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二(花溪问剑)

第四章

  作者:香醉忘忧

  鹰刀手提着酒壶如鱼得水地挤在人群中。越是人多的地方他越喜欢钻进去,若是一不小心被他挤进女孩堆中,更是乐不可支的蹭蹭碰碰,大呼快活。即便是遭到女孩们无情的白眼,他也毫不在意,一副猪哥嘴脸。

  鹰刀很是奇怪为何今日九江城内如此热闹,向人打听之下才知道,原来明日恰是端午节,九江每年到了端午便会举行龙舟大赛。这龙舟大赛由官方出面组织,凡九江附近的居民都可组队参赛,夺魁的队伍可获得五千两银子的奖金。所以,九江的龙舟大赛向来是这一带地方上每年一度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近几年来,由于九江龙舟大赛的规模大,奖金额度高,声名已渐渐流传在外,就是一些外省的龙舟队也不远千里赶来参赛。这一下,无疑使得九江龙舟大赛更具吸引力。而暗地里,九江城内的赌档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都会为参加龙舟大赛的各支队伍开出不同的赔率,以此吸引赌徒对冠军队伍下注。所以,每到了端午节,笑得最开心的就是这些赌场的老板了,他们才是真正的大赢家。

  鹰刀听到居然有这么有趣的事,如何肯不看个明白就走?于是,他匆匆赶回江边,和船老大打声招呼,说等龙舟大赛完了再走。

  船老大本来很不乐意,但禁不住自己爱瞧热闹的老婆怂恿再三,而且鹰刀也愿意多出十两银子,最后也就同意了。

  鹰刀见他答应,这才又回头入城。

  此时,天色已晚,但因为明天就是举行龙舟大赛的正日子,所以九江城内依然人群涌动,络绎不绝,大都是外地赶来观看龙舟大赛的游人。而城内大街两旁的酒家店铺更是灯火通明热闹非凡,毕竟不是每天都会有这许多人来九江的,若不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发一笔小财,那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鹰刀随意跨进一家酒铺一看,见不但大堂之内座无虚席,连柜台边都挤满了人。只听得他们纷纷叫嚷:“给我来一壶状元红!”

  “给我来三壶状元红!”

  “来一壶竹叶青!”

  “来五壶老白干!”

  鹰刀听了大奇,天下间居然有如此生意好的酒铺,真是难得一见,莫非此店的酒当真好得不得了?这可要好好尝一尝了。他抬头一看,见墙上悬挂着七八面小牌子,上面写着如“老白干一文”, “黄酒三文”,“状元红五文”等等,最后一面牌子上写着“女儿红七十文”。

  鹰刀暗想,既然要喝酒,那就要喝最好的。这店里的招牌上唯有这“女儿红”最贵,反正自己怀中的银子还有许多,不如先喝它个几壶再说,看看这店铺里的酒是不是果真有那么好。

  于是,他挤上前去大喊一声:“给我来两壶女儿红!”

  他的话音刚落,围在柜台前的人纷纷静下声来,一起转头看着鹰刀,人人神情奇怪,仿佛看见了一个怪物一般。

  鹰刀见他们神色怪异地看着自己,有点莫名其妙起来。莫非他们没见过长得象自己这么帅的男人?心内窃喜之下,更是昂首挺胸,以自认为最最潇洒的姿势走到柜台前。

  那掌柜的也是一副惊异的模样,低声问道:“这位客官,你真的要两壶女儿红?”他将“女儿红”三个字咬得特别重。

  鹰刀笑道:“不错,我是要两壶女儿红!”

  那掌柜的惟恐自己听错,又确认了一遍:“女儿红?”

  鹰刀怒道:“没错!女儿红,你听清楚了!难道你怕我没钱给吗?”

  那掌柜的忙大声吆喝一声:“来两壶女儿红!”说着从柜台内扔出两张纸,每张纸上均标明“女儿红一壶”等字样。

  鹰刀接过纸张有些奇怪,难道还要拿着这纸张到别处去领酒?他眉头一皱,正要开口问那掌柜的到哪里取酒,却听那掌柜的说道:“这位客官,谢谢承惠纹银一百两?”

  鹰刀吃了一惊,这两壶酒要一百两银子?奇道:“掌柜的,你这墙上的牌子上不是明明写着“女儿红七十文”吗?可没说是五十两啊!莫非你以为我不识字?”

  鹰刀话语刚落,周围人群全都爆笑开来。鹰刀这才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误会了。他细细向人打听,才知道,原来这里并非是在卖酒,而是博彩明天龙舟大赛的一个投注站。那牌子上写的正是龙舟大赛的各参赛队伍的赔率。如“老白干一文”说的是白队的赔率是一赔一,而“女儿红七十文”却是一赔七十。一“壶”代表一注,每注的筹码是纹银五十两。鹰刀要两壶,自然是一百两了。之所以要这么做,那是因为官方明文规定不得以龙舟大赛来博彩,而九江城内的各大赌场却又不愿放弃这种发财的机会,所以才想了这么一个变通的办法来。鹰刀初来乍到,当然不会知道其中有这些玄机。

  那掌柜的冷冷地看着鹰刀道:“这位客官,请问你这两壶女儿红还要不要啦?若是不要,还请将你手中的赌票还给我,等站在一旁打听清楚了再下注不迟。”

  鹰刀知道事情原委之后,本想退回手中的“女儿红”,毕竟能开出这么高赔率的队伍毫无疑问是最不具夺冠希望的鱼腩,但听那掌柜如此冷嘲热讽的说话,便气不打一处来,不由瞪眼怒道:“怎么?以为小爷我没钱吗?不就是一百两银子吗?给你!”说毕从怀中取出一百两银票掷在桌上,转身挤出人群。只是那走出来的姿势却颇有古人荆轲“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古风,通红着双眼,脸上满是悲壮之色。

  甫一走出人群,鹰刀的脸立时改了颜色,捶胸顿足懊悔不已。一百两银子就这么没了!好好的干嘛要喝什么女儿红呀?马马虎虎来点儿老白干不就行了。自己那一百两银子看来是没指望了,但死也要死个明白。于是,鹰刀哭丧着脸,向一旁的人细细打听,那女儿红为什么会有那么高的赔率。

  身旁的一个汉子见鹰刀实在可怜,便也不耐其烦细细道来:  “ 原来,这一届的龙舟大赛原本没有‘女儿红’这一支参赛队伍,只有红白黄绿青蓝紫七支参赛队伍。其中红队便称‘状元红’ ,白队便叫‘老白干’,至于‘老黄酒’‘竹叶青’什么的说的却是黄青两队。当然,这都是地下赌档的暗语。老白干是连续三届冠军,所以它的赔率最低,只有一赔一,却也是夺冠的最热门,而黄红两队也有不俗的实力,它们的赔率分别为一赔三和一赔五。其他各支队伍的实力相对来说略弱些,但也不排除爆冷的可能,唯有这女儿红却横看竖看也不可能夺冠。因为,这支参赛队的成员是由女子组成的,所以称之为‘女儿红’。”

  “说到这‘女儿红’的参赛,便要提到日前来我们九江城的一位大人物了。那便是高丽国的王族李玉堂李公子,据说此人虽然是高丽国的王子,但一心仰慕我中华文化,在高丽国时便喜穿我们汉人的衣服,学我们汉人说话,一时间被高丽国人作为美谈流传,更因此闹得高丽国人人以穿我们汉人衣服为美。后来,他更是自告奋勇上书高丽王,愿意担当高丽国的特使到我国来联络邦交,和朝廷通好。于是就这样,他来到了我国。到了我国之后,由于他长袖善舞,善于言谈,颇得皇上的好感。而他更是喜欢结交江湖上的朋友,时常外出京城游历。这一次,便是应花溪剑派之邀到小花溪游玩,路过九江城时,偶尔听说我们的龙舟大赛,便兴致勃勃地提出由他的随身侍女组成一支队伍参赛,权当是玩玩游戏。我们九江知府自然不敢提出反对意见,便同意了。于是就产生了这么一支‘女儿红’龙舟队。”

  鹰刀听到这里,不禁满怀希望地道:“说不定知府为了拍这李玉堂的马屁,要求各支参赛队让了这‘女儿红’赢也未可知。”

  那汉子摇头道:“原本也有许多人有阁下这种想法,但却听说那李公子有言在先不能相让,否则他就会大大的不高兴。你也知道了,他一不高兴,那知府的官帽保不保得住就很难说了。这个消息一传出来,这‘女儿红’的赔率立时芝麻开花节节高了,本来只不过是一赔二十五,这一下子便升到了一赔七十了。你想啊,那李公子的随身侍女是什么人?一个个都是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就是拎桶水都会吃力,又怎么和终日在水上操舟的大男人相比呢?所以,我说阁下你就死了那条心吧,全当那一百两银子打水漂了。”

  鹰刀的希望彻底破灭,他心内暗骂:“什么狗屁李公子,有空开开心心的搂着侍女看看龙舟大赛不挺美吗?非要叫她们也去参赛,还说什么不许相让。这么愚蠢的话也说得出来,真是吃肥肉吃多了,满脑子不知所谓。一点怜香惜玉之心也没有,那也罢了,却无缘无故害得我损失了一百两银子。唉,人一倒霉起来,喝凉水都会塞牙缝。天妒英才啊天妒英才!”

  心情恶劣之下,连酒也不想喝了。他正想走出门去,转换转换心情,却听得一声:“给我也来两壶女儿红!”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你还不能不信,这世界上还真有不怕死的傻鸟!如此奇事怎能就此放过?

  鹰刀惊异之下,怀着崇敬的心情循声望去。心里到底还是有些安慰,虽然自己光荣就义了,但临死还有个垫背的,这总算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