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二(花溪问剑)

第六章

  作者:香醉忘忧

  鹰刀将手中的酒坛扔给李龙阳笑道:“在下鹰刀,这位是傲寒兄。我们二人在此饮酒作乐,不想竟然惊动了李兄。”

  李龙阳接过酒坛喝了一口,皱眉道:“两位兄台如此英雄人物怎可以饮此劣酒?”

  鹰刀笑道:“莫非李兄还有更好的酒吗?”

  李龙阳微微一笑:“小弟住处恰好有一坛藏了六十年的极品汾酒,若两位兄台不弃,还请不辞辛苦,移驾去我住处一聚,大家也好一起喝个痛快。”

  鹰刀和傲寒对视一笑,道:“有此好酒,就算李兄不请我们去,我们爬也是要爬去喝上几口的。”

  李龙阳抚掌大笑:“看来大家都是好酒之人,真是相见恨晚,既然如此,小弟在前引路。”说毕,带头跃下楼去。

  鹰刀和傲寒二人紧随在李龙阳身后而去。

  三人东折西转,来到一处大宅门前。只见这宅子气势恢弘,雕梁画栋,显然是个大富之家。

  鹰刀和傲寒二人早先见这李龙阳的服饰华丽,一举一动颇具气势,早知此人绝非寻常江湖人士,现在见到这间豪华的房子自然不会觉得奇怪。

  李龙阳开口道:“这房子只是我暂住之处,其中设施颇为简陋,不足以招待两位贵客,简慢之处,还请两位包涵。”

  鹰刀暗道:“这么大的房子还说什么简陋?这小子看来十分有钱,有机会向他借点来花花,他应该不会拒绝吧。”

  鹰刀在一边想着肮脏的主意,傲寒却已开口道:“李兄客气了,只要有好酒喝,哪还管他房子如何?”

  李龙阳哈哈一笑,拍了两下手掌。只见大门徐徐开启,四位俏丽的俾女手提着灯笼鱼贯而出,分站在大门两旁迎客。

  三人正要进去,却听到远处一声娇呼:“傲寒哥哥,傲寒哥哥,我总算找到你了。”一道人影电射而至。

  傲寒本来微笑的脸庞在听到声音之后,笑容顿时凝固,脸色发绿如同见到鬼一般,两眼左看右看,一副准备脚底抹油溜之大吉的模样。

  鹰刀大奇,一把抓住傲寒的衣裳道:“傲寒兄,这人是什么来头,有我和李兄在此,你又何须如此怕她?”

  傲寒叹了口气道:“唉,一言难尽,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现在我既然被她追到,一时半会是脱不了身了。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我都跑到江南来了,还是会被她找到?”

  这时,那人已经来到身前,她兴奋地拉着傲寒笑道:“傲寒哥哥,找你可真是不容易啊。你出来都有半年了还没有回去,我心里担心得很,就出来找你了。啊?对不起,这两位是你的朋友吗?我光顾着和你说话,忘了跟他们打招呼了。你们好,我叫红豆,是傲寒哥哥的未婚妻。”

  傲寒一听,脸上象被人踩了一脚一样,急得青筋急爆,他结结巴巴道:“什。。。。。。什么未婚妻,你不要胡说。我可没有什么未婚妻,就算有,也不会是你。”

  红豆听了也不生气,只是用满含深情地目光注视着傲寒道:“ 没关系,就算现在不是,总有一天你会被我感动的。你放心,除了你,无论是谁,我也不会嫁给他的。”

  傲寒嘟囔道:“就是这样我才不放心,你嫁给谁都没关系,只要别缠着我就好了。”

  红豆只当没听见这句话,她紧紧挽住傲寒的手道:“傲寒哥哥,你还没介绍你的朋友给我认识呢!作为你的未婚妻,多认识几个你的朋友也是很重要的事。”

  鹰刀渐渐明白到傲寒为什么这么怕红豆了。无论是哪个男人,要是遇到这么一位死缠烂打紧咬不放的女孩子都是会感到头痛的。尽管这位叫红豆的女孩横看竖看都是个毫不逊色于思楚和楚灵两人的绝色美女,但以鹰刀这种只要是美女便兴趣高昂的人物见到红豆都有一种想要转身逃跑的念头,何况是傲寒?

  鹰刀战战兢兢刚想做自我介绍,却见到红豆手指着李龙阳叫道:“啊?难怪傲寒哥哥不喜欢见到我,原来有你这个女扮男装的怪物和他在一起!”

  这一次,连鹰刀的脸都发绿了,这位红豆姑娘还真是不一般啊,真不知道她的脑袋是用什么做的。傲寒重重地摔开红豆的手,怒道:“你在胡说些什么?”他转头向李龙阳道歉:“对不起,小孩子胡说八道,还望龙阳兄海涵。”

  李龙阳哈哈一笑,道:“红豆姑娘天真烂漫,小弟又怎么会怪她呢?再说,小弟被人如此误会也不是第一次,早已经习惯了。”

  红豆这才知道李龙阳居然是个男人,她不由赞叹道:“象你这么漂亮的男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过,漂亮是漂亮,就是脂粉气重了些,哪里有我傲寒哥哥这么英俊潇洒呢?对了,那鬼鬼祟祟躲在你身边的又是谁?”

  鹰刀无奈之下只得从李龙阳身后钻了出来叹道:“我叫鹰刀,在江湖上只是个无名小卒。”

  红豆笑道:“以你的形象能和我傲寒哥哥在一起,的确是差了一点。不过,鹰刀这个名字我好象在哪里听说过。怎么一时记不起来了呢?”

  傲寒实在懒得说她,只得向鹰刀示意,报以歉意。鹰刀了解地向傲寒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换了是他,只怕早已逃之夭夭了,傲寒能够忍受到现在,而且丝毫不见神经错乱的征兆,这一手养气的功夫实在是让人望尘莫及,有空的时候还要向他请教一下。

  李龙阳笑笑,示意大家随他进去。鹰刀和傲寒二人如蒙大赦,急忙跟在李龙阳身后。红豆也不甘人后,紧紧拉住傲寒的袖子随着大家一起进入房内。只是她的口中依然念念有词:“鹰刀?鹰刀?到底在什么地方听说过呢?怎么就是想不起来呢?”

  众人随着李龙阳穿过一条长廊,来到一座偏厅分宾主坐下。李龙阳坐在上首,鹰刀和傲寒分坐左右,三人各占一张长桌,桌上放有几碟精美的菜肴。至于红豆,李龙阳本来在傲寒下边另置一席,但红豆却说太过麻烦,还是和她的傲寒哥哥挤一挤好了。傲寒无奈,只得眼睁睁地看着红豆笑嘻嘻地坐在身旁,但心内痛苦看一看他翻着的白眼便可知道。

  李龙阳命人倒上酒来,但闻酒香四溢,确是上好的极品佳酿。鹰刀一口喝尽杯中美酒闭目叹道:“果然是好酒!龙阳兄,鹰某一生之中饮酒无数,但觉今晚这汾酒才是真正的好酒,闻去酒香扑鼻,饮之其软如绵,但下肚之后却好似一股烈火在燃烧,令人回味无穷啊。”

  李龙阳笑道:“能得到鹰兄如此赞誉,小弟。。。。。。”他话未说完,红豆突然大声叫道:“我想起来了,你就是楚灵姐姐的未婚夫。我说我怎么会听过你的名字呢。不过,象楚灵姐姐那么漂亮的人怎么会喜欢上你这种人呢?难道,还有另一个叫鹰刀的?你们只不过是同名同姓而已,或者,你这个鹰刀根本就是个冒牌的。”

  傲寒听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有猛往自己嘴里倒酒。他真希望就此喝醉不醒,也好过坐在这里听红豆胡说八道。照此下去,再顽强的神经也会崩溃的。

  鹰刀委屈道:“红豆姑娘,你这么说真是太伤我的自尊心了。我鹰刀虽然算不上什么美男子,在姑娘眼中更是不值一文,但却也没有想过去冒充什么人。”

  红豆杏眼一瞪道:“我又没有说你这个鹰刀一定是个冒牌的,只不过有些怀疑而已,你不用这么着急吧。”

  鹰刀用酒杯遮住自己的脸,道:“是,是。是我太急了些。” 也是猛喝两杯酒,他发觉和红豆争辩无疑是自讨苦吃。

  李龙阳见此,忙咳嗽一声道:“干喝酒没有什么意思。小弟家中有一批舞姬,这次也随我南下游玩。不如就叫她们出来跳几支舞给大家助助兴如何?”

  鹰刀忙鼓掌叫好。傲寒更是感动得快掉下泪来,若是再没有什么事能分一分心,只怕自己当真要疯掉了。

  音乐响起,六个脸蒙面纱的舞姬在厅中翩翩起舞。只见她们身姿曼妙,身体随着音乐的节拍轻柔舞动,女体所有的美丽都被呈现出来。她们的一转体,一扭腰,一举手,一投足浑然天成,妖艳动人,却又不带丝毫媚俗之气。

  过了一会儿,音乐又变,好似一个少女怀春,向自己的情郎柔柔地诉说自己的心事,害羞之中略带狂野。而舞姬们却几个急旋,身上轻纱渐褪,只剩下贴身的内衣。在身体的扭动之中,妩媚的眼神轻飘飘的抛向四座,大胆狂放令人心跳不已。

  鹰刀坐在那儿,看得两颗眼睛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毫不掩饰自己急色的模样。而红豆却低声叫道:“什么嘛!跳这种儿童不宜的东西。傲寒哥哥,这两个人不是好人,你看那鹰刀,看得口水都快流下来了。我们还是走罢。傲寒哥哥,为什么你的眼睛也瞪得那么大?你可不能跟着他们学坏哦!”

  傲寒现在最希望做的一件事是一脚将红豆踢出门外,也好让自己清净清净。

  这时,领舞的舞姬突然一个旋身,倒在鹰刀的怀中。鹰刀哈哈一笑,掀起她的面纱,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两只手更是在她身上一阵乱捏,大占便宜。

  那舞姬脸泛潮红,举起酒杯喝了一小口,搂住鹰刀的脖子,檀口轻启向鹰刀吻去。两唇相接,那舞姬将口中的酒徐徐渡了过来。鹰刀哪肯轻易放过,直吻得那舞姬浑身酸软,墉懒无力这才让她站起身来。

  见了这一幕,傲寒惟有哀叹自己命苦,为什么自己身边坐着的是一个讨厌鬼?有红豆虎视耽耽地坐在一旁,又有哪个人会上来投怀送抱呢?他只有低头猛灌,否则真怕自己会真的出脚去踢红豆出门。他觉得自己的精神正在受着极大的折磨。

  而红豆却坐在傲寒一旁,两眼放光时刻注意着厅内舞姬的一举一动。心里打定主意,只要有一个舞姬敢靠近她的傲寒哥哥,就将她的脸蛋打成烂柿子。另一面却深庆自己在他们进来之前就遇到了傲寒,否则自己心目中的完美男子只怕就会遭到眼前这些女人的玷污了。

  终于,一曲已毕,众舞姬缓缓退出大厅,而方才倒在鹰刀怀中的那名舞姬更是朝着鹰刀妩媚一笑,才转身退出。

  李龙阳对着鹰刀暧昧笑道:“鹰兄,酒味如何?”

  鹰刀哈哈笑道:“好极,好极。只是如此好酒唯有鹰某一人品尝,对傲寒兄未免有些不公平。”

  李龙阳笑道:“傲寒兄自有佳人陪坐一旁,小弟区区几个舞姬如何能及?”

  傲寒哀叹道:“我已身陷如此惨境,你们还要取笑于我,真是不让我活了。”

  李龙阳和鹰刀二人对视一眼,抚掌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