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一(寒雨连江)

第二十章

  作者:香醉忘忧

  秦道雪见楚灵居然不愿跟自己回去,心内大急,以为楚灵受到应不悔和鹰刀两人的控制,故而言不由衷。但楚灵身处应不悔手中,他一时间却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得道:“灵儿,我看你身体有些不适,还是快些随了舅舅回去好生调养,否则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叫我怎么和你爹爹交代?”

  楚灵眼泪流了下来,呜咽道:“舅舅,如果现在灵儿就跟你回去,只怕还没到金陵,灵儿便已死了。”说着,眼睛再度望向鹰刀,眼中柔情似水,却又蕴藏着万般伤痛,她接着道:“本来,灵儿死了也就死了,也没有什么,但我心里有些事却始终放它不下,这样便死,灵儿实在不甘心。”

  鹰刀回望楚灵,内心绞痛异常,无言以对。

  秦道雪见楚灵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以为她中了应不悔十分厉害的毒药,所以说什么还没到金陵便已死了的话。他怒极攻心,向应不悔喝道:“应不悔,我念在你年事已高这才尊称你一声前辈,岂料你如此下流,居然对灵儿下毒。你在江湖上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难道你不感到惭愧吗?”

  应不悔被他说得莫名其妙起来,奇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什么时候对灵儿下毒了?“

  秦道雪道:“做了就做了,又何必不敢承认?若非你对灵儿下毒,灵儿又怎么会不跟我们走,还说什么还没到金陵就死了的话?

  还是痛痛快快的将解药交出来罢,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楚灵见秦道雪误会应不悔对她下毒,忙道:“舅舅,你弄错了,婆婆非但没有对我下毒,还对灵儿很好,若不是婆婆恐怕我早已死了。”

  应不悔讥笑道:“姓秦的,你可听清楚了,我可没对灵儿下什么毒,是她自己不愿意跟着你们走的。”

  秦道雪仍然以为楚灵是受了应不悔的挟制才这么说的,急道:“灵儿,你别怕。舅舅带了这许多人来,咱们无须怕了应不悔。只要将应不悔制住,搜出解药来,你的毒就能解了。”说毕,向后一挥手,说声动手,他身后的十几个人登时将应不悔鹰刀和楚灵三人围在中间。

  楚灵见双方误会加深,心里又气又急,叫道:“且慢。舅舅,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意思呢?好罢,我实话跟你说了罢,我不愿意跟你回去是因为我不想离开鹰大哥。灵儿对鹰大哥实在是情根深种,相思入骨,无法自拔,可他却没怎么将我放在心上。我只怕跟你一走,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与其日后苦受相思煎熬,还不如现在死了干净。”她凄然一笑,接着道:“其实说我中了毒也没说错,我中的是情毒,可这毒全天下唯有鹰大哥一人能解。”

  秦琴在一旁道:“灵儿姐姐,我看这鹰刀一副病鬼的模样,有什么好的?你要这般想着他?”

  楚灵摇头道:“琴儿,你不会明白的。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长得怎么样,他本领才学的高低,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见到他就觉得有说不出的开心快乐,而你见不到他你就会时时想着他,念着他,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一颗心老是空荡荡地难受。那时,你便会知道,你这一辈子都离不开他了,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你才会觉得自己还活着。就象我现在这样。”

  楚灵的这一番话听得秦道雪等人一个个目瞪口呆,他们再也想不到平日里眼高于顶,视天下青年俊杰若无物的邀月公主居然对鹰刀如此痴迷,莫非这鹰刀有什么迷惑女人神智的邪术不成?更有几个年轻人心内暗想:“若是鹰刀将这门高深莫测的泡妞神功教给自己便好了,那样一来,自己岂非也能纵横情场,笑傲青楼了吗?”

  自此,人人对鹰刀刮目相看,致以崇敬的目光。

  秦道雪的心里却有另外一种想法,他在心内暗暗佩服鹰刀这招“美男计”实在漂亮,魔教中人的手段果然是千变万化,有鬼神莫测之机。事已至此,他实在无话可说。

  鹰刀听到楚灵当着这许多人的面袒露爱慕自己的心迹,心里着实感动。他心潮澎湃之下,跨前握住楚灵的手道:“灵儿,我鹰刀何德何能,能得到你的垂青?只是我自问自己无才无德,本领低微,实在是怕辱没了你。其实在我的心中又何尝不是对你朝思夜想,魂牵梦系呢?”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自己越说的肉麻,别人越不会耻笑楚灵对自己的痴恋。否则,象这种话,就算鹰刀的确是这么想的,也不会将它说出口来。

  他转头向应不悔问道:“婆婆,你身上有没有银子,请借我一用。”

  应不悔从怀中掏了一锭纹银交给鹰刀,口中问道:“你要银子做什么?”

  鹰刀没有答她,他接过银子转手递给楚灵道:“灵儿,你鹰大哥是个穷鬼,身上连一文钱也没有。如果,你愿意下嫁于我的话,这十两银子便算是我下的聘礼,还盼你收下它。”

  楚灵一听,欢喜得几乎晕了过去。她怎么也料想不到鹰刀会在此刻向她求婚。惊喜交集之下,只觉得头脑乱成一团,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她扯着应不悔的袖子问道:“婆婆,我,我现在该怎么办?我好欢喜,他终于答应娶我了。”

  应不悔搂着乱成一团的楚灵,笑道:“傻孩子,如果你愿意嫁给他,你就找一样东西给他,当做还礼。如果你不愿意,你就把手中的银子掷还给这臭小子好了。”

  楚灵忙不迭地说道:“愿意,我当然愿意。可我拿什么东西送给他好呢?”她紧紧握住手中的银子,生怕被别人抢了去,另一只手在身上一阵忙乱,取出当日鹰刀重伤将死时,她用以自杀的那柄匕首,交给鹰刀道:“鹰大哥,这是我爹爹给我的护身匕首,也是我娘生前佩带之物,名叫‘破星之焰’,现在交给了你,希望你言而有信,莫叫灵儿失望。”

  鹰刀接过匕首抽出一看,只见寒森之气扑面而来,确是把削铁如泥的宝刃。他右手一挥,轻轻削断耳边几缕长发,道:“灵儿放心,倘若鹰刀背信弃义,当如此发,不得好死。”

  楚灵忙伸手掩住鹰刀的嘴,低声道:“好好的发什么誓?灵儿信你便是。鹰大哥,我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你会娶我,告诉灵儿,我不是在做梦罢。唉,如果是做梦,我倒希望自己永远不要醒过来。”

  应不悔在一旁笑道:“真是傻孩子!你聘礼也收了,回礼也送了,还做什么梦?如果你还不放心,我就算是媒婆罢。连媒人都有了,这下你该放心了吧。只是等你们礼成的时候,别忘了请婆婆去喝一杯喜酒。”

  楚灵害羞地搂着应不悔撒娇,道:“婆婆,你在笑灵儿呢!灵儿不依。”

  秦道雪见事情演变下来居然变成是鹰刀和楚灵两人定情的场面,心里大感不是滋味。他转眼一看,见秦琴正饶有兴趣地盯着鹰刀,眼神中居然颇带欣赏之色。他忙跨前两步,挡住女儿的视线,以免自己的宝贝女儿也象楚灵一般中了魔教邪术,深陷其中,而不可自拔,那时就追悔莫及了。

  秦琴见楚灵原本憔悴苍白的脸庞自鹰刀向她求婚以后,竟然骤然间变得神采飞扬,艳光四射,仿佛所有的美丽都在这一刻绽放出来,几乎令人不可逼视。她内心不由微起波澜,原来爱情居然可以使一个女人如此美丽,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象表姐一样遇到一个可以使自己倾心相恋的男人?她眼睛转到鹰刀身上,这个年轻人很显然身无武功,否则也不会避不开先前自己抽他的一鞭,但他却能在爹爹和自己面前侃侃而谈,毫无惧色。虽然他没有武功,但他这一身傲骨却着实令人钦佩。唉,也只有这样的人物才配得上表姐对他的一番痴情。

  秦道雪挡在女儿的身前,道:“灵儿,婚姻大事岂同儿戏,依我之见,还是先禀明你爹爹再作打算。”

  楚灵眉头一皱,道:“舅舅,无论爹爹他老人家同不同意,灵儿此身非鹰大哥不嫁。若爹爹不答应我们的婚事,灵儿立时死在他老人家的面前。”

  秦道雪见楚灵正是情浓时分,决不会听自己良言相劝,只得作罢。但若将她继续留在鹰刀身边,和他一起上天魔宫,那未免太过凶险。毕竟一入天魔宫,如同身在鬼域,对于不通武功的楚灵来说,随时会有生命的危险。倘若万一出了什么事,楚天舒怪罪下来可担当不起。于是又劝道:“灵儿,那你先随舅舅去金陵,等鹰贤侄天魔宫事了之后,再来和你会面不迟。”

  楚灵好不容易得到鹰刀当面许婚,正是欢喜之际,一时间哪里舍得和鹰刀分手。她正要开口拒绝秦道雪时,鹰刀柔声说道:“灵儿,还是听秦大侠的话,你先回金陵等我罢。”

  楚灵急道:“鹰大哥,你不喜欢灵儿跟着你吗?”

  鹰刀笑笑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只是我这一趟上天魔宫福祸难知,可能会有风险。而你又是楚天舒的女儿,天魔宫的人未必个个都象婆婆那样讲理,你随我一起去,徒增变数,反而不好。更重要的是你爹爹那边还需要你去联络他,叫他莫要中了卓夫人的圈套。还有,曲大叔曲婶和雪儿也要你想办法救他们一救,我们不可以只为了自己一时之快而不顾他人。所以,灵儿,你听我的话,还是先随你舅舅回金陵,我向你保证,天魔宫事了之后,就前来金陵找你。”

  楚灵无奈,只得答应。她转头向应不悔道:“婆婆,灵儿求你一件事。你要好生照顾鹰大哥,别让他受到什么伤害。”

  应不悔笑道:“婆婆答应你,到时保证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新郎倌,你就放心的去吧。”

  终于,楚灵依依不舍地和鹰刀告别,上了秦道雪一行人带来的马车。

  秦琴见马车早已走得望不见应不悔的茅屋了,楚灵依然痴痴的往那个方向望着,奇道:“灵儿姐姐,从这里望过去根本看不到他了,你还看什么?”

  楚灵幽幽道:“我眼睛虽然已看不到他了,但我的心却仍然看得见,他仿佛就在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