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二(花溪问剑)

第七章

  作者:香醉忘忧

  红豆很可怜地望着傲寒,凄然泪下:“傲寒哥哥,你为什么说这样的话,难道你真的这么讨厌我么?你说,我比起那些妖里妖气的舞女有哪些地方差?我没有她们漂亮还是身材不如她们?”

  虽然红豆一副可怜兮兮地模样,可傲寒丝毫不为所动,他苦着脸道:“我也没有说你比她们差了,只是有些时候男人也需要一点点喘息的空间的,你这样粘在我身边,有些时候真的不是很方便的啦。”

  鹰刀在一旁偷笑道:“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很方便,很方便。本来我就觉得和傲寒这个大男人喝酒没什么意思,自从红豆姑娘来了之后,我才慢慢觉得这酒喝起来才有味道了。哈哈,龙阳兄,你说我说的对吗?”

  李龙阳也笑道:“鹰兄说的有理。小弟这些舞姬如何可以和红豆姑娘你相提并论呢?红豆姑娘国色天香沈鱼落雁,傲寒兄,你真是艳福不浅,小弟我真是羡慕啊。”

  傲寒被鹰刀和李龙阳两人气得七孔生烟,唉,真是误交损友啊。这两个人,自己在一旁快活也就罢了,还非得看人在边上受苦才觉得有意思,这个世界还真是灰暗,人性还真是丑陋啊。

  红豆听鹰刀和李龙阳二人如此说道,原先泫然欲泣的表情立时雨过天晴满脸放光,其转换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只见她乐道: “傲寒哥哥,这两个坏东西都没有说我在你身边不方便,你自然就更不会说了,对吧?而且,我看这两人,一个妖里妖气的,另一个贼眉鼠眼,看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和他们在一起我也不放心,所以我要替你盯着他们,以免你被他们给骗了。”

  傲寒哭丧着脸,不愿意再理会她,转头说道:“龙阳兄,你既然如此羡慕小弟,我们换换座位如何?你也来品尝品尝小弟如座针毡的滋味。”

  李龙阳吓了一跳,咳嗽一声顾左右而言他:“傲寒兄,鹰兄,你我三人能在今夜一聚,实属有缘。却不知两位日后有何打算?若是无事,明日一同去观赏龙舟大赛如何?”

  鹰刀笑道:“龙舟大赛自然是要去看的。我和傲寒兄还下了注在‘女儿红’身上,不去看看怎么行?”

  李龙阳笑道:“原来两位不但喜好壶中之物,居然对博彩也有兴趣。只是不知那‘女儿红’是哪支参赛队伍?两位老兄对它如此看好?”

  鹰刀气道:“什么看好!我是一时稀里糊涂地买了一只冷门,谁知居然累得傲寒兄也陪着我送钱。”于是,将自己误会女儿红是酒的事说了出来。

  红豆在一旁听了鹰刀的述说,笑得快直不起腰来,道:“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人长得比较笨,谁知道原来真的是个笨蛋。”

  鹰刀不服道:“我是笨蛋我承认,但傲寒兄不也跟着我买了女儿红吗?这么一来,岂非是说傲寒兄也是个笨蛋?”

  红豆一楞,她可不知道傲寒为什么也会买女儿红,但她如何肯承认自己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也和鹰刀这种满脑袋浆糊的人一样是个笨蛋呢。她头一歪,强辩道:“非也非也,我傲寒哥哥那是战略投资,跟你这种乱七八糟胡乱下注又怎么会一样?”

  鹰刀被她说的哑口无言,同样是买得女儿红,在傲寒那儿是战略投资,到自己身上便是乱七八糟胡乱下注。红豆这种奇怪的逻辑还真是令人难以承受啊,难道这就是所谓恋爱中女人的逻辑?只要是对自己心上人有利的就可以将黑的说成是白的?

  傲寒见鹰刀一脸忿忿不平的模样不禁笑道:“对极,对极。红豆说的果然不错,我这叫战略投资,鹰兄你是胡乱下注!哈哈!”

  李龙阳突然诡异一笑道:“无论是战略投资也好,胡乱下注也好,我相信两位的决定一定会换来丰厚的回报的。”

  鹰刀大是奇怪,明明是一匹死驴子,李龙阳却非要说是匹千里马。莫非他知道什么内幕不成?待要深究,李龙阳却避而不答,含糊其事,鹰刀也无可奈何。

  酒过三巡,鹰刀已略有醉意,便告个罪,出得厅来透透风。

  他刚走到院子里,却见到一个婀娜的身影背向着他立在园中,她低着头一副落寞的神情,看她的装束好象是方才献舞的舞姬。

  鹰刀心里一热,这种泡妞良机如何可以放过?他走上前去轻笑道:“漫漫长夜,无心睡眠。小姐如此寂寞,待我来陪你说说话,解解闷可好?”说毕,手便往那舞姬肩上搭去。

  他的手刚粘到那舞姬的肩膀,她已向鹰刀怀中倒过来。鹰刀一楞,这也太性急了些,自己的情绪还没有调整好呢,她便急着要投怀送抱了。

  但随即就觉得不对,怀中玉人闭着双眼,毫无知觉,显然是被人点了穴道。

  正在惊疑间,心中警兆忽现。体内的天魔气有所感应,带动自己向地上扑去。可敌人来势太快,左后肩已被她发出的剑气削去了一块肉。

  凭着感应,鹰刀知道暗算自己一招的正是苏小小的师妹。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没有现身,使得自己以为已经将她甩掉。谁知,此人居然如此神通广大,自己一上岸便被她找到了。

  鹰刀放开手中的舞姬,抽刀连舞,挡开她后续攻来的几剑,然后急退几步,换得一丝喘息之机。

  他放眼望去,一张金色面具呈现在眼前。鹰刀凝神戒备,不敢有丝毫大意,虽然左肩的伤口鲜血不停地往下流,他却抽不出空来点穴止血。因为,眼前这个美丽的杀手可不同于傲寒这么容易商量,她可不会斯斯文文的和你比武定胜负,只要有一丝放松,就会死在她的手上。

  鹰刀长笑一声,道:“你是不是喜欢我啊?老是追着我不放。我只不过是抱抱别的女孩罢了,你也不用气得用剑砍我啊?”

  那少女刺客听他说得好象是自己在和别人争风吃醋一般,肺都快气炸了。她怒道:“你在胡说些什么?”手中的剑更是毫不留情地向鹰刀刺去。

  鹰刀连架两剑,依然凭着天魔气对敌人剑势的超强感应,险险地躲开她的招式笼罩范围。他虽然躲得狼狈不堪,却也知道只要依照感觉行动,这少女刺客是拿他没什么办法的。而且,这半个月来,自己对天魔气的修炼也有进步,防守起来已经没有第一次和她对上时那么困难了。

  鹰刀狼狈归狼狈,口舌的便宜却是死也要占的:“终于肯开口说话了。哎呀,这么动听的声音,真是听得我骨头酥酥的。就算是骂人也跟唱歌似的。我看我们还是不要打了,大家坐下来赏赏月,聊聊天,一起研究一下关于爱情的问题不挺好吗?”

  那少女刺客气急反笑,只见她一剑逼退鹰刀,仰头看了看天上明月,左手屈指作拈花手势,右手慢慢举剑过顶,冷笑道:“鹰刀,你去和女鬼一起研究关于爱情的问题吧!”

  她木然盯着鹰刀,口中念念有词。突然她娇喝一声,头发无风自动直直地四散开来,双眼渐渐蒙上一层妖艳的紫色。随着她眼中紫色越来越浓,她手中的长剑的寒芒也越来越亮,到后来已然如同一盏耀眼的明灯般光亮。而四周的温度也似是急遽下降,现在已是初夏时分了,但在她身周的空气中竟然凝结了一层薄薄地轻雾,将她整个身形笼罩其中。这一幕奇景越发显得她更象一个从地狱中走出来的魔女。

  鹰刀眼见这幕奇异的景象,不禁目瞪口呆。心里提醒自己危险已近,应该快些逃离此地,但双脚却一步也迈不开,只是傻傻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那少女刺客蓄势已毕,身体渐渐凌空浮了起来。她用双手握住剑柄,口中叫道:“鹰刀,接我这招──夜修罗!”

  一道绚丽的光芒自她的剑尖直劈而下,攻向鹰刀。

  鹰刀看着那道剑光迅捷地劈向自己,只觉得四周的空气猛然被她的剑气逼开,呼吸急顿。而那道剑光好象并非是虚体,其中所蕴涵的力道胜过千斤,重重的向自己挤压过来。毫无疑问,若是被它击中,自己能活着的机会微乎其微。

  鹰刀知道,若是此时转身逃跑,必然会牵动这式“夜修罗”的后招连绵不绝地全面追击自己,自己的轻功再好也跑不过那道剑光。到那时,必然难逃劫数。

  鹰刀还没有想好应该怎么办时,体内天魔气受“夜修罗”的刺激,勃然而发,在身体中以从没有过的速度运转起来。这次天魔气的运转速度比起上次在天魔宫禁地走火之时还要快上一倍有余。刹那间,鹰刀受体内天魔气的冲击,神智渐失,眼中流露出疯狂之意,心中战意狂飙。

  他大喝一声,跃上半空,只觉得自己身体中的某些东西和整个天地宇宙结合了起来,天魔气被这种东西催发到一个自己的身体再也无法承受的境地,若再不将体内的天魔气发泄出去,只怕还没有被那少女刺客的这一招“夜修罗”劈死,就已经被不断膨胀的天魔气给涨死了。

  鹰刀终于承受不住体内天魔气的催逼,噗地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而天魔气也似乎找到通道,沿着鹰刀手臂经脉喷薄而出。鹰刀大喜,手中大夏龙雀刀挟着雄浑霸道的天魔气奋力下击,恰恰和已奔袭到面前的“夜修罗”剑气相交。

  一声巨响在鹰刀身前爆开。天魔气和“夜修罗”气劲相交所产生的巨大震力登时将鹰刀远远的向后抛飞。但显然天魔气并没有完全挡住“夜修罗”的进击,仍然有一小缕剑风透过天魔气的阻截而击中鹰刀。

  鹰刀大叫一声,胸口鲜血飞迸,如一只脱线风筝一般跌落在草丛中。

  那少女刺客也不好受,天魔气和“夜修罗”相交的气劲余波也将她震得胸口微痛,受了一点内伤。她在讶异于鹰刀强烈的天魔气气劲之余,飞身向前想要对鹰刀作出致命一击,却听得远处几声呼喝:“什么人?”

  她放眼望去,见到几个身影迅速地向这边奔来,从飞行的速度看来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武功不在自己之下。

  她黛眉微皱,轻叹一声,飘身远遁而去,消失在夜幕之中。

  鹰刀颤颤巍巍从草丛中爬了起,见到远处傲寒和李龙阳急速飞奔而来,而先前还对自己施出致命杀招“夜修罗”的少女刺客已经消失。心内不由一宽,再也支持不住,一跤扑倒在地就此晕了过去。在晕过去之前的唯一念头便是:“还好,这次总算还没有去和女鬼研究关于爱情的问题,真是万幸!不过看来等会儿要先研究一下自己受伤严不严重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