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二(花溪问剑)

第八章

  作者:香醉忘忧

  鹰刀在睡梦中痛醒。他睁开双眼,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一双美丽的眼眸,其中流露出几许焦虑和关切。

  眼睛的主人正是昨晚跳舞时,倒入自己怀中的那名舞姬。

  她见鹰刀醒来,欢快的笑了起来道:“你终于醒了,可把我家主公给吓坏了。”

  鹰刀感觉胸前隐隐作痛,他低头一看,见自己胸前已被人用布带细细缠好,显然伤口已经被处理过了。回想起来,昨夜那少女刺客的那招“夜修罗”的威力真是实在恐怖,若非当时自己体内天魔气突然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恐怕自己已经一命归西了。

  鹰刀默默地运转天魔气,但每到胸口便有些阻滞。看来,“夜修罗”不但击伤了自己的胸口,更破入体内,造成了内伤。

  鹰刀转眼见自己躺在一张华丽的大床之上,整个房间里只有眼前的这个美丽舞姬和自己两人。房内铺设豪华,更有一种淡淡的幽香传入鼻息,正是龙涎香的味道。

  他见那舞姬坐在床边关切的望着自己,薄薄的双唇鲜艳欲滴,不禁回想到昨夜跳舞时,她倒入怀中那柔若无骨,其软如绵的身体,一时间,满脑袋的绮丽幻想涌上来,只觉浑身燥热不安,心跳不已。正好,趁现在屋内没人,不如放出自己温柔手段,来个色诱美女吧,要是错过这个良机,以后后悔可就来不及了。鹰刀想到美处,乐得鼻涕都快打泡了。

  他紧锁眉头,手捂住胸口伤处,闷哼了一声,装作极其痛苦的模样。这一招,果然惹得那舞姬上当,探头过来查看鹰刀的伤势,她轻轻抚着鹰刀的胸口低声问道:“怎么,伤口很疼吗?”

  鹰刀心内大乐,小鱼儿上!了,接下来就要看自己拉!的手段了。他笑了一下,握住那舞姬柔软细腻的小手,轻笑道:“本来是很痛的,但被你一摸,就不痛了。”

  那舞姬醒悟到鹰刀是在骗自己,脸上一红,甩开鹰刀的手娇笑道:“你好坏,故意耍弄人家。”

  鹰刀见她如此娇媚,骨头都快酥了。他赶紧拉住那舞姬的手捏在手心里不放,道:“我哪里坏了,我是真的很痛。但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你,我就觉得浑身懒洋洋的很舒服,伤口一点也不痛了。好妹妹,你才是我的灵丹妙药。以后我也不怕受伤了,只要把你带在我身边,无论什么伤你都能够治好。”

  那舞姬笑着轻打他一记,道:“我就知道你这人油腔滑调的不是好人,一张嘴哄起女孩来甜得很。你想要我相信你的说话吗?鬼才信你。”

  鹰刀哈哈笑道:“鬼信不信我没关系,但是你不信我就让我伤心了。我鹰刀泡妞来来去去就这么一招,现在你不吃这一套,我还有什么戏唱?对了,还没问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那舞姬见他说得有趣,便也笑道:“你问我的名字干什么?”

  鹰刀故意哀叹一声道:“想我鹰刀凭借着这招泡妞绝招纵横情场十几年,还没有一个不吃这一套的。没想到,居然被你识破了我的伎俩。所以我要打听你的名字,将她记在心里,时刻提醒自己要努力学习泡妞技巧,提高自己的泡妞技术,要一洗今天你带给我的耻辱。”

  那舞姬听得咯咯乱笑,她眼睛一转,笑道:“你要知道我的名字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的名字比较难听,我怕你不喜欢。”

  鹰刀道:“怎么会?象妹妹这么漂亮的女孩,一定会有一个既高贵又大方的名字。你就告诉我吧。”

  那舞姬笑道:“好。我的名字叫──土豆!”

  鹰刀听她在拖了半天的音后面居然迸出“土豆”两个字,不禁一楞。这是什么狗屁名字?什么不好叫要叫土豆?没想到李龙阳这人看上去漂漂亮亮,好象很有学问的样子,居然连手下舞姬的名字都取不好,起码取个“淑芬”“美丽”“富贵”“旺财”什么的也好些。鹰刀支吾了半天,无奈先前说的过满,只得应道:“好!果然是好名字!这土豆好就好在它是土豆,而不是西瓜,也不是茄子。土豆妹妹,土豆妹妹,听起来多顺耳!好。”

  那舞姬听鹰刀别别扭扭地大声赞好,再也撑不住,笑倒在鹰刀怀中。

  鹰刀当然知道她是在逗自己玩了。他揽着那舞姬的腰笑道:“ 你叫土豆妹妹,我便是西瓜哥哥了。土豆妹妹西瓜哥哥,我们正好凑成一对。”

  那舞姬吃吃笑道:“你不是西瓜哥哥,你是傻瓜哥哥!”

  鹰刀笑道:“对,对,我本来是西瓜哥哥,但一碰到你土豆妹妹我就变成傻瓜哥哥了。”

  那舞姬突然不笑了。她用双手圈住鹰刀的脖子,一双淡如秋水的大眼睛凝视着鹰刀,眼眶中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轻雾,终于化为泪水流了下来。她低声叹道:“鹰公子,今天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日子。我知道,在你一生之中,象我这种女孩子你经过了许多,但是对于我来说,今天我所得到的快乐也许以后再也不会有了。所以,我真的希望你能够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芊芊。”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带泪凄然一笑,接着道:“其实公子追女孩子的手段真的是很高,轻轻松松便让人神魂颠倒,意乱情迷。我还是没有能够逃脱啊。”说毕,身躯微微颤抖地吻住鹰刀,仿佛要用自己生命中全部的力量倾注在这深深一吻之中。

  鹰刀搂住芊芊柔软的身躯,心中一片迷茫。难道自己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会有一种深深的内疚感?自己不负责任地挑动了芊芊的感情,却又不能带给她她应该享有的东西,这对于她来说是一种多么大的伤害啊。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做?

  就在鹰刀在理智的边缘徘徊之时,体内天魔气却好象受到芊芊带给鹰刀的情欲的牵引,在身体内鼓动欢欣。鹰刀仿佛听到一个诱惑的声音不停地对他说:“男欢女爱,人之常情。只要自己喜欢,又有什么不能去做的呢?你现在需要做的是对芊芊的回应,让她感觉到她并不是孤单的,你要满足她的渴望。至于以后的事就留到以后再说吧。快,去拥抱她,去安慰她,去吧,去吧。。。。。。”

  随着那个声音越来越响,鹰刀的脑海中有一根弦突然“!”地一声断了,他久守心田的理智也随着那根弦的绷断而溃散。他的双手一紧,疯狂地回应着芊芊的热吻。渐渐地,他火热的嘴唇滑过芊芊的唇际,滑过她洁嫩的耳垂,滑过她修长优美的细颈而下。

  芊芊迷乱地紧搂住鹰刀,一颗心象飘在云端一般,心中的欢喜无法抑制地爆炸开来。她的身体越来越热,也越来越软,细细地娇喘声传入鹰刀的耳中,更加刺激了鹰刀的疯狂。鹰刀摸索着解开芊芊的衣扣,大手轻轻滑入衣内。

  鹰刀粗糙的大手抚摩在芊芊细嫩光滑的肌肤之上,带来一阵阵的酥麻,刺激得芊芊颤抖起来。她只觉得自己的体内所有的血液都在沸腾,每一寸肌肤都在欢唱,自己的灵魂在快乐的哭泣。

  终于,芊芊忍受不住情欲的煎熬,牙齿轻咬着鹰刀的耳朵,她渴望着鹰刀能更进一步,带着她一同进入更美的世界。她媚眼如丝,娇喘着低声轻唤鹰刀:“公子。。。。。。公子。。。。。。。”

  罗衫半解,芊芊白若凝脂的肌肤缓缓呈现在鹰刀的眼前。

  正在这时,房门一脚被人踢开,一个人影跑进房内。

  鹰刀和芊芊登时从情欲中清醒过来。两人急速分开,芊芊更是躲到床后又羞又急地整理衣物。

  这个莽莽撞撞,毫无礼貌,打破鹰刀好梦的人正是红豆。

  只见她眼睛滴溜溜地在鹰刀和芊芊身上乱转,看得芊芊涨红了脸,真想一头钻到地底下。

  红豆看见芊芊衣衫不整,发髻散乱,羞红的脸颊,隐隐感觉到了什么。她腾地一下,也红了脸。羞怒之下,一把抓住鹰刀将他拖下床来一顿暴打,口中嚷道:“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没想到居然还欺负女孩子!这位姐姐,你不要怕,我把他抓住了,你来打他一顿出气。这个死淫贼,就算杀了他也不要紧,有我红豆在这里,谁也不敢怪你!”

  芊芊见红豆误会鹰刀在调戏自己,急忙扑上前去抱住鹰刀阻止红豆继续对鹰刀的毒打。她急道:“红豆小姐,你误会了。鹰公子他没有欺负我,我们是在。。。。。。我们。。。。。。。”话说到这里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脸更是羞得象晚霞一般作血红之色。

  鹰刀被红豆不分青红皂白地暴打一顿,到现在才反应过来是红豆误会自己调戏芊芊,登时气不打一处来,他捂着鼻青脸肿的面颊怒道:“也不问清楚就胡乱打人,我和你有仇吗?没有吧。真是的,把我的脸打成这样。芊芊,扶我上床。还有,请这位红豆小姐出去,我要休息了。”

  芊芊答应一声,温柔地将鹰刀扶上床去,看着鹰刀青一块紫一块的脸颊,内心着实心痛。

  红豆这才知道自己错怪了鹰刀,她讪讪地站在一旁很是不好意思,待要向鹰刀道歉,又觉得自己的出发点并没有错,完全没有必要道歉。

  鹰刀眼睛一瞥,见红豆还没有走,便道:“红豆姑娘,我要休息了,你怎么还不走?”

  红豆哦了一声,刚跨出两步,想起来到鹰刀房内的目的,又转回身来,她对着芊芊说道:“这位姐姐,我有一点小事要和鹰公子商量一下,能不能请你出去一下?”

  芊芊一惊,看看鹰刀又看看红豆,疑惑道:“你。。。。。。?”

  红豆会意,知道芊芊怕自己再伤害鹰刀,便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再打他了。象他这种垃圾,我打他都怕脏了自己的手。”

  芊芊回头看着鹰刀,鹰刀拉过她的手,在她手上轻捏一把,低声笑道:“没事的。她不会对我怎么样。你也知道了,我对男人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对女人嘛,我总是会有办法应付的。”

  芊芊顿时放下心来,轻笑着轻打他一记,道声小心,便慢慢走出房去,并顺手带上房门。

  鹰刀看着芊芊轻盈灵动的身躯一扭一扭地走出房去,心里一阵叹息。要不是眼前这个讨厌的死丫头冲进来,只怕现在已经和芊芊两人同鸳好梦,春梦了无痕了。现在倒好,春梦了无痕是别想了,脸上倒平添了许多伤痕。

  他一想起来便有气,瞪了红豆一眼,道:“有什么事赶快说,我这里可是男人的房间,你老是呆在我的房内,传扬出去只怕有损于我的清誉。”

  红豆听了却不以为意。她嘿嘿一笑,看着鹰刀不说话。

  鹰刀被她看得心里直发毛,胆战心惊道:“红豆姑娘,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笑得这么无良?你不会想打我什么坏主意吧,我身上可没有什么钱了。”

  红豆一阵冷笑,猛得抽出一柄匕首架在鹰刀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