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一(寒雨连江)

第二十三章

  作者:香醉忘忧

  鹰刀手握大夏龙雀,只觉全身燥热如火,内息象万马奔腾一般在体内狂涌,根本无法控制它快速的运转。

  鹰刀大惊,知道自己可能操之过急,练功太过急进,自己体内原先的那些内力无法自如地控制后来从体外吸进来的天魔气,导致了现在这种失控的局面。这是走火的前兆。

  原来这天魔内功乃是魔教第一奇功,想要练习此功的首要条件便是本身具有颇为高深的内功作为基础,这样才能自如地掌控外吸进体内的天魔气,将其聚集在丹田内,再慢慢消化,使之和自己本身内力融合在一起。而鹰刀由于自身内力不高,再加上早已被卓夫人击溃于四肢,有等于没有。所以,当天魔气一入体内,立时反客为主,摆脱鹰刀体内内力对它的控制,自行快速运转起来。随着进入鹰刀体内的天魔气越来越多,它运转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而它运转的越快,受其吸引,进入鹰刀体内的天魔气也越加猛烈,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逐渐地鹰刀体内的天魔气越聚越多,几乎要将鹰刀的身体撑破。虽然,鹰刀外表看来除了额冒冷汗,脸红如火之外,好象和常人无异,但是在鹰刀的感觉中,自己身体内的天魔气却不停地在膨胀。就如自己是一个气球,有人不停地在给自己打气,如果他不住手的话,终有将自己撑破的时候。

  如果再不将天魔气宣泄出去,只怕自己真的会爆炸了!鹰刀在没有其它什么好的办法之前,只能挥刀乱劈,期望能暂时消耗掉一些天魔气。

  可是,这个办法似乎不怎么管用,体内的天魔气依然不断地在膨胀,丝毫没有减慢它运行的速度。

  鹰刀的神智渐渐模糊,脑海中满是幻觉。他想起了义兄一家倒在血泊之中的凄惨情景,而晁无心却站在义嫂赤裸的身躯旁得意狂笑。登时间,悲伤,愤恨,痛苦的情绪充塞在鹰刀的心田。

  鹰刀放声大哭:“大哥,大嫂,你们死得好惨!!”他的眼前一片血色,殷红的鲜血扑天盖地而来。

  “晁无心,你这个奸贼!!还我大哥一家命来!看刀!”

  鹰刀挥刀狂舞,仿佛眼前全是晁无心得意的笑脸。

  石窟之内刀气纵横。以现在鹰刀体内狂暴的天魔气再加上大夏龙雀无坚不摧的锋利,刹那间石窟内一片狼籍,而原本被鹰刀摊在地上的《太魔古经》早已被刀气切割得如同雪片一般在空中乱舞。魔教百年流传下来的无上宝典就此毁于鹰刀之手。若是应不悔知道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打死她也不会带鹰刀上天魔宫来偷《太魔古经》了。

  鹰刀仿佛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疲倦,他不停地狂舞手中的大夏龙雀。终于,来到了石窟的门前。鹰刀此刻几近疯狂,他只知道凡是挡在他面前的东西都要将它摧毁。他大喝一声,大夏龙雀刀划向石门。

  厚重的石门丝毫抵挡不住鹰刀狂暴的天魔气和大夏龙雀刀的攻击。几刀过后,鹰刀仿若一个盖世魔神般破门而出。

  门外看守禁地的天魔宫人料想不到禁地之内居然会有人在,当听到鹰刀在破门时发出的巨响时,人人惊骇莫名,聚集在门口探听石窟内的动静,更有人觉得事有蹊跷飞奔出去找人来援。

  鹰刀跨出门外,双眼冷冷地扫视着天魔宫众人。

  天魔宫人被他眼神一望,只觉一股寒意涌上心头。但他们身为禁地职守,见到禁地被鹰刀破坏,若不将他抓住,只怕被教规严惩,人人死无葬身之地。于是,一个约是头目般的大汉张口叫道:“你是什么人?敢私闯我教禁地!留下命来!”说毕,手一挥,率领众人围向鹰刀。

  鹰刀此刻心中正是愤恨交加的时候,但心中尚有一丝清明,知道眼前这些人和晁无心毫不相干,可思绪躁动,好象有人不停地在他耳边叫道:“杀,杀光他们,他们全不是好人。”

  他大叫一声:“我不想杀人!你们快走!!”他只想快快离开这里,免得一时控制不住,错手将他们杀了。于是,他向前急奔,想从当初潜进来的秘道逃走。

  但那名头目却以为鹰刀想要逃走,他叫道:“小贼,想要逃吗?可没那么容易!大伙儿一起上,将这小贼留下审问,看是何人指使他上天魔宫来捣乱的。”说毕,领先一剑刺向鹰刀。

  鹰刀见他一剑刺来,随手挥刀劈下。那头目见鹰刀这一刀势大,忙回剑挡格。只听得“嗤”地一声轻响,那头目连叫也来不及叫唤半声,便被鹰刀连剑带人劈做两半。

  鹰刀心中一片茫然。这就杀了人了?自己的本意只是想将此人击退,却没料到大夏龙雀刀锋利至此,终于还是杀了人了。他却没有想到,光凭大夏龙雀刀的锋利决不可能如此轻易地将那人连剑带人劈做两半,若非他身上有天魔气的推动,他最多削断那人的长剑罢了,而这天魔气的推动却是完全不受鹰刀控制的,造成这种情况其实大半是天魔气在作怪。

  大夏龙雀刀沾到血腥之后,仿佛突然间被注入了生命之气,刀刃颤动,嗡翁作响。而被囚禁在刀内的寒流猛然间寒气大盛,倒冲入鹰刀体内。寒流进入鹰刀体内之后,稍稍抑制住他体内飞速运转的天魔气,使得鹰刀稍减狂躁不安的情绪。

  鹰刀不想再多伤人命,狂叫一声:“挡我者死!!”手中大夏龙雀刀舞动,护住自身,向秘道口闯去。

  天魔宫众人见鹰刀随手一刀便杀了那头目,哪里敢阻挡,但由于职责所在,不得不装个样子,跟在鹰刀身后佯攻。

  就在鹰刀要闯到秘道口时,一把雄浑的声音在身后炸响:“哪里来的小贼,敢来我天魔宫捣乱!看我武展羽来收拾你。”

  鹰刀回头一看,见一个约莫五六十岁的老者手持一柄长剑飞身向他扑来。只见他剑尖颤动,剑势笼罩自己全身大穴,使人猜不透他究竟要攻向自己哪一点,实在是一门极高深的剑法。

  鹰刀想也不想,一刀划向武展羽攻来的长剑。刀剑相交之下,武展羽的长剑立时断为两段。

  武展羽吃了一惊,见一招之下便被鹰刀削断兵器,他的老脸哪里搁得住。他闷哼一声,从别人手中夺过一柄剑继续攻向鹰刀。这一次,他极力避免与鹰刀手中的大夏龙雀刀相碰,一粘就走,决不给鹰刀再削断他兵器的机会。

  如此一来,鹰刀便有几分抵挡不住他的攻势了。因为鹰刀虽然天魔气强劲,手中大夏龙雀刀也是锋利无匹,但他的刀招却实在不怎么高明,两相比较起来,简直相差七八个档次。好在武展羽顾忌鹰刀手中的刀快,也不敢过于逼迫鹰刀,才使得鹰刀不至于落败就擒。

  鹰刀越打越急,心内狂暴之念又起。他大叫一声,出刀不再依循招式,只知挥刀乱砍一气。如此一来,武展羽倒忙于闪躲应付鹰刀纵横的刀气,放慢对鹰刀的攻击。他知道,眼前这个疯疯颠颠的青年,其实武功也不怎么样,只是全凭手中的刀快,只要细心周旋,时间一久,总会发觉他的破绽,将他拿下。

  果然,过不多久,武展羽觑准鹰刀一个空档,一剑刺中鹰刀左肩。

  武展羽正在得意之时,却见鹰刀狂笑一声,反手抓住刺在他肩上的长剑,不让武展羽抽离,右手却挥刀攻向武展羽。

  武展羽登时吓得魂飞魄散,忙放开手中长剑急往后退。但还是迟了一步,一只右手已被鹰刀挥刀齐肩削断。武展羽痛得大叫一声,摔倒在地,晕了过去。

  鹰刀见强敌已败,不再恋战,回身继续冲向秘道。他几刀击破秘道暗门,跃入秘道,飞身向山下狂奔。

  天魔宫众人见连暗修罗王武展羽也不是鹰刀对手,哪里还敢再出手阻拦,只得眼睁睁地瞧着鹰刀逃逸而去。

  鹰刀逃离天魔宫之后,依然觉得天魔气在体内左奔右突,很是难受,但他料想天魔宫的人一定会大举追击自己,只得暂时不去理会体内狂暴的天魔气,先逃命要紧。

  他却不知道,这种做法正暗合太魔古经中所说的“紧守本心,不让本心受万物干扰”的要决,只要能够忘却体内天魔气的冲突,将天魔气带给自己的痛苦也当作是一种幻象,那么就“一切变化灵通自能在体内运转”了。如果,鹰刀一直象在石窟内时那样,执着于脑中产生的幻觉,被幻觉所困扰,那他只怕早已走火入魔,疯狂而死了。

  鹰刀起先还只是顾虑身后有天魔宫的追兵,故而埋头奔跑。

  跑到后来,体内天魔气渐渐运转慢了下来,趋于平缓,最后终于纳入正轨,竟然能和鹰刀的一呼一吸配合起来,至此天魔气首次在鹰刀体内融会贯通,为他所用,而不是天魔气自身狂暴运转来推动鹰刀发力。

  当鹰刀连续狂奔到百里之外,他才稍稍放下心事。他喘着气想道,这下天魔宫总不会追到了吧。这时,他猛然想到自己身上的天魔气怎么不那么乱撞了?真是好生奇怪。

  谁知他不想还好,一想到这些,体内的天魔气又有蠢蠢欲动的迹象。鹰刀叫声苦也,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眼见天魔气在体内运转速度慢慢加快,鹰刀额上不由急出汗来,难道又要象先前一般发疯发颠?

  就在这时,他脑中灵光一闪,想到经书封面上所说的“破除万象”一句,不禁恍然大悟。他连忙盘膝坐下,抬头望天,目视天际流云,不去留意体内天魔气如何激撞,神游四海,只当自己的身子已死了。

  其实现在在鹰刀体内乱撞的天魔气已经是一小部分还没有完全消化了的天魔气,经过鹰刀这一番静坐,再加上原先已经融会贯通了的天魔气对它的压制,终于,鹰刀体内的天魔气完完全全地被他消化吸收了。

  鹰刀长笑而起,他已经掌握到修炼天魔气的不二法门,自此以后,他当能依此方法练功,再也不会重蹈覆辙了。

  现在,他天魔功已有小成,再凭借着手中大夏龙雀刀的厉害,相信再对上如武展羽这样的高手,就不会弄得象先前一般狼狈了。鹰刀想到还身在幽兰小筑的卓思楚,心里一热,暗道:“以自己现在的身手,虽然可能仍然不是那卓夫人的对手,但相信卓夫人要轻易抓住自己,想来也不容易。现在不去找思楚一起私奔,更待何时?”他越想越得意,手不禁摸向脖中的天魔令。

  谁知一摸之下,竟然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