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岚月影 第二部(龙之王者)

第九章

  作者:冰&炎

  夜幕渐渐地笼罩了天地,城市的各处也渐渐地亮起了无数的灯光,但自由都市麦力的活力却丝毫未减。作为自由都市同盟的一员,麦力以低廉的税率和宽松的政策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商旅,当然这与自由都市同盟三大后台之一,大陆总商会的影响也不无关系。

  当然,任何的付出都会有所回报,大陆总商会也并不是无条件地支持自由都市联盟。像是将市场的开放时间延长至晚上,对持有大陆总商会所发出的通行证的商旅免收入城的商品税,自由都市联盟的二十一城也给予了大陆总商会以足够的特权。

  与自由都市联盟的其他城市一样,麦力城的政府机构中并没有军队这个建制,有的只是由城市议会所招募的年轻人所组成的巡逻队,他们的任务主要便是维持城内的秩序。而在战时自由都市联盟的真正军事力量,则是佣兵公会所属,在各城设立了总部的各大佣兵团,而这也是佣兵公会支持自由都市联盟的条件之一。

  不管怎么说,在华灯初上的时候,我们一行人在城门经过了简单的询问后,正式进入了麦力城,而西法尔莎三大佣兵团之首的炎龙佣兵团的总部也设在此处。

  其实话说回来,我也真的很不明白,死亡之鹰究竟哪来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偷袭炎龙的总部。毕竟死亡之鹰虽然有一定实力,但也有很大一部分依靠了佣兵公会的庇护,才能够使许多国家放弃对他们的追捕。而现在他们要对炎龙的总部下手,那么就势必会波及到麦力,这样一来的话,作为自由都市后台之一的佣兵公会的利益也会随之受损,这种行为对死亡之鹰来说简直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到底是为什么呢?对死亡之鹰的行为,我始终理不出个头绪,但我也没有必要考虑太多,毕竟我目前的任务就是找齐星龙六神器,其他的事和黑龙之王巴哈姆特复活比起来都显得不值一提了。

  在麦力随意找了家旅馆住下,稍事休息后,我便出门找了家酒馆准备询问炎龙总部的位置。

  在吧台点了杯麦酒,我在付钱后又多拿出了一个索法递给老板,同时小声地说道:“老板,如果方便的话,有时间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不动声色地将钱币收入怀中,老板随手拿起一块布擦干刚洗好的酒杯,回答我道:“当然,不过如果你是个老手的话,就该知道每个问题都有不同的价钱。而且,并不是每个问题都是我能够回答的。”

  “请放心吧,我的问题是很简单的,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微笑一下,我安慰着老板。我知道很多酒馆的老板同时也暗地里兼作情报商人,当然对象大多都是一些见不得光的盗贼。

  “首先,我想请问一下,炎龙的总部该怎么走。”

  “炎龙的总部?”手中擦拭酒杯的动作停了下来,老板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了我。“你是刚来这儿没多久罢?”他向我反问道。

  “是没错,怎么了?”

  “难怪了。”了然地点点头,老板转身将手中擦干的酒杯放回架子,这才接着说道:“在麦力呆过一阵子的人都知道,炎龙的总部不在麦力城内,而是在城西郊外大概五里的地方,有一个被称为‘龙之巢’的村子,那里才是炎龙的总部。”

  原来如此,听了老板的话,我总算明白一些死亡之鹰为什么不怕战斗波及到麦力的原因了。

  “嗯,年轻人,你是要去龙之巢那边吗?那边最近可不太安全哪。”看我一副沉思的样子,老板走到我面前,又接着说道:“听说那个不成气候的死亡之鹰佣兵团,趁着炎龙的部队被卡登雇佣的机会,想要攻击龙之巢,而且似乎已经来到这附近了。所以城西最近也不太安全,不管是出城还是入城的商旅都会绕点远路,尽量避开西边走。”

  “你们这也知道这个消息?”老板的话令我颇吃了一惊,没想到令我从拉特格雷尔城赶到麦力的消息竟然已经是众人皆知了。

  “所以我才说死亡之鹰不成气候。”摇摇头,老板将一杯酒递给我身边的酒客,同时说道:“要搞偷袭却又四出劫掠,根本就保守不住什么秘密。现在整个麦力的人都在等着看他们会有什么下场,敢去找炎龙麻烦的,都不会有什么好结局。虽然现在龙之巢里没有什么部队,但炎龙的主力始终还在,真不明白他们是不是以后都不想在西法尔莎混下去了。”

  说到这里,老板停了下来,看着我友善地笑了笑。

  “呵呵,不好意思,唠唠叨叨的说了这么多。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个吟游诗人吧?总之,不管你去找炎龙有什么事,都等这一阵子过去才说吧,有几个常来我店里的熟人告诉我,这两天应该就会有结果了。”由于没有把雷欧纳带在身边,而最近没有修整的头发又因为太长,被我束成了马尾,再加上我那件旧斗篷,看上去的确很像一个吟游诗人,难怪老板会这么说。

  回应着老板的好意,我也笑了起来,再次拿出一个索法放在吧台上,我起身准备离开了。

  “多谢你的话了,老板,我会小心的。”

  第二天

  起了个大早,我们一行人由西门离开了麦力城,沿着大路向西前进,目标自然是炎龙的总部——龙之巢。

  “希罗,其实……这件事和你并没有什么关系,你大可在麦力等我们回来的。”走了一段路后,我故意放慢脚步,来到队伍最后的希罗身边,低声地说道。

  “不,杰,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可能的话,我想尽力保护爱玛和雪丽,这也是泰迪老师的意思,他在送我走的时候本来就想让我去找你们的。除此之外……”说着说着,希罗看向了我,他那始终都没有表情变化的脸上奇迹般地出现了一丝微笑。

  “……除此之外,杰,你也应该知道的。我,一直都很想和你站在同样的地方,并肩作战!”

  “希罗……!”

  看着希罗脸上淡淡的笑容,我不自觉地用力握住了希罗伸出的右手。在这一瞬间,我再次发现希罗依然还是原来的那个希罗,而那平时的冷酷只不过是他用来掩盖自己的伪装。

  同样是在这一瞬间,我下了一个决定,无论要花多长的时间,无论过程有多么地困难,我都要让希罗变回原本的他,绝对!

  “杰,你们快点呀!我们可是已经到了!”精神十足地飞在队伍最前方的雅克远远地叫道,这个法师中的异类无论何时都是精力充沛的。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法师像他这样毫不珍惜魔力,不断地使用飞行魔法,但反过来说也有好处,大量的练习使得他已经能够熟练地控制极速天翔了,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走快点吧,希罗,我们已经落后很远了。”用力一拍希罗的肩膀,我们一起加快速度向前走去。虽然希罗又变回路那副冷酷的表情,但现在我的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和希罗初遇的时候,只不过,现在我身边的希罗已经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强大夥伴了。

  走近被称为龙之巢的炎龙总部,这儿给我的感觉与我的预计却是完全不同。整齐的坚石砌成的护墙虽然只有三米多高,但却显得坚不可破,而在环绕整个村庄的护墙上,三三两两来回巡逻的卫兵也显得训练有素。乍一眼看上去似乎是一座要塞,但从从护墙后传出的孩子们的嘻笑玩耍声却又和普通的村庄一般无二。面对这奇怪的情景,我也迷糊了起来。

  这里,真的是炎龙的总部吗?

  幸好,把守大门的卫兵很快就打消了我的疑虑。不用多说什么,只是他们盔甲左胸上那个标志就代表了一切,那个喷出熊熊火焰的龙头纹章正是炎龙的团徽。

  迎着向我走来的卫兵,我将左臂横过胸前。我作的是代表剑士身份的剑士礼,这是整个西法尔莎通用的礼节,一般都是用来对初次见面的人表明自己的身份和友善。当然,其他的职业像是骑士或是法师,他们都有各自代表自己身份的动作,佣兵也有着统一的动作。

  看见我的动作,卫兵也抬起左手放到头侧,回了我一个佣兵礼,然后才说道:“这位先生,请告诉我你们的来意。如果是有关生意的话,请三天后再来,或是直接去麦力城内的佣兵公会办事处办理。”

  微微一笑,我将左手放下,回答他道:“我并不是想要雇人。事实上,我和我的夥伴……”说到这里,我转身看了看我身后的希罗他们,并接着说道:“我和我的夥伴曾经受过贵团的拉格那·道格拉斯队长的不少照顾,这次偶然得到了有人将对贵团不利的消息,所以便赶来希望能够帮得上忙。”

  “拉……拉格那队长?”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听见了拉格那的名字后,卫兵的态度立刻变得恭敬了起来,转身与同伴耳语了几句后,又对我们说道:“各位请先跟我去会客厅休息,我已经派人去请团长大人来和各位见面了。”说完后,他便带着我们走进了龙之巢的大门。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我只能看着正对着桌上精美食物开怀大嚼的雅克发呆。为什么莫名其妙我们就会受到贵宾级的待遇呢?我似乎也没说什么了不起的话吧?

  “是拉格那啦!”声音从我右边响起,说话的是爱玛,她总能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从水果中挑出一串青绿色的葡萄,一粒一粒优雅地吃着,而她那从金发中伸出来的长耳朵还不时因为吃到了较酸的葡萄而轻轻地上下抖动。在我看来,现在的爱玛就像一个天使,一个美丽而又可爱的迷糊天使。

  “拉格那可不是个普通佣兵,虽然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我还是听见了。”嘴角挂着得意的微笑,爱玛一边将葡萄送进口中一边说道:“从他们的话里来看,拉格那就是龙之怒的总队长。”

  对呀,我怎么忘记了。身为半妖精的爱玛也从玛莎阿姨那里得到了妖精族那敏锐的视力和听力,就算是那种耳语也逃不出她的耳朵。

  “龙之怒的总队长,那么说,拉格那就是炎龙实质上的第二号人物了,难怪我们会受到贵宾级的招待。他的名字还真好用啊。”对着继续吃着葡萄的爱玛笑了一下,我抬起头环视起整个房间。

  炎龙不愧是号称西法尔莎第一的佣兵团,会客厅的摆设甚至连某些国家的王宫都比不上。足以容纳五十个人的空间中飘散着淡淡的清香,而这种令人感觉心旷神怡的香气,则是来自摆放在房间正中央的大会议桌。其实,只要看那桌子上巧妙的花纹,我就已经可以判断这是出自拉特格雷尔城工匠之手,更不要说还有那五十年以上的奥利华树所特有的清香。不说别的,光是这张大会议桌的价值就已经难以估计了。

  就在我对会客厅的摆设赞叹不已的时候,一个人进入了会客厅,并向我们走了过来。

  收回自己的目光,我看向了来人。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性,一头如同火焰般亮丽的红色长发直到腰际,挂着淡淡笑意的脸上充满着活力,而那双淡红色的眼眸更是神采奕奕,看上去有如一团随时可能燃烧起来的火焰,但是她身穿的水蓝色劲装却又奇异地将那股热力调和。

  “各位好,欢迎来到龙之巢。”在我们所有人面前站定后,这位绝对可以列入顶级美女的女性带着微笑缓缓地开口。与她的人类似,她的声音在悦耳中也带着少许的低沉与沙哑,挟带着少许的热力。

  “你好,多谢你们的热情招待,请问你是……?”匆促地站起身行礼,我暗暗踢了一脚看呆了的雅克,提醒他站起来。

  “我的名字是优妮雅·巴迪,炎龙佣兵团的现任团长。”

  “什么!?”虽然美女当前,但我还是惊讶地叫出了声。

  她是炎龙的团长?我心里有一种荒谬绝伦的感觉。

  “炎龙的团长不是人称‘赤龙将军’,同时也是西法尔莎十大剑手之一,拥有赤龙炎剑的莱尔斯特·巴迪吗?”带着震惊的余韵,我不确定地问道,同时还在心中暗暗加上了一句。

  至少二年前还是他没错。

  “那是家父,这位先生说得没错。”微笑着向我点了点头,优妮雅挥手示意我们坐下,并且自己也坐在了我正对面的沙发上。

  “大概一年半前,家父留下了一封信后就消失了。然后,我就接替家父成为了炎龙的团长,由于时间并不长,而且我们也没有大肆宣扬,所以知道的人的确不多。”

  看了看大家呆若木鸡的表情(当然希罗是个例外),优妮雅再次开口说道:“听卫兵向我报告,各位似乎认识我团的拉格那队长,是吗?”

  “是的,我们的确认识。”点点头,我看着优妮雅继续说道:“我们和贵团的拉格那·道格拉斯队长以及露莎·尤希亚队长在卡登境内的奇拉市相会,并解决了当地的盗匪团土狼,事后再一起去了卡登皇国的首都卡登王城。而卡登事件之后,两位队长率领部队协助卡登骑士团扫荡国境内的魔物,我们就在这时分手了。”将奇拉城的土狼团事件砍掉一大部分,再把在卡登王城的经历一笔带过,我缓缓说出了被改得“面目全非”的经过。

  “等一下。”听完了我说的经过后,优妮雅打断了我的话,露出了思索的神色。突然,她奇怪地看着我,并且问道:“对了!你的名字,该不会正好是叫作……杰克·史都尔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