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二(花溪问剑)

第十八章

  作者:香醉忘忧

  荆流花走入厅内,笑道:“殿下,小弟这几日一直忙于处理本派内务,一时间竟不能抽身出来和殿下见面一叙,怠慢之处还请殿下多多原谅。”

  李龙阳笑着迎了出去,拉着荆流花的手道:“荆兄客气了,你我相交是私,你处理帮务是公,怎么可以因私费公呢?来来来,我们坐下再说。”

  侍女早已安排好荆流花的座位,李龙阳迎领他坐下后道: “荆兄,我介绍几位好朋友给你认识。”说毕,先后介绍了鹰刀傲寒等人。

  荆流花听到鹰刀的名字,眉毛一掀道:“原来是邀月公主的未婚夫,失敬失敬。”嘴里说失敬,但神情之中却略含鄙薄之意,皮笑肉不笑的,连半分敬意也没有。

  鹰刀知道自己在荆流花的眼中就象个吃软饭的小白脸,本身却没有半分本事,之所以现在能够名扬四海人所众知,全是抱着楚灵的石榴裙换来的。换而言之,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楚灵给自己的,其实本身连一文钱都不值。

  对于荆流花这种绿豆大的老鼠眼光,鹰刀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因为他觉得跟这种无谓的人生气简直是浪费自己的力气么本事,怎么敢入荆二公子的法眼?老实说,今日能见到荆二公子这种大人物真是我鹰刀几世修来的福气,他日见到我灵儿妹妹的时候,一定可以向她炫耀一番了。唉,对了,为了取信于她,麻烦给我签个名,免得她还以为我是在吹牛。”

  红豆在一旁见鹰刀说得有趣,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荆流花一阵尴尬。昔日在金陵初见楚灵之后,一时间惊为天人,竟然为之神魂颠倒无法自拔,疯疯癫癫地跟着楚灵的船只几个月,为得只是远远地见她一面。当日武林之中为了楚灵如痴如狂的名家子弟青年才俊不知有几许,就算传了出去,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故而武林之中十个倒有八个知道他荆流花苦恋楚灵之事。如今,心中玉人已名花有主,若是家世武功均在自己之上也就罢了,可偏偏楚灵选中的却是眼前这个垃圾般的人物,真是想想都有气。自己哪一点不如鹰刀了?论家世,自己是江南大派花溪剑派的少主,而鹰刀却是黑道鬼王府的叛徒,一个浪迹天涯的浪子;论长相,自己玉树临风儒雅飘逸,鹰刀却只能说长得还算整齐而已,况且他满嘴粗文,毫无风度可言;论武功,鹰刀一个鬼王府的叛徒又怎么能和自己相提并论?总而言之,对于输给鹰刀的事实,自己死都不服。所以,当听到眼前这人便是鹰刀之后,忍不住出言暗讽,但想不到这鹰刀居然这般无赖。

  李龙阳见气氛不对,忙打岔道:“鹰兄比较喜欢开玩笑,还请荆兄莫要计较!来,我们先喝一杯。”

  荆流花强忍一口气,闷哼一声坐下喝酒。

  一时间,桌上的气氛僵了起来。唯有鹰刀依旧满不在乎地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傲寒本身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他对那些所谓的名门大派也没什么好感,再加上他和鹰刀要好,他没有帮着鹰刀暗损荆流花几句已经是很有风度的表现了。所以,他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至于红豆,她是属于那种神经有点点搭错线的人物。在她认为,鹰刀好心向荆流花要签名,荆流花不给也就算了,还要生气,这个男人也未免太小气了。我们的红豆妹妹对于小气的男人向来是不喜欢的,象鹰刀这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男人才可爱嘛。于是,她也翻翻白眼不愿意说话。

  这下可难为了身为主人的李龙阳了。两边都是朋友,两边都不能得罪。李龙阳在憋了一脑门子汗出来后,笑道:“啊哈,今天的天气不错,晴空万里,好天气啊好天气。”

  鹰刀见此,不好意思再难为李龙阳,便接口笑道:“果然是好天气啊!这种天气最适合外出游览了。荆兄,听说你们小花溪的风景冠绝浙西,不知可否带领大家一游啊?”

  荆流花见鹰刀主动和解,当着李龙阳的面可不能让人家以为自己没有风度。便道:“小弟此次前来的目的正是奉家父之命前来邀请殿下赏脸到小花溪一游,既然鹰兄也有兴趣,那就一同前往好了,小弟欢迎之至。”

  李龙阳长舒一口气,道:“那好,我在这九江城也呆得有些闷了,如果方便的话,我们明日就一同启程到小花溪去游玩一番罢。”

  于是,商量好启程时间,荆流花也不久坐便告辞走了。

  鹰刀望着荆流花远去的背影,转头向李龙阳道歉道:“龙阳兄,鹰某一时放肆,倒教龙阳兄为难了,真是过意不去。”

  李龙阳哈哈笑道:“说哪里话来?你我兄弟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再说这次是荆兄出语暗讽在先,却也怪不得你。”

  红豆在一旁打岔道:“喂,我说,你们真的要和荆流花那阴阳怪气的臭小子一起去小花溪吗?我可不愿意和那种人一起上路。”

  鹰刀问道:“那你想怎样?”

  红豆道:“我们自己去不行吗?干嘛非要找他来带路?”

  鹰刀笑道:“行,当然行。只是我们如果自己去小花溪的话,那叫入侵,但由荆流花带我们去的话,便是客人了。请问红豆姑娘,你是喜欢一路砍杀着进小花溪呢还是舒舒服服地看着漂亮的风景进入小花溪?”

  红豆眉开眼笑道:“我就喜欢砍杀着进小花溪。你想那有多刺激啊!边杀人边走路!正所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痕。这才是高手的境界啊。”她两眼放光,满是兴奋之色,就象个小孩找到一件心爱的玩具一般。

  鹰刀三人面面相觑,无言以对。他们一起冲红豆翻了个白眼,懒得再理会红豆,向后便走。

  红豆还在那里兴奋地说道:“怎么样?要不我们现在就启程杀进去?喂喂,你们别走啊,我还没有说完呢!我们要不要多买两把刀?花溪剑派有这么多的人,不多买几把,恐怕到时候不够用……”

  红豆见鹰刀他们理也不理自己,不由气道:“什么嘛!人家好不容易找到件好玩的事,你们一点都不配合,真是气死人了。现在怎么办?人家的胃口已经吊起来了……”

  已经远离红豆的鹰刀三人听到最后一句,不由互相对望一眼,不约而同的撒腿便跑。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不逃,而被红豆逮住的话,接下来的下场必然是凄惨无比的。

  第二天。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在荆流花及其属下弟子的带领之下由水路向小花溪进发。

  由于人比较多,便分为两条大船。一条船载着李龙阳随身的侍女大约有二三十人,另一条船便由荆流花等花溪剑派的人乘坐。

  鹰刀与傲寒不愿意和荆流花多打交道,便留在李龙阳侍女这一船上,而红豆自然是紧紧跟随着傲寒不放。至于李龙阳,由于他是主客,免不了要和荆流花应酬,只得和荆流花同船而坐。这样一来,可便宜了鹰刀。他趁着李龙阳不在,混迹于众侍女之间,和她们打打闹闹甚是快活。

  红豆本就因为不能满足她杀进小花溪的欲望而很不开心,此刻再见到鹰刀如鱼得水般地在众侍女间胡闹,心里更是不满。她恶狠狠地盯着鹰刀,恨不得将鹰刀暴打一顿。

  由于没什么要紧之事,名义上又是游览江南风光,不需要赶时间,故而船紧贴着岸边慢慢前行,船速甚慢,半天下来只走了三四十里水路。但这时节正是出门游玩的好时候,舟行在江上,浏览两岸无限风光,倒也是件美事。李龙阳的那些侍女大都是北方人,更有许多是高丽人,那曾见过这般秀丽的江南山水?一时间唧唧喳喳各种腔调的赞叹声充斥在江面之上,而她们均是经过千挑万选出来随身侍侯李龙阳的美女,这么一大群美女齐聚一船,对着岸上指指点点,倒也是奇景一件,引得岸上行人纷纷侧目。

  鹰刀搂着芊芊的细腰来到船尾。

  芊芊欣喜地依偎在鹰刀怀中,望着眼前如诗如画的绮丽风光笑道:“江南的风光果然是名不虚传,入眼都是诗情画意,真是美极了。”

  鹰刀笑道:“如果你喜欢,等一切安顿下来之后,我们就找个漂亮的地方住下来好了。”

  芊芊喜道:“公子不会骗我罢?”

  鹰刀问道:“我为何要骗你?”

  芊芊仰望着鹰刀,两眼满是崇慕之色:“象公子这种大英雄大豪杰又怎么会甘心闲居于一地而不过问江湖之事?”

  鹰刀不禁笑道:“我又是什么狗屁英雄豪杰了?我这人只会偷鸡摸狗,坑蒙拐骗,又胸无大志。若说我这种人也是英雄,那这世上的英雄也太多了些。其实,能和我心爱的女人隐居山野才是我最喜欢的生活。至于江湖中的事,可不是我这种小脚色所能够管得了的。”

  芊芊转头望向江面,幽幽叹了口气摇头道:“公子无须妄自菲薄,芊芊虽然没什么见识,但自幼跟随在我家主公左右,看过的人也不少了,可真正比得上公子的却没见过几个。公子外表风流不羁,在小事之上随意狂放,但每遇大事却能镇静自若毫不畏缩,这才是真正的英雄。所以,我知道公子日后绝非池中之物,芊芊能陪侍在公子左右便是芊芊的福气。”她顿了顿,接着道:“公子,不知怎么的,我总觉得这一趟去小花溪会发生许多事,我这心里老是七上八下的,好像有很不好的预感,你万事要小心些,莫要叫芊芊牵挂。”说着,她紧紧搂住鹰刀的身躯,脸上愁云满布。

  鹰刀在她唇上轻轻一吻,笑道:“傻丫头,会有什么事?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有龙阳兄和我一起,想花溪剑派之中还没有人有胆子惹我,更何况我好歹也是紫衫逍遥王楚天舒没过门的女婿,他们总要忌讳些。”

  芊芊听到“没过门的女婿”一句,不禁笑了,道:“什么没过门的女婿,真难听。要是楚灵姐姐听到你这么说非骂你不可!”

  鹰刀笑道:“她要骂便让她骂好了,又不会少块肉。其实,灵儿这个人有些时候虽然调皮捣蛋些,却是个很善良的人,也很容易相处,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处得很好的。”

  芊芊吃吃笑道:“你还没有过门便帮着楚灵姐姐说话了,看来你这个未婚夫倒还真是不错。”

  鹰刀想起楚灵温柔的眼波,绝世的容颜,手不禁伸入怀中握了握楚灵送给他的“破星之焰”,叹道:“老实说,我倒还真是有些挂念她,却不知现在她怎样了。”与此同时,卓思楚的身影也跳进鹰刀的心田。当日思楚站在幽兰小筑谷口送他出谷时,思楚站在那儿长发四散飘然欲仙的身姿已深深烙刻在鹰刀的心内,这一辈子也休想忘记。

  一时间鹰刀情思悠悠难以自己,眼中露出迷茫之色。芊芊见他如此神情,便不去打扰他,只是静静地依偎在他的胸前。

  突然,鹰刀眼睛被远处岸上的一束光芒所刺,他定定神,知道那束光芒是被兵刃反射过来阳光。他凝神望去,见那儿依稀有几个人在动手厮杀。

  鹰刀不由好奇心起,如此光天化日之下动手厮杀不知所为何事?他低声嘱咐芊芊道:“芊芊,我上岸去看看。你通知一下傲寒兄。我很快便回来,不用等我。”

  芊芊担心道:“公子千万小心,快去快回!”

  鹰刀冲着芊芊一笑,腾身跃起,向岸上飞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