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二(花溪问剑)

第二十六章

  作者:香醉忘忧

  在一段寂静之后,狂笑声自鹰刀口中传出。

  鹰刀好像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他指着卓思楚笑得弯下腰来,笑得眼中满是泪水。

  鹰刀笑着抹去眼中的泪水,沈声道:“你还是要嫁给他?嫁给这个浑蛋?你一定在开玩笑罢!思楚,你对我说,你是和我开玩笑的。”

  卓思楚双手紧握,指节因为太过用力显出一种奇异的苍白。她痛苦地望着鹰刀,还是摇了摇头。

  鹰刀终于压抑不住愤怒和失望,他嘶声道:“为什么?因为他有钱?因为他有势?因为他是名门子弟?难道你看重的就是这些吗?”

  鹰刀已陷入一种疯狂的状态。眼见自己心爱的女人因为钱财和权势背叛了自己,而自己却只能在一旁失落和痛苦,这种沉重的打击并不是一个常人所能承受得了的。

  鹰刀猛的从怀中掏出所有的银票笑道:“你要这些东西吗?我都给了你罢……”说着他将银票向卓思楚抛去。

  银票在风中乱舞,每一张银票都象是一把刀在切割着卓思楚的心。鹰哥哥,难道我在你的心中真的是这种人吗?我的痛苦只有比你更深更痛啊!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死在你的面前,也不愿在此忍受这种痛苦。

  鹰哥哥,我爱你的心从没有变过,难道你不知道吗?

  卓思楚只觉得天地间所有的悲哀和伤心都挤压在自己脆弱的身体上,她的身体犹如风中残烛一般颤抖不已。

  就在这时,她的眼睛瞥见一丝寒芒划向鹰刀后心。

  “不要……!”卓思楚惊极而呼!

  “公子小心!”芊芊的惊呼声!

  鹰刀却依旧沉溺在深深地痛苦之中无力自拔,对于身后的危险恍若未觉。

  荆流云嘴角含着一丝冷酷的笑意,飞腿踢向鹰刀。

  在他的脚尖暗藏着一柄快刀,只要他脚跟一磕,三寸长的尖刀便会从鞋底弹出,这是他救命伤敌的杀着。他眼见鹰刀已陷入精神崩溃的边缘,对自己的警觉之心早已丧失,此刻正是除去鹰刀的大好良机。

  荆流云今夜以来,一直受制于鹰刀,不但被鹰刀提着走了半夜,而且连他杀父的隐秘也被鹰刀抖了出来。受辱事小,但这杀父的罪名若是传扬出去,只怕自己以后无法在江湖上立足。只有将鹰刀置之死地,才能永绝后患。

  眼见鹰刀即将毙命在自己脚下,这眼中钉就要永远消失,荆流云不禁得意洋洋:“鹰刀啊鹰刀,你虽然没有解开我上身的穴道,以为我不会威胁到你,但你万万不会想到我脚下居然会藏着一把快刀罢?哈哈!”

  脚尖传来快刀刺入人体的触感。

  却不是刺入鹰刀的身体!在最后的关头,站在鹰刀身旁的芊芊毅然用她的身体挡住了荆流云这致命的一刀。

  芊芊闪身插入荆流云和鹰刀之间,紧紧搂住鹰刀的身躯。冰凉的刀刃迅速地刺入芊芊的身体,芊芊只觉得后心一阵刺痛,全身的力量也在同时瞬间消失殆尽。

  她倒了下去,眼前满是绚丽的颜色,好像人世间所有的鲜花在这一刻完全绽放在自己眼前。虽然自己的身体渐渐变冷,但为什么有一种极端幸福的感觉洋溢在自己的心中?

  我挡住这一刀了……我最心爱的男人没有受到伤害……这才是最幸福的感觉吧……

  芊芊微笑着从鹰刀身上滑落,重重地摔在地上。

  荆流云还没有从眼前急剧地变化中清醒过来,他的身体已经被疯狂欲绝的鹰刀扣住,接着胸前连中几记重拳,每一记重击都对他的身体做成了极大的破坏。

  荆流云口中鲜血狂喷,人也象一只破麻袋一般被鹰刀甩了出去,在摔落在地上之前已晕了过去。

  鹰刀坐倒在地,将芊芊温柔地搂在怀中。他的心中充满着伤心、内疚、自责和痛苦。为什么?芊芊你为什么要这么傻?你为什么要替我挡这一刀?我值得你用你的生命来维护吗?

  或许在鹰刀的心中,芊芊并不是他深爱的女孩。甚至,他根本没有真正将芊芊放在心上。他对芊芊与其说是爱,还不如说是喜欢更恰当些,就象一个人喜欢一件心爱的事物一样,在身旁固然很好,不在身边也不会感到痛苦,顶多有几分失落罢了。而芊芊虽然将自己整个身心都放在鹰刀的身上,但她总是认为自己出身不好,不敢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幸福。她觉得只要能陪伴在鹰刀身旁,看着鹰刀笑,看着鹰刀闹,就已经是最大的满足了。所以,她总是以姬妾的身份自居,以鹰刀的意志为自己的意志,以鹰刀的愿望为自己的愿望,鹰刀是她的整个世界,她的心里除了鹰刀再也无法容纳其他的东西。

  但在此刻,鹰刀才发现,自己错的是如此厉害。他真正应该去爱的人不是别人,而是眼前的芊芊。芊芊虽然没有高贵的出身,没有绝世无双的容貌,但她有一颗水晶一般纯洁的心,她才是这个世间最美丽的女人。相对于芊芊来说,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和丑陋,自己根本不配拥有芊芊的爱。

  鹰刀内力狂输入芊芊的体内。他祈求上天能够给自己一个机会来弥补自己所犯的错误,他愿意用自己所有的一切来换取芊芊逝去的生命,哪怕只有一秒钟。因为,他要芊芊知道──

  ──芊芊,我爱你!

  终于,芊芊徐徐张开了她美丽的双眼。在这一刻看来,她的双眸非但不象个垂死的伤者,反而神采四溢光芒四射。

  芊芊看着鹰刀,眼中流露出欢快的神色,她缓缓说道:“ 公……公子……,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鹰刀微笑道:“我没事。不过你以后不要叫我公子了。” 他的脸上虽然满是笑容,但泪水却终于忍不住滑落了下来。

  芊芊一惊,一口气有些接不上来,一阵急遽地喘息过后,她问道:“为……为什么?你……你又不……不要我了?”

  鹰刀笑道:“我怎么会不要你呢?你是我的妻子,我是你的丈夫,我怎么会不要你?从今天起,你不要叫我什么公子了,你应该叫我相公。”

  芊芊惊喜交加之下,眼中突放异彩,她努力地吸了几口气想要说话,鹰刀却轻轻捂住她的嘴道:“你太累了,你不要说话,听我说就够了。”

  鹰刀望着远方,喃喃道:“你不是喜欢江南的山青水秀吗?我们明天就找个风景秀丽的地方隐居,前面是河水,后面是青山。我们在河边搭一个小茅屋,我平时就上山打打猎,下河捉捉鱼,你呢就养几只鸡养几只鸭,我们快快活活的过日子,你说好不好?”

  芊芊只觉得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包围着自己,她努力地幻想着鹰刀所描绘的生活。她笑着道:“我……还要养几只狗,我每天站在夕阳里等着你打猎回来……”

  芊芊现在说话已没有方才那般吃力,但鹰刀却知道这正是回光返照的现象,他心里越加痛苦,体内的天魔气如狂潮一般向芊芊体内灌输进去。

  鹰刀强忍锥心般地痛苦,尽量保持自己语调的平缓。他笑道:“你还要带上大毛和二毛一起来等我。”

  芊芊奇道:“什……什么大毛和二毛?”

  鹰刀道:“大毛和二毛是我们的孩子呀,大毛是个虎头虎脑的男孩,二毛却是个象你一般漂亮的女孩。”

  芊芊笑了,她的笑容是如此灿烂,好像用她仅余不多的生命来燃烧这个美丽的笑容,这个笑容的绽放令天地都为之失色。她笑着说道:“男孩子一定象你,也是个天底下最有格调最有魅力的男人……不过男孩子叫大毛倒不怎么样,女孩子叫二毛就难听了些……。”

  “天底下最有格调,最有魅力的男人”正是鹰刀自夸的笑语,鹰刀见自己平日里的笑语芊芊却记在心间,此刻听她转述出来,不禁心如刀割,难以自己。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芊芊喃喃道:“相公……你看,那轮太阳好漂亮啊……,天好蓝,风吹得我好舒服……我好想睡觉啊……”

  声音渐渐低沉下去,终至细不可闻。

  夜色更浓,天地间一片漆黑,充满萧煞之气。

  鹰刀紧搂着芊芊已冷去的躯体,喃喃道:“是啊,天好蓝,风吹来很舒服……你,你好好的睡罢,我在这里陪着你。” 他双眼空洞地望着夜空,他的魂魄已随着芊芊而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长啸自鹰刀口中传出,声震四野,天地也为之动容。因为,在这声长啸声中包涵着太多的悲伤,太多的痛苦,就象一头负伤的狼在月夜中长啸。

  鹰刀俯身在芊芊冰冷的唇上轻轻一吻,他低声道:“芊芊,你再等一会儿,我先将荆流云这恶贼杀了,然后我们再去找一处美丽的地方居住。”

  他站起身来,但由于悲伤过度,再加上方才为了给芊芊延命,太过透支体内的天魔气,这一下猛然站起竟然头一晕,身子一晃,险些摔倒。

  鹰刀摇摇晃晃地走向荆流云,他在晕倒在地的荆流云身前站住,默默地自身后抽出刀来,就要向荆流云砍去。

  只听身后一声哀求:“不……不要!鹰哥哥,你不要杀他 ……。”正是卓思楚的声音。

  鹰刀转头望向颤栗在风中的卓思楚冷冷道:“怎么?难道你认为我到现在还有什么不杀他的理由吗?”

  说毕,转回头举刀欲向下劈。突然后背涌起一阵森寒之气,一柄锋利的剑已经划破他背后的衣衫,剑上的寒气刺激着鹰刀的皮肤。

  鹰刀一愣,突然笑了起来,笑声中的寒意比严冬的寒风更冷十分。他转过身子面对卓思楚道:“你若是能刺下这一剑,我今夜便饶过荆流云不死!”

  卓思楚脸上满是痛楚,手中的剑晃个不停,但剑尖却始终指着鹰刀的右胸。

  卓思楚哀求道:“鹰哥哥,求求你,你不要杀他……。”

  鹰刀凄然一笑,也不回头,他举起刀反手一刀慢慢向荆流云砍去。刀势很慢,因为鹰刀要留给卓思楚足够的时间考虑。

  鹰刀注视着卓思楚的眼睛,大夏龙雀刀离荆流云的头也越来越近。

  终于,在大夏龙雀刀离荆流云只有半寸许的地方时,鹰刀只觉右胸一痛,卓思楚的剑已刺入鹰刀的体内。虽然刺得并不深,但血已流下。

  鹰刀哈哈大笑起来,眼中满是疯狂之色。他突然向前一扑,卓思楚在卒不及防之下不及收剑,只听得一声轻响,剑已自鹰刀的胸前透体而出,直穿后背。

  卓思楚被眼前的变故所惊呆,她只觉脑中一片空白,失魂落魄之下竟然怔在那里动弹不得。她的手却依然握着穿透鹰刀身体的剑柄之上,忘了抽回。

  只听得“叮”地一声脆响,鹰刀翻过手腕,一刀将卓思楚的剑削断。他接着用手一拍留在胸前的断剑,断剑自后背透体激射而出,如流星一般飞落在草丛之中。

  鹰刀也不点穴止血,更不看卓思楚一眼,只是默默地走到芊芊的尸体前,弯腰将芊芊抱起,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突然鹰刀顿住身形,开口说道:“今夜一剑之后,你我恩断义绝,他日相见便是死敌。至于荆流云,我今夜虽然饶他不死,但只要他日后落在我的手中,我一定会叫他尝遍人世间所有痛苦之事,我要他眼看着失去所有的一切,我要他后悔为什么今夜没有死在我的手中……。”

  卓思楚呆呆地望着摇摇晃晃消失在夜色之中的鹰刀,口中只是喃喃念道:“恩断义绝,他日相见便是死敌……恩断义绝,他日相见便是死敌……恩断义绝……死敌……。”

  伤心过度之下,卓思楚只觉喉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

  卓思楚低头看着自己白衣上鲜艳的血渍,顿时间觉得生无可恋,万念俱灰。

  她长叹一声,如一具没有躯壳的幽灵飘然而去,临走之前连看也没看依然昏迷在地的荆流云一眼。

  鹰刀抱着芊芊跌跌撞撞地走在河边的小径之上,他也不知道这条路有多远,他要走到何时才会停止,在他的脑海之中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要为芊芊找到一个美丽的地方,然后在那个地方结庐而居,他要在那个地方陪伴着自己的妻子。所以,在找到这个地方之前,他决不会停下脚步。

  身体的劳累,心灵的悲哀,再加上剑伤后的失血,这些终于使得这个铁打一般的汉子也禁受不住了。鹰刀只觉得脚步越来越沈,怀中的芊芊也越来越重……

  突然,鹰刀脚下一滑,竟直直地向河中摔了下去。

  浪花一卷,紧抱着芊芊的鹰刀便消失在遄急的河流之中。

  这是一个美丽的渔村。

  这里世世代代的人们都是靠着村前这条河流来打鱼为生,也因为这样,这里的人们一个个都很善良和淳朴。

  这里的生活平静而悠闲,便是村头阿三家被黄鼠狼叼去一只鸡也被看作是村中的大事。

  这样与世无争的渔村在全天下也许有很多,但这一个无疑是景色最迷人的一个。

  若儿是一个美丽的小姑娘,虽然肤色有些黝黑,但却丝毫不减其天生的丽质。相反,却显得她更加的健康更加的美丽。她已经十七岁了,很多象她这般大的姑娘早已经嫁人了,但她却偏偏没有嫁。并不是没有人上门提亲,其实上门提亲的人都快将她家的门给挤破了,可她就是不肯答应。她爹爹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心里实在心痛她,见她不答应也就不再勉强。就这样,若儿到现在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快乐女孩。

  其实,若儿也是有些心事的。她有时从梦中醒来,总是很不高兴,因为在梦中她看见了一个俊朗的男人,这个男人和自己所有见过的男人都不一样,他有着如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但他的眼中却又隐隐露出几许忧伤。每次她梦见这个男人时,总是觉得很快乐。但梦总是短暂的,春梦更是短暂。所以,每次她梦见这个男人醒来之后,总是很难过,为什么好梦总是难寻?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在生活中见到他呢?

  这就是若儿的心事。这心事虽然不会天天出现,但却象一只打不死的苍蝇,常常出现在你的眼前骚扰一下。特别是这个夏天,这个充满成熟气息的夏天。

  昨夜又梦见他了。

  若儿满怀着少女的心事,早早的来到河边。每当她不高兴的时候,她总是喜欢在河边散一散步,好排遣一下她少女的幽思。今天她来得更是特别早,因为由于一只蚊子的关系,昨夜梦中时,自己还没有和那个男人说上一句话,就被蚊子叮醒了,后来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既然睡不着,若儿就索性不睡了,她踏着薄薄的晨曦来到了河边。

  就在若儿在长吁短叹之时,她发现远处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影躺在河滩上,下身却依然浸在河水之中。很显然,从这两个人的衣着来看,他们并不是本村的人。

  若儿的心狂跳起来,她想到了一些故老传说。在传说中总是有许多投河自杀的痴男怨女。

  若儿虽然心里很害怕,但她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女孩。于是,她咬咬牙,还是快速地冲了过去。

  她却不知道,正因为她冲了过去,所以改变了她以后的人生,也改变了许多人以后的人生 .

  若儿在他们身前蹲下察看,却发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那挺拔的眉,薄薄的唇,坚毅的脸颊,不正是自己梦中的男人吗?若儿登时脸红心跳魂荡神移,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这两人正是失足落入水中的鹰刀和芊芊。

  卷二《花溪问剑》终 请看下卷《鹰飞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