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二(花溪问剑)

第十七章

  作者:香醉忘忧

  鹰刀望着笑嘻嘻走进来的红豆,心里恨不得将她暴打一顿,最好将她打成猪头一般,连她妈都认不出来。

  红豆见鹰刀表情怪怪的,奇道:“你干嘛?龇牙咧嘴的,牙痛?你这人看上去结结实实地,没想到一天到晚不是受伤便是生病,象个病鬼。”

  鹰刀气地脸都快歪了,道:“我不是牙痛,我是头痛。我一看见你就头痛。我说小姐,你进门之前能不能先敲敲门,在征得房间的主人同意之后再进来?”

  红豆狠狠地敲了一记鹰刀的脑袋:“对你这种乱七八糟的人,我根本就不需要讲礼貌。本小姐有心来看望你一下已经是你天大的福气了,你还和我讲什么礼貌不礼貌的。”

  鹰刀道:“我看你不会这么好心罢?来看望我?趁我睡着之后来捅我一刀还有可能。你还是直说罢,找我有什么事?”

  红豆嘿嘿一笑,道:“怎么会?我的的确确是来看你的,不过顺便有一点点小事要向你请教。”

  鹰刀笑道:“我就知道你没有这般好心。说吧,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红豆瞥了站在一旁的芊芊一眼,扭捏着没有开口。

  芊芊会意,对鹰刀道:“公子,我出去看看她们中饭准备好了没有。你想吃些什么告诉我,我好叫他们弄。”

  鹰刀叹道:“我什么都不想吃,有某些人站在我的面前,我怎么可能吃得下东西?”

  芊芊吃吃一笑,便风情款款地走出房门去了。

  红豆嘟着小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就真的这么让你讨厌?那我走好了。”她说是这么说,但一双脚却连动也没动,只是两眼恶狠狠地盯着鹰刀,使得鹰刀心里一阵发毛,浑身上下凉飕飕的很不自在。

  鹰刀知道红豆这一走不要紧,只怕到头来另想其他什么诡计来暗算自己,那就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了。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还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吧。

  他忙陪着笑脸道:“红豆妹妹,是我不对,你别生气了。

  对了,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

  红豆听鹰刀如此说,便笑笑走前几步道:“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啦,只是你上次叫我故意接近李龙阳那小子来试探傲寒哥哥,但也不知怎么的,那姓李的臭小子一见我就逃,我还没走近他三丈范围之内,他便逃得无影无踪了,好像活见鬼一样。我说他是不是有病啊?象我这种美女他怎么可能逃跑呢?这样下去,我怎么实现得了我的计划?”

  鹰刀自然知道李龙阳有这种反应非但不是有病,反而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换了是自己,只怕逃得比他还快。只可惜,现在是卧病在床,否则便是爬也要远离红豆十丈以外。因为象红豆这种杀伤力十足的人,你不离她远一点,灾难随时会降临在你的头上的。

  鹰刀故意皱了皱眉头,道:“这么奇怪?象你这么美丽温柔贤淑大方的女孩子,龙阳兄怎么可能拒绝呢?他应该对你日思夜想寝食难安,为你憔悴,为你癫狂,见到你时心花怒放,见不到你时痛哭流涕才对。这才是一个正常男人的反应嘛。不瞒你说,我初见你之时,也曾经为你痴迷过,但一想到傲寒兄是我的好朋友,我就强忍住对你的爱慕,转化为纯洁的兄妹之情……”

  红豆怀疑地看着鹰刀道:“我真的有这么好?你不会是骗人罢?”

  鹰刀忙道:“稍微夸张一点点也是有的,但基本来说不会相差太远。你的确是一个令人,至少令我‘寝食难安’,‘癫狂’以及‘痛哭流涕’的女孩子。所以说,龙阳兄见到你有那种奇怪的反应,只有两种解释。其一,他也是不忍心和自己的好朋友抢夺女孩子,只有趁自己还没有对你太过沉迷之前先躲开你。其二,非常不幸的通知你,我们的龙阳兄对所有的女人都不感兴趣。你看他取的什么是名字?原来他叫李玉堂,可他偏偏不爱用,喜欢用龙阳作名字。你知道了,战国时代的龙阳君是以什么癖好扬名古今中外的了?只怕我们这位龙阳兄也有相同的癖好也说不定。所以,你就是长得再漂亮,在他那儿也是没戏。当然,这第二个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说起来,我们还要劝傲寒兄莫要太接近他,别要被他绝美的姿色所迷惑,也喜欢上那种调调,那就完了。”

  红豆不由大是担心:“对呀,你说的有道理。我总觉得李龙阳这小子古古怪怪的。别的男人见到漂亮女孩子都是色眯眯的,别说是你这种垃圾般的色中恶鬼,便是我傲寒哥哥有时看到漂亮女孩子也会偶而发一发呆。但是,那李龙阳就不同了,他就从没有露出过这种神情。难道他真的是……不行,我越想越觉得不妙,哪有男人长得象他那样美丽的?他那种美丽连我们女孩子看到都觉得有些心动。我还是先去看住傲寒哥哥的好,莫要等到出了状况再来后悔。要是李龙阳敢打傲寒哥哥的主意,我第一个把他打得象个猪头!”

  红豆说到这里,也不和鹰刀打招呼便往门外冲。

  鹰刀肚里暗暗好笑:“女人的想象力真是丰富啊,你只要挑动她一点点疑心,她自己便会添油加醋的去想下去,完全不用你来操心。哈哈!”

  就在鹰刀得意于摆脱红豆的纠缠时,红豆好想是想到了什么,跑了回来狠狠地打了鹰刀一记耳光。

  鹰刀莫名其妙地抚着自己的脸,委屈道:“你干嘛打我?

  我又什么地方说错了?”

  红豆理直气壮道:“在我进来之前,你是不是又在欺负芊芊?”

  鹰刀奇道:“这是我和她两个人之间的事,她自己都没有意见,你凭什么打我?”

  红豆笑道:“我喜欢!我一看到你欺负女孩子我就觉得很生气,心里很不舒服。不过只要打过你之后,心里就舒坦了。

  所以,以后你欺负女孩子不要让我看到,若是被我看到了,我还是要打。你记住了!”说毕,便冲着鹰刀妩媚一笑走出房门去了。

  鹰刀欲哭无泪:“什么嘛!是你自己每次都要在这种时候闯进来,又不是我要叫你来的。我还真是倒霉,会碰到你这种疯子。唉,这种黑暗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啊!”

  窗外,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两天后。 李龙阳住所大厅。

  李龙阳举起酒杯浅浅的啜了一口,笑着对分坐两旁的鹰刀,傲寒及红豆问道:“和各位共聚的这几天,实在是我李龙阳平生快事之一。如今,鹰兄伤势已好,不知几位今后将何去何从?”

  傲寒笑道:“本来我这次出来的目的是来取鹰兄的人头回去,只是和鹰兄一场大战之后,我自觉已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所以,这杀手之王的名号从此将不再是属于我的了,我从那天起已经成了一个自由的人了,天下之大我随处可去,不过现在还没有想好罢了。不知鹰兄又将去哪里?若是无事,倒可以结伴同游。”

  鹰刀一阵感动,道:“傲寒兄,这次是我连累了你。”

  傲寒眉毛一皱道:“鹰兄,你如此说话未免太小瞧我傲寒了。钱财名利皆是身外之物,又怎及得上你我朋友之义,兄弟之情?其实,我应该感谢你,若不是你,我又怎么会有现在这般的轻松快活?老实说,我干那杀手的营生,一来是因为无所事事,空有一身武功而无用武之地,未免有些可惜。二来,可以赚点小钱,养活自己。就算是行侠仗义,也要先喂饱自己的肚子再说。所以,我就选择了杀手这一门职业。我可没想到这门职业能赚这许多钱。其实,我现在的身家已经足够我舒舒服服地躺在那儿过下半辈子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再说。现在想起来,杀手这门职业报酬确实不错,但一天到晚杀一些根本和你没什么关系的人,那种感觉实在不怎么样,我早就厌烦了。”

  鹰刀当然知道傲寒这么说只不过是宽自己的心而已,若自己再婆婆妈妈的,那就辜负了他的一片好意了。

  鹰刀笑道:“我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不错,居然能交到你们两个好朋友。一个是高丽的王子,有钱又有势,身边美女如云。另一个,看着一副穷酸样,却原来也是个腰缠万贯的大财主。我以后要是没钱吃饭了,随随便便找上一家就能非常舒坦地过下半辈子了。哈哈!”

  众人一起大笑,一种温暖的友情洋溢在大厅之内。

  李龙阳笑道:“那么鹰兄有何打算?难不成从今天起便找上我李龙阳,让我供奉你一辈子吗?”

  鹰刀道:“我想是这么想。不过,还有些琐事未了,暂时先便宜了你。”

  李龙阳笑道:“还好还好,你还有些事情未了,我暂时可以省下些大米了。不知鹰兄有什么琐事未了?若是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鹰刀便将花溪剑派派了苏小小和那美少女刺客来对付他的事情说了一遍。他道:“我虽然和花溪剑派有点小过节,但也不至于严重到要杀我这个地步。我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看她们两人的身手,显然并不是一般的高手,特别是那美少女刺客,她的武功之高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我相信已不在荆悲情之下。所以,我想到小花溪去看个究竟。这件事关系到我以后还有没有命吃饭的问题,我不去弄清楚不行。你们也知道了,若被花溪剑派这种名门大派当作是敌人,随时会有生命的危险的。我可不想自己到死了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做个莫名其妙的糊涂鬼。”

  红豆插嘴道:“一定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他们才会杀你。比如说你勾引了花溪剑派之中哪个重要人物的老婆,女儿什么的,惹得人家不高兴了。”

  傲寒喝道:“红豆,我们在说正经事,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的瞎捣乱。”说毕,他转头怀疑地看着鹰刀道:“鹰兄,你可别告诉我红豆说的情况是真的。”他这几日下来,对鹰刀风流的毛病已略知一二,象鹰刀这种见到美女就上的性格,若说不会惹来麻烦,也是奇事一件。所以,傲寒的担心也不能说没有道理。

  鹰刀笑道:“你放心,我还没有学会这种千里勾魂的功夫。到目前为止,我莫说是没见过花溪剑派的女人,就是男人我也不过才见过一人,还是个胖胖的中年男子。”鹰刀所说的男人正是当日在楚灵船上见过的吕东成。

  李龙阳突然接口说道:“我几乎可以肯定的说,花溪剑派之中并没有鹰兄所描述的那两个女人。”

  鹰刀奇道:“你凭什么这么肯定?那苏小小明明对我说,要我到小花溪找她的。”

  李龙阳摇头道:“去小花溪找她这句话并不能代表她就是花溪剑派的人。花溪剑派荆悲情的二公子荆流花是我的朋友,我这一次下江南正是接受他的邀请而来。从他的口中并没有提起过花溪剑派中有这两个女人存在。总之,现在不要妄下判断,一切等到了小花溪再说。这样罢,我陪着鹰兄一起到小花溪去,怎么说我也是堂堂高丽王族的身份,他们也许会卖点面子给我。”

  鹰刀想了想觉得李龙阳说的也有道理,便点了点头道:“也罢,一切到了小花溪之后再说吧。只是劳烦龙阳兄了。”

  傲寒突然笑道:“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我也陪着一起去小花溪逛逛。我听人说那儿的风景还不错。”

  鹰刀看看李龙阳,又看看傲寒,伸手出去握住他们的手臂笑道:“好!我们三人就一同去看看小花溪的风景如何?”

  三人互相对望一眼,大笑起来。

  红豆坐在一旁好生没趣,这三个臭男人,居然忘了本小姐坐在一旁,真是该死!哎呀不好,看他们三个男人拉拉扯扯地,莫非都传染了李龙阳那小子的肮脏癖好了?红豆只觉得一阵恐怖和恶心涌了上来。“兔子”?”相公”?

  鹰刀三人可不知道红豆的小脑袋里居然把他们想成是具有同性倾向的人,仍然在为互相之间的相知相得而感到高兴。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李龙阳侍女的通传声:“花溪剑派荆流花荆公子求见主公。”

  鹰刀三人一怔,正所谓一说曹操,曹操便到,荆流花来的还真是巧啊!

  李龙阳看了鹰刀一眼,道:“快请荆公子进来一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