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一(寒雨连江)

第十八章

  作者:香醉忘忧

  鹰刀笑道:“那依婆婆之见该当如何?去找楚天舒报仇?恐怕没有这个本事罢。要不然杀了我们二人泄愤?婆婆是前辈高人,这等事料想你是做不出来的罢。”

  应不悔默然不语,无言应对。

  鹰刀道:“所以,依我之见,还不如就此将此事轻轻揭过,忘了它罢。”

  应不悔思虑良久,痛下决心道:“好,这次就听你的。但你们也别想再让我去打探楚天舒的什么消息,我能这么做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你们不用再说了。我先出去找人传消息到金陵秦道雪那儿,叫他派人来接灵儿。灵儿安全之后,你就跟我上天魔宫。”说毕,头也不回的就走出房门去了。

  鹰刀和楚灵对望一眼,知道应不悔能这么做,已经到了她的底线了,不可能再去要求她做什么。所以,关于通知楚天舒的事只好另想他法了。

  楚灵温柔道:“鹰大哥,你伤势刚好,不宜太过劳神,我爹爹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

  鹰刀微笑道:“本来我怕你爹爹一时不察,中了卓夫人设下的圈套。可听应婆婆一说,我知道凭你爹爹的武功,我们根本无须再为他担心什么。不过,为了小心起见,有机会的话,自然还是想法和你爹爹知会一声的好。”

  楚灵道:“我早说了,我爹爹武功盖世,这世上只怕还没什么事情能难得倒他。”言语之间,自然流露出一种自豪的神色。

  鹰刀笑笑道:“是,你爹爹武功盖世,只可惜生的女儿却是个不懂武功的小丫头。”

  楚灵叹息一声,黯然道:“是呀,要是我懂武功,那就不会累的你受伤了。”

  鹰刀道:“这也没什么。只是这两天来,你为了照顾我受了许多的苦。我看你倒消瘦了许多。”

  楚灵笑道:“瘦了的好,显得苗条。这两天我也没受什么苦,反而觉得这两天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最开心的日子。”

  鹰刀奇道:“为什么?”

  楚灵道:“在这两天来,我学会了许多事。比如,抓鱼呀,劈柴呀,烧饭呀等等。对了,你不是说我煲的鱼汤好喝吗?要不要我再去给你端一碗来。”其实,在楚灵的心里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那就是,她之所以感到开心,最重要的一点是鹰刀始终和她在一起,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鹰刀。

  鹰刀见又要喝鱼汤,顿时觉得口干舌燥,忙道:“不用了,好的东西不能一次将它享受完,还是留着慢慢品尝的好。我现在倒想出去走走。”

  楚灵兴高采烈地道:“好,那我就陪你出去逛逛。老实说,这里的风景还不错,出去轻松轻松也好。”

  两天之后,鹰刀的伤势已大好,只是他的武功已尽废,虽然行动如常,却已变为常人一个。鹰刀倒没觉得怎样,反而楚灵常为此闷闷不乐,忧心不已。

  应不悔忙于打点去天魔宫的事,也不去管鹰刀和楚灵。他二人也乐得清净,玩玩笑笑,倒也其乐融融。而自楚灵亲自尝过自己烧的饭菜之后,明白到自己的橱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她羞愧之余,努力学习改进,到后来味道居然还不错,颇得鹰刀称赞,这一次鹰刀倒是发自内心的。

  这天午后,两人相约一起去溪边捕鱼,好做晚上美餐。

  溪中游鱼甚多,只可惜两人身无武功,又没有鱼网等捕鱼的工具,全靠用削尖的木棍当鱼叉来叉鱼。所以,两人忙忙碌碌,却没什么收获。鹰刀还算不错,总算抓到了两尾,而楚灵跑来跑去的却纯属白费力气,连鱼尾也没有见到。

  楚灵心中很是不服。终于,被她千辛万苦地叉到了一只,大喜之下,向鹰刀奔来,口中叫道:“鹰大哥,你看,我抓到它了!!”由于心里只顾着高兴,也没留神地上路滑,一不小心踩到一块碎石子,直直往水中摔去。

  鹰刀正全神贯注地捕鱼,听见楚灵抓到一只,也替她高兴。等抬起头来,想夸她几句时,却不见她的人影。原来,此时楚灵已落入水中了。

  鹰刀忙扔掉手中鱼叉,扑入水中将她抱上岸来。

  鹰刀笑道:“你抓鱼也不用跳到水里去呀!现在倒好,你鱼没抓着,我倒抓了个美人鱼上来。”

  楚灵被鹰刀紧紧地抱在胸前,耳边听着鹰刀沉稳有力的心跳,鼻中传来他熟悉的体息,只觉得全身发软,力道全失,一颗心欢喜地快要从胸中蹦出来了。她用双手揽住鹰刀的肩膀,只希望他能这样一辈子抱着自己不放。鹰刀和她说的话,她却连半句也没听进耳中去。

  鹰刀觉着有异,低声问道:“灵儿,你没事吧?”

  楚灵轻轻摇了摇头,两眼迷朦地望着鹰刀道:“鹰大哥,有些话我一定要说,再不说出来我会憋死的。”

  鹰刀觉得不妙,想要开口说话,楚灵轻轻掩住了他的嘴接着道:“不,你别说话,你一说话,我就再也没有勇气说下去了。那天,你来到我船上,点了我的穴道,抱着我走来走去的,当时,我真的很害怕。后来,我发觉你看我的眼神很温柔,知道你是不会伤害我的,便不再害怕了,反而隐隐觉得有点欢喜。再后来,你拒绝我的帮忙,执意要走,我的心不知怎么的,觉得很慌乱。”

  “那时,我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慌张,整个心空荡荡的。

  现在,我知道自己那时其实是不想你走的,我怕你走了之后,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但,你最后还是走了。从那以后,我的心便总是记挂着你,想着你。终于,我又见到你了,但你却为了我受了重伤。那天晚上,我抱着你身体的时候,我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离不开你了,我只想永永远远地和你在一起。所以,当你的身体渐渐冷去,我没有伤心,因为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想活了,我要陪着你一起死,胜过我一个人孤孤单单活在世上。好在我自杀的时候被应婆婆给救了,要不然,我连对你说这番话的机会都没有。这些天来,我能陪着你,照顾你,我真的有说不出的开心,我一辈子都没有这么开心过。我心里只盼着这种日子能永远这么下去。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你还有许多事要去做,你也不可能一辈子陪着我。所以,我一定要把我心里的话说出来给你听。我要你明白,我这一颗心已全给了你了,再也容不下别人了,不管你喜欢我也好,不喜欢我也好,我的心里总是只有你一个人。“

  楚灵的一番真情告白,宛若一个个焦雷炸在鹰刀耳边,只听得鹰刀震耳欲聋。原来,先前并不是做梦,楚灵她确确实实有为了他自杀过。他从来不知道楚灵对他居然埋藏着这么深的感情,他一直以为楚灵对他的好,只不过当他是哥哥一般,而他也是将楚灵当作自己的妹妹般疼爱。

  鹰刀望着楚灵满蕴深情的双眼,心里激动不已。由于,刚从水中上来,衣裳尽湿,两人这般紧紧抱在一起,肌肤相贴,简直和赤裸拥抱无异。鹰刀是个成年男子,在刚刚听了楚灵的告白之后,一时间思绪混乱,只觉得怀中玉人身软如绵,燥热如火,终于把持不住,往楚灵鲜艳欲滴的红唇吻去。

  眼见两唇相接,天魔令突然从鹰刀颈中滑了出来,鹰刀大叫一声放开楚灵,跌坐在地,口中道:“不行,我不能这么做。我这么做既对不起你,也对不起思楚。”

  楚灵凄然泪下,她早已想到很可能会有这种结局,但当面听他这么一说,还是抵受不住,只觉得如同身在冰窖,心凉似冰。身体不由自主地簌簌发抖,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鹰刀定了定神,站起身来走到楚灵身前,握住她的手道:“灵儿,我鹰刀自小无父无母,除了我义兄一家,从来没有人象你这样关心过,照顾过我,我心里很是感激,也早已把你看做是我的亲妹妹一样的疼爱。你对我好,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份,我不应该拒绝,但是,我早已答应了思楚要娶她做我的妻子。如果,我鹰某人是一个三心二意,喜新厌旧的小人,我想你也不会喜欢我的。所以,我不能够答应你什么,只盼你不要生我的气,以后我们还是象往常一样,是一对好兄妹。”

  楚灵心内滴血,她并不想和鹰刀做什么兄妹,她只想做他的妻子,他的情人,她要永远陪在他的身旁。但是,感情的事是半分也勉强不得的,尽管心里不愿意,她还是只能看着鹰刀将他们两人的关系界定为兄妹关系。

  楚灵在如此情况之下实在无法再呆下去,只觉得心痛难忍。她身子一晃,险些摔倒在地。她低声道:“鹰大哥,对不起,我身子有点不舒服,我想先回去了。”说毕摇摇晃晃地就往回走。

  鹰刀见楚灵脸白如纸,心里很是担心,忙道:“等等,我扶你回去。”

  楚灵背对着他,坚决地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想一个人走走。”

  鹰刀望着楚灵摇摇晃晃远去的身影,心里一阵酸痛,他知道,这一次伤的楚灵太重了,一种内疚的心情混杂着一丝莫名的痛楚充塞在鹰刀胸中,驱之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