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一(寒雨连江)

第二十二章

  作者:香醉忘忧

  鹰刀环顾这间所谓的天魔宫禁地。

  在昏暗的灯光之下,所有的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神秘和诡异。

  这是一间极其宽广的屋子。或许,称它作屋子并不是那么合适,也许把它叫做洞窟更恰当些。因为很显然,它是人工开凿出来的一个巨大的空间。

  鹰刀站在那儿,突然有一种深深的寂寞席卷而来,将他淹没其中。

  “这里这么大,叫我怎么去找那本叫太魔古经的东西?也许十天半月也找不到。”鹰刀迅速地对眼前的状况做了一个判断:“在还没有被人发现之前,还是快些溜走吧。而且,有应不悔这种既阴险又危险的人物在外面,自己的安全系数无疑已经到了极低的地步了,自从和她在一起之后,自己才真正了解到什么才是如履薄冰,什么才是步步惊心。”

  他转过身子往回走,来到门前轻声叫道:“婆婆!开门!”

  门外毫无动静。

  鹰刀有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他放大声音叫道:“婆婆,请开门,我要出来了。”

  门外依然一片寂静。

  鹰刀一阵悲哀涌上心头,残酷的事实告诉了他:“我,又被她给骗了。难道我果真是个蠢到变态而无可救药的家伙吗?”

  他摸遍了大门四周也找不到任何类似于开关,按钮之类可以将门打开的东西,无可奈何之下,鹰刀只得放弃了从原路回去的打算。

  这个世界还真是残酷,也许真正靠得住的只有自己了。鹰刀在发出如此深刻地感叹之后,终于激发出潜藏在内心的勇气,决定依靠自己的能力来找寻出离开这里的出路。

  但是,令鹰刀真正失望的是,他绕着这间巨大的洞窟仔细摸索了两遍之后,居然还是没有什么发现。没有机关,没有经书,什么都没有,这里根本就是一个空空荡荡的石窟。

  鹰刀沮丧地坐倒在石窟的中央,心中满是凄凉。应不悔啊应不悔,你为什么要骗我?我可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呀。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鹰刀已渐感绝望的时候,眼前突然一亮,被一幕奇异的景象所吸引。

  有一柱雪亮的光线自石窟的右端顶部洒下来,直射在左侧的石壁之上。原本水平如镜,空空如也的石壁上居然有一小块东西如同镜子一样将那柱光线折射过来,直刺鹰刀的眼帘。

  鹰刀大奇,抬头向上望去。原来,在石窟的右侧顶部有一个圆盘大小的圆洞,想来当月亮刚刚运行到某一点上时,月光便会透过这个圆洞照射进来,而光线又恰巧照射在对面的那块发亮的东西。

  设计地如此巧妙,那块发亮的东西一定会是一件奇异的宝贝吧?如果把它弄下来,说不定很值得几个银子。自己穷了这么久,轮也该轮到自己发一笔小财了。鹰刀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起身向目标奔去。

  他跑到跟前一看,原来兴奋的心情消失到无影无踪。虽然见到的是一块玉石,但它深陷在石壁之中,而且看它的色泽大小,也非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就算是辛辛苦苦地将它挖了出来,相信也值不了几个钱,更别说以现在鹰刀的能力根本就没有可能将这件东西弄出来。

  自己到底还是没有什么财运呀,象这种不劳而获的美梦还是不要再去做了。鹰刀摸着那块玉石哀叹不已。

  这个玉石的形状有点眼熟,好象在什么地方见过。鹰刀抚摸良久,猛然醒起,依照这块玉石的形状来看,和自己脖上挂的天魔令好象是一对的。

  他急忙取下天魔令,将它们两相比较,果然如自己猜想。鹰刀将天魔令小心翼翼地嵌入石壁上的那块玉石,期待着奇迹出现。

  一声沉重的闷响,奇迹终于出现了。

  地上的有一块石砖突然徐徐向旁边移开,露出一个五尺见方的石匣。鹰刀大喜,缓缓打开石匣的盖子。印入眼帘的是一把造型奇特的刀,刀柄如龙尾,刀锋却若雀嘴,在刀身上赫然刻着“大夏龙雀”四个篆体字。

  鹰刀伸手去拿大夏龙雀刀,手指刚触及刀柄,一股寒流便沿着手指而上流遍全身。鹰刀蓦然间受此寒流一激,只觉冰寒刺骨难以忍耐,大叫一声放开刀柄。

  鹰刀定了定神,心里暗暗吃惊。这是把什么鬼刀?摸上去居然冷得象一块寒冰一样。但既然看到了,总不能就此罢手不要了。于是,他继续伸出手去取大夏龙雀刀。

  这一次由于已经有了准备,虽然仍被那股沿臂而上的寒气冻的牙齿咯咯作响,却也觉得没有上一次时那般冰冷难耐了。他用双手握住大夏龙雀刀,将它取出石匣,定睛细看,只见它刀身黝黑,刃薄如纸,寒气流动,仿佛是一股有生命的异物被囚禁在刀内,只是受了什么禁制无法破刀而出。

  鹰刀高举大夏龙雀顺势往下虚劈一刀,猛然间觉得刀似乎已不受自己控制,居然脱手欲飞,一股大力在向外猛扯。他忙用力回抓,但这股力道太过强烈,鹰刀在卒不及防之下,终于滑脱。

  只听一声轻响,大夏龙雀直刺地面,有一小半刀身竟然没入地上石砖,将刀直直地立在那儿。鹰刀大惊,好快的刀!仅凭借此刀自身的重量就能刺入地上石砖,可见此刀的锋利程度。

  鹰刀喜不自胜,若是用此刀和他人对阵,一刀下去……嘿嘿,还有什么能够抵挡?只可惜,现在自己没有内功,否则,凭借此刀的锋利,相信破门而出也不会是什么难事,那就不用呆在这阴森森的鬼地方了。

  对了,看看石匣里还有什么宝贝?说不定应不悔所说的什么太魔古经也在其中,那就发了。

  说干就干。鹰刀扑到石匣前,向内一望,果然见到一本薄薄的经书之类的东西躺在石匣的底部。

  鹰刀流着口水,眼放奇光,兴奋地将经书取了出来一看。只见经书封面赫然写着几行大字:“天道循环,在乎自然。道耶魔耶,殊途同归。破除万象,是为太魔。”

  “太魔古经!”鹰刀颤抖着双手,高兴地直想哭:“这一次,应不悔倒没有骗我,这里果然有太魔古经。我只要有了这本经书,说不定一夜之间就能成为顶尖高手了。哈哈哈。”鹰刀只要一想到自己将来成为高手之后威风凛凛,傲啸武林的风光,人就开心得象一只快乐的小老鼠:“我也没什么太高的要求,只要能够象楚天舒那样一剑压住天魔宫十三高手就够了,实在不行,马马虎虎一点,只要我能一刀能压得住七大高手也可以。”

  鹰刀一边在那儿美得冒泡,一边迫不及待地翻开经书仔细参祥其中奥秘。

  “宇宙万物,何者谓神?何者谓魔?神即是魔,魔即是神,神魔两道,千变万化,臻至极处,殊途同归,道心魔心,皆在本心。

  夫功者,下者守形,上者守意,破除我执,方能一切变化灵通具在自身。“

  鹰刀仿佛有明悟在心。经书说道,世间万物根本没有神魔正邪之分,虽然看上去好象两者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但是两者到了最高境界之后,他们最终的目的却是相同的。是道是魔,不是说你使的是什么手段,全在你内心的想法。只要你的目的正确,你就是用了魔的手段,你的心却依然是道心。而同样,如果你的目的是邪恶的,即便是你用的手段如何光明正大,你的内心却是邪恶的。所以,要习练这门武功,首先要撇开正常人所说的一切伦理道德,坚持自己本心的纯净,只要你能始终守住本心不被万物干扰,破除一切虚幻的东西,那么所有的变化灵通自能在你的体内运转,这才是上乘的武学之道。

  经书中还罗列出一些基本的行功姿势和运气的法门。它说,人在宇宙万物中虽然是极其渺小和微不足道的,但是其实人体却和宇宙一样,自身存在着许许多多神秘的能力,只要找到人体内某些物质运行的轨迹,再通过一些手段将它运行的速度大幅提升,就自然能够得到巨大的能量,这就是所谓的“气机”。而它列出的行功姿势就是一种为了有效地将天地间所有能够促进人体内某些物质运行速度的能量聚集在体内的方法。然后,再通过这些能量去推进人体内那种物质运行的速度来获得气机的聚集。说白了,就是说天魔功有如一台能量转换的机器,它将天地间一些神秘的东西转换为能量进入人体,来激发人体内某些潜藏的能量,再将这些能量转换为气聚集在体内。最后,再通过一些运气的法门,将聚集在体内的气转换为超强的力量,这就是天魔内功。

  鹰刀依照图式吐纳打坐,练习起天魔功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渐渐感到原来被卓夫人击散于四肢的内力渐渐运转起来,依照一种奇异的轨迹在体内运行,随之而来的感觉是,好象体外的一些莫名的东西也在顺着自己体内的内力运行的方向在流动。随着体内内力运行速度的加快,那些东西也在不停的加快速度,渐渐地它的速度已超过体内内力运行的速度,终于到了某一时刻,鹰刀身子一震,那些东西慢慢穿过人体四肢直入体内,和体内的内力混合在一起运行起来。

  鹰刀长笑一声,睁开双眼。却猛然发现,自己的笑声充满了暴戾阴骘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