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岚月影 特别篇(红莲之焰)

第四节 出发!雷鸣的剑士

  作者:冰&炎

  苏德尔王国首都葛瑞塔 王宫 第三哨楼

  亚尔独自一人站在哨楼上,仰望着深邃的夜空。他的右手无意识地紧握着挂在腰间的连鞘大剑,那是一把双手大剑,古朴的外形虽然没有任何的装饰品,但却能给人一种奇妙的感觉,一种高贵的力量感。这把剑的名字是雷欧纳,能够操纵雷电的神剑雷欧纳,能够拥有这把剑,是所有苏德尔王国剑士们的梦想。

  将目光从夜空收回,亚尔低下头扫视着寂静的王宫。虽然还在值勤中,可是亚尔的心神却是不由自主地回到了一个月前的那场御前剑术大赛……

  ※       ※       ※

  “锵,锵,锵!!”

  经过几下大力交剑后,亚尔和他的对手各自后退,一面调整着呼吸,一面狠狠互视着。

  这场是最后的比试,胜利者将被赐予苏德尔宫廷第一剑手的称号,并得到那把雷之神剑雷欧纳。而亚尔与他的对手能站在这里,也是凭实力战胜了无数人的结果。

  “啊……呀!”随着激昂的吼声,对手挥出手中的长剑,一道弧形的光向着亚尔斩来。

  亚尔的剑准确地防下了这一击,但从剑上传来的出乎意料之外的冲击力却使他无法进行反击。接着又是一剑,亚尔依然漂亮地接了下来,可是双手却开始隐隐地有了一阵酸麻的感觉。对手的猛攻开始了,如潮水一样袭来的攻击考验着亚尔的防御,也使他双手上的酸麻感更加强烈。

  难道我会输吗?亚尔在心中闪过了一个念头,可是这个念头很快就被心中涌现的一个声音盖过了。我会胜的,我一定会胜!三年前父亲留下的把剑,今天拿起它的人一定是我!那把雷之神剑,雷欧纳!

  就好象被心中的声音唤醒了一样,亚尔的身体深处猛地涌出了一股力量,亚尔不仅将对手挥来的剑用力的推了回去,还出剑开始了反击,他的每一剑都重重地击在对手的剑上。

  一剑!

  二剑!!

  三剑!!!

  亚尔一连三剑狠狠地劈中了对手的剑身,在那狂猛的力量之下,他的对手再也握不住手中的长剑,长剑飞上了半空,而亚尔的剑,也在同时搭上了他的脖子。

  “我赢了!”亚尔说道,无论是语气还是神态,都表露了他的喜悦之情。

  在周围观众的欢呼声中,亚尔一步一步地走上了场边的高台,从王的手中,接过了雷之神剑雷欧纳。手持着雷欧纳,亚尔心中激动万分,三年前父亲失踪时留下的剑,今天他终于凭实力拿回来了。

  轻轻地伸手按上了剑鞘上的机关,剑鞘上的暗扣立刻弹了开来,全场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等待着亚尔拔剑。牢牢地握住剑柄,雷欧纳猛然出鞘,所有的人都只觉得眼前一亮,一道雷光从雷欧纳上腾起,伴随着隆隆的巨响,直射入天空。而亚尔,依然笔直地站在台上,高高地举着还有少许雷光缭绕在上的雷欧纳。

  ※       ※       ※

  “有入侵者!”

  杂乱的呼声唤回了亚尔的心神,举目望去,在王宫的边缘,接连闪起了一串火光。居高临下的亚尔可以清楚地看见,从火光中,有一条人影,以惊人的高速,从禁卫队的包围中冲出,在没有被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迅速地接近了分隔外宫与内宫的高墙。

  他的目标是国王陛下吗?确定了对方的意图后,亚尔反而不那么急着下去了,他倒是很好奇对方将用什么方法越过那道将近七米的高墙。

  事实却让亚尔大吃一惊,对方只是在围墙前站定,接着便消失在空气中。就在亚尔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时,那道人影却突然在围墙内侧出现了。

  冷汗不由控制地流了出来,亚尔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影消失在黑影中。

  那是瞬间移动魔法。在心中刚有这个认知的亚尔,猛地想起了神圣哈瑞王国的神光王理德二世的死因。难道说,那个人影是黑妖精?

  从高高的哨楼上一跃而下,亚尔向着王的寝宫直冲过去。一路上的情况却令他越来越心寒,所有的守卫都东倒西歪地睡成一堆,但是依然不见侵入者的身影。

  终于,在通往寝宫的最后一道门前,亚尔看见了那个正准备推开门的身影。

  “你不要再想往前走一步了,你这个黑妖精!”用尽了全身力气,亚尔大声地叫道,不仅仅是为了震住对方,更是为了引起国王陛下的注意。

  很显然,亚尔的叫声起了作用,那个人影停下了推门的动作,一面转过身来,一面说道:“黑妖精?哼,请不要把我和那种东西相提并论。”

  充满了魔力的声音在寂静的空气中回响,而月光,也刚好在他转身的时候亮了起来。

  在月光的帮助下,亚尔清楚地看见了面前的人,这时他才知道自己的猜测错的离谱。在眼前的人拥有着一头火红的长发,修长的身材,精致的五官以及一双有如跳动着的火焰一般的赤红眼睛,而在他的嘴角上,现在却挂着一丝微笑,一丝冰冷的微笑。虽然美的有些怪异,但毫无疑问的就是,这个红发男子绝对不会是妖精族。

  “既然你不是妖精族,那么你是什么人?到这里来有什么企图?”知道了对方不是黑妖精,亚尔暗暗松了一口气,可是,他的手始终没有放开雷欧纳,只要面前这个红发男子有任何不轨举动的话,他有信心在一瞬间把他制服。

  “我吗?”红发男子依然是一派悠闲自得的样子。“我只不过是来说两句话的,和苏尔那个老头谈谈天罢了。”

  “闭嘴!你竟敢直呼国王陛下的名字!”

  “有什么不敢的?”红发男子往前跨出了一步,一股强烈的威压感由此而生,在这股强大的气势面前,亚尔不得不随之退后了一步。“对我红莲之魔导师来说,还有谁是我不能直呼其名的吗?”

  如果说刚才发现对方是人类时亚尔的感觉是惊讶,那么现在亚尔就是震惊了。红莲之魔导师,这个将战乱之火烧遍整个西法尔莎大陆的人,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但是,在亚尔的心中,对于这个男人的身份,依然十分的怀疑。

  “你说你是红莲之魔导师,很好,那么你就拿出实力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吧。”随着有如战斗宣言一样的话,雷欧纳已经出鞘,直指向面前的男子了。

  “为什么你们总是喜爱做一些无意义的举动呢?”无奈地摇了摇头,红发的男子似乎完全没有听见亚尔的话一样地毫不在意。

  “废话少说,接招!”一声大喝,亚尔迅捷无比地向着目标突刺了过去。可是,他的目标却在被刺中前一刹那消失在空气中。

  “现在你确定了我的身份吗?”声音从身后传来,亚尔猛地回头,这才发现自称为红莲之魔导师的男子已经无声无息地站在了自己原本站的位置上,嘴角依然挂着冷笑,发出着嘲弄的言语。“所以我说这是无意义的举动,你还要继续下去吗?”

  “那有这么简单!看剑!”被愚弄的感觉使亚尔愤怒,斗志也更加激昂了起来。利用步法巧妙地配合着攻击,一记凌厉的斩击有如一道弧光一般向对手飞去。

  面对亚尔愤怒的攻击,红莲之魔导师依然是那么的悠闲,他只不过是轻轻地抬起左手,并说了一个字:“风。”

  是的,风。红莲之魔导师话音刚落,一股不知从何处刮起的狂风便向着亚尔吹了过去,这股足以和飓风相比的狂风一直把亚尔吹回了原位才停止,亚尔的攻势当然也不攻自破。

  现在亚尔已经完全确定面前的男人就是那被称为魔王之化身的红莲之魔导师了。一股莫名的兴奋传遍了全身,战斗的意愿比任何一刻都要强烈。

  “看来你还真是红莲之魔导师,那就由我在这里打倒你吧!”紧握着手中的剑,亚尔再一次发动了攻击。

  没有任何动作,红莲之魔导师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并再次说出了那个字:“风。”

  一样的狂风再次刮起,但是这次亚尔已经有了应付的方法。雷欧纳向着迎面而来的狂风就是一斩,锐利的剑压硬是在风中划开了一道空隙,狂风再也不能阻挡亚尔的步伐。

  眼中闪过一瞬间的讶异,红莲之魔导师微微地点了点头,轻声说道:“的确有点本事,难怪敢说大话。但是,你还是没有威胁我的资格。雷电怒涛!”

  红莲之魔导师的左手再次轻轻地挥动,一道由电光构成的墙便出现在他和亚尔之间。

  站定在由雷电怒涛形成的电光之墙前,亚尔丝毫没有犹豫,就好象被雷欧纳操纵了一样,猛地将雷欧纳向电光之墙挥去。所有的电光都被雷欧纳卷起,缠绕在雷欧纳上。亚尔乘势跃起,全力控制着雷欧纳上强大的力量,由半空中向红莲之魔导师发出了雷霆万钧的一击,雷欧纳好似半空中的一道落雷一样,划破空间,直劈向红莲之魔导师。

  看着半空中以万钧之势袭来的亚尔,红莲之魔导师嘴角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了。他的右手也缓缓地抬了起来,遥遥正对着亚尔。

  “空间停滞!”

  伴随着声音而来的是闪亮的魔法阵,被罩在中间的亚尔在一瞬间完全丧失了行动的能力,四周的空气好象变成了岩石,把他牢牢地固定在中间。

  带着笑意,红莲之魔导师看着被固定在半空的亚尔,说道:“真是让我高兴!这个国家居然还有像你这样的人,我得为刚才说的话道歉,你的最后一剑已经对我有一定的威胁了。

  虽然只是那么一点,但是我还是必须向你和你的力量致敬,他们的确让我的心情好了许多,我已经不想再去找苏尔那个老头聊天了。好了,现在,游戏结束了。“

  红莲之魔导师再次伸出了右手,优雅无比地打了个响指,从他背后马上飞出三颗火球,分成三个方向,同时击中了无法闪避的亚尔。

  亚尔就好象置身于太阳的中心一样,全身都被高热焚烧着,而在下一瞬间,炙人的高热变为了狂猛的爆炸,身处中心的亚尔被炸得远远的飞了出去,在落地前就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       ※

  奋力睁开沉重的眼皮,亚尔第一个看见的是一张慈祥而熟悉的面孔,那是苏德尔王国现任的国王,苏尔五世。

  “你终于醒了,亚尔,你没事吧?”看见亚尔醒来了,苏尔王关切地问道,对于自己身边这个年仅二十一岁就成为了苏德尔宫廷第一剑手的贴身侍卫,他可是将他看得有如自己的儿子一样。

  仔细的看清了周围后,亚尔发现这儿是家中自己的房间。

  “这里是……我的房间?我怎么会在这的?陛下怎么也在这里?”

  “你已经昏睡了快一个星期了,御医和神官们只能治好你的外伤,但是你消耗的大量精力他们就无能为力了,只能送你回家静养。我今天是来探望你,碰巧遇上你醒了。对了,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红莲之魔导师……”

  “红莲之魔导师?”

  “是的,他的目标好象是陛下您。”

  “我?”

  “嗯,虽然他现在走了,但说不准他什么时候还会再来,陛下,请一定要小心。”

  “放心吧,我会加强警备的,你刚刚醒来,不适合多说话,我下次再来见你,今天你还是好好休息吧。”苏尔王神色安祥地站了起来,拍着亚尔的肩膀说道。说完后,苏尔王便带着侍卫离开了。

  疲劳再度向亚尔袭来,亚尔再一次地昏睡了过去。

  ※       ※       ※

  一个月后夜越来越深了,但是亚尔却无法入睡。不只是今夜,自从与红莲之魔导师对战时受的伤全好了之后,亚尔就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只要一闭上双眼,红莲之魔导师的身影就会出现。

  我到底是怎么了?亚尔躺在床上,仔细思索着。但是红莲之魔导师的话又在耳边响了起来。

  “好了,现在,游戏结束了。”

  游戏?亚尔猛地从床上坐起,抑制不住的愤怒在胸中爆发。

  我倾尽全力的战斗对他来说只是场游戏?在亚尔的心中,不仅有着对红莲之魔导师的憎恨,也有着对自身无力感的厌恶。

  就连伤都伤不了他,被说是游戏又有什么不对呢?亚尔颓然地倒回了床上,目光却又射到了摆在床边的雷欧纳上。

  在月光的映照下,雷欧纳更显古朴与神秘。看着看着,亚尔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强者,自己这个苏德尔宫廷第一剑手实在是算不了什么。如果自己能不断地和这些强者交手,自己一定会变得更强,这样的话,总有一天红莲之魔导师会败在自己的剑下。虽然要达到这样的目标不知道要用五年还是十年,但是亚尔知道,如果一直呆在宫中的话,大概一辈子都不可能完成自己的愿望了。

  但是,要怎么对母亲说呢?自从父亲在三年前失踪后,这个家都是母亲和自己合力支持的。现在自己要走的话,那不是只留下母亲和两岁的弟弟艾尔了?这,母亲支撑得住吗?

  虽然很担心家中的情况,但是亚尔还是无意识地开始收拾东西。然而,就在亚尔收拾的时候,他却意外地发现了一封信。带着疑惑打开,母亲那熟悉的笔迹出现在眼前。

  “亚尔:

  自从那天你受了重伤后,我就发现你和往常有些不同。虽然不想面对这个事实,但是我却明白,你要离开这个家了。

  你就像你的父亲一样,是个天生的战士,当年你父亲离去时,也是这个样子的。我也知道,最让你为难的大概就是这个家吧?所以,我这封信并不是要你留下,我只是想告诉你,去走你想走的路吧,不用担心家里,我会照顾艾尔的。

  另外,我想说的就是,在你走的时候,不用告诉我了,我怕到时我反而会在你面前流泪,那样你反而难以离开了。

  好了,不多说了。祝你好运,亚尔。我,最亲爱的儿子……“

  看完了母亲的信,亚尔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他再怎么样也想不到,母亲居然会写一封这样的信给自己。

  几十分钟后,亚尔背着一个小包裹,佩着雷欧纳,站在家里的客厅里,最后一次地扫视着周围,他的目光恋恋不舍的凝视着母亲和弟弟的房门,全力克制着自己再去见他们一面的想法。

  终于,亚尔收回了目光,转过身,毅然推开了家里的大门,在推门的那一瞬间,他好象又听见红莲之魔导师在他的耳边说道。

  “好了,现在,游戏结束了。”

  仰望着星空,亚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结束了?不,红莲之魔导师。游戏,现在才正式开始!”