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二(花溪问剑)

第十九章

  作者:香醉忘忧

  鹰刀远远便听到剧烈地打斗声自远处树林的边缘传来。

  他提气加速前行,只见在一大群人的包围之中,一个青衣少年手持两支狼牙棒站在那儿,身上脸上满是鲜血,显然是刚经过一番剧烈的浴血争斗。虽然,他身处在敌人的包围圈中,情势危急异常,但他的脸上却丝毫不露怯色。在他的脚边还趴伏着一人,那人的脸朝下,看不清模样,但身上也是染满鲜血,看来是受了重伤。

  鹰刀悄悄掠近,隐伏在树丛之中,向场内望去。见到外围那些人的服饰好像是花溪剑派的服装。鹰刀眉毛一皱,花溪剑派如此大动干戈追杀场内的两个人,却不知是为了何事?但见场中的青衣少年虽然年纪不大,却不畏强敌,悍不怕死,有着一副天生豪勇的气概,实在是令人敬佩。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秋离水,你们修罗门远在高丽,又何苦来江南和我们花溪剑派为敌?只要你把人交出来,我们决不和你为难。”

  鹰刀觉得这把声音很是熟悉,他向那发话之人看去,见到一个胖胖的身影,正是昔日在楚灵船上见过的吕东成。

  那叫做秋离水的青衣少年仰天长笑道:“我秋离水岂是卖友求生之人?死便死了,有什么好怕的!你们若想要我兄弟的命,却要先把我的命拿去再说。”

  吕东成见劝说无效,便冷笑道:“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了。我就不信,你这么多天不吃不睡急着逃命,到此刻还会有力气和我们斗!”

  秋离水强打起精神,将狼牙棒护在胸前,笑道:“也许我真的是没有什么力气了,但杀你们这些兔崽子却也用不了我几分力气!”

  吕东成摇了摇头,正要下令攻击,却听到身后有人一声大叫:“且慢!我说吕胖子,你们花溪剑派向来是以多欺少的吗?要打便自己上去一对一地和人家干,仗着自己人多围攻人家,算什么英雄好汉?”

  吕东成一惊,转头向后望去,却连一个人也不见。他扬声骂道:“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小乌龟,胆敢管我们花溪剑派的闲事?有种的给我出来,你这般鬼鬼祟祟的便是英雄好汉吗?”

  鹰刀狂笑几声,从树丛中扑了出来。他在空中拔出大夏龙雀刀,大喊一声朝人群中的吕东成劈了过去,口中怒道:“死胖子,接招罢!”

  鹰刀在外面见到秋离水天生神勇,豪迈过人,又顾全兄弟义气不愿独自逃生,早已暗起惺惺相惜之心,如此英雄怎能不救?他在发话之前便已默运天魔气,准备下场帮助秋离水脱困,此刻这一刀已经蓄势良久,天魔气的运行恰好到了自己身体能够承受的顶峰。他力求第一刀出去便要对吕东成做成一定的伤害,这样接下来对付起他来便会好办多了。因为,在花溪剑派这一方所占的优势太多,若不能速战速决,势必会陷身在战圈之中疲于应付。时间一长,莫说救人,只怕自己逃不逃得了也是难说。故而,他这一刀劈出去,实在是倾尽全力的一刀。

  吕东成只见刀光一闪,一股强劲的刀气扑面而来。自己身旁的弟子纷纷受刀气挤压不过闪到了一边。首当其冲之下,吕东成连退三步,一剑刺向劈过来的刀光。

  只听见“嗤”地一声轻响,吕东成手中一轻,长剑已被对方削断,随之而来的刀气却丝毫不见削减,依然攻向自己的胸前。吕东成大惊失色,向后急翻,但终究迟了一步。他只觉胸口一痛,对方一股奇异的真气侵入自己体内,在自己胸前的经脉之中炸开。

  吕东成一跤坐倒在地,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好在他自身内力充沛,强行将侵入体内的奇异真气阻挡在胸口一角,若是任其游走在体内大脉,只怕他的全身筋脉会被这种奇异真气尽数震断,到那时便是不死也是个废人了。

  吕东成一招之下便受了重伤,他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望着鹰刀俊朗的面容,眼中满是怨毒之色:“鹰刀?是你?没想到阔别才几个月,你的武功竟然变得如此之高。看来楚灵那丫头果然将她家的九转心经传了给你。”

  鹰刀见自己一刀建功,昔日在楚灵船上时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花溪派高手吕东成居然一招便败在自己刀下,不禁暗自得意。虽然有点点偷袭的成分在内,但鹰刀却丝毫不以为意。

  鹰刀笑嘻嘻道:“你一定说九转心经在我的手中,我也没办法。我如果否认,相信你也不会信我。”他不再理会吕东成,收刀走到秋离水的身旁,伸手出去微笑着道:“我叫鹰刀。能不能和你交个朋友?”

  秋离水看了看鹰刀伸过来的手,微一迟钝暗想道:“听说晁伯父的儿子晁无心便是被一个叫做鹰刀的人所杀,不知是不是这个人?”

  秋离水性情豪爽,想到便说,他开口问道:“鹰刀?我听说有个叫鹰刀的,是鬼王府的叛徒,不知是不是你?”

  鹰刀哈哈一笑道:“正是我!这和我们交朋友有关系吗?”

  秋离水望着鹰刀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有关系!你既然是鬼王府的叛徒,便是我的敌人。你走吧。”

  鹰刀奇怪地看了看秋离水,这人是不是个疯子?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情况之下,也许只要有了自己的帮忙,他就能脱离险境逃出生天,但他却宁愿战死也不领自己的情,显然自己鬼王府叛徒的身份是困扰他的主要原因。要是换了自己,肯定先活命再说。这人的铮铮铁骨真是令人佩服啊!

  鹰刀收回自己的手笑道:“你不愿和我交朋友没有关系,这个问题等会儿再商量。我们还是联手把这群讨厌的苍蝇赶跑再说。”

  他也不管秋离水答应不答应,便回头向吕东成说道:“吕胖子,要杀就杀,要走就走,别呆在那里发傻,浪费我交朋友的宝贵时间。”

  吕东成咳嗽几声,道:“鹰刀,这是我们花溪剑派和鬼王府之间的事,你横插进来干什么?老实说,这次我们花溪剑派灭了鬼王府也算是帮了你一个大忙,你不说声谢谢也就罢了,又何苦帮鬼王府出头?”

  鹰刀越听越不对,花溪剑派灭了鬼王府?他大喝一声道:“吕胖子,你在那里胡说些什么?什么灭了鬼王府?”

  吕东成嘿嘿一笑,道:“我们早在几天之前便灭了鬼王府满门,如今这江南可是我们花溪剑派的天下了。那姓秋的臭小子身边躺着的便是鬼王府余孽李筑。我劝你还是走开些罢,得罪了鬼王府还有希望活命,但是得罪了我花溪剑派,你就是天王老子,也要留下命来。”

  鹰刀一惊,他回身将趴在地上的人翻转过来一看,正是奄奄一息的逍遥扇李筑。看情形李筑受伤极重,双目紧闭,已是昏迷不醒气若游丝了。

  鹰刀虽然被鬼王府追杀,但在他的内心之中却依旧认为自己是鬼王府的人,在鬼王府中还有他许多亲朋好友。如今惊闻鬼王府惨遭灭门,心中不禁怒火狂烧。

  鹰刀轻轻将李筑放下,拔出大夏龙雀刀,转过身子怒喝道:“操你妈妈的辣块西瓜!吕胖子,你给我死出来!今天我不割了你这颗猪头,我他妈的跟你的姓!”

  鹰刀挥刀便向前冲,此刻他是含怒出手,下手毫不留情。

  由于大夏龙雀锋利无匹,再加上鹰刀体内的天魔气已被怒火激起,只见刀过之处血肉横飞,花溪派众弟子没有一个是他一刀之敌,挡者披靡。在花溪派众弟子的眼中,鹰刀犹如一个疯狂的杀神,逢人便杀。顷刻间,已有十一二人丧生在鹰刀刀下。

  吕东成见鹰刀在人群之中象个疯子般乱砍乱杀,自己这边却没人是他的敌手,眼见鹰刀越杀越近,不由额冒冷汗惊慌不已,吓得两腿发颤,几欲站立不住。

  正在这时,一声呼哨在树林中响起。

  花溪派众弟子听到这声呼哨之后,忙拥着吕东成渐渐向后退向林中。

  鹰刀提气欲要追击,却听到林中一声弦响,一支利箭快如闪电般射向自己面门。

  鹰刀一惊,挥刀劈向利箭。刀箭相交,虽然利箭被鹰刀劈断,但其力道惊人,竟然微微震得鹰刀的虎口发麻。

  鹰刀知道对方来了高手,便停下脚步,立刀戒备,口中喊道:“什么人?有种的出来和我大战三百回合!”

  几声银铃般的笑声自林中传来:“鹰公子,奴家向你求个情,你就放过我门下这些弟子罢!”声音听来似乎轻柔,但自远远的树林之中传到鹰刀耳中,却好像是在耳边呢喃一般,显然对方内力高深之极。

  鹰刀听她说话的声音似乎有几分耳熟,但他在狂怒之下也不及细想,便道:“要是我不答应呢?”

  那人轻笑一声道:“公子不答应,我也没办法。不过我虽然不敢对公子无礼,但我这箭若是射向你那两位朋友如何?”

  鹰刀此刻离秋离水和李筑已远,若这箭果真射向秋离水和李筑,就算秋离水能幸免,但李筑势必丧生在箭下。鹰刀略一权衡,便收刀笑道:“既然如此,我就看在姑娘的面子上放过他们一马。只是姑娘的声音这般好听,想来必是个绝色美人,不如出来和鹰某见面一谈。”

  那人笑道:“奴家思念公子已久,今日能得再次相见实在是欢欣喜悦。这里向东三里的河岸边有一处凉亭,奴家在那里恭候公子大驾。”

  鹰刀听她的口气,似乎两人曾经见过,他忙道:“姑娘,我们曾见过面吗?”

  林中寂寂无音,显然那人已远去了。

  鹰刀叹了口气,折返回秋离水身旁问道:“秋兄,你怎么样?还能走动吗?”

  此刻秋离水实在是疲倦欲死,他和李筑二人自逃出鬼王府之后一直被吕东成率领着众多弟子追杀。两人边打边逃,几天下来几乎没有睡过觉,更没有时间吃东西,而李筑也被吕东成击伤,两人能够熬到现在不能不说是个奇迹。现在强敌一走,秋离水的精神一放松,便一跤坐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秋离水低声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们?”

  鹰刀笑笑道:“我天生的贱骨头,你越不要我救你,我就越要救你。这个理由够不够充分?”

  秋离水望着鹰刀,一丝笑意渐渐从他的眼中荡漾出来,终于,他大笑起来道:“好!你确实是够贱的。但我就喜欢和贱骨头交朋友。我叫秋离水,能不能和你交个朋友呢?”他伸出手去。

  鹰刀哈哈一笑,握住秋离水的手道:“我们早就是朋友了,难道不是吗?”

  鹰刀将秋离水和李筑送到船上之后,拜托了傲寒照顾他们两人。由于两人是花溪剑派的“通缉犯”,傲寒将他们藏在自己的舱房之中。他首先帮李筑看了看伤势,虽然伤势不至于要了李筑的命,但在这十天半月之内休想能够养好。

  鹰刀拉过傲寒低声向他说道:“傲寒兄,小弟有一个约会要去,很快便回来。你暂时帮我照顾他们,可千万别被花溪剑派的人知道了。”

  傲寒笑笑道:“你放心。”

  鹰刀拍了拍傲寒的肩膀以示感谢,又叮嘱了芊芊几句,要她在一旁帮忙。

  当鹰刀转身要走之时,红豆一把抓住他问道:“你又要去哪里?有架打也不和我打个招呼,便一个人偷偷跑出去爽,你也太过分了。”

  鹰刀笑道:“我现在可不是出去打架,你就是跟着我也没用。我只不过去赴个约会而已。”

  红豆狐疑道:“看你笑的这么贱,一定是去和哪个女孩子见面。”

  鹰刀顿时有头大如斗的感觉。他忙道:“哪里,我只是和一个故人有约,哪来的女孩子?”说毕,摆脱红豆的纠缠出舱,跃上岸去了。

  红豆追到船尾,看到鹰刀匆匆忙忙的样子更是怀疑,暗道:“这臭小子这么慌张,肯定没有什么好事,若是被我抓到,就有你好看的。”她也不和傲寒打声招呼,也跃上岸去,偷偷跟在鹰刀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