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岚月影 第二部(龙之王者)

第七章

  作者:冰&炎

  “我们要去自由都市麦力?”半带惊讶,半带怀疑,爱玛、雪丽和雅克向我问道。

  “对,一点都没错。”用力点了点头,我的决心是显而易见的。

  “那,我们原本的任务要怎么办?暂时放下不管吗?”雪丽轻声问道,这个小丫头对星龙婆婆的任务其实一直都放在心上,这与她本身就是龙族也有所关系吧。

  “这两者之间应该不会有所冲突才对,星龙婆婆目前为止给我们的指示就是往西,而麦力恰好在西边,说不定我们还能顺便在麦力找到我们要的线索。”搓搓下巴,我打消了雪丽的疑虑。

  “杰,你为什么会突然要去麦力?一定有什么原因吧?”爱玛也在旁边问道,这丫头一直都很了解我,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嗯,刚刚到酒馆去的时候知道了一些事,是有关炎龙佣兵团的。”将从酒馆中得到的消息复述了一遍,我最后说道:“拉格那和露莎在卡登皇国帮了我们不少忙,这次既然我们得到了这个消息,就不能放任不管。”

  “那当然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蹦了出来,雅克用激昂的声音说道:“像那个什么死亡之鹰的佣兵团,心怀怨恨却又没有胆量正面交手,只懂得搞一些偷袭暗算,真是垃圾中的垃圾!我雅克·凯理,绝对不会容许这种情况的发生!”

  在雅克慷慨激昂的发言之后,房间里出现了短暂而奇怪的寂静,我、爱玛和雪丽都说不出话来,而希罗则是以看白痴的眼光看着雅克。

  “哎?你们怎么都不说话?杰?”发现了气氛的不对劲,雅克奇怪地问道:“我说错了吗?在英雄故事里主角们不都是这么说的吗?”

  这家伙中了英雄故事的毒,而且还中的很深。我在心中无奈地摇了摇头,对这个实际年龄还只有五岁的术士毫无办法。

  “好了,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那么就决定了。明天一早出发,目标——自由都市麦力!”

  第二天正午

  坐在马车靠近窗户的位置,我有趣地看着同在一个车厢的其他人。希罗还是一副冷酷的表情,从一上车就一言不发地找了个最角落的位置坐下,虽然马车内光线还算充足,但我总觉得希罗身边特别的阴暗,似乎阳光都在刻意地避开他一般。

  坐在我正对面的是爱玛和雅克,这两个破坏力最强的搞怪二人组上车不久后就在马车规律的颠簸中进入了睡梦。爱玛枕着雪丽的肩膀,披着我那件半旧的披风,几缕如同阳光般的金发散落在灰褐色的披风上,看上去特别地显眼,可是她睡着时的样子是那么的可爱,完全没有平时那种调皮的感觉。

  而雅克就没有爱玛那么舒服了,裹着那件类似于斗篷的术士袍,他只能将头靠在马车的内壁上,虽然不怎么舒适,但从雅克呼呼大睡的样子看来,对他是没什么影响的。

  我又看向了雪丽,她可一直都很有精神,从上车后就一直盯着窗外猛看。这也难怪,身为银龙族的一员,雪丽本来就很少接触人类的世界,而坐马车旅行对她来说更是一件新鲜事,当然会特别兴奋了。

  收回注视着雪丽的目光,我随意地扫视着车厢内其他的人,除了我们五个人外,在这还算宽敞的车厢内还有另外十名乘客,他们有老有少,还有一个带着小孩的妇女。可是,其中最引起我注意的人,是一个和希罗一样缩在角落的家伙。一件破烂斗篷掩盖了那个人的全身,令我什么也无法看见,而他自从上车以后就没有改变过一次姿势,看上去就和死人一般无二,更加引起我的好奇心。

  好奇归好奇,我现在可没有闲工夫被卷入一些无谓的事件,再看了那个人几眼后,我决定不去理会他。将目光投注在窗外,,那正在快速向后移动的景物提醒了我身处何方,由拉特格雷尔城直通自由都市麦力的快速马车。

  这种马车一般都是由冒险公会所经营的,由于经常要传送大量的情报,冒险公会在各大城市都设立了分部,以快速马车传送各种情报,而冒险公会的现任会长摩尔·拉斯更是大胆改革,将原本只限公会内部使用的马车对外开放,在传送情报的同时载客,一举两得。而这种马车因为快速便利与价格的低廉,正越来越受到普通百姓的欢迎。

  傍晚时应该就能够到了吧?探头看了看太阳的位置,我在心中暗暗想到。麦力与拉特格雷尔城的距离并不是很远,如果以快马的话,半天时间就可以到达,而马车虽然稍慢,但有一天的时间也足够了。

  自由都市,不属于西法尔莎上任何一个国家,但却有自己的行政体制的都市,这是在二十五年前的红莲圣战中才出现的城市类型。红莲圣战中,有十来个小国家被红莲之魔导师彻底摧毁,王族被屠杀殆尽。在红莲圣战之后,这十来个小国中较大的几个城市以冒险公会、佣兵公会与大陆总商会为后盾,正式宣布独立为自由都市,并成立自由都市同盟,吸引了诸多失去了国家的城市的加盟。而西法尔莎各国在初期时将精力集中在整顿国内因红莲圣战造成的影响,并没有对自由都市联盟给予太多的关注。可是到了后期,自由都市同盟的势力日见强盛,开始对各国造成威胁时,局面已经是不可挽回了。再加上各国也不敢轻易得罪自由都市同盟的三大后台,所以也就只好听之任之。久而久之,自由都市同盟中的各大都市已经渐渐演变成为了在西法尔莎占有重要地位的贸易、情报集散地以及几个大佣兵团的总部所在地,这样一来,也就使得各国更加地不敢轻举妄动了。

  时至今日,自由都市同盟已经有二十一个加盟城市,每个城市的执政官都是由全体市民投票选出的,而整个同盟的政策则是由二十一位执政官再加上冒险公会会长、佣兵公会会长以及大陆总商会会长共二十四人以表决的方式决定。

  就在我正专心回想有关自由都市同盟情报的时候,马车却停了下来,就在我奇怪的时候,一个破锣般的声音从车厢外传了进来。

  “车内的所有人给我听着,老子们是‘死亡之鹰’!如果还想留下一条命的话,就立刻给老子下车!”

  “死亡之鹰”?我不由一愣,这些家伙在准备偷袭“炎龙”的现在还在干拦路抢劫这种勾当?在心中摇摇头,“死亡之鹰”这个佣兵团也真是没品到了极点。

  缓缓站起身,我无视于乱成一团的其他乘客,径直走到希罗面前,小声说道:“先下车,我们到时见机行事。”

  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希罗只是点了点头,将手中的莱特握得更紧了一点。

  “干什么呢?再不赶快下车,老子就不客气了!”破锣嗓子再次由车外叫了起来,在他的威胁下,乘客们也渐渐挨个儿走出车厢。在郑重叮嘱了爱玛和雅克两个人不要胡乱出手后,我也带着他们来到了车外。

  来到车外,我环视了一下周围,在马车的正前方,三十多名大汉将可以容纳两辆马车并排奔驰的大路堵得水泄不通,另外还有十来个人散布在大路两侧,手持武器,不怀好意地看着所有的乘客。

  四十多个人吗?那就好应付。粗略的估计了一下敌人的数量后,我放心地等着看事情的发展。

  只见一个骨瘦如柴,看上去好似一根竹竿的男人站在堵路盗匪的最前方,随意扫视了乘客几眼后,以破锣嗓子叫道:“所有人都在这了吗?去两个人看看车上还有没有躲着的。”

  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两个盗匪从路旁跑出,冲入车厢一阵翻找,过了一阵后,两人走出车厢叫道:“队长,人倒是没有,值钱的东西就有不少啊!”边说,二人还边举起手中两个鼓鼓的大口袋,表示收获甚丰。

  “是吗?呵呵……很好!”奸笑了两声,瘦竹竿队长轻轻地挥了挥手,毫不在意地说道:“他们已经没用了,一个都不能留下。”

  抢劫之后还要杀人灭口吗?一阵愤怒之情掠过我的心头,手静静地握住了背上的雷欧纳,口中平静地对身后的希罗四人说道:“爱玛,你们留下保护这些乘客。我们上吧,希罗,对这些败类不用手下留情。”

  没有回答,希罗的嘴角挂着令人心生寒意的微笑。莱特扯出黑色的弧光,仿佛化为了死神手中的镰刀一般,直奔右前方的盗匪而去。

  看见了希罗的精彩表演,我也不甘示弱,雷欧纳带着蓝色的雷光出鞘,毫不留情地划向左前方的盗匪。

  虽然这些人身为佣兵的确有点实力,但在我和希罗这种等级,还手持魔法武器的剑士面前,他们是毫无机会的。

  短短的两分多钟,前方的盗匪就已经被我和希罗联手放倒了一半,剩下的盗匪再也不敢接近我们两人,只是拿着武器迟疑着不愿上前。

  和希罗对视一眼,雷欧纳和莱特两把令盗匪们惊恐万分的武器再次挥起,我和希罗再次前冲,准备彻底把盗匪们击溃。

  “全部人给我住手!”破锣嗓子从我身后响起,停下冲刺的脚步,我转身向后看去。只见瘦竹竿队长左手抓着一个小男孩站在不远处,而他右手那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则紧紧地抵在那个男孩的喉咙上。

  瞪着那个应该保护乘客,但却站在盗匪群里乱丢火球的雅克,我捏紧了拳头,拿出最大的自制力。

  我发誓,如果不是情况不合适,我一定会给雅克一记狠狠的重拳,那个毫无大脑的白痴。

  “如果你们想要这个小鬼活命,就马上给我放下武器!”瘦竹竿队长的声音中带着得意的感觉,但他双脚的微微颤抖却告诉了所有人他的恐惧。

  “你们这两个小子,以为有魔法武器就可以嚣张吗?就学人出来扮英雄吗?好,我就让你们扮到底,放下你们的武器!两位‘英雄’!”

  看样子是没办法了。我在心中转着念头,放下武器就放下武器吧,这群乌合之众就算不用雷欧纳我也应付得过来,只要找机会救下那个男孩,问题就解决了。

  “希罗,我们就先放弃武器吧。只要一有机会,我们就……”将雷欧纳缓缓地平放在地面,我一边转头看向希罗一边小声的向他说着。可是,当我看见希罗的表情时,我就知道,事情麻烦了。

  嘴角挂着一丝无所谓的冷笑,希罗的表情就和他目睹拉特格雷尔城被黑龙群袭击时的表情一模一样,极端地冷酷。

  “英雄?我可不是那么伟大的人物啊。那个男孩,你想怎样就怎样吧。至于你,绝对不要想逃走!”伴随着冰冷的声音,希罗说出了令全场人都目瞪口呆的话。而与此同时,代表着死亡的黑色光芒再次出现在莱特上。

  “希罗,你是在说真的吗?”看着开始缓步向前走的希罗,我不禁问道。他,真的已经变得这么冷酷了吗?

  没有说话,希罗以行动代替了回答,他的脚步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直直地向瘦竹竿和那个男孩的方向走去。而所有挡在他前方的盗匪,都被他无言的气势所压倒,乖乖地闪边让他通过。

  “你……你真的不管这个小鬼的死活吗?我警告你,再往前走的话,我就真的下手了!”同样被希罗的气势压倒,本来就心怀畏惧的瘦竹竿更加的慌张了。手上青筋暴起,用出全力紧握着那把匕首,同时再次出言威吓。

  停下了脚步,希罗脸上的冷笑丝毫未减,就在瘦竹竿暗中松了一口气,自以为威吓成功的时候,希罗却再次冷冷地开口说道:“我和那个小鬼根本毫无关系,又为什么要管他的死活呢?你的威胁真是可笑又可悲啊!”

  希罗的话再次令全场人目瞪口呆,我甚至还听见了一名妇女的尖叫,看样子是那个男孩的母亲。就在这个时候,我却发现有一条人影,乘着所有人都被希罗吸引了注意的机会,借助着路旁树木阴影的掩护向着瘦竹竿的背后潜去,在他从阴影中跃出的一瞬间,我这才看清,那是一直都蜷缩在马车角落的那个身披斗篷的神秘人。

  “队长,你身后有……”发现了神秘人的盗匪的警告还未叫完,瘦竹竿还没有来得及转身,一个东西已经从神秘人的斗篷中飞出,插在瘦竹竿队长脚下的……影子上!?

  哎呀!正打算往前冲配合那个神秘人的我差点儿就一跤摔倒在地,看见神秘人丢出东西,我还以为他是要打落瘦竹竿手中的匕首呢,真没想到他居然会命中影子?!

  是失手了吗?不太可能,以那个神秘人在阴影中潜行的技巧来看,他绝对是个经验丰富的盗贼或是刺客,这类人不可能出这么大的失误。

  还是……?他的目标本来就是影子?

  就在我迟疑的一刹那,希罗已经没有丝毫犹豫地冲了上去,只是一个跨步,就来到了瘦竹竿队长面前,莱特也在同一时间挥出,在空中留下一道黑色的轨迹划向了瘦竹竿。

  说来也奇怪,面对着希罗的剑,刚才一直都以手中男孩的生命来威胁我们的瘦竹竿现在却毫无反应,仿佛化为了塑像一般地楞在原地。

  黑色的死神之镰划过,瘦竹竿队长的头无声无息地飞起,再落下。周围陷入了异常的沉默,只有粗重的呼吸声还在不断地传出。过了几十秒钟后,不知道是谁先发出了一声惨叫,紧接着所有的盗匪都发出了恐怖的惊叫,并且四散逃入了路旁的树林中。

  不去理会四散逃走的盗匪,我从地上拿起雷欧纳收回剑鞘,并向希罗和瘦竹竿队长的尸体走去。

  令人惊讶地,被希罗一剑断头的尸体居然没有倒下,而是依然保持着站立的姿势。不仅如此,虽然飞起的头流出来大量的血,但那无头的尸体却只是缓缓地由伤口往外流血而已,这和普通的被一剑断头的大量喷血的情况可完全不同。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用力扳开尸体的左手,将那个早就被吓呆了的男孩放出来,我随便向他的母亲安慰了两句,便研究起了那具奇怪的尸体。

  “那个人呢?”走到我身旁,希罗看着四周向我问道。

  那个人?我猛然明白他说的是那个披着斗篷的神秘人,四下一环顾,我看见正在互相庆幸得救的乘客,正躺在地上无法逃走的受伤盗匪,以及正向我们走来的雪丽、爱玛和雅克,但就是找不到那个披着斗篷的身影。

  看来那个人已经走了。摇摇头,我收回目光看着面前的无头尸体。突然,我想起了点什么,转身向希罗低声问道。

  “希罗,你是不是发现了那个人的举动,所以才故意摆出不在意人质安危的态度,借此来吸引所有人的注意的?”

  听见了我的话,希罗微微一愣,随即脸上现出一个苦笑,同样低声地回答道:“我不知道。也许就算没有那个人,我还是会不管人质,上前出剑。杰,我说过了。我,不再是原来的希罗了。”

  “希罗,我知道你……”我正想再说些什么,但这个时候,希罗却似乎在地面上发现了什么似的,“咦”地一声,蹲了下去。

  我也被希罗的举动引起了好奇心,跟着蹲下,顺着希罗的目光,我也找到了他发现的东西,插在地面上的一个透明的薄片状物体。

  这就是刚才那个神秘人丢出的东西吗?这东西和尸体那奇怪的现象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