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一(寒雨连江)

第七章

  作者:香醉忘忧

  鹰刀环视群豪,见他们一个个瞪着自己,就象看着一个稀世珍宝,眼中满是贪婪的欲望。他脑中不由一片空白。

  他知道就算自己站出来说那九转心经不在自己身上,他们也不会相信。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楚灵那丫头要陷害自己,当她温情款款地对自己说在金陵等他时,他曾经是那么感动。谁知,她的居心会如此的恶毒。现在想来,她早已放风出去,说那本什么九转心经在自己身上,那她就能躲开这些意图图谋经书的人了。好一招调虎离山之计,可恨自己被她玩弄在鼓掌间而不自知,只要今天还有命在,一定去找她算清楚这笔帐。

  范歌见鹰刀默然不语,便低声问道:“鹰兄弟,那经书真的不在你身上?”

  鹰刀既然想明白其中的关键,自然知道再怎么辩白也是无济于事,便低声对范歌说道:“范大哥,我根本不知道这世上有九转心经这件东西,但他们是不会相信我的。今天的事我看难以善了,还请大哥站在一旁,莫要卷入其中。我相信,在这种情况之下,晁功绰也不会怪你不出手对付我了。”

  说毕也不待范歌答话,便大声喝道:“九转心经的确在我鹰刀的身上,是楚灵那丫头亲手送给我的,那位想要,这就来取吧。”

  楼上群豪见他亲口承认九转心经在他手上,不禁跃跃欲试,想抢前来夺,但又碍于有人在旁,不敢轻易出手。

  范歌见鹰刀明明没有经书却出口承认,不由惊道:“鹰兄弟,你胡说什么?你明明没有九转心经为何要承认?”

  鹰刀冲他苦涩一笑,不再答话,反而提起酒壶喝起酒来。

  范歌也知鹰刀无论如何辩白也不会有用,但如此下去,他一条小命势必会就此不保。不由大声对群雄道:“各位英雄,我是鬼王府在林家集分舵的舵主范歌。今天,大伙儿来到我的地头,请恕我范某人招待不周。不过,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今天我范歌要在此处理本门叛徒鹰刀,还请各位英雄赏鬼王府一个薄面,一切事情待我鬼王府处理完鹰刀再说如何?”

  “放屁,等你处理完鹰刀,经书还有我们的份吗?”

  “你鬼王府是什么东西!我们要卖面子给你!”

  “大伙儿别听他的,抢啊,谁抢到便是谁的,什么鬼王府!”

  范歌话一说完,周围群雄已嚷开来。

  范歌知道仅凭自己在林家集的力量是无法阻止群雄在此闹事的,但事到如今,说什么也得撑下去。于是他跨前一步,正要说话,却听得身后鹰刀说道:“没用的,范大哥。你的心意我鹰刀永远不会忘记,只要我鹰刀他日若还有命在,一定回来和你好好的喝一次酒。”

  说毕,鹰刀对范歌微一恭身,转身对群豪道:“要经书的就随我来。”他腰一弯,向后一纵,已跳出窗外去了。

  群雄见他跑了,纷纷追出楼去。刹那间,满屋子的人均已走光,只剩下范歌三人孤零零的站在窗前。

  范歌望着人群消失在夜幕之中,喃喃道:“鹰兄弟,保重了。”

  又转头对身旁的林浩天说:“你快跟上去打探消息。”

  林浩天点了点头,也越窗追了上去。

  鹰刀越窗而走之后,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只知道拼命地往前逃。在他的感觉之中,好象是一次历史重演。那晚杀了晁无心之后也是这样,在漫无边际的暗夜中奔跑,没有方向,没有目标,只知道凭着生命的本能,发挥出一切的力量向前,再向前。

  经过一轮急奔,鹰刀只觉得气喘心跳,身后却仍然传来一阵阵吵杂声,显然群雄仍在紧追不舍。他知道,再这样跑下去,终有被他们追到的时候,那时自己就没有和他们周旋的气力了。于是他一面放慢速度,一面紧急的思考,希望能找出一个办法来。

  现在自己面临两方面的难题,一是来自鬼王府的追杀,二是群雄要自己没有的九转心经。鬼王府这方面是最要命的,至于群雄方面只要得到经书,想来倒不必非要自己的命不可。如此一来,只要运用的巧妙,先用群雄来阻挡鬼王府的追杀,再想办法甩掉群雄,或许自己还能逃出生天。这样一来,楚灵那死丫头说经书在我身上倒变成了一件好事,虽然以后麻烦多多,但以目前来说实在是再妙不过了。楚灵啊楚灵,没想到你害我不成倒是救了我一条小命。哈哈,既然是骗人,我也要骗个十足,所谓演戏演全套,你说我是你的情郎,我便是你的情郎,再怎么说群雄也会给点我那便宜丈人“紫衫逍遥王”一点点面子吧。

  这样说来,自己倒希望有那么一本什么九转心经了,楚灵这死丫头既然要骗人好歹也弄一本给我,就算是假的也好啊。假的?对了,哈哈,自己弄一本假的不就成了吗?哈哈。

  计谋已定,他也不急着跑了。他先选了一处空旷之地,匆匆地在中央烧了一小堆材火,再从怀里掏出原先用来包裹干粮的油纸扔入火中。

  恰在此时,已有人赶了上来。最先赶到的居然是醉月楼的那个醉汉,看来还是他的功力最高,紧接着是下船就跟着自己的白发老头。

  他们看鹰刀居然若无其事地在烤火,并不逃跑,不禁觉得莫名其妙,有点莫测高深起来。

  人越聚越多,将鹰刀围在中间。

  鹰刀看着火堆中的油纸已烧得半丝不剩,这才拍拍手站了起来,他看了看四周,约莫有二三十人,想道:“有这么些人陪我,鬼王府再要想抓我回去就比较困难了吧,哈哈。”

  心内想的开心,脸上却仍然一付严肃的模样,他开口大声道:“各位英雄,我鹰刀武功低微,本来不过是鬼王府的一个叛徒,在武林中也是个小脚色。却不曾想,我那灵儿妹妹垂青于我,将她家至宝九转心经送了给我。虽然我并不懂其中高深莫测的内容,但我想,既然这件东西代表了我灵儿妹妹的一番情义,我却不能辜负了她。于是我时常拿出来看看背背,不知不觉居然被我背熟了。”当鹰刀说到“灵儿妹妹”等句时,心里几乎乐开了花,觉得就算是这么口头上占占便宜也是乐事一件,谁让楚灵这死丫头陷害我,就当是先付点利息吧。

  想到这里,嘴角不由微露笑容。

  群雄见他胡说八道不知所谓不由纷纷怒喝起来:“你和你情人的那点破事也不用和我们说的那么清楚,谁耐烦听。我看你小子贼兮兮地,准不是好东西。我们只想知道经书在哪里?”

  “快说,再不说,我们一人一刀下来把你砍成稀八烂。”

  鹰刀知道自己乐过了头,忙道:“大家息怒,小子一时想到灵儿妹妹,心里开心过了头,所以一时间得意忘形,请大家莫怪。我接着说。今天,由于我要办点私人的事,所以和灵儿妹妹分开一阵,却没想到被各位英雄给盯上了。如今,我跑是跑不了了,打也打不过,想来想去,灵儿妹妹交给我的东西,我说什么也不能给你们,否则如何对得住我灵儿妹妹呢?”

  他左一句“灵儿妹妹”,右一句“灵儿妹妹”,最先追上来的那位醉汉听得心里一阵烦躁,喝道:“臭小子,邀月公主的名讳岂是你叫得的,你休要在那里胡说。”

  鹰刀见他反应奇特,并不在意经书,反而在意自己叫楚灵的称谓。心内暗想,他听我叫楚灵那死丫头做“灵儿妹妹”心里就不舒服,搞不好这小子是我的“情敌”,看他是第一个追上我的,可见他的功力是群豪之冠,还是小心为上,我这假情人可别稀里糊涂的死在他这“情敌”的手上。

  想是这么想,口里却还得要死撑,否则就显得自己不够爱楚灵了,那前面所说的那些肉麻话不就前功尽弃了:“你们叫不得,我却是一直这么叫的,本来我也觉得这么叫不够尊重她,可她却说这么叫才显得不生分,显得亲热。”

  “喂,你有完没完?谁管你叫什么,我们只想知道经书在哪里。”

  “你小子是不是在拖延时间?快说!”

  “我看这小子是欠揍,大伙儿别理他,先揍他一顿再说。”

  群雄见鹰刀老是罗里罗嗦地,就是不说正题不由愤怒起来。那醉汉见群情激昂,便也不再和鹰刀争辩。

  鹰刀得意地冲那醉汉一笑,接着道:“各位英雄,刚才我说到我不忍心将灵儿妹妹交给我的东西给你们,但各位又逼得如此之紧,我左思右想之下,只好一把火烧了它。”

  群雄一听鹰刀把经书烧了,不由纷纷惊叫起来,一时间炸开了锅 .“不可能,大家别信他,这么宝贵的经书他怎么可能烧了呢?”

  “我早知道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先揍他一顿。”

  “肯定还在他身上,大家去搜他的身。”

  鹰刀自然知道群雄不会轻易信他,他说道:“我知道大家不会信我,但我会证明给大家看的。”于是,他一件件脱下自己的衣服展示给大家看,直至只剩下一条单裤。

  众人见他身上确实没藏什么经书,连一片薄纸也没有,但还是不相信他会烧了经书。

  鹰刀见他们还是不信便笑道:“其实,我烧书的时候,那位老伯和兄台都看见了,只不过他们那时并不知道我烧的是经书而已。”

  那醉汉听了这话只不过眉头一皱,但那白发老头听了,却大叫一声,奔到鹰刀身前的火堆中翻找起来。

  一阵微风吹过,将早已化为灰烬的纸屑卷在半空中。那老头呆呆地瞪着它喃喃道:“九转心经,我的九转心经。”

  鹰刀心内大笑,妙啊,实在是妙,这老头如此唱做俱佳,真比自己花钱雇一个人来演这出戏好多了。如此一来,群雄不信也得信了。

  果然,群雄看着空中飞舞的纸屑,一个个目瞪口呆作声不得。

  鹰刀见局势全盘掌握在自己手中,心中不由得意非凡。眼见原本劣无可劣的局势被自己一着妙着给扳了过来,剩下的事情只须好好利用这帮人来对付鬼王府的追兵,待得逃出鬼王府的地头,那自己就海阔天空凭鱼跃了。

  正在这时,忽生突变。只见那老头一掌向鹰刀劈来,口中厉声道:“臭小子,你烧了我的经书,我就要你的命。”由于鹰刀正在得意间,不曾防备这老头居然会偷袭自己,硬受这势大力沉的一掌之下,一口血喷了出来,向后便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