

  鹰刀听得脸都变绿了。这个死丫头,居然为了要得到傲寒的几句夸奖,就要割自己的脑袋,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和傲寒决斗而死,那是英雄之死,此生无憾,但是死在这死丫头手上,那就太冤枉了,绝对是狗熊之死。不,连狗熊都不如。

  鹰刀额上冷汗直冒,大喊一声:“不对!你如果现在杀了我,你不但得不到傲寒兄的夸奖,说不定这辈子都得不到他对你的谅解,你这辈子都别想傲寒兄好好对你了。”

  红豆奇道:“为什么?”

  鹰刀整理了一下自己混乱的思路,道:“你知道傲寒兄为什么这么烦恼和我决斗?因为,在他的内心里是不愿意杀我的,他其实已经将我当作一个好朋友。但是,碍于他自己是一个受雇来杀我的杀手,若是不能完成任务,势必无法对他的客户交代。所以,他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如果,你现在杀了我,在他想来,你杀的并不是他所要杀的目标,而是他的一个好朋友。你想,对于杀害了自己好朋友的凶手来说,你这种行为会取得他的谅解吗?就算他不会为我报仇,但是你这一辈子也别想得到他的原谅了。”

  红豆有些不明白:“你们到最后还不是要决斗吗?你反正也是死,死在我的手里和死在我傲寒哥哥的手里不是一样吗?”

  鹰刀急道:“不一样,当然不一样。虽然我和傲寒兄是朋友,但如果是在决斗之中杀死对方,那是光明正大的比武,死而无怨。因为,在我们的内心里还是尊重对方的。如果,你现在就这么割了我的脑袋,我死都不服气,因为我觉得没有得到起码的尊重。”

  红豆还是不明白:“什么尊重不尊重的。你们男人还真是奇怪

  ,比武死了是光明正大,暗箭伤人便是卑鄙小人。不都是杀人吗?人死都死了,还分什么正当卑鄙?我是搞不懂了,我也不想听你在这里胡说八道,还是快快割了你的脑袋再说。”

  鹰刀迷迷糊糊,觉得红豆所说的也有道理。是呀,人死都死了,还分什么正当卑鄙?正当也是杀人,卑鄙也是杀人,无论正当还是卑鄙,最后造成的结果都是杀了人,死去的不会再活过来,那么再执着于所用的手段是正当还是卑鄙有什么意义呢?鹰刀虽然隐隐觉得弄明白这个问题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好象这个问题对于自己所练习的天魔功有很大的关系,只要弄清楚这个问题,就能扫除习练天魔功上一个很大的障碍。但是此时已经不允许自己再深想这个问题了,因为自己吃饭的家伙就要不保了,再不想办法解决眼前的危机,只怕自己这一生的尽头就是现在了。

  鹰刀脑中灵光一闪,道:“等等!红豆姑娘。我还有话说。”

  红豆皱眉道:“一个大男人这么不干脆,好好的让我割了脑袋岂不干净?哪还有那么多说话。好吧,有什么话就快说吧,本姑娘的耐性有限哦。”

  鹰刀笑道:“这一次,你一定会很有耐性的。我知道,红豆姑娘你做这么多的事都是为了要得到傲寒兄对你的欢心。其实,我有一个方法可以教给你。只要你依我教给你的方法去做,莫说得到傲寒兄对你的欢心,就是你要他将整颗心挖出来给你都行。”

  红豆听到天下间居然有这等好事,不由半信半疑起来道:“我不信,你会有什么办法让傲寒哥哥喜欢我?你不过是在这里瞎吹一气,好哄得我放了你罢了。”

  鹰刀哈哈一笑道:“红豆姑娘,请问你觉得我追女孩的功夫如何?”

  红豆想了一想道:“楚灵姐姐号称邀月公主,乃中原武林中第一美女,连她都愿意嫁给你,我想你一定还有些手段。而且,我看刚才从这里出去的那位姐姐好象对你也很有些意思,我想你们最多也只见过两面而已。看来,你追女孩的手段的确还马马虎虎强差人意。只是我实在不明白,象你这种垃圾,相貌没有相貌,风度没有风度,她们怎么会喜欢你?”

  鹰刀笑道:“这就是了。我的确长得不怎么样,也没什么风度,但为什么她们还是喜欢我呢?因为,我有手段。只要我施展出我的手段,很少有女孩子不喜欢我。你要不要试试?”

  红豆脸一红,心里暗道:“莫非他说的是真的,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女孩子喜欢他。而且,跟他相处时间越长,也越觉得他不再令人那么讨厌了。难道他真的有什么妖法不成?”她想是这么想,但口中却凶巴巴道:“试你的大头鬼!你信不信我把你的头割下来试试当球踢?你废话了这么半天,好象跟我没什么关系吧?”

  鹰刀嘻嘻一笑道:“有关系,其中的关系可大了!其实追女孩和追男孩都是一样的,只不过看你所追的对象是谁,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手段而已。只要你仔细研究所追求的对象的性格和喜好,制定好有效的方针和策略,那追起来就会好办多了。所以,你如果想勇夺傲寒兄的芳心,只要有我这个高手在一旁指导,然后再教你几招实用而有效的招数,那我们的傲寒兄还不是你的掌中之物吗?”

  红豆的一颗心听得砰砰直跳,真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原来,这追男孩子还有这么大的学问啊,难怪自己以前那种死缠烂打的方式连傲寒哥哥的手指都牵不到。看来,这鹰刀果然有几分真才实学,若是有他在身边指点,那傲寒哥哥不就......

  红豆心里一热,有了一种拨开云雾见太阳的感觉。她脸红红的想请教鹰刀追求傲寒的秘诀,却又觉得不大好意思。

  鹰刀见红豆心意已动,知道危险彻底过去。他松了一口气,心里暗暗向傲寒道歉:“对不起了傲寒兄,我这也是为了活命啊。这一次只好牺牲你了,好在你也不会少一块肉,最多是牺牲你一点点色相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