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一(寒雨连江)

第九章

  作者:香醉忘忧

  鹰刀睁开双眼,几疑自己身在仙境。

  自己躺在一张华丽的大床之上,身上换了一件素净的白袍,不知道是用什么料子制成,轻滑柔软,感觉很舒适。透过几乎透明的帐幔望出去,是一间美仑美奂的房间,房内的陈设典雅不俗,别具一格。

  整个房间的布局给人的感觉就是自然和舒适。

  鹰刀翻身起来,一运气,才发现自己全身的内力已被一种手法压制在丹田之内,根本无法运功。虽然现在自己行动如常,能走能跳,但却和一个普通人无异。鹰刀苦笑一声,暗暗佩服卓夫人的手法高明,她这样一来,无异于软禁了自己。

  他来到窗前,见到窗外是一片花的海洋,鸟语花香,一派春光明媚的景象。鹰刀嗅着淡淡地兰花香味,肯定了自己的猜想。自己已经身处传说中的武林秘境“幽兰小筑”。

  他想破脑袋也弄不懂卓夫人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将她女儿下嫁于他。自己在武林中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对于卓夫人来说自己的武功更是不值一提,以相貌来说,虽然还算端正,但和“美男子”三个字却扯不上什么关系。总而言之,简直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回想这一段日子以来,奇怪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先是说自己有九转心经,是楚灵那死丫头的情郎,接着便是这卓夫人要把女儿嫁给自己。莫非,这卓夫人的女儿个是奇丑无比的家伙?或者身患什么残疾?但想想还是不对,她大可随便找个人把她女儿嫁了,又何必巴巴地找上自己呢?

  鹰刀左思右想不得其解,便不再去想。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查看查看这里的环境,再作打算。

  于是,他跨出门外,放眼望去。

  只见这幽兰小筑处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山谷之中。四面高山耸立,飞崖峭壁,绝难攀爬,果然是一处秘密的所在。谷内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再加上满山遍野的兰花,仿佛是一幅美不胜收的风景画。

  鹰刀虽然对土木建筑不太懂,但见这谷内的一山一水,一石一木,每一处地方均体现出创造者情致高雅,古朴自然的风格。

  他一边赏玩谷内的景致,一边叹服这园林设计创造者巧夺天工的机心,不觉间已来到一条僻静的小溪边。

  小溪流水淙淙,清可见底,偶尔可见小鱼穿梭其间。鹰刀沿溪而上,觉得颇为奇怪,因为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谷中另有他人,仿佛这偌大一个山谷只有他一人。卓夫人那些人究竟上哪去了?

  正在疑惑间,他转过一片山石,见到一个少女静静地坐在溪边,赤裸的双足浸在水中。当鹰刀见到她时的一刹那间,他几乎以为自己看见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精灵。因为她是那样的美丽,全身不带丝毫人间烟火,就那样静静地坐在那儿,整个身影镶嵌于天地之间,如同一个虚幻的景象,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她显然感觉到了鹰刀的存在,转过身来,看见鹰刀失魂落魄的注视着她,不禁嫣然一笑。

  在鹰刀的感觉中,因了这少女的一笑,原本静极的山谷突然间被注入了活力。小溪流水的声音,鸟儿在山林间的跳跃,鱼儿在水中的嬉戏,一切的一切都活跃起来。

  最初的震撼过去,鹰刀也脱了鞋袜坐在那少女的身旁。那少女好象并不反对他冒失的举动,反而很感兴趣地看着鹰刀学了她的样子也将双足浸入水中。

  虽然还是初春时节,水中略带寒意,但鹰刀却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以前那些被人追杀,刀光血影的片段一幕幕从眼前流过,却好象是上辈子的事。

  他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很舒服。”

  那少女微微一笑,转头看着水中的游鱼。

  鹰刀看着那少女纯净无暇的脸庞,内心涌出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他们很早就已经认识,似乎这少女已坐在这里等待了几千年,等的就是鹰刀经过这里,和她一同坐在溪边,一同濯足清溪。

  溪边有一朵紫色的小花随风摇摆。鹰刀伸手摘下,簪在那少女的鬓边。人花辉映,更增那少女丽色。

  鹰刀笑道:“就算是将这世上所有的花都放在这儿,也及不上你半分美丽。我替你簪了这朵花倒象是画蛇添足了。”说毕,便欲去拔那少女鬓边的花。

  那少女见鹰刀赞她美丽,眼中闪过喜悦之色,却微微摇了摇头,不让鹰刀拔花。

  鹰刀会意道:“这朵花是我替你簪上去的,你不舍得拔去吗?”

  那少女脸上一红,转头望向别处。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一把呼唤的声音:“鹰公子!”

  鹰刀听了好象是那赵斜阳的声音。那少女听见有人在找鹰刀,猛然跃起飞掠而去。鹰刀一时阻挡不及,只望见她淡淡的身影消失在山林之间。

  鹰刀喊道:“喂,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山林间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渐渐不闻,直至完全隐没在远山之中。

  鹰刀一时间怅然若失,呆呆地望着远处无语。

  “鹰公子,你怎么到这里来了,累得我一阵好找。”赵斜阳施施然出现在鹰刀身后。

  鹰刀一阵火大,恨不得一拳将这赵斜阳的鼻子打歪。

  鹰刀转过身子望着赵斜阳,却几乎已认不出他来。只见他神采飞扬,喜气洋洋,好象怀里揣满了金元宝一样,和几日前在醉月楼的那份落魄的模样简直是天壤之别。但鹰刀却觉得任何时候的他都没有现在的他令人讨厌。

  鹰刀沉着脸道:“赵四公子,你找在下有何贵干?”

  赵斜阳笑道:“是卓夫人命我来找鹰兄回去,好商量三日后你的婚事的。对了,我还没向鹰兄道喜呢?”

  鹰刀见他左一句鹰兄,右一句鹰兄,一脸高兴的模样,心里不由微微带气,便故意道:“我还没有答应娶卓夫人的女儿,赵四公子,你不用这么早就恭喜我,我受不起。”

  赵斜阳一阵语塞,说不出话来。

  鹰刀见他如此,心里掠过一阵快意,突然惊道:“三日后?你说三日后,难道我竟然晕了这许多时日吗?”

  赵斜阳道:“当日你受了沙镇北一掌已受了重伤,又失血过多。

  卓夫人为了给你疗伤,便一直用手法控制你的内息流转,并使你身处在睡眠之中,好加快你复原的速度。所以,你这一路来都是在熟睡之中,算算日子,你已睡了有十一天了。要不然,你哪里能够好得如此之快!“

  鹰刀哼了一声,说道:“我们走吧。”

  鹰刀随着赵斜阳来到一座大厅前,门前站着一位侍女。

  赵斜阳恭身道:“赵斜阳和鹰公子求见卓夫人。”

  那侍女点点头,转身进入厅内。

  鹰刀暗道:“这卓夫人的派头倒还真大,连名动江湖的‘名剑四公子’见她也要乖乖地在门外等候,看来,这老婆子不大好惹。”

  过不多久,那侍女出来示意他们进去。

  鹰刀二人进入厅内,只见那卓夫人横卧在一张大榻之上,身后站着两位侍女。她见鹰刀两人进来,淡淡道:“坐。”

  赵斜阳拱手谢过,找了张椅子坐下。

  鹰刀却连动也不动,口中笑道:“夫人要我鹰刀来,可是商量我和令嫒的婚事?”

  卓夫人眼光流转笑道:“正是,不知鹰公子有何高见?”

  鹰刀道:“我高见是没有,但却有一点小小的疑问,不知夫人能不能解答。”

  卓夫人道:“你说说看。”

  鹰刀道:“我和赵四公子相比如何?”

  卓夫人想了想道:“现在来说,你比赵四公子无论是人才还是武功都相差许多。但我见你坚韧不拔,不畏权势,日后前途倒也不可小觑。”

  鹰刀想不到卓夫人对自己居然有如此高的评价,口中却道:“我只知道自己无权无势,人才武功和赵四公子一比,更是天差地别。只要是正常的人,谁也不会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我,而不是赵四公子。你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卓夫人笑道:“我自然有我的打算。”

  鹰刀闭目想了一会儿,缓缓说道:“我自楚灵的船上下船之后,所发生的一切都似乎奇怪起来。所以,我认为,你们所做的一切都和楚灵那丫头有关。我有点明白了,卓夫人,你之所以对我感兴趣并不是因为我是怎样一个人,而是因为我是楚灵的情人。卓夫人,你说,我说的对吗?”

  卓夫人眯着眼睛仔细地看了看鹰刀,笑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楚灵这小丫头的眼光实在不错。这样也好,你有这种表现也不至于辱没了我家思楚那丫头。很好,很好。”

  卓夫人一付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的模样令得鹰刀的头皮凉飕飕的。鹰刀继续道:“一个女孩子最伤心的事是什么呢?莫过于自己的心上人成了她人的新郎。你将你女儿嫁给我的目的正是如此,你是为了要让楚灵伤心。”

  卓夫人的笑容淡去,眼神凌厉地注视着鹰刀却没有说话,任由鹰刀侃侃而谈:“你为什么要让楚灵那丫头伤心呢?那丫头虽然调皮捣蛋些,但却是个心地善良之人,想来不会和你有直接的仇恨。所以,你真正想伤害的人其实是她的父亲楚天舒。”

  鹰刀见卓夫人阴沉着脸并不反驳,知道自己猜想的不错,于是接着道:“卓夫人,不知你想过没有,你和楚天舒有仇是你们两个人的事,不用拿你女儿的幸福作为赌注吧。如果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卑鄙小人,难道你也将你女儿嫁给我?”

  卓夫人道:“能被楚灵那丫头看上的人决不会差到哪里去。你今天的表现更让我吃惊。对于这一点,鹰公子你也无需妄自菲薄。虽然,江湖传闻你杀你义兄奸杀你义嫂,但我早已调查过了,真正做这些事的是晁无心。你是杀了晁无心为你义兄一家报仇之后,才遭到鬼王府的追杀的。”

  鹰刀道:“你女儿愿意嫁给一个自己一点也不了解的人吗?你有没有为你的女儿想过?”

  卓夫人道:“思楚她没有说她不愿意。”

  鹰刀见她执意要将女儿嫁给他,无可奈何之下只能说道:“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说了。我根本不是楚灵的情郎,也没有什么九转心经。至于,为什么江湖上会有这种传闻,我也不知道。这下你该死心了吧。你把你女儿嫁给我,楚灵那丫头根本不会伤心,也许她还会开心的跳起来呢!”

  坐在一旁的赵斜阳听了不由得跳起来道:“什么?你说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吗?”他满脸喜色,毕竟就算鹰刀娶了别人,如果楚灵喜欢鹰刀的话,自己要想得到楚灵的希望是有了,但仍然极其渺茫。可如果鹰刀不是她的情郎,那就完全是两回事了。

  鹰刀见赵斜阳一付喜形于色的模样,想起他在不久前还在溪边坏了自己的好事,心里就有气。于是他道:“卓夫人,我觉得你还是将你女儿嫁给赵四公子比较有实际意义,毕竟他从京城追到江南都是为了楚灵,说不定楚灵早就为他的痴情所感动了。你知道的了,女人是很容易被感动的。”

  赵斜阳一听,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对鹰刀说道:“鹰兄,鹰兄,你又何苦害我?我可不曾得罪你呀!”

  鹰刀见他吓得不轻,心内暗笑。想道,你没得罪我谁得罪我?我和那女孩聊得好好的,谁让你过来的?真是想想就有气,现在小小戏弄你一下已经是便宜你了。

  卓夫人却看着鹰刀笑道:“你这番话,换在前两天说也许还有点用,但是今天早上我却刚刚收到消息,楚灵那丫头已经往这儿赶过来了,如果走的快些或许能赶上喝你和思楚的一杯喜酒。鹰公子,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她又何必来呢?”

  鹰刀听了不禁目瞪口呆,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