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一(寒雨连江)

第二十五章

  作者:香醉忘忧

  苏小小非但没有遮掩自己半裸的玉体,反而跳起身来,扑前抱住鹰刀,语带惊慌道:“老鼠,这房内有老鼠。”

  鹰刀笑道:“老鼠有什么好怕的?”

  苏小小揽住鹰刀的脖子,在他耳边吹一口气,吃吃笑道:“你知道的了,我们女孩子最怕的就是老鼠啊蟑螂啊之类的小东西了。

  你想想看,若是它们在我们的身上,腿上,爬啊爬的,你说有多恶心?“她口中说到”身上“”腿上“时,就用手轻轻抚摸着鹰刀的这些部位。

  苏小小的手仿佛带有魔力,鹰刀意乱神迷之下,竟然反手将她抱住。

  苏小小吃了一惊,道:“大哥,你想干什么?”她脸上虽然满是惊骇的表情,但眼中却满是笑意。

  鹰刀双眼已有痴迷之色,哪里还顾得上和她说话,双手在苏小小身上游走不已,大吃豆腐。

  苏小小更是得意,暗道:“鹰刀啊鹰刀,你终于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她心中想的得意,口中却欲拒还迎道:“大哥,不要!奴家好怕。”

  此刻的鹰刀早已变做一个色中恶鬼,他撕裂苏小小身上仅可遮住身体重要部位的衣裳,似乎想要更进一步。

  苏小小见鹰刀双眼呆滞,神智全失,已全盘掌握在自己手中。

  便媚笑道:“大哥,你别急。先看着我的眼睛。”

  鹰刀果然停止动作,望着她的眼睛。

  苏小小双眼突然爆起一道异光,她冷笑道:“你是谁?”

  鹰刀失魂落魄地望着她的双眼,机械道:“我是鹰刀。”

  苏小小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坐下。”

  鹰刀听了竟乖乖地坐在地上。

  苏小小继续道:“好,你站起来吧。”

  鹰刀又站了起来。

  苏小小摸着鹰刀脸颊媚笑道:“本来,这一趟无须我亲自来对付你。但我一听说你是艳绝天下的邀月公主的情郎,忍不住想来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原来也不过如此,我只不过略微施展了一下我的媚功而已,你便落在我手中了。看来,楚灵那小丫头对男人还是不够了解,没有什么眼光啊。”

  鹰刀就象一个木偶一般呆呆地站在那儿,木然不语。

  苏小小轻声问道:“鹰刀,天魔令在什么地方?”

  鹰刀嘴巴动了动,发出了几个含混不清的音节。苏小小见听不清楚,便贴近他的身子,继续问道:“你说在什么?”。

  突然暴笑声起,鹰刀迅捷地点了她的穴道,笑道:“我说的是,天魔令在你妈妈家里。”

  苏小小惊骇欲绝,她万万没有想到鹰刀居然不受她的控制。她这门媚功传自东瀛岛国扶桑,是扶桑势力最大的门派——万花御剑流的不传之密。她自学会了这门媚功之后,还从来没有失过手,没想到鹰刀居然对其毫无反应,致使她反为鹰刀所擒。

  她却不知道,鹰刀所学的太魔古经为天下魔道的最高宝典,乃是魔门正宗,而媚功只不过是天下万千种魔功之一。苏小小以媚功来对付鹰刀,无异于以卵击石,她的落败就擒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了。所幸鹰刀此刻功力不深,否则苏小小还会遭到她自己所施展的媚功反噬,那时只怕她连性命都难保。

  鹰刀早在和苏小小吃饭之时就已有所警觉,当苏小小施展媚功来抚摸他的手时,竟然会牵引自己体内的天魔气,引得天魔气蠢蠢欲动想要自动反击,鹰刀大感奇怪。但由于他新得到天魔气,对它的特性还不十分了解,故而,他立时压下天魔气,不动声色地弹开苏小小的手,以免打草惊蛇。

  苏小小惊叫道:“你早就知道我要对付你?”

  鹰刀眼光贪婪地流连在苏小小的身上,笑道:“一个大姑娘独自一人在密林中赶路总是会让人感到奇怪的。虽然你说是急着要回娘家,但我想一个身无武功,姿色不俗的姑娘在近黄昏的时候走在林子里,那胆子未免太大了些。”

  苏小小不服道:“总有人的胆子会大些的。”

  鹰刀笑笑道:“那时,我不过有些起疑而已。等到,你在吃饭的时候向我施展媚功时,我就想,凭你这手功夫,你要那强盗的头割下来给你都行,又何须要我来救你呢?而且,回想起来,那强盗虽然把你扑倒在地,但对你毛手毛脚之时,却畏畏缩缩始终不敢往关键的地方去,好象有些怕你。我想,那人是你的手下吧?”

  苏小小哼了一声,没有答他。

  鹰刀继续道:“于是,我自然就知道你花了这么大的力气,布下这个局就是来对付我的了。但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对付我,我身上可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啊?连仅有的那些银子还是从那强盗,不,你手下那里拿来的。所以,我就故意先避开你,然后再回来,看看你究竟想干什么。”

  苏小小冷笑道:“你明知道我要对付你,还敢回来,你的胆子倒不小。”

  鹰刀笑道:“我们男人有些时候的胆子的确很小,但只要一知道有人要存心勾引你,而这个女人又是象你这种又风骚又不大喜欢穿衣服的女人时,就算明知道要被打断腿,却爬也要爬来看上一看的。对于这一点,你想必比我清楚。”

  苏小小脸上一红,道:“那你为什么不拆穿我?”

  鹰刀道:“第一,我还不知道你为了什么要对付我。第二,我想知道你究竟能把自己牺牲到什么程度。第三,我也是个男人,有些不要钱的好戏,我也是很喜欢看一看的。”说毕,他故意用暧昧地眼神瞄了眼不该瞄的地方。

  苏小小气道:“现在你知道了,可以放了我吗?”

  鹰刀笑笑摇了摇头,道:“我知道的还不够多,比如你究竟为什么要天魔令,你从哪里来,你还有哪些同党等等。”

  苏小小笑道:“你以为我会说吗?”

  鹰刀悠闲地坐在凳上,笑道:“不说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毕竟在月下看裸体美女的机会不会很多,我还没看够呢!”

  苏小小却毫不在乎,吃吃笑道:“你看吧,反正我身上你没看过的地方也不多了,让你看个全相又如何?我也喜欢让你看。”

  鹰刀一怔,如此开放的女人倒也真是少见,却也拿她没有办法,只得道:“苏姑娘,虽然现在已近初夏,但你这么脱光了站在这里,是不是觉得有些冷?若是站到明天,我怕你会冻坏了。”

  苏小小笑道:“不冷,和你再一起我怎么会冷呢?我现在身上可热的很,不信你摸摸。”

  鹰刀怒道:“你再不说,我将你扔到大街上,让所有的人都来看看。”

  苏小小见鹰刀发怒,笑得更欢:“也不过是被臭男人看看身体而已,大不了到时我把这镇上的人杀光了。”

  鹰刀长叹一声,道:“本来,我不想这么做的,但你一再逼我,我也没办法了。下流也只好下流一次了。”

  苏小小惊道:“你想干什么?”

  鹰刀逼近苏小小的脸狞笑道:“我,要毁你的容!”

  苏小小这才慌张起来,毕竟对一个美丽的女人来说,容貌才是她们最最看重的东西。她怒道:“鹰刀,你敢!!”

  鹰刀见苏小小有些怕了,得意万分。口中却道:“我有什么不敢的?”说着,便从怀中取出楚灵送他的匕首——破星之焰,将匕尖慢慢刺向苏小小的脸。

  突然,他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因为,他见苏小小虽然脸上满是惊恐之色,但眼神中却暗藏欢喜。一个受到恐吓的人决不会有如此奇怪的反应,除非她已布好陷阱等着你去钻。

  当机立断之下,鹰刀迅速地抽回匕首,本能地伸腿向下踢去。

  只听砰的一声,和苏小小踢来的撩阴腿相交一记。

  由于是在仓促之下,鹰刀吃了点小亏,被震退两步。

  苏小小一个旋身,拿起衣服裹住身体。她笑道:“鹰刀,你的确是有点小聪明。但你的武功却不怎么样,你点穴的手法更差,轻轻松松便被我冲开了穴道。若不是你闪得快,我这一脚就有的你好受了。”

  鹰刀将破星之焰依旧放回怀中,抽出后背的大夏龙雀道:“苏姑娘,你这一脚踢来想要我断子绝孙哪?你也太狠了些。”

  苏小小笑道:“谁让你对奴家这般薄情?奴家这是棒打薄情郎。”她一脱身之后,故态复萌,妖媚又现。

  鹰刀大喝一声,一刀劈向苏小小,口中却道:“既然你说我薄情,那我们就亲热亲热。”大夏龙雀刀刀锋过处,带出一片寒流,直逼苏小小面门。

  苏小小吃了一惊,这一刀气势磅礴,夹杂着一丝森寒之气,极难应付,和原来传来鹰刀武功平平的资料有很大的出入。她飘身避开鹰刀刀势,连攻两掌。

  两人刀来掌往,斗了约有半刻钟。苏小小见无法胜过鹰刀,便挥掌逼退他几步,娇笑几声,身子向后一纵,翻身越出窗外消失不见了。

  鹰刀追到窗边,却隐隐听到苏小小的几声笑语:“鹰刀,如果你能躲得过我小师妹的追杀,就来小花溪找我。奴家先去了。”

  小花溪?她是花溪剑派的?

  鹰刀望着黑漆漆的窗外,默然无语。

  卷一《寒雨连江》终   请看下卷《花溪问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