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岚月影 第二部(龙之王者)

第十一章

  作者:冰&炎

  我,又开始做梦了。

  和我经常做的那个梦不太一样,这一次我只不过是躺在床上,看着从窗帘中漏进房间的月光,一种奇怪的感觉却令我从一瞬间进入了梦中,一个一片漆黑的梦。

  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还没有来得及疑惑,黑暗中已经出现了变化,无数的画面不断地闪现,又不断地消失。

  ……

  “我的名字是杰克,从今天起,我将代替你的父亲照顾你。”

  “我不需要你的照顾!我只要我的爸爸!还我的爸爸来,你这个凶手!”

  “……”

  ……

  “不要以为我会原谅你!如果你想做点什么的话,就让我爸爸复活啊!”

  “……很抱歉,我,做不到。”

  “那就不用再说了!我不会原谅你的,永远!”

  ……

  “你先走,我会挡住它们的!”

  “你……别忘了,你对我爸爸发过誓,要一直照顾我的。”

  “这种时候那来这么多废话!走啊!”

  ……

  “杰克,我们来约定好不好,从今天开始,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用不着,我发过誓要照顾你,就绝对不会离开你的。”

  “……笨蛋!”

  ……

  “杰克,我以后能不能只叫你杰?”

  “杰?为什么?”

  “我喜欢么!到底可不可以呀?”

  “你高兴就好。”

  “嘻嘻!那么说定了,我以后就叫你杰了,而且只有我才可以这样叫你,其他人都不行,记住了!”

  ……

  “杰,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

  “别胡思乱想了,我们会活着回去的。”

  “但是我真的很害怕,答应我,杰。不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离开我!”

  “好。我发誓,就算是死亡,我也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绝不离开。这样,你放心了吗?”

  “……嗯!”

  ……

  无数的画面从我眼前飞掠而过,每个画面中我都可以看见那个银发女孩的身影,当然,我依然无法看清她的脸庞。这些画面我从未见过,但却又给我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就在我正想抓住那种感觉的时候,画面又全部消失了,我的四周再次又是一片黑暗。

  这次的黑暗并没有维持太久,只是一瞬间,我的周围又亮了起来。

  蓝天、白云、绿草,还是在那片足以使人心神迷醉的草原,这个我做了千百遍的梦又出现了。

  “杰,我在这儿!”

  “快来呀,杰。来追我呀!”

  “快点来呀,杰。你在干嘛?”

  还是一样的清脆声音,还是一样的话语,还是一样的一切。以及……还是一样的结束,在我伸手将那飞扬起的银色发丝拂开的刹那,周围的一切,再次变成黑暗。

  漂浮在毫不着力的黑暗当中,我静静地等待着梦的醒来,就像……每次都一样的醒来。

  但是,就象这个梦开始时那些奇怪的画面一样,从无边的黑暗中,我渐渐地听见了一些声音。


  曾经立下的约定

  许久前交换的誓言

  相互拥有的快乐回忆

  逝去的时光却无法挽回


  无止境的流浪

  毫无线索的找寻

  将你留给我的记忆

  化为梦中凌乱的碎片


  在记忆中的你向我轻轻地挥手时

  是否……依然呼唤着我的名字


  将那落下的泪水

  转变成闪亮的勇气

  生命将会不断的延续

  一直到没有疑惑的明天


  在鸟儿飞去的天空下

  何处才是我梦中的彼端

  那无法触及的希望和梦想

  就是我永远不停的找寻目标


  当我找到你的时刻所有一切都将确定

  相逢不会是偶然的而我也从未想到分离


  就算命运是步向死亡

  只要你还活着

  生命就会不断的延续

  找寻也将永不停止

  无论我身在何方……


  那是一首诗歌,一首我从未听过或是看过的诗歌。但是在这整首诗歌和那个声音中,却有一种,我无法形容出来的,无尽的……哀伤!

  “呼呼呼呼……!”猛然从床上坐起,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刚才的梦境和那种哀伤的感觉还深深地留在我的脑海中,令我的胸口有一种莫名的紧缩感。

  不知什么东西从我脸上滑落,我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脸。这才发现,那居然是一滴泪水。

  用手遮着双眼,我笑了。

  为了那个梦,我居然会流泪?

  从床上站起,我走到窗前,伸手拉开窗帘,皎洁的月光如同有实质般的水银一样倾洒了下来。全身在这银白色的月光的照耀下,我的心情慢慢地平静下来,紧缩的胸口渐渐地放松了。

  看着高挂在半空的月亮,我的眼前依然不时地飘过梦中那飞扬的银色发丝。虽然都是银色,但是雪丽的头发和我梦中那个女孩的头发却是完全地不同。雪丽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烁着白银的光芒,如同无数的银丝一般。而我梦中的那个女孩呢?她的头发给人的感觉是更为柔和的,就像……

  就像……

  对!就像月光,就像那明亮但却毫不刺眼的银白月光,一模一样!

  长叹一声,我对着月亮微微苦笑。我知道,今天晚上是不可能再睡得着了。

  将目光从月亮上缓缓下移,我看着在月光中显得安静而又祥和的城镇。一时之间,我突然有了在月光下散步的念头。

  有何不可呢?

  几分钟后,我已经离开了客房,轻松地走在月光照耀下的小镇中。说实话,护墙后的龙之巢给我的感觉,完全无法与佣兵这个危险的职业联系在一起。在这个城镇,我只能感觉到和平与宁静,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不知不觉,我已经走到了城镇中心的小广场。在这个开阔的地方,月光越发显得明亮,再次抬头看向天空。银白色的月盘依然散发出无限的光彩,就连周围的群星都在这种光彩下显得暗淡无光。

  就在这种四下无人的寂静中,我静静地看着天空。突然间,在刚才的梦中听过的那首诗歌从我脑海中掠过。

  “曾经立下的约定

  许久前交换的誓言

  相互拥有的快乐回忆

  逝去的时光却无法挽回


  无止境的流浪

  毫无线索的找寻

  将你留给我的记忆

  化为梦中凌乱的碎片


  在记忆中的你向我轻轻地挥手时

  是否……依然呼唤着我的名字


  将那落下的泪水

  转变成闪亮的勇气

  生命将会不断的延续

  一直到没有疑惑的明天


  在鸟儿飞去的天空下

  何处才是我梦中的彼端

  那无法触及的希望和梦想

  就是我永远不停的找寻目标


  当我找到你的时刻所有一切都将确定

  相逢不会是偶然的而我也从未想到分离


  就算命运是步向死亡

  只要你还活着

  生命就会不断的延续

  找寻也将永不停止

  无论我身在何方……”


  “啪啪……”轻轻的掌声从我身后传来,猛一转身,我看见的却是优妮雅。

  “不错的诗,是你的作品吗?”微笑着向我走近,优妮雅那火红的长发在月光中有着另一种奇异的色彩,微风吹过,那直至腰间的长发微微扬起,看上去好似跳动着的火焰一般,为优妮雅平添了几分风采。

  “不,只是随便念念罢了。”摇摇头,我若无其事地将话题转开。

  “这么晚了,团长还没有休息吗?”

  似乎明白了我不想多谈那首诗的心情,优妮雅又是一笑。

  “叫我优妮雅吧,在这里,除了正式的场合,所有人都是叫我优妮雅的。”边说着,优妮雅边将目光转向了四周宁静的城镇。

  “这里,很美吧?”

  “没错,宁静的美。”虽然不清楚优妮雅的意思,但我还是点了点头,在我三年多的旅行途中,像龙之巢这样祥和的城镇,真的并不多见。

  “‘为了保护家园而战的战士,是最强的战士。’这句话是我父亲说的。”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笑容,优妮雅接着说道:“我是从小在这儿长大的,对我来说,这儿不仅仅是一个家,这儿就是我的故乡,其他人的想法也是和我一样的。

  所以,在我下令非战斗人员全体去麦力避难时,他们没有一个人离开,所有的人都只说了一句话:“这里是我们的家园,我们绝对不会舍弃它!’”

  “原来是这样。”轻轻地点了点头,我开始有些了解优妮雅的心情了。“难怪你舍弃了防守战略,一定要在野战中击败对手了。”

  “没错!”双手用力地握紧,优妮雅淡红色的眼中似乎闪烁着火光。“这个龙之巢并不只是炎龙的总部,应该说,这里是炎龙所有成员的家。为了一心守护家园的大家,为了在外奋战的团员,为了一手将这里建设起来的父亲。我,一定会击败敌人,保护这里的,一定!”

  “放心吧。”站在优妮雅身旁,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她身上炙热的斗志。

  “有这种心情的绝不止你一个人,这里的每一个人,包括我,都会帮你的!”

  ※※※※※

  看着前方近三百米外,空地上那些排着散乱阵形背向我们的敌人,躲在森林中的我不禁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就和事前的预测一样,敌人全军出动,摆出一副以大吃小的格局,以包围用的U字阵形向前推进。但是他们却没有想到,在他们背后的森林中还隐藏了一把匕首,一把将会由背后直刺他们心脏的匕首。

  想到这里,我再次转头看了看我身后的二百名骑兵,正如优妮雅向我说过的那样,他们绝对都是最精锐的部队。

  一件棕褐色的硬皮甲,一杆轻骑枪,一把挂在马鞍旁备用的长剑,一面圆形的钢盾,再加上一条红色的头带。二百人都是一式的装备,一眼看去,给人一种整齐而又严肃的感觉。更加难得的就是,这二百人跟着我从凌晨五点开始就埋伏在这里,到现在的四个小时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发出过不该发出的声音,清晨那潮湿的露水和冰冷的寒气都无法令他们的姿势有少许改变,这一切都说明了他们所经受过的训练是多么地严厉。

  “杰,时间差不多了吧?”身旁的希罗低声向我问道,为了这次的战斗,我和希罗也穿上了炎龙轻骑兵用的硬皮甲,虽然这种防具能够提供的防御能力实在是有限,但是对于凶险万分的战场来说还是聊胜于无。至于武器,我和希罗当然还是使用雷欧纳和莱特了,以这两把武器的长度和重量,马上作战同样不会吃亏。

  “嗯,我已经看见雅克了。”点点头回应希罗,在敌人阵形的最前方,我能够看见一个漂浮在空中的黑点,那正是准备施法的雅克。

  “大家注意!”稍稍提高了声音,我举起了左手。立刻,所有的两百名骑兵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我身上。微微一笑,我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们并不知道我是谁。你们只是依照你们团长的命令,在这场战斗中听从我的指挥。但是,我现在要你们知道,我,并不是一个指挥官。我只是一个战士,一个和你们一样的战士!只不过,在待会的战斗中,我将会冲在队伍的最前方,只有最勇猛的战士,才能够紧跟在我的身后!你们……”说到这里,我停了下来,缓缓地将所有的人扫视了一遍,这才接着说道。

  “你们……有这个信心吗?”

  随着我的声音的消失,整个森林再次寂静了起来。但是就在转瞬间,二百杆骑枪被高高地举起,二百名骑兵同时给了我回答。

  “当然!”

  “好!”猛然抽出雷欧纳笔直地指着前方,我大声地发出了命令。

  “目标——敌阵中心!全体锋矢阵形,突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